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女人,吃完就想跑?-第2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补齐分割线(((((((
  一台笔记本电脑又放到秦浩的面前,画面中的女子背影瘦弱,整个人脆弱的好像不堪一击,可就算如此,他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那人不是汤怡是谁!
  秦浩的呼吸骤然加快,拳头紧握,从牙缝中挤出来几个字,“你到底想干嘛?”
  孟展焱微微一笑,“我已经说过了,我不会碰你的女人,可我得让她认清你的真面目,总不能毁了人家好好一姑娘的后半生不是。”
  秦浩有种越来越强烈的不好的预感,果然,不出两分钟,画面中又出现了一个画面,占据了整整一面墙,男女调笑的声音传出来,秦浩眉头紧皱,画面虽然不太清楚,秦浩还是认出了自己和刚才照片上的那女子。
  女人的娇*喘声混合着私*密处不断撞击的声音,淫*荡不堪…
  画面中汤怡的脸色变了几变,最后定格在毫无血色的苍白面孔上,秦浩真担心下一秒她会因为贫血而倒下去,压抑的声音带着绝望终于冲喉而出,“汤怡,闭眼。”
  汤怡却仿若没听到一般,麻木的看着占据了整个墙面的影像,她一直知道秦浩在外面是一个多么风流的人,她从未奢望过他会为了她而放弃整片森林,所以在一起的时候她不闻不问不哭不闹,相当于变相的默许了他的这种行为。可是,默许是一回事,她眼不见心不烦,那么现在呢?现在又算什么?
  秦浩终于忍不下去,腾的一下站起来,“关掉,让你的人马上关掉。”
  孟展焱悠闲的吐出一个烟圈,邪佞的一笑,“不好意思,设备不怎么好,一旦开始只能等它自己播放完结束。”
  秦浩头上青筋暴跳,再一低头,视频中的汤怡已没了踪影,只剩下那对纠缠在一起的男女。他红了眼,端起电脑就朝着孟展焱砸去,被他险险躲过,接着又拿起身后的椅子,却被旁边的彪形大汉控制了主动权,椅子砸到秦浩的头上,瞬间就有血从头顶留下来。秦浩哪里管得了这些,眼神直直盯着孟展焱,恨不得立马把他弄死,可是无奈他身边的保镖太多,秦浩疲于对付这些彪形大汉,渐渐落了下风,背后挨了好几棍子…里面战况惨烈,外面却也好不到哪里去,毕竟孟展焱人多势众,后来警察来了才平息了下来…
  秦浩的伤口只做力简单的处理,就迫不及待的向人打听孟展焱所说的半山别墅在哪儿,可是知道的人却不多,后来终于问到一个知道的,秦浩听完拿了车钥匙就冲了出去,留下尚昱柏对着他的背影大喊,“等会儿,我跟你一起去。”
  ***
  汤怡全身发抖,冲出别墅的时候也没人拦她,她更不可能打到车,也想不起来打车,只是一个劲的在心里默念“我不在乎,他跟我没有任何关系”,腿上机械的重复着动作,一心想要离开这里,离开这个让人作呕的地方…只是她越是想着快点离开,这条盘山公路就显的越长,出来的时候还觉得太阳光晃眼,这会儿抬起头来瞧,原来月亮都已经出来了。山上气温低,她又冷又饿,心里想着一定要坚持到家,可身体却不听使唤,眼前的事物也模糊起来,她在晕倒前还清晰的想:自己大概是低血糖了。
  
  秦浩的车子飞快,脑海中除了汤怡什么也没有,突然,前方一个急转弯,等他看到打方向盘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连人带车撞破护栏飞了出去。
  随后驱车赶来的尚昱柏看到这一幕,赶紧打了120,又嘱咐车子里的王明远去秦浩说的那栋别墅里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作者有话要说:未完,明天补齐~^_^




58

58、第五十八章 。。。 
 
 
  秦浩命大,在重症监护室里躺了半个月,转到普通病房又昏迷了半个多月后,终于跟死神告别。
  尚昱柏来医院看他,他声音沙哑的不成样子,“她怎么样了?”
  “谁?”
  “……汤怡。”
  尚昱柏瞥了一眼包的像个木乃夷的秦浩,冷冷的道:“秦大少,你现在应该是自顾不暇吧!难得还有闲心关心女人的事情。”
  秦浩抿了抿有些苍白的嘴唇,“最起码告诉我她是死是活。”
  尚昱柏闻言一愣,最后又忍不住无奈的笑,看来他这次是真的上了心,“你伤成这样都还能在这里跟我说话,她不过是有点低血糖晕倒在路边而已。”
  秦浩觉得心口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却也没了多余的力气说话。
  尚昱柏倒是善解人意的继续说了下去,“她住了三天院后就没事了,现在依然在柯靖S城的分公司里工作。”
  许久,秦浩才费力的吐出两个字,“谢谢。”
  
