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女人,吃完就想跑?-第2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市场离医院不远,娘俩走着去的,路上汤怡挽着陶南红的胳膊,试探的问:“妈,咱家还有多少存款啊。”
  
  “不多,也就几万块。”
  
  “拿出来用用?”
  
  “干嘛?”陶南红看了汤怡一眼,“那是我跟你爸准备给你置办嫁妆的钱,可不能随便动。”
  
  “就暂时用用,等过一段时间我再补回去。”
  
  “不行不行,这事得跟你爸商量,再说了,你这孩子突然要这么多钱干嘛?”
  
  眼看快要到菜市场了,人声嘈杂不好说话,汤怡站定脚步,决定还是实话实说,“是爸的手术费。我手里有一点,但是不够,加上家里的那些,差也差不到哪里去,我再去公司预支一部分工资,凑吧凑吧差不多就够了。”
  
  “要多少啊?两边加起来还不够?”
  
  “医生说先让准备十三万,不一定都用上,但是多准备一点儿,有备无患嘛。”
  
  陶南红平地踉跄了一下,她操劳了一辈子,最后老了老了才存了那么点钱,这一下子就要十多万,的确让人有点接受不了,“那……怎么跟你爸说啊?”
  
  “先甭让爸知道,等他出院病好了再说吧。咱手头的钱凑吧凑吧能够,又不是说要去借高利贷,就别让他跟着操心了,还是安心养病吧。”
  
  陶南红还在犹豫,那钱的确是存了打算给汤怡准备嫁妆的,“可是……”
  
  “妈,有什么事能比治病救人还重要的,更何况这救的还是自己的亲爹。而且,你们不是说还要看我成家等着抱外甥的吗,要是连命都没了,我还成什么家,你们还抱什么外甥。”
  
  陶南红最后还是答应了,无奈的摇着头,“作孽哦。”
  
  汤怡回家做好了饭带去医院,一家三口在医院吃了顿饭,去洗餐具的时候碰到加班的主治医生又聊了一下汤恺章的病情和手术事宜,那医生表示会尽快安排汤恺章做术前检查,然后尽快手术。回来的时候陶南红正在给汤恺章削苹果,“小怡,没事了你就先回去吧,明天不是还要上班吗?”
  
  汤恺章也说:“回去吧回去吧,这里有你妈和护士,没事。”
  
  “时间还早,”汤怡放好餐具,拿毛巾擦手,“我明天下班过来看你,你想吃什么,我顺便带过来。”
  
  “不用,医院里有食堂,想吃什么下去买就行,你上一天班也累得慌,有那功夫还是好好歇歇吧。”
  
  汤怡擦好了手,屁股还没坐到凳子上,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是最近都没怎么联系的廖成凡,他找自己能有什么事,汤怡起身去外面接电话,“喂,廖……”
  
  “汤怡姐,你赶紧来吧,周哥喝多了,我怎么劝也劝不住啊。”廖成凡的声音火急火燎的沿着电话线传过来。
  
  汤怡一听也有点懵了,“什么情况啊,周宁泽怎么能喝多了呢,你们现在在哪儿呢?”
  
  廖成凡报了个酒吧的名字,又说,“我也不知道,他最近几天情绪一直不太对,我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说,结果今天自己跑来酒吧喝酒,还喝的烂醉,嘴里一直叫你的名字……哎呀,反正你快点过来看看他吧。”
  
  “好好好,我马上过去啊,你们在那儿等着。”汤怡挂掉电话转身进病房拿自己的包,“爸妈,你们也早点休息吧,有事叫护士给我打电话啊。”
  
  “没事没事,我们都知道。刚才打电话怎么了?”
  
  “哦,朋友吃饭忘带钱了,我过去给他们送点。你们早点休息吧,我明天下午下班过来。”汤怡拎着包就冲进电梯,到医院门口拦了辆出租车就往酒吧赶,好不容易喘了口气,汤怡到觉得疑惑起来,周宁泽到底怎么了,怎么会无缘无故跑去酒吧喝酒,还把自己喝的烂醉? 

