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女人,吃完就想跑?-第1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某宥诖竽宰龀龇从η暗南乱幻耄砸桓┥恚狡教纤牧狡剑赶钙烦ⅲ煜さ奈兜乐胁粼恿说憔凭南闫匆膊涣钊颂盅帷L棱淙唤枳啪凭⒕品瑁稍诮哟サ角睾莆⒘沟牧狡降氖焙蚧故倾读艘幌拢坪跤惺裁词虑椴欢裕窃谒吹眉跋赶胍郧熬捅磺睾魄苛业奈鞘瓢崃撕粑退伎嫉哪芰Γ荒芩孀潘缴嗟木啦嗤艘嘟
  ***
  周宁泽在这里像个傻瓜一样等了大半夜,却万万没想到等来的会是这样一幕,他坐在车里,一时觉得有点呼吸困难,这就是汤怡考虑的结果吗?他们之间会是这样的结局吗?
   

作者有话要说:已更新,谢谢支持~群么一个~MUA~




39

39、第三十九章补齐 。。。 
 
 
  第二天,被宿醉折磨的头疼欲裂的汤怡看到还在熟睡中的秦浩的时候,一瞬间大脑空白了几秒,迅速环顾了屋子一圈,这是在她的卧室没错,可是秦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秦浩翻了个身,长胳膊一伸,想要去捞枕边人,不过胳膊却被人挡了回来,他眉头微皱,极不情愿的睁开眼睛,对上汤怡居高临下怒目而视的眼睛。他还没有睡醒,整个人也是懵懵的状态,脸上的表情更是无辜到极点,声音似乎还带了点孩子气,“怎么了?”
  汤怡拉走大部分的薄被,可怜秦浩大半个身子露在空气中,她盯着他赤*裸的上半身看了一会儿,最后把脸转向一侧,底气不足的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真的失忆了?”秦浩坐起来伸手想要去摸汤怡的额头,从昨天晚上开始就说各种莫名其妙的话,难道真是被刺激过度?
  “我……我只记得咱俩去酒吧喝酒,我好像喝多了吧。”汤怡努力回想,她昨晚好像真的喝了不少,但是也没到不省人事的地步吧,她还记得自己脚步发虚被秦浩扶着下了车,然后他俩好像在楼下说了一会儿话,再然后……她脸色微微一变,不自觉地低了低头,转身去穿衣服,身上的痕迹还在,他们昨晚到底是有多疯狂啊,这样想着,汤怡原本恢复了的脸色又变了变。
  从洗手间洗漱好出来的汤怡看到秦浩还赖在她的床上不动,很随意的翻着她床头上的杂志,汤怡一愣,随即又俯□去收拾昨晚丢了一地的衣服,“你还不走?”
  秦浩故意把薄被往下拉了拉,结实的上身显露无疑,看向汤怡的时候却只得到了一个白眼加一句不耐烦的问话:“你到底走不走,我要去上班了。”
  色*诱失败,秦浩有点受伤,只好换上可怜巴巴的赚点同情分,“我没有换洗的衣服。”
  汤怡把他的衣服扔到床上,抱着两只胳膊冷眼看着他耍赖,“对门就是你的房子,你可以回去换。”
  “你让我裸着过去?”
  “随便,我没意见。”汤怡转身去外面,她得赶紧弄点吃的填饱肚子去公司。
  “汤怡,你不能这样对我,不能昨晚我把你伺候舒服了,你今天就翻脸不认人啊。”秦浩说这话的时候十足孩子气,冲着卧室门口大喊,惹得在厨房里做饭的汤怡一阵笑,真是没想到秦大少还有这样的一面。念及此,汤怡做饭的时候特意多做了一个人的分量。
  从厨房出来的时候秦浩果然还没走,不过脸色臭的可以,穿着皱巴巴的衬衣,坐在沙发上看早间新闻,汤怡瞥了瞥嘴角,摆放碗筷的时候故意闹的动静老大,秦浩看了她一眼,又看了她一眼,最后还是过去坐到饭桌前,汤怡正好端了粥过来,倒也没说什么,只是安静的乘粥。
  很熟悉的场景,可是却有种久违的亲切感,秦浩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心里缓缓的滋生出暖意来。