  到了吃饭的时间,秦母和保姆一起进来。这位曾经不可一世的老太太,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不止。
  秦浩是秦家的独苗,也是她唯一的孩子,在他昏迷的那些日子里,她觉得度日如年。不过好在醒过来了,老天把她的秦浩还回来了。
  她看到尚昱柏也在,心里其实挺高兴的,因为秦浩昏迷的时候一直靠打营养液维持,可是醒过来后却也不怎么吃饭,她在的时候他还能勉强自己吃一点儿,若是保姆或者护士在这里盯着,他多半是一点儿都不吃的,她想如果尚昱柏在的话,秦浩也许心情好能多吃点。
  尚昱柏起身,“阿姨,您来了。”
  “哎,昱柏也在啊。正好我今天准备的饭菜多,你在这儿一块儿吃吧。”说着就让保姆把带来的饭菜张罗开。
  “不用了阿姨,让二哥吃吧,我回去……”
  “哎呀,回去也得吃,就在这里一块儿吃了吧,浩浩以前多疯的一个人啊,在医院住的这些日子估计快闷坏了,正好你来了,就陪着一块儿吃吧。”说着还对尚昱柏使了个眼色,尚昱柏了然的点点头,呵呵一笑,改口道,“那我就沾个光,在这儿蹭饭吃了啊。”
  “哎哎,就在这儿吃吧。”秦母高兴的跟什么似的,就像小时候一样,在一旁笑着看两人吃饭。
  饭吃到一半,尚昱柏出去接了个电话,大约十分钟后回来,保姆已经收了喂秦浩吃饭的盒子,秦母却已经是喜笑颜开,叮嘱这尚昱柏多吃点,嘴里一个劲的念叨秦浩今天吃的真不少。
  尚昱柏几口扒完自己的那份饭菜,笑着送走了秦母和保姆。
  一直沉默的秦浩开口:“你要是有事就走吧,这里有护士,不用陪我。”
  尚昱柏的确是要走了,刚才那个电话就是来让他赶紧回公司的,可是刚才的一幕实在是让他有点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开口道:“你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吗?从你出事到今天,她连面都没有露过,你为了她连命都差点没了,可是她呢?”
  秦浩疲惫的闭上眼睛,并不反驳。
  “就算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秦阿姨想想……”
  “我知道……”秦浩出声打断他的话,“我累了,想休息了,你去忙吧。”
  ***
  汤怡在S城犹豫了三天后,终于还是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拿起那张机票,登上了那趟飞往H市的飞机,不是她想通了什么,而是她无法拒绝一个老人那么真诚的恳求。
  