作者有话要说:不好意思,更新的有点晚~谢谢还在支持的各位~群么个~MUA~




42

42、第四十二章(更完) 。。。 
 
 
  出租车刚拐过最后一个弯,眼尖的汤怡就看到了在酒吧门口的周宁泽和廖成凡。酩酊大醉的周宁泽好像正在路边吐,廖成凡在一旁无奈的陪着。
  车子靠边停,汤怡急急忙忙付过车钱后下车,走到瘫在地上的周宁泽身边,抬头问廖成凡,“发生什么事情了,他怎么喝成这个样子?”
  两人费力的把周宁泽架起来,廖成凡也一脸的无辜和疑惑,“我也不知道。最近他心情好像不太好,上班的时候也总是臭着一张脸,问他也不说,结果今天就跑来这里喝得烂醉。”
  周宁泽大部分的重量都靠廖成凡支撑着,而他自己整个人则是不省人事的状态,汤怡叹一口气,拍拍他的脸,想要让他清醒一点儿,“周宁泽,周宁泽你醒醒,我们打车回去好不好?”
  周宁泽现在的状态哪里能叫得醒,又因为喝了许多酒,这会儿难受着呢,眉头紧紧拧在一块儿,嘴里也哼哼唧唧。
  廖成凡扶了扶快要滑到地上去的周宁泽,“我还是跟你一块儿送他回去吧,你自己也弄不了啊。”
  “不行不行,菲菲的预产期也就这几天的事儿,你还是赶紧回家陪陪她,一会儿把我们送上出租车就行了。”
  “行不行啊,要不我跟你一块儿过去。”两人把周宁泽塞进出租车后座,廖成凡看着弯腰上车的汤怡,有点担心的问。
  “没事没事,你赶紧回去吧,等生了给我个电话啊,我好过去看看。”
  “放心吧,肯定少不了你。晚上有事给我电话啊,我手机24小时开着。”
  廖成凡看着渐渐远去的出租车,无奈的摇了摇头,虽然周宁泽没说,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和汤怡闹别扭了,不过从刚才的状况来看,汤怡却好像并不知情……许菲菲的电话追过来,让他忙完了快点儿回去,挂掉电话,廖成凡去停车位取车子,感情上的事情外人看得再分明说得再多也是徒劳,只有当事人自己想明白了问题才可以真正得到解决,还是给他们多一点儿时间慢慢磨合吧。
  