  汤怡知道他在看自己,可就是偏偏忍住了不去看他,不给任何回应,昨晚心情不好喝多了,放纵一次就放纵一次,她再去纠结也没有用,吃过这顿饭后,不管她和周宁泽以后会怎么样,但是在日常生活中,她和秦浩应该是再无交集了才对。她说不上是传统的女子,可以为了谁去守身,可是却也讨厌纠缠,因为有纠缠就会有纠结,她一向不会为难自己,所以很少去纠结一些问题。
  粥刚喝了两口,汤怡的手机铃声大作,一大早的,谁能在这个时候找她?她放下碗筷去接电话,秦浩的眼光也一路追随着她,却见她在电话接通的几秒钟后脸色骤然变得惨白,甚至连整个人都晃了一下。他快步走到她身边,伸手揽住她的肩,满脸关切的望着她。
  电话是妈妈打来的,汤怡挂掉电话的瞬间整个人仿佛也失去了力气,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手机都险些从手里滑落出去,脸色煞白。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我爸爸……他身体一直挺好的,我一直觉得他没问题的……我都还没好好孝敬他,我从来都不给他好脸色看,我……”她思维逻辑混乱,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人明明是盯着眼前的秦浩,可是眼神却空洞,仿佛透过他看向了别处。
  秦浩从这几句话里猜测可能是汤父身体出了状况,可是以汤怡现在的状态具体情况又说不出什么来,只好扶着她到沙发上坐下,轻声安抚,“没关系的,我们去找最好的医生,现在医疗技术这么发达,总会有办法的。”
  汤怡紧紧握着他的手,握的那样用力,仿佛是救命稻草一样,嘴里不断重复着,“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补齐分割线((((((((((((((((
  秦浩打电话去公司帮她请了假,又去厨房端了一杯温水来,接过杯子的汤怡,手竟然在发抖。后来终于等到她情绪稍微平复下来,秦浩才从她断断续续的诉说中知道,身体一直没什么大毛病的汤恺章因为突发心脏病被送进了医院,可是住院几天治疗效果并不理想,医生综合考虑后建议转到更好的医院进行治疗,陶南红没了办法,这才一个电话打到她这里来,看看能不能转到这边的医院来看看。
  秦浩将她整个人揽到怀里,轻声安慰道:“这边我来安排,你先请假回家去看看,正好把两位两人一块儿接来,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汤怡的眼泪终于落下来,一颗一颗,落在秦浩本就有些皱皱巴巴的衬衣上。
  ***
  汤怡先去公司请了一星期的年假,又去火车站买了最近的火车票。秦浩本来说让司机送她回去,可是她执意拒绝了,医院的事情她实在没办法,只好欠他这个人情,可是其他的事情,她还是要自己去面对。
  回到家见到汤父的那一刻,汤怡那颗一直悬着的心才稍稍落下来,虽然脸色看上去苍白了点儿,人也瘦了不少,但是精神还好,看到她在病房出现的时候竟然还能跟她开玩笑,“哎呀,以前的时候没见我闺女这么着急往家赶,这次竟然这么麻利,那下次我接着生病好了。”
  陶南红连说三个“呸”,脸色不太好,“你就不能说点吉利话啊!有来医院这功夫你去菜市场买点菜等着小怡回来都比全家都扎堆来医院强。”
  汤怡看到说着说着红了眼眶的母亲,走过去搂着老人家的肩膀撒娇,“哎呀妈,爸是开玩笑的啦。我已经拖朋友在那边找了最好的医院和医生,爸的病肯定没问题的,你就放心吧,嗯?”
  汤恺章自知这玩笑说的好像不太合时宜,也附和道:“我就那么随口一说,这不是怕你们都太紧张了开个玩笑吗,以后不说了不说了。”
  
  出院手续办的很快,本来不打算多做停留直接返回H市的,可是汤恺章执意要回家住一晚,说在哪儿都没有在自己家里舒服,于是一家三口又回了趟家,陶南红多收拾了几件衣服。
  回到家没一会儿,汤恺章就说自己累了,要回卧室去休息,陶南红安顿好汤恺章,出来看到坐在沙发上发呆的汤怡,“你也去屋里睡会儿,我去外面买点菜。”
  汤怡摇摇头,“我陪你去吧。”
  
