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女人,吃完就想跑?-第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
  
  为了不再有不必要的纠缠,汤怡还是找公司换了门锁。拿到新钥匙的那天,她在心里暗暗的想,这也算是一种重生吧,一个新的开始。
  
  周宁泽还是跟以前一样“殷勤”,不过在汤怡的强烈抗议下,终于不去办公室送花了,司机却做的名正言顺起来,每天下班后等在公司楼下,等着汤怡收拾好下来,偶尔汤怡下来的早,也会在楼下等他。时光飞逝,转眼已经快到夏末。
  
  小雨霏霏的日子,空气潮湿,却让人意外的觉得舒服。下班前周宁泽打来电话,说图纸有个小地方需要改一改,让她下班后先等一等。所以,她拿着一把伞在公司楼下的大厅等,隔着巨大的落地玻璃看外面的雨丝,难得如此悠闲,倒也惬意。
  
  周宁泽的车子刚从停车场开出来的时候汤怡就看到他了,她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出来撑开雨伞,在老地方等。最近跟周宁泽比较默契,而且不知不觉中,汤怡开始觉得自己有点期待见到他,虽然心底还是时不时会有某个身影蹦出来,但是她一直掩饰的很好。
  
  周宁泽去车库的时候大概没打伞,肩膀上有水迹,汤怡从包里拿出纸巾帮他擦,嗔怪道:“你不知道自己撑把伞啊。”
  
  “不是怕你等着急了么。”
  
  他们在外面吃过晚饭,雨却有越下越大之势,等到汤怡家楼下的时候,这雨已经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豆大的雨点,打在人身上微微发疼。汤怡坐在车里,神色担忧的看着外面的雨点,“夏天的雨也就这一阵,要不你去楼上坐坐,一会儿雨小了再走。”
  
  “方便吗?”
  
  汤怡开车门撑伞,“不太方便,你慢走。”
  
  “哎哎哎,收留我一下吧,这么大的雨,我也看不清楚路况啊。”周宁泽动作迅速的锁了车门,跑过去挤到汤怡的伞下,两人一起上楼。
  
   

作者有话要说:我这里又变天了,好冷~抖~亲们记得加衣服啊~




16

16、第十六章 。。。 
 
 
  汤怡去董少聪的办公室送文件,转身离开前听董少聪问:“你跟秦氏的秦总很熟吗?”
  
  汤怡身形一滞,顿了几秒才回答:“不是很熟,以前因为工作方面的事情见过几次。”
  
  “哦。前几天一起吃饭时他突然问起你,我还以为你们熟。”
  
  汤怡心里咯噔一下,她与秦浩不联系已经多时,她自认为这段关系结束的干脆利索,除了秦浩最后的那次纠缠。虽然分开是她先提的,可是她也曾在最初的那段时间时时想起他,想完后又在心底暗暗鄙视自己一百遍,然后继续手头的工作,或是继续做饭,或是继续看没看完的电影电视剧。秦浩想来是没这样的烦恼吧,围绕在他身边的女人那样多,要什么样的没有,又怎么会甘心在她这里连连碰壁。
  
  董少聪极轻的笑了两声,笑声里带了丝不屑,“不过他最近换女人倒是勤快,恨不得一天一个。”说完抬头正对上汤怡转过身来看向他的目光,这才惊觉自己失言,在员工面前,他作为领导不该如此情绪化,清了清嗓子道,“没事了,你先出去吧。”
  
  汤怡点点头,退了出去。她一直都知道董少聪看不惯秦浩他们那群公子哥的。董少聪家境一般,也没有强硬的后台支撑,坐到如今经理这个位子上,全是自己一步一个脚印踩出来的,可是秦浩他们呢,什么都不用做,轻轻松松便能拥有大公司,怀里永远是左拥右抱的各色女人,可是他们凭什么啊?如果没了他们老子给打下的基础,如果没有一副好皮相,他们什么都不是。所以,董少聪心里是不平衡的,汤怡表示很理解。只不过秦浩还真是本性难移呢,果然是乐得轻松了吧,她心里又把自己骂个狗血淋头捎带着问候了一下秦浩,面上不自觉地露出一丝自嘲的微笑,秦浩,从此以后真的要从她的生活里抽离出去了。
  
  ***
  
  周末,柳菲菲约汤怡出来逛街,自然又是战果累累,大包小包的拎了一堆,后来实在拿不了,打电话给廖成凡求援,两人就坐在街角的咖啡馆里等。
  
  柳菲菲突然一脸忧郁的问她:“汤怡姐,你说两个人到底为什么要在一起啊?”
  