  除去在路上吐的两次,惹来司机的不满之外,把周宁泽拖进他自己的公寓内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汤怡累的出了一身汗。
  屋子里没有热水,汤怡去厨房烧水的空档,周宁泽又跑到洗手间里吐了一阵子,吐的自己难受,吐的汤怡心疼。她在他身边蹲下,帮他顺顺背,“再忍一会儿吧,水马上就开了。”
  周宁泽这一吐清醒了不少,扭头看了汤怡一眼,露出一个嫌恶的笑容,费力的站起来摇摇晃晃的向外走,中间甩掉汤怡伸过来的手三次。
  汤怡只当他是工作上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在闹别扭,也没多想,笑嘻嘻的贴上去,“怎么了啊,突然喝这么多酒,工作不顺心?”
  周宁泽靠床沿坐下,眉头紧皱,双手揉着太阳穴。
  汤怡看他一副不太想说话的样子,正想着开口说点什么的时候,厨房里的电水壶发出声响,提示水开了,她匆忙去厨房停了电源,又兑了一杯蜂蜜水回来,这蜂蜜好像还是好'TXT小说下载:www。itmoo。com'久以前她买来的,而周宁泽好像一直没怎么吃,“喝点儿水吧。”
  周宁泽没接杯子,只冷冷的下了逐客令,“我要睡了,你回去吧。”
  周宁泽的态度让汤怡一愣,他们交往的时间说不上长,可也从未见过他如此这般冷漠。这一个星期她都在忙汤恺章生病住院的事情,真搞不懂周宁泽现在闹别扭为的是哪般。如果真的是工作上的事情,那刚才廖成凡多少应该会透露一些给她,可是廖成凡只字未提,看来不是工作上的事情。她今天忙碌了一天,一面要为了担心父亲的病情,另一面还要在父母面前强颜欢笑表现的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现在又要为筹集医药费的事情伤脑筋,说实话,她也憋了一肚子的火气不知道找谁发呢。不过看到周宁泽紧皱着眉头一副难受的样子的时候,汤怡心头的那股手机之火又降了下去,也许是碰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吧,不然又怎么会无缘无故喝这么多酒,想到这里,她又走近他几步,将手中的被子递到他面前,柔声道,“喝点儿吧,喝完了就好好休息,我一会儿去厨房给你煮点醒酒汤,明天早晨起来喝,省的头疼。”
  周宁泽放在膝盖上的手握成拳头,心里苦涩的要命,可面上却只想要讽刺的笑,这样算什么,前面在秦浩那里小鸟依人,现在为什么还要这里受他的欺侮,既然她忘不了秦浩,不能跟他断清关系,为什么还要出现在他这个醉鬼面前,可怜他?他越想越气,手中的拳头也越握越紧,突然胳膊一扬,汤怡手中的杯子应声而落,原本挂着温柔笑容的脸瞬间被错愕的表情替代,她现在是真的不清楚周宁泽心里在想什么,不明白只是短短的一星期没见而已,为什么他会变得如此陌生。
  周宁泽也被自己刚才的举动吓了一跳,自那晚在楼下见到汤怡依偎在秦浩怀里后,他非(www。itmoo。com:看书吧)常生气,或者更确切的说是打翻了醋罐子,赌气不主动联系她,可是心里却又巴巴的盼着她能主动来一通电话,哪怕不跟他坦白和秦浩之间还有点什么呢,只要是一通电话,也能稍稍安抚一下他那颗躁动的心吧,可是结果呢……整整一个星期,他盯着手机等着整整一个星期,别说电话,连短信都没有一条。他的心就在这一天天的等待中渐渐冷下来……错愕的眼神一闪而过,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走到窗子边点上一支烟,疲惫的道:“你先回去吧,我今晚喝多了。”
  ))))))))))补齐分割线((((((((((((((((
  “你……对我有不满意的地方吗?”汤怡怔怔的看着他的背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竟然毫无预兆的疼了一下。她一直觉得她和周宁泽之间的感情说不上轰轰烈烈,但也在平平淡淡中怡然自得,现在……果然还是她一厢情愿以为的吧。
  周宁泽不说话,手中的烟猛吸两口掐灭,突然快步走到汤怡身边,长胳膊一伸揽到她的腰后,稍一用力她整个人就贴到自己面前。
  汤怡没料到他会这样,眼中的错愕瞬间变为惊慌,抬头看着突然变得如此暴躁的周宁泽,陌生的周宁泽。
  周宁泽垂在一侧的手不自觉的握紧又松开,松开又握紧,低首看到她带水的眸子,不知什么原因而略显苍白的唇……身体比大脑先有反应的吻了上去,吻的热烈,吻的霸道。汤怡本能的想要逃避这样的吻,可整个人都被周宁泽桎梏着,她的那些挣扎在红了眼的周宁泽看来完全是增加情趣的意外之举。汤怡被夺了呼吸,觉得自己好像快要窒息而死,“死”这个字让她因为短暂缺氧而短路的大脑好像被一道电流击中,登时清醒过来,而周身的绵软和凉意也让她脑中警铃大作,周宁泽啃噬在她肌肤上的或痛或酥的感觉真实而又遥远,她从来不知道他有一双艺术家的手,所到之处,一阵酥麻,他留恋着她胸前的柔软,抚摸着她纤细的腰肢,一路向下……
  “不要……”眼中早已蓄满的泪水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落下,而说话的声音却又出奇的平静。周宁泽手上的动作一滞,在他做出下一个动作之前,又听到汤怡的声音,“我们……”
  床头上的周宁泽的手机响,汤怡那到了嘴边的话被生生截住,周宁泽愣了一小会儿,起身去外面接电话,很无意的,汤怡还是看到手机屏幕上闪烁着的“秋月”二字。
  
  讲电话的时间不长,等到周宁泽挂了电话再回到卧室的时候,汤怡已经穿好自己的衣服在挽头发,大脑现在已经完全清醒过来,他站在门口,静静的看着她一连串的动作,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虽然一直背对着门而站,可从周宁泽站到门口的那一刹那她就知道了,可是知道了又怎么样,刚刚发生的一切,她既做不到不介意,又做不到翻脸不认人,与其面面相觑的尴尬,不如装聋卖傻。终于马马虎虎把自己收拾的差不多了,虽然身上的衣服皱的有点儿厉害,但勉强还能穿出去见人。在卧室里看了一圈没找到自己的包,忽然想到进门的时候随手扔到沙发上了,所以果断的打算出门拿包走人,却不料在卧室门口被周宁泽一把拉住,低沉的声音响起:“刚才……对不起,我喝多了,脑袋不清醒。”
  汤怡好不容易平静了一点儿的心复又起了波澜,他紧紧握着她的手,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两人僵持不下,许久,汤怡才开口说:“我们……找个时间谈谈吧。你足够冷静我也准备充分的时候,我们谈谈。”
  