  因为汤恺章要忌口的东西比较多,晚饭做了六个比较清淡的菜,汤怡熬了小米粥,汤恺章竟然好心情的吃了不少,虽然跟以前的饭量比还是差了很多,但陶南红却已经要谢天谢地。
  
  躺在自己的小床上,汤怡翻来覆去睡不着,时间看过好几次,也不过是凌晨三点钟的光景,她拉了被子蒙上自己的头,想要强迫自己睡一会儿,因为买了一早的火车票,要早起赶路,而且到了H市要忙活爸爸住院的事情,她得保持充足的体力才行。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竟然是秦浩的短信,“睡了没?”
  秦浩很少用短信,觉得麻烦,不如打电话来得方便,这会儿发来短信实在是让人意外,顺手回了条:“没有……”
  等了一会儿没收到回信,汤怡瞥了瞥嘴角,心想这应该是喝多了错发的吧。等到她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他的短信却又过来了,“安心睡吧,这边的医院已经安排好了,明天让司机去接你们。”
  汤怡睁着迷蒙的睡眼看完短信,将手机放到床头柜上,终于安心的睡过去,直到第二天早晨汤母来叫她起床。
  
   

作者有话要说:木写完,明天补齐~^_^虽然写的不好,也不好意思要留言,但是吧,木留言木点击真的木动力啊,偶也想安安静静的码字更新呀,可素乃们都霸王了呀,都霸王了呀,都霸王了呀……表潜水啦,都出来透口气吧~^_^我……我果然被无视了咩~桑心滴爬走~