  汤怡搅搅杯中的咖啡,好笑的看了一眼对面的柳菲菲,“这个要分好多种情况吧,有的人是因为相爱在一起,有的人是因为受不了寂寞想找个伴,有的人……其实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两个人就走到了一起。”
  
  柳菲菲继续四十五角,“那你觉得我和廖成凡是属于哪一类?”
  
  “嗯?”汤怡抿一口杯中的咖啡,觉得她这问题本身就有问题,平时一起出来玩两个人那恩爱甜蜜的样子,不知道让她羡慕嫉妒了多少回,于是不假思索地回答:“你们两个当然是因为相爱才在一起的啊。”
  
  柳菲菲双手托腮,眉头微皱,嘴巴微嘟,样子可爱到极点,“是吗?可是我怎么没觉得?”
  
  “怎么,和廖成凡吵架了?”
  
  柳菲菲眉头的川字又深了几分,沉默了几秒后深深叹了口气,“我觉得他好像没以前爱我了。”
  
  汤怡但笑不语,端着杯子喝咖啡,两秒钟后听到柳菲菲的哀嚎,又听得廖成凡说:“整天没事瞎琢磨什么呢,那天的事情我已经跟你解释过好多次了。”在柳菲菲身边坐下后,又转过脸来笑着问了声“汤姐好。”
  
  柳菲菲捂着自己的脑袋,一双水汪汪的大眼怒瞪着心安理得坐在自己身边的人,“廖成凡,你死人啊,下手这么重。”
  
  廖成凡闻言伸手过来温柔的帮她揉脑袋,眼里收起看向汤怡时嬉笑的神色,转而换成宠溺,语气也温柔了起来,“谁让你刚才乱说话。就因为那么件可有可无的事情,你都气了一星期了,还不够啊。”
  
  柳菲菲任性的打掉他的手,气鼓鼓的说:“那是可有可无吗?你在那女人面前比在我面前都殷勤,你还对她乱放电,你的桃花眼电力十足啊。”
  
  廖成凡拉着几欲站起来的柳菲菲,尽量压低声音解释,“我真的没有,你真的误会我了,好多人都可以作证的,周哥也可以给我作证的,不信你找他来当面对质。”
  
  “我才不信,他肯定是帮你不帮我的。”柳菲菲豆大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跟断了线了的珠子一样,接都接不及,不过人却是安静下来,挣扎了几下后老老实实被廖成凡抱在怀里。
  
  汤怡安安静静的坐在对面喝咖啡,微笑的听着对面小情侣的争吵,其实跟心爱的人吵架也是一种幸福吧。杯中的咖啡见底,她抬头正对上廖成凡略显歉意的目光,淡淡的一笑表示自己不在意,拿包起身要离开,却不料刚刚一直很安静的柳菲菲突然坐正了身子,“汤怡姐,我们去唱歌吧,我觉得我得找个地方发泄一下,不然我和廖成凡肯定得掰。”
  
  “呃……”汤怡看一眼廖成凡,只见他苦恼的挠挠自己的脑袋,略带可怜的看着她,“好吧,地点你们定好了。”明天是星期天,她可以陪他们疯一回。
  
  廖成凡定好了包厢,点好了酒水,不一会儿,周宁泽就出现在包厢门口,往里面扫了一眼,过去坐到汤怡的身旁。
  
  “你怎么来了?”汤怡安静的坐在沙发的一角,廖成凡坐在点歌机旁边,而柳菲菲这个麦霸则抱着麦在大吼特吼。
  
  “成凡打电话说菲菲误会他了,让我过来给解释一下。”
  
  “你解释是没用的,他们的问题过了今晚大概就能解决了。”
  
  周宁泽从面前矮几上的那堆饮料里扒翻了一会儿,最后拿了瓶美年达,拧开盖子喝了两口:“和好了?”
  
  “嗯。”
  
  廖成凡给柳菲菲点好歌,也过来坐,开了一瓶可乐,“这么久才过来。”
  
  周宁泽点点头,“刚画完图纸。”
  
  “去唱两首?”
  
  周宁泽遥遥头,转头又问汤怡,“你怎么不去唱歌?”
  