   

作者有话要说:更完鸟,大家新年快乐呀~^_^另外: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明后两天回老家走亲访友,不能更新,初五回来后日更,争取在二月底完结~握拳~~~~~~~~~~~~~




43

43、第四十三章补齐 。。。 
 
 
  汤恺章的手术进行的很顺利,在医院住了一段时间后回家静养,汤怡忙碌许久的生活也终于可以松一口气。
  从火车站出来,秦浩掂了掂手中的车钥匙,笑着问:“时间还早,有安排没?”
  汤怡想了想,“有啊,听说最近新开了家泰国菜,咱去尝尝?”
  “想吃泰国菜还不好说,走着。”
  
  饭菜吃到七分饱,汤怡举起面前的酒杯,很有诚意的道谢:“谢谢你这段时间的帮忙,这杯我先干为敬,你随意。”说完一仰头,杯中的液体顷刻见底,秦浩伸出去想要阻止的手停在半空中。
  “帮你是我自愿的,而且对我来说也不过是举手之劳,用不着这么隆重的感谢。”秦浩的脸色已经微微变冷,他知道汤怡这是不想欠自己人情急着划清关系呢。
  “我没别的意思,”汤怡用公筷给他夹了一点儿菜,故作轻松道,“爸妈临走前再三嘱咐我一定要好好感谢你,我是按照老人家的意思请你吃这顿饭。”
  秦浩不屑的笑了笑,“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听话了?而且,你如果真的这么想感谢我,一顿饭就这么把我打发了?”
  “你如果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提,我一定尽力。”
  秦浩看着对面的女人,熟悉又陌生,突然眼睛微微眯起,嘴角轻轻上扬,“要说这事儿,其实一点儿也不难办,而且除了你,别人还办不了……”
  “不行。”秦浩话没说完,汤怡就急急忙忙给出一个拒绝的答案,脸色羞得通红。
  秦浩一本正经的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突然扑哧一下笑出声来,“你想什么呢?”
  “我……”汤怡的脸色由红变白,最后终于平静下来,“除了那件事,其他的你随便提,就算我现在做不到,将来也会想法子做到。”
  “那件事是指哪件事?”
  汤怡握着水杯的手的力道不自觉地加重了几分,面对着秦浩的步步紧逼,她真想掀桌子直接把话挑明,那件事还能是哪件事,不就是他秦大少所钟爱的男女之间的那点事,不过人情债自然有人情债的还法,她不想肉偿。话到嘴边,几欲脱口而出,最后还是紧咬嘴唇咽了回去,秦浩毕竟不欠她什么,这次忙前忙后的这么帮她,她不是忘恩负义的炫、。喝了口水清了清嗓子,汤怡慢慢开口道:“除了上*床这件事……”
  “你说的?”
  汤怡点点头,“我说的。”
  “领证去吧,”秦浩一直盯着汤怡,无视她因为听到这句话而露出的震惊的表情,继续道,“我只有这么一个要求,你说的你会想法子做到。”
  汤怡沉默,只是看向秦浩的表情在一瞬间不知道变换了多少次,最后定格在自嘲的笑,“秦少,你这是拿我寻开心呢!先不说我们两个自身有多少问题没有解决,你觉得你妈那关能过得去?”
  秦浩一副信誓旦旦的表情,“我妈这边不用你担心,你只要安心做秦太太就好。”
  ))))))))))补齐分割线((((((((((((
  一进家门,汤怡放下包包甩掉高跟鞋,一路走到卧室,毫不犹豫的把疲惫不堪的自己丢到软软的床上,只要一闭上眼睛,眼前晃动的是秦浩的身影,耳边回响的是秦浩的话语,她绝望的睁开眼睛,盯着天花板愣了半晌,最后又绝望的把自己的脑袋埋进枕头里。
  想着与秦浩的过往,想着与周宁泽的种种,汤怡无奈的叹气,她只不过是想找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不需要轰轰烈烈的爱情,只求平平淡淡过一生,现在看来,连这样卑微的愿望都好像是奢侈品。
  而她和周宁泽之间的牵绊,好像也应该有个了断。
  