40

40、第四十章 。。。 
 
 
  秦浩安排好了一切,让一位生面孔去火车站接他们。
  “汤小姐吧,您好,我是秦总的助理张岩伟。”来人伸手握了握汤怡的手,接过她手中的行李,笑着对跟在汤怡身后的两位长辈说,“叔叔阿姨,你们就放心吧,叔叔的病肯定没问题的,秦总找了H市最好的医生,一定能治好叔叔的病。”
  “我们就往好的方向祈祷吧。”陶南红搀着汤恺章,慢慢的跟在他们后面向车子的方向走去。
  “活这么大岁数了,就算真的闭眼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了,别让孩子们为难。”一路颠簸,路途虽然不远,但汤恺章还是感觉到很累,刚才在车上的时候怕汤怡她们娘俩担心没说,这会儿却好似撑不住了一样,想要倒头就睡。
  “爸,你累了就先眯一会儿,我们现在直接去医院。”上车后汤怡对坐在后面的汤恺章说。
  “我没事。你等着谢谢人家小秦,找着医生看看就行了,不要老是麻烦人家。”
  “我知道该怎么做。”汤怡转身看向前方,只不过秦浩的这个人情,她是欠定了。
  到了医院,张岩伟先带着他们去了秦浩提前约好了的老医生,老医生看了看他们带来的病例和拍的片子,表情不太明朗,只说让她们先去办住院手续,所有的检查还要再做一遍,因为医疗水平和设备的问题,他们带来的这些东西不能看到他想看的东西。
  病房是安排好了的,但是有些手续还要汤怡亲自去办,楼上楼下的跑了几趟,张岩伟一直跟着她,弄得她到有些不好意思了,最后手续终于办完,她感激的对他说,“今天谢谢你,我这里没什么事情了,你去忙吧。”
  “没关系,秦总说他不在的这几天我就是你的专职司机,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小张看上去年龄也不大,她以前又从未见过,想必应该是新来的吧。
  “秦总不在H市吗?”她和他一块儿去楼上的病房。
  “咦,秦总没告诉你吗?他跟谭特助去德国出差了,因为工程出了点问题,德国那边的人要求必须见秦总才安下心来解决事情。”
  “哦,这事出了多久了?”
  “我也是刚进公司,具体的不太清楚,不过应该有一个多星期了吧,因为这件事情公司里都人心惶惶的。”
  “秦总什么时候去的德国?”
  “昨天下午的飞机,具体什么时间我就不知道了。”
  说话间两人到了病房门口,汤怡笑着道谢,“今天真的谢谢你了,这里暂时没什么事情了,你先回去吧。”
  “那行,有事你就给我电话,我随叫随到。”
  汤怡笑着点头,目送他下楼。
  她在病房外站了一会儿才推门进去,单间,安静,“妈,一会儿吃了饭你先回我那里睡一下,今晚我在这里陪着爸吧。”
  “我刚才听小张喊什么秦总,小怡啊,你这朋友到底是干嘛的,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你和他是什么朋友啊,他怎么这么帮你……”陶南红一连串的问题问出来,不禁让人有点难以招架。
  汤怡哭笑不得,“妈,他真的只是我一个平常关系还不错的朋友,我找他帮忙是因为他是本市人,在这医院里有熟人,找他帮忙比找别人帮忙省去好多麻烦。这个人情,我日后是会还的。”
  陶南红沉默了一会儿又开口道,“你一个姑娘家在外面混,拿什么还他这么大一个人情……我是怕你一个人在外面吃亏,平常电视里也演过一些,但凡是那些老总,不会做亏本的生意的。”
  汤怡知道母亲想要说的是什么,无非是担心自己被人白白占了便宜。如果这次帮忙的是别人,她不敢保证自己不会吃亏,可对方是秦浩,她反而没有这个担心。看了看病床上也在望着自己的父亲,汤怡最终还是决定撒个小谎给二老宽心,笑着道:“他算什么老总啊,只不过是称呼上好听罢了。他自己开了个小公司,手底下也就十来个人,老总老总的叫着好听而已,不然以我这种小小打工族,怎么会跟他扯上朋友关系。”
  汤母的表情半信半疑,这个女儿倒是一向省心的,但是……还是隐隐觉得不安,“真的?”
  “当然是真的,不然谁能给我牵线搭桥认识那些真正上层社会的人。”
  “行了,孩子大了,自己有分寸的。你们看看去买点饭上来吧,吃完你们娘俩都回去睡觉,这里有护士,没问题的。”
  “一个护士管着那么多病号,哪里能时时刻刻守在这边,还是有个人在身边放心,我已经跟公司请过假了,最近就在这边陪床,过两天等妈适应一下这边的环境我去公司上班以后,再让我妈过来。”
  “也住不了多长时间,让医生看看这病能不能治,能治咱就治,不能治咱就回家。”汤恺章将背后的枕头放高一点儿,找了个舒服的姿势。
  “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这是H市最好的医院,在全国都能数得上,还能治不了你那点小毛病。”汤怡笑嘻嘻的拿了包去医院外面买饭。只不过出病房门的瞬间,脸上的笑容再也挂不住,因为是熟人介绍的,那医生虽然没做定论,但也还是给她透露了一点儿,父亲的情况不太乐观,让她要做好心理准备。她第一次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无能又无力,除了干着急,竟然什么忙都帮不上。她眨了眨有些湿润的眼睛,将泪意逼退,自己怎么可以先脆弱了呢,母亲年龄大了,父亲又病了,现在她是这个家里唯一的顶梁柱,必须要扛起这个家来才可以。
  正好是吃饭的点儿,各个饭馆里面吃饭的人不少,汤怡转了一圈,最后买了小笼蒸包和鸡蛋汤,又去医院食堂炒了一个菜,今天先这么将就一顿吧,等明天听听医生的建议在好好搭配一下伙食。
  医院食堂里排队炒菜的人也不少,虽然跟外面比起来已经少了很多,但还是免不了一通等,秦浩的电话就是这个时候打过来的, “怎么样,都安排好了吧。”
  虽然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轻松,可汤怡还是听出了破绽,声音略微有些沙哑,说话的语气里也有掩饰不住的疲惫,汤怡觉得胸口好像突然疼了一下,“嗯。谢谢你。”
  秦浩在电话那端哈哈大笑,“汤小姐,你突然变得这么有礼貌,我还真是不习惯呐。”
  汤怡握着电话牙齿咬的咯咯响,已经到了嘴边的滚字最后还是被她咽了回去,她说的“谢谢你”三个字是发自内心,却没想到这人竟然这么不上道,“秦总,真的很感谢你。”
  “嗯,等着我回去好好感谢我吧。”
  西兰花已经炒好了,汤怡付过钱,拎着西兰花慢慢向病房走去,对着电话小声道,“秦大少,发情也要分时候吧。”
  秦浩在电话那头很无辜,“我是说等我回去你请我吃顿好的,你想到哪儿去了?”
  “你……”汤怡自己闹了个大红脸,“等你回来再说吧。”
  “嗯。”
  等电梯的人比较多,汤怡瞥了一眼转身去爬楼梯,“七个小时的时差,德国现在应该是凌晨两点了吧,你怎么还没睡?”
  “你怎么知道我在德国?”
  “张岩伟告诉我的。”
  “哦。跟德国这边的人碰了个面,刚回到酒店,打电话问问你那边安排的怎么样了。”
  “这里一切都安排好了,你就安心忙那边的事情吧。”
  “嗯,我尽快忙完回去。帮我跟你爸妈问好。”
  “嗯。”边打电话边爬楼梯实在是个耗费体力的活动,才爬了三层而已,汤怡就觉得自己有些喘,不得不在楼梯拐角处停下来歇一会儿。
  “没事了,你也好好照顾一下你自己。挂了啊,我去眯一会儿。”
  “秦浩……照顾好你自己。”汤怡说完自己都愣了一下,他们之间不曾说过这样关心的话语,就算是在最如胶似漆的那段时间,也不曾有过的。
  远在德国的秦浩却对着电话乐了,他们之间终于有了正常情侣之间的感觉,“放心吧,保证完好无损的回去。”
  汤怡对着屏幕暗下去的手机发了一会儿呆,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有些事情,好像正在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
  