  “五音不全。”
  
  廖成凡笑:“你听菲菲唱成这个样子我们都还能忍受,汤姐就不要谦虚了啊。”
  
  汤怡摇摇头,她是真的五音不全,天生就没长唱歌的那根筋。
  
  柳菲菲大概吼累了,把麦往沙发上一扔,整个人瘫到沙发上,“廖成凡,我还要喝酒,你这个混蛋。”
  
  廖成凡赶紧拎了瓶矿泉水过去,“姑奶奶哎,你就别喝了,都醉成什么样子了啊,周哥来了也不知道过去打招呼……”
  
  周宁泽看着柳菲菲的样子甚感意外,“菲菲喝酒了?”
  
  “哎,借酒消愁呗。你以后还是少安排廖成凡和女同事一块儿出差了,菲菲虽然平常大大咧咧的,但是对待感情却心思细腻的狠。”
  
  周宁泽点点头,柳菲菲跟廖成凡闹别扭的事情他也略知一二,不过是廖成凡出差回来帮女同事拎箱子,女同事又恰好帮廖成凡拿掉不小心落在头上的树叶,这事儿正好被柳菲菲撞见了而已,没想到后果会这么严重。
  
  “我去上个厕所,回来咱们撤吧,时间也不早了,菲菲不能继续喝下去了。”
  
  周宁泽又是点点头,侧身给她让出一条道来让她出去。他今天做了一天的图,自己也是疲累不堪。
  
  他们本来包的午夜场,过道里昏暗的灯光了胜于无,汤怡摸着到了洗手间,(www。itmoo。com)看书吧完出来洗手的时候,隐约好像听到接吻的声音,貌似还有女人细细的呻*吟声,她对着镜子愣了几秒,随即又无奈的笑,洗过手后转身离开。
  
  过道虽然不狭窄,可是也不宽敞,汤怡进去的时候还没有,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一男一女在抱着接吻,男人靠在墙上,女人明显是主动一方,火红的连衣裙,将凹凸有致的身材完全显现出来。两人大概吻的太忘我,在汤怡通过以前,两人撕扭着到了路中央,正好在汤怡的面前。她抬头看一眼这对动情的男女,心底突然被狠狠的撞击了一下,赶紧低头,“不好意思,借过一下。”
  
  那女人听到她说话,停了接吻的动作,整个人却依旧挂在男人身上,蔑视的看她一眼,回过头去又继续接吻。不过那男人却好像心不在焉了,嘴巴被那女人堵着,眼神却一直撇着她,看着她的反应。
  
  汤怡看面前这两人大概有越演越烈之势,无奈的叹口气,摸一下口袋,幸好还随身带了手机,她拿出手想要不打电话问一下还有没有别的出口,直接越过这对男女去楼下好了。她靠着墙在通讯录里找周宁泽或者是廖成凡的号码,明明记得不久前才打过电话的,可是为什么找不到?她还在和手机纠缠的时候,冷不丁手里的手机却被人一把抓走,接着面前就出现一张瞬间被放大了无数倍的脸。冷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汤小姐,好'TXT小说下载:www。itmoo。com'久不见。”
  
  汤怡冷眼看着男人,“难道不应该是永远不见吗?”
  
  “那你现在出现在我面前是什么意思?”
  
  “不好意思,我跟朋友来唱K,没想到会碰到你,打扰了你的雅兴,实在是抱歉。”汤怡从他手里抽回自己的手机,推开他想要离开。却被男人一把扯住,“这么快就要走了?既然见面了,不如我们来叙叙旧……”汤怡抬头,直视他,看得到他眼中的戏谑。
  
  “小怡,还没好吗?”金属质感的男声响起,三人同时转头看向他。 

作者有话要说:不要霸王啊~随便说点啥也行啊~让我知道我不是一个人在奋斗哇~宽面条泪~




17

17、第十七章 。。。 
 
 
  “小怡,还没好吗?”金属质感的男声响起,三人同时转头看向声音的发出者。
  
  看着站在几步之外的周宁泽,汤怡明显没反应过来,倒是那男人先反应过来了,回过头来盯着汤怡,冷笑着问:“男朋友?”
  