  约周宁泽见面前,汤怡先去看了许菲菲的母女,很漂亮的小姑娘,脸型和鼻子像极了廖成凡,而眼睛和嘴巴则随了许菲菲。
  汤怡带了礼物去的时候,许菲菲正在给孩子喂奶,退去了小女生的稚气,周身被母性的光辉所笼罩,看的汤怡一愣,为人之母的确可以让一个女人改变许多。
  小孩子刚吃过奶后比较容易漾奶,汤怡这个十成十的新手没敢抱,只是月嫂抱着的时候逗弄了一会儿,后来宝宝困了,被月嫂抱到婴儿房里哄着睡觉,许菲菲这才得了空和她闲聊。
  “伯父的身体好多了吧?我也是后来才听成凡说,那一阵子我忙着坐月子,成凡忙着上班顾孩子,一直也没过去看看。”
  “好多了,现在回家静养了,前一段时间我也是医院公司两头跑,连宝宝的喜面都没过来吃。”
  “嗨,咱之间还用得着这么客气么,”许菲菲边说边顺手将孩子的尿布叠好,想了想终于还是问了出来,“你真的决定要走?”
  “嗯?”
  “换工作的事情。我听成凡说了,你们公司总部要在W市开分公司,你跟上级申请要调过去。”
  汤怡看着许菲菲熟练的动作笑了笑,转身看向窗外,“嗯,决定了。从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H市,为了存钱拼命的工作,都还没怎么好好享受生活呢,W市是著名的旅游城市,居住环境各方面都不错,我想去放松一下。”
  “话是这样说没错,可是……你跟周哥怎么办?”
  “顺其自然吧。”汤怡转回身来对着许菲菲笑了笑,“感情这种事,强求不来的。”
  许菲菲声音突然哽咽了一下,“我真的以为你们会在一起的。”
  汤怡揽过她的肩膀,安抚的拍了拍,她也以为他们会在一起的,可感情这种事,真的很难说,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有缘无分。
  
  后天就要去分公司报道了,汤怡在公司里交接工作顺便收拾一下东西,董少聪和年冠勇对她的这一行为虽然不太赞同,但也没做过多的评价,倒是很少露面的大BOSS柯靖打了内线电话过来,让她到楼上的办公室去一趟。
  电梯里遇到不少同事,对于她主动提出的工作调动,有人表示冷眼旁观,有人表示不理解,也有的人觉得她城府极深,自己主动请求调动工作肯定没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汤怡对于这些猜测的反应也不过是一笑置之,现在想来,总部里盘根错节的复杂人事关系也许是推动她离开的另一个因素也说不定。
  电梯缓缓上升,同事陆陆续续下去,最后空荡荡的电梯里只剩汤怡一人,收起脸上的微笑,不知道大BOSS这个时候召见她有什么事情,新工作调动的事情是她去拜托董少聪跟人事部那边打了个招呼,现在只期望不要有变动才好。她揉了揉有些僵硬的面部肌肉,在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的时候,她又挂上标准的职业微笑,准备面对接下来的问题。
  “柯总,您找我。”
  “恩,来了啊。”柯靖抬头看了眼站在宽大的办公桌对面的汤怡,放下手中的文件站起身来,引着她到会客区坐下,“要喝点什么?”
  汤怡有点受宠若惊,心里又有点不安,“不用了……柯总有什么话不妨直说。”实在是受不了这样的煎熬,不如给自己求个痛快。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关于新工作调动的问题,我看到你要去分公司的申请……”
  汤怡低了低头,没说话。
  “你真的决定要去吗?新公司的话,工作可能会比较辛苦,而且,薪水方面应该也会比总部差一点……”
  “没关系的。我能够应付的来,谢谢柯总关心。”
  柯靖看她如此决绝,也不便再说什么,“如果你执意要去的话,我也不阻拦你,对你的工作能力我还是很放心的,到了那边也要好好干啊。”
  看着汤怡离去的背影,柯靖无奈的笑着摇摇头,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哎,真是没想到啊,堂堂秦大少竟然沦落到如此地步……我旁敲侧击的劝了一下,她执意要去……对……革命尚未成功,秦大少仍需努力啊……哈哈哈哈……”
  




44

44、第四十四章 。。。 
 
 
  两人好像都有意回避一样,汤怡和周宁泽的见面一拖再拖,终于拖到了现在,也没有继续拖下去的理由。
  坐在咖啡厅靠窗的位子上 ,远远的看到站在门口处寻找她的身影,第一个感觉就是他瘦了好多,汤怡觉得胸口一抽,毕竟恋人一场,她希望他过的好。
  后来他在侍者的指引下看到她,微笑着向她走过来,“不好意思,路上有点儿堵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8 3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