  她拎着保温桶出现在特殊病房走廊上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一丝迟疑的,他的确是为了救她才会变成现在这幅样子,可是每每想起那日在别墅里看到的影像,她直觉的不想看到他。她不知道自己看到他会做何反应,也不知道他看到她会有什么反应……
  还在犹疑间,迎面有两个小护士走来,车子上的饭菜丁点没动,两个小护士絮絮叨叨的说话。一个说:“哎,这人也真难伺候,每次辛辛苦苦做的饭菜他都不吃,也不能只靠营养液维持生命吧。他这是命大从鬼门关走了一圈回来了,可是我看他根本就是一副不想活的样子么。”
  另一个看到汤怡,忙推了正在说话的那个一下,“不要乱说话,”等越过汤怡身边又小声嘀咕,“人家可是秦副市长的儿子……”
  两人渐渐走远,汤怡没听到后面的对话。她低头看了看手里的保温桶,做了个深呼吸,抬脚向着脑海中那个病房门口走去。
  ))))))))))补齐分割线((((((((((
  房门虚掩着,她敲了敲,没人说话,又等了一会儿,仍然没有动静,她推门进去。偌大的病房里,只有秦浩一个人,他歪头看着窗外,听到脚步声,头也不回的说,“我说过了,不想吃。”
  其实汤怡看到他的第一眼还是吃了一惊的,没想到他会伤的这么重。
  她昏迷后刚醒过来的时候就有人告诉她秦浩出车祸了,伤的很重,心里虽然担心,可是一直忍着没来看望,后来又听人说他度过危险期醒过来了,一颗心落了地,却也彻底断了要来看望的念头。看到了又能怎么样,看一眼又不能让他立马恢复到从前的样子,况且,也实在是没这个必要。
  摇摇头,把脑海中那些不相干的想法挤走,她并没有听话的转身出去,而是径直走到窗户旁边的小桌上,把保温桶放下,又去床头边的小柜子里拿出小碗,把文火炖了四个小时的骨头汤倒出来,又用勺子搅着让它凉的快一些。
  听到由远及近的脚步声,秦浩心里本来是有点烦躁的,他已经告诉过护士自己不想吃饭了,却没想到她们会去而复返,刚想发作,却在熟悉的背影映入眼帘的那一刻呆住了,他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因为在细碎的阳光中的她,是那么的不真实。直到汤怡端着小碗坐到病床前,将汤勺递到他的嘴边,他才下意识的要开口说话,“小……”
  “不要说话,”汤怡打断他,“我现在不想听你说话。张嘴。”
  秦浩乖乖的把要说的话咽回肚子里,张嘴吃汤怡喂过来的汤,眼睛却一直盯着她,好像还是觉得不真实,一眨眼她就会消失不见一样。
  汤怡喂一口,他就吃一口,难得的没有喊停或者发脾气说不吃饭,最后竟然吃了往常两倍的量。来之前已经熟悉了解过,所以汤怡害怕他突然吃这么多胃会受不了,小碗里最后一口饭喂出去的时候,她把碗勺一收,要去洗了。起身的瞬间被秦浩急切的一把拉住,“不要走。”
  他的力道大,手腕被握的生疼,汤怡瞪他一眼,虽然整个人已经瘦的脱了形,但是力气却大的很。两人僵持半晌,秦浩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汤怡只能无奈的开口,“我去洗碗。”
  “会有人来洗。”
  汤怡无奈的发狠,“秦浩!”
  他这才放了手,“不能离开我的视线范围。”
  汤怡不理他,收了东西去走廊尽头的水管处洗碗。
  刚才动作太急,幅度又大,右手臂上的伤口好像被牵扯了一下,这会儿疼的厉害,不过秦浩也顾不上,汤怡的出现让他欣喜若狂。
  