  汤怡从冰冷的声音中回过神来,(www。itmoo。com)看书吧了一下衣服,将手机放到口袋里,转身朝着周宁泽的方向走去,那男人没有动作,只是冷眼看着她的背影,眼中的阴郁越积越重。
  
  汤怡尽量挺直身板,不让自己内心的颤抖泄露半分,她一步一步走的自认为很坚定,没有丝毫破绽,自认为离那危险的男人越来越远,离周宁泽越来越近,眼看胜利在望,她在心底暗暗松了一口气,却不料半路又杀出个程咬金,那妖艳女子突然站到过道中央挡了汤怡的去路。那女子穿了超高跟的鞋子,看上去比汤怡高了半个头还不止,此刻有点挑衅的居高临下看着她。汤怡眉头微皱,她想女子长得到是挺漂亮,只可惜妆化的太浓了,再配上现在这副表情,倒是让人有点生厌的感觉,不过这些都跟她没关系,她客气礼貌的说:“不好意思,借过一下。”
  
  那女人撩了撩头发,声音不大不小却能让在场的人都听到,“你是他以前的女人?”
  
  汤怡倒吸一口凉气,眼神不自觉地就像周宁泽那个方向瞟,好在他表现的还算淡定,一只手掏在裤子口袋里,眼神静静的看着她这边。她定了定心神,尽量平静的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借过一下。”说完也不等那女子让开,自己侧了身子就想要过去。电光火石间,汤怡都还没看清什么状况,就见那女子一个趔趄撞到墙上,嘴里还哼哼唧唧表示不满,“你要走路就走路,推我干嘛啊。”
  
  汤怡当即愣在原地,不知道这女人玩的又是哪一出,刚才虽然两人挨的极近,但是天地良心她绝对没有碰到她,更不可能会去推她。那女人假惺惺的掉了几滴眼泪,捂着自己一侧的肩膀,大概是表示自己被撞的不轻,汤怡被她吵得头疼,眉头的川字很深的看了那女人几眼,也没说什么,转身想要继续向外走,却被突如其来的一股大力拉住,她错愕的回头看着刚才一直身后冷眼旁观的男人。
  
  声音冰冷的没有温度,“向她道歉。”
  
  汤怡的错愕瞬间变成了自嘲的笑,道歉?为什么要她道歉?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她大力的甩他的手,却怎么也甩不掉,反而被越握越紧,腕骨仿佛要碎掉一般。她皱眉,抬头怒视他,尽量压低声音说:“秦浩,你到底想怎么样,我没有推过你的女人。”
  
  “可是我看到她撞到了墙上——就在你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这个要怎么解释?”男人的声音凉凉的不甚在意,语气轻松,手上的力道却不松半分。
  
  解释?解释你个大头鬼,“你既然这么关心她,更应该亲自去问她,我怎么知道她为什么撞到了墙上?”汤怡用另一只手费尽的掰着秦浩的大手,徒劳。
  
  周宁泽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他们身边,一手抓住秦浩的手腕,声音也冷但是依然礼貌,“不好意思先生,请放开她的手,我亲眼看到是你女朋友自己撞到了墙上,跟我女朋友没有任何关系。”
  
  当“我女朋友”四个字从周宁泽嘴里清晰而缓慢的吐出来的时候,秦浩的双侧瞳孔骤聚,他死死的盯住汤怡,想要从她眼里看到否定的回答,但是结果却恰恰相反,汤怡仿佛从周宁泽的话里得到了力量一般,无比坚定的回视他。
  
  僵持了半分钟后,汤怡的手终于自由,而周宁泽的手也放开,转而过来揽着她的腰,周宁泽的声音又起,“我想你应该误会了些什么,不如亲自去问问你的女朋友。”
  
  秦浩不屑的冷哼一声,眼里却起了玩味的笑意,“你是新上任的设计总监吧,董少聪应该对你不错吧,到公司没多久就升到总监的位子,可见你是难得的人才啊。”
  
  周宁泽不明白他为什么提到董少聪,不过想必是生意场上有些往来,他不想深究,点点头,“董经理对我很好,我很感谢他。”
  
  秦浩懒懒的看着汤怡,脸上的表情明明是笑的,可眼底的寒意却挡不住,“汤助理跟着董经理这么多年,应该知道我和董少聪关系不错,改天一起出来吃顿饭,我们来聊聊今晚的事情。”
  
  “我道歉。”几乎是在秦浩最后一个字说出口的同时,汤怡坚定的开口,随后又认命了一般的,“我向你女朋友道歉,今晚的事情请秦大少高抬贵手,一笔勾销吧。”
  
  周宁泽不明所以又不甘心,明明不是他们的错,为什么要认错?而且,他周宁泽更不需要自己心爱的女人来出头保护自己,他拳头紧握,刚想上前说话,就被汤怡一把扯住,紧紧的握着他的手,示意他不要说话。他更加不明白,汤怡为何如此忌惮这个男人,工作场上的事情他也明白,这家公司做不下去,大不了换一家,以他的才能,他不信自己找不到合适的工作。
  
  秦浩却又冷笑一声,不屑地看着站在汤怡身后的周宁泽,“你就是这么给人当男朋友的,需要靠一个女人来给你撑腰?”
  