41

41、第四十一章 。。。 
 
 
  汤恺章的检查结果虽然不甚理想,但好在还能通过手术治疗,医生跟汤怡说了一大堆的医学术语,她听进脑子里一部分,依靠自己的能力又从听进去的一部分里理解了一部分,最后她只知道,父亲的能治,需要准备十多万的手术费。她神情还是有些恍惚,十多万的手术费去哪里凑,工作这些年来她手头虽然有一些存款,但是也就不到五万块,爸妈那里应该还有一些,实在不行,就只有去跟董少聪打个报告提前预支一部分工资了。
  
  汤怡站在病房门口,看着病房内母亲正在给父亲擦脸,老两口还在絮絮叨叨的说话,“我那检查结果今天该出来了吧,等会你去问问医生。”
  
  “等会小怡来了一块儿去吧。”
  
  “你先去问问,看看要是情况严重咱就不治了,活这么大年纪,该吃的该喝的该看的差不多都经历过了,就算是这么死了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了。”
  
  “啊呸,”陶南红将擦脸的毛巾扔到盆子里,“你说从你进医院到现在你说了多少次死了吧,怎么就这么不注意,就不能说点吉利话啊。再说了,怎么就没遗憾了,小怡连婆家还没找呢,你就能放心的闭眼走了?反正我是得看着咱家小怡找个好人家嫁了才能安安心心的闭眼,要是我有那福气,能再看看我那外甥外甥女就好喽。”
  
  “小怡是个好孩子呀,她和小周那事……”
  
  “爸,你今天感觉怎么样啊?”汤怡一脸笑容的推开病房门进去,今天是休假的最后一天,她明天就得去公司上班了。
  
  汤恺章玩笑道:“好着呢,要我说啊,出院都没问题了。”
  
  陶南红接口道:“那检查结果也得出来了吧,咱去问问医生你爸这到底怎么了?”
  
  “我刚从医生办公室过来的,他说没什么大问题,但是需要动个手术。”
  
  “动手术?这……”
  
  “哎呀,没问题,现代医疗技术这么发达,这种手术做过那么多例,不用担心。”
  
  “哪能是随随便便就在人身上动刀子的,要是到了非要动刀子不可的地步,那就是说这病……”陶南红还在喃喃自语,被汤怡拉了一下胳膊,又看了眼脸色也不太好的汤恺章,这才噤了声。
  
  “真没你们想的那么严重,”汤怡赶紧给两位老人宽心,“现在的医疗卫生条件这么好,动手术不跟以前似的那么可怕了,人家日本的小孩,刚一出生就得动手术呢,割阑尾。而且我爸这手术在咱那儿可能做不了,可是在这家医院,每天都得做好几个,爸的主治医生是他们医院心外科公认的一把手,你们的担心完全就是多余。”
  
  “听闺女的听医生的,别听你妈在那里自己吓唬自己,要是能治咱就治,能多活两年看着小怡成家我也就真的没遗憾了。”
  
  “那是,我还等着过两年结婚生孩子了你们来给我看孩子呢,现在电视上报道的那些什么月搜啊保姆啊虐待孩子的事件那么多,当然还是自家人带孩子更放心。”
  
  陶南红感慨道:“哎,你要是当初听话早点结婚,现在孩子都说不定会打酱油了。”
  
  “行行行,我错了还不行。妈,咱俩去市场买点菜吧,回头看看给我爸好好补补身子。”
  
  市场离医院不远,娘俩走着去的,路上汤怡挽着陶南红的胳膊,试探的问:“妈,咱家还有多少存款啊。”
  
  “不多,也就几万块。”
  
  “拿出来用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9 3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