  汤怡拖以前相熟的同事在医院附近找了个一居室的小房子,租金不低,但她还是租了下来。
  她以前的那套房子托中介出手得来的钱全部放到存到父母的户头给他们做养老基金,而汤恺章那次住院又几乎耗尽了她全部的积蓄,所以她手头上其实没什么钱,不过,好在有人给了她不大不小的一笔钱,她从来都不是一个跟钱过不去的人,此刻更不会拒绝。
  她和秦浩的相处似乎也成为了一个固定的模式,每日里她炖好了对恢复身体有益的各种补品送来,服侍着秦浩吃完,洗好碗筷然后回到出租房里研究菜谱准备下一顿饭,周而复始,好像真的成了一个煮饭婆,她倒是也没觉得烦,只是尽量把饭菜做成不同的样式和味道,让秦浩每顿饭都能多吃一点儿。只是汤怡的话依旧不多,大多数时候都是秦浩说她听,偶尔配合的给个笑脸或者回答个一两句,态度一直不冷不热。
  某天中午吃完饭,汤怡在旁边收拾碗筷,秦浩在说笑话,秦浩说完两分钟后汤怡还是忙着手上的动作,并没有什么反应,秦浩虽然已经习惯了她的冷漠,但还是有点气馁,最后小声嘀咕,“我就算说的是个冷笑话,你这反应的时间也太长了点吧。”
  汤怡闻言一愣,她刚才一直在想着找新工作的事情,当初秦老爷子找到她,苦口婆心一番真诚的劝说,她决定来照顾他,同时也辞掉了S城的工作,这么长的时间,她不可能要求公司为了她而闲置一个职位。而现在一晃眼已经快要过去三个月的时间,秦浩的伤也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她觉得自己是时候去投投简历找一份新的工作了。
  虽然没听到他刚才讲的笑话是什么,不过听他这样说,汤怡还是很配合的扯了扯嘴角。
  秦浩看她这样,把拐杖扔到一边,往病床上一躺,“不想笑就不要笑了,我不勉强你。”
  汤怡拿着要去清洗的保温桶和碗筷对床上懒洋洋的秦浩无奈的道:“你不要老是躺在床上,医生说你要多活动活动。”
  “整天在医院里,就这么点大的地方,我能有什么活动空间。办里出院手续吧,只要按时过来复健就行了吧,这样你就不用每天跑来跑去的,照顾我也比较方便。”秦浩像是一个突然想到好主意的孩子,就差兴奋的手舞足蹈了,却听得门边传来闷闷不乐的老人的声音,“出什么院,医生还说让你多住一段时间呢。”
  “妈,是你跟医生说的让我多住一段时间吧。”秦浩毫不留情的揭穿老太太的谎言。
  秦老太太也不恼,秦浩死里逃生了一次,倒是把老太太的脾气磨好了不少,“那我也是为你好,家里哪有医院照顾的好,这里医生护士都是现成的,万一有个什么事情也来得及。”
  “能有什么事,竟瞎操心。”
  汤怡搬了凳子给老太太放到床边,靠着秦浩坐下来,老太太现在对她的态度好了许多,当然还是看在她把她的宝贝儿子照顾的很好的份上,不过汤怡心里清楚,她还是不可能成为老太太眼中秦家儿媳妇的合适人选,好在她也从未想过成为秦家儿媳妇。
  汤怡只是对她礼貌的笑了笑,又拿起碗筷出去了。直到她的脚步声渐渐远到听不见,老太太不满的声音才又再次响起,“有这么对长辈的吗,真是连最基本的礼貌……”
  “妈,”秦浩皱着眉打断她的话,“如果您从一开始就好好对人家,人家现在也不至于这样对您。”
  老太太抬胳膊作势要打他,“真是白眼狼,白养了你这么多年。”
  秦浩嘿嘿笑着用胳膊挡,“我这说的是实话。”
  “在她的事情上,你就没说过一句实话,”老太太白他一眼,“你不是说她怀孕了么,这都过去这么久了,肚子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就算怀的是个哪吒,那肚子也该大了吧。”
  本来听着前面的话秦浩还挺紧张的,心想老太太这是来找他算账来了,可是听到最后一句却扑哧一下笑出来,借机跟老太太贫嘴,转移她的注意力,“那我也不是托塔天王啊。”
  
  汤怡本来没打算偷听人家母子二人的贴心话,所以洗碗的时候还故意磨蹭了一会儿,可没想到还是听到了,听着秦浩跟老太太贫嘴,她的嘴角也忍不住上扬。站在病房门外,久久不想进去破坏这难得的轻松的气氛。
  房门里面又传来老太太的声音,“你爸说了,你要是真打算跟人家姑娘稳定下来好好过,就挑个日子赶紧把证领了,老大不小的人了,我们等着抱真孙子呢。”
  汤怡一阵耳鸣,完全没听到母子二人后面又说了什么,她抱着洗好的餐具站在病房门口,全身像被施了定身术一样僵硬的一动不动。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打算这章结局的,可素我写啊写啊写,就是写不到结局,所以……可能是下章结局吧,嗯,可能……另外,都快结束了,留个言呗~^_^大家周末愉快