  汤怡这次索性直接站到周宁泽身前,直视秦浩的双眼,“你就算用激将法也没用,我说过了我道歉,请秦大少高抬贵手,放我们一条生路。”
  
  秦浩一把扯过那女子,咬牙切齿道,“那就拿出你道歉的诚意来。”
  
  那女子大概也没想到秦浩会突然把她拉过来,她刚才那样做不过是因为自己的嫉妒心,她费了多大的劲才缠上秦浩这个金主,好不容易等到他上厕所的时候尾随出来打算献身,却不想被突然出现的这女人坏了好事,而且很明显,秦浩对这女人的感情不一般,她更是醋意横飞,这才有了刚才假装撞到自己的那一出戏,不过现在看来好像有点适得其反的意思。这会儿有点可怜兮兮的看着汤怡。
  
  汤怡倒没觉得那女子可怜,刚才那样飞扬跋扈,现在这结果完全是自找的,但她还是拿出诚意来,恭恭敬敬的说“对不起,请原谅”,说完抬头看向秦浩,问道:“这样可以了吗?”
  
  秦浩气结,她竟然可以为那男人做到这种地步,那就说明他们两个是真的在一起了,不然以汤怡那种永远事不关已置身事外的性格,是不会这么低声下气的来承认根本就不属于她的错误。
  
  汤怡看秦浩没有反应,又说道:“既然秦少不说话,那我就当你默许了。谢谢你放我们一条生路。”说完拉着周宁泽,头也不回的离开。
  
  秦浩瞥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神情有点可怜的女人,又看着和别的男人并肩而行缓缓离开的女人,眼睛不自觉地眯起来,他看着男人那双护在汤怡纤细腰肢上的手无比碍事,心里恨恨的想:我本不想再去招惹你,可你偏偏又出现在我的面前,汤怡,这次真的不怪我。
  
  *****
  
  他们一直到KTV娱乐城的楼下,周宁泽才放开不知何时护在汤怡腰上的手,两人互看对方一眼,都觉得有点尴尬。汤怡是因为不知如何开口向周宁泽解释今晚的这一切,而周宁泽大概是在烦恼如何才能更全面的了解汤怡,包括今晚发生的这一切。好在廖成凡已经拿了东西拖着大醉的柳菲菲在下面等,看到两人下来大呼一口气,招呼了一声,等两人走近后将一只手里拎的大大小小的包一股脑丢给汤怡,终于腾出手来扶一把醉成一滩烂泥的柳菲菲,“周哥,帮我们叫辆车吧,我送菲菲回家。”
  
  周宁泽看了两人一眼,“我开车过来的,送你们回去。”
  
  “不用了,你送汤怡姐吧,我跟菲菲打车回去。”廖成凡也是看形势的人,他当然不知道刚才在洗刷间门口发生的一切,他只知道周宁泽和汤怡现在是处于甜蜜的不能被人打扰的时期,他当然不会拖着烂醉的柳菲菲去做电灯泡。
  
  周宁泽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也不勉强,去路边顺手招了一辆出租车来,帮着廖成凡把柳菲菲塞进车里,汤怡又把柳菲菲今天的战果——各式衣服也给塞进去,提醒他安全到家后短信报平安,挥挥手看着车子离开。
  
  “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去车库把车子开出来。”
  
  “嗯。”汤怡握着手中包包的系带,点点头,乖乖站在路边。
  
  周宁泽走了两步又折身回来,语气有点无奈的说:“你还是跟我一起去吧,你一个人在这儿我不放心。”他虽然不知道汤怡和刚才那男人以前到底发生过什么,但他看汤怡的眼神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汤怡笑笑,顺从的过去挎上他的胳膊,两人一起去了停车场。
  
  车子安静的在路上行驶,汤怡用眼角的余光偷瞄了几次,神色如常,只不过嘴唇紧闭。她正式答应跟周宁泽交往也不过刚刚半个月的时间,却不想今晚被他撞到这种事情,她一方面担心周宁泽会生气,一方面又担心如果他现在问她,她是应该如实告诉他还是应该等到以后慢慢告诉他,一路都在心惊胆战中度过,两人却一直沉默着到了汤怡的楼下。
  
  汤怡坐在车子里,不开口说话,也不准备下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8 3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