59

59、第五十九章结局 。。。 
 
 
  医院公园里的长椅上,汤怡抱着餐具一个人出神。她来照顾秦浩并不是心甘情愿也不是念旧情,更没想过想要以此打动秦家的什么人好能让她当上秦家的少奶奶……换句话说,她现在不想跟秦浩扯证,就算是扯证,对方也不应该是秦浩……
  “汤小姐,原来你在这里,秦大少找了你好一会儿了。”
  汤怡抬头,原来是负责秦浩那一层病房的小护士。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八卦存在,自从她来照顾秦浩以后,她和秦浩之间的关系就经常被人问起,她口风随进,但却制止不了别人的猜测,一瞬间各种版本传的沸沸扬扬,但是好在大家并无恶意,大概是言情小说看多了,所以对出入高干病房的人有种莫名的羡慕情结,而这个小护士尤甚。每次看汤怡的眼神都好像是羡慕加崇拜,好像一直想拜师学艺到底怎么才能调到金龟婿一样,每每弄得汤怡欲哭无泪,现实生活中哪来那么多的灰姑娘遇到王子的故事。
  不过这小护士单纯,性格又外向,所以汤怡平常倒也愿意多跟她聊两句,“哦,谢谢啊!我一会儿过去。”
  小护士冲她笑笑,走了两步又退回来,坐到她的身边,“你脸色不太好啊,身体不舒服?”
  汤怡微扬了扬嘴角,“可能是昨晚没睡好吧!岁月不饶人,现在是一点都不能熬夜了。”
  小护士见她这样说,也不疑有他,笑呵呵的说,“秦大少恢复的很好,很快就能出院了,到时候你就睡个天昏地暗,把这段时间缺的觉都补回来。”
  小护士的表情和语气夸张,惹的汤怡一笑,她如释负重般长出一口气,“借你吉言,希望到时候我能睡的着。”她站起身来,对依然坐在长椅上的小护士道,“现在我要回去了,你还要继续悠闲的坐在这里吗?”
  小护士腾的一下站起来,拍拍自己的脑门,“完了完了,护士长还让我去配药呢。”说完一溜烟跑了。
  汤怡看着那渐渐远去的背影忍不住摇头,真不知道这外向的毛躁小姑娘到底适不适合做护士这一行。
  时间已经不早了,不知道楼上秦老太太走了没有,但是她必须得上去说一声然后去给秦浩准备晚饭了。转身,意外的在住院大楼的入口处看到秦浩的身影,没有轮椅,身边连个护士都没有,架着拐杖就下来了,汤怡胸口的火气腾的一下就起来了。他不拿自己的身体当回事没关系,她也懒得多管,可是如果被秦太太看到她免不了又得背黑锅,就像她第一天来的那次,秦浩手臂部的伤口撕裂,又重新缝了五针,老太太心疼的不得了,对她说的话当然也不怎么好听,她可不想再听一次。快走几步到他面前,语气也不怎么好,“你能不能别每次都让我拉我下水,让我背黑锅。”
  秦浩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谁让你自己下来的,你妈呢?”
  “她已经走了。我看你这么长时间都没回去,就出来找找你。”语气无辜的像个孩子。
  汤怡心头一软,来势汹汹的火气下的也快,语气软了下来,“晚饭想吃什么,我回去做。”
  秦浩嘿嘿一笑,“你做什么我吃什么,不挑食。”
  汤怡看他一眼,伸手按了电梯,这人平常难伺候的紧,因为在恢复期,忌口的东西比较多,他嘴巴一向刁,除了刚开始那几天乖乖的吃饭以外,以后每次吃饭都要讲条件,今天到是反常。
  电梯缓慢的上升,秦浩本来虚靠着汤怡,后来看电梯里没人,索性直接将她当了自己的拐杖,顺便毛手毛脚沾点小便宜。
  “有监控!”汤怡狠瞪了他一眼,又拍掉他的那只咸猪手,却不料那人又没脸没皮的贴过来,温热的气息顺着她的耳朵徐徐流淌进脖子里,“你是不是来亲戚了,脾气这么反复无常的。”
  汤怡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瞅了个机会把他推远一点,冷笑着道:“记混了吧,我家亲戚可是才刚走。”
  “是吗?”秦浩靠着拐杖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我明明记得是……”
  电梯正好到了他们所在的十层病房,正好汤怡也不想听他废话,抬脚迈出电梯,并不管身后那人的死活。
  ))))))))))补齐分割线(((((((((((((
  汤怡手脚麻利,收拾完东西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不期然落入一个宽大的怀抱,混合着消毒水的味道,她还是一下子辨别出那个曾经熟悉的味道。
  “晚饭不用做了。”
  汤怡推了他一下,没推开,“不做吃什么,医院里的饭菜你又不吃。”
  “叫外卖吧!不然让家里的保姆做了送过来。”
  汤怡的心跳没来由的一阵加快,而秦浩的头已经埋到她的颈间,汤怡被他搞的心烦意乱间,手上突然被一个冰凉的金属圈咯了一下,低头,看到一个亮晶晶的钻戒。她推开秦浩,抬头,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些什么。
  秦浩看着她略微戒备的眼神,心疼的揉揉她的头发,“在病房里求婚的确不怎么浪漫,但是我实在等不到出院,我害怕…我害怕我一出院你就不见了…”
  汤怡看着手上的戒指,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为什么?感激我这段时间对你的照顾吗?”
  “不是…”
  “迫于家庭的压力?”
  秦浩气极反笑,“你为什么不说是因为你魅力太大,我迫不及待要娶你呢。”
  汤怡冷哼一声,“谁不知道秦大少风流成性,又怎么会因为一棵树而放弃整片森林呢。”
  秦浩不恼,将她的手拉到嘴边亲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8 3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