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黑暗学徒-第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果然如她所料,发现阿斯瑞尔倒下的暗夜精灵纷纷停手。

当拥有优先控制权的长子阿斯瑞尔一死,控制路德维西家族奴隶的的权利,也就随之转移给作为四子的西斯塔尔,奴隶们当然也不会再对他出手。

梅蒂沉默的盯着莫亚许久,红色的双眸似乎要把她的样貌烙在脑海里,直到不远处传来许多人的说话声才转身离去。

“下次再见,必是你人头落地之时。”

临行前她留下了暗夜精灵最著名的誓言——“不死不休”。

受伤最重的西斯塔尔借此机获得少许喘息的机会,要不是追捕囚犯大意中伏,就凭几个奴隶和一个女沼泽骑士断无机会胜他。

“想跑,没那么便宜?”打算乘胜追击的莫亚才刚走了两步,就被西斯塔尔拦住去路。

“你最好不要跟上去。”冷冷的看着算是救了他一命的人类女子,西斯塔尔警告道;“前面就是暗夜精灵的领地,想死我不阻拦。”

“哦,你这是对待恩人应有的态度吗?要不是我,你以为你还能站着说话?”原本指望西斯塔尔会配合自己相互救助,可他竟然一点合作的意思的没有,若不是有“庇护”法术救命,现在就换成她躺在地上了。

**************************

“快看,前面有人!!”

按照西斯塔尔的吩咐,奴隶们刚把阿斯瑞尔的遗体带走,后方监牢大厅的方向就出现一群人。他们举着为数不多的火把,将附近照了个透亮,满身血迹的西斯塔尔和莫亚也自然不能幸免被发现。

“你们这是……怎么浑身都是血?”

走在最前面的赫然就是四人冒险小队和疾风佣兵团,旁边不认识的大概是其他的囚室的冒险者,亡魂法师打开迷宫通路后才汇集到一起。

看着地上残留的血迹和被斗气劈开数个大坑的地面,莫亚还没想好编造什么谎言,来掩饰这明显刚经历过一场恶战的环境。一旁的西斯塔尔整了整凌乱的服饰,以一副优雅高洁的模样迎接众人疑惑的目光。

“我们刚遇上了一队巡逻的暗夜精灵,虽然暂时胜利了,但难保他们不会带着更多的同伴回来,这条路已经不安全,你们最好还是选其他通道。”

这家伙……不仅剑法一流,就联骗人的本事也是大师级的。

看着以一脸担忧表情说谎的西斯塔尔,莫亚终于知道身为一名暗夜精灵是如何混入光明教会。

火光中,她第一次看清这段时间以来追踪自己的家伙的真面目。

金发紫眸和雪白的肤色,完全推翻了暗夜精灵给予人们银发、小麦色皮肤与红色的夜视眼的一贯印象。

和所有精灵一样,西斯塔尔有高挑修长的体形以及融合了男性的英俊、女性的灵秀于一体的容貌。

为了掩饰暗夜精灵在杀戮环境中炼就的血腥气息,他把这种冷冽的杀气升华为傲慢。若不是已经知道他的真实的身份,莫亚无论如何也不会将貌似白精灵的西斯塔尔同暗夜精灵联系在一起,何况他胸前还有象征着光明圣教最高骑士的黄金蔷薇纹章。

这即是所谓的返祖血统吧?

看到作为暗夜精灵的教会骑士的奇特容貌,莫亚立刻联想到了唯一的可能性。

诸神战争之前,白精灵同暗夜精灵都拥有共同的祖先——大精灵,精灵之神与最初的特鲁特人后代,没想到他竟是与自己是拥有同一祖先的远亲!

卷四 暗夜精 第一章 盟约

“你这是什么意思?”暗自握紧手中的红宝石权杖,莫亚以常人难以察觉的缓慢速度后退。

没想到自己一时大意,竟在不觉间被暗夜精灵拉近彼此距离,看他指使走其他人,莫亚难以猜测他的用意。

想灭口?

还是……把我带回耳格里格监狱?

若是后者,我倒不担心……可他作为暗夜精灵的身份已经暴露,应该不会放过我吧……

麻烦的家伙……

骑士在先天上就克制法师,就算我们都受了伤。但无论是速度、体力上他都比我占优势,而且就伤势而言,他也比我轻。

在背部的腐烂术还没有得到治疗的情况下,我绝对胜不了这家伙。

可恶,我还不能死……我还没有报仇,怎么能……死在这种地方……

看到莫亚双眼中放射出坚毅的目光,西斯塔尔暗暗叹了口气。

充满求生欲望的双眼中包含着的,除了坚持、不放弃之外,还有愤怒、和仇恨。

那种急切的、想要报复的不甘表情,让西斯塔尔握剑的手有了轻微颤抖。

费尽心力地从监狱逃脱,为的,只是要复仇吗?

也许,我不该杀她……

阿斯瑞尔死了,家族失去了唯一一位神官。我该怎么平息父亲的愤怒之火?

或许……

冷冷的、带有审视的目光将莫亚整个人都打量一遍后,西斯塔尔终于放弃了杀死知道他隐秘身份的女囚犯。

“没什么,只是想和你做个交易。”将剑入鞘,圣骑士示意自己并无恶意。但这并不能缓解莫亚的猜疑,她仍警惕的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以防随时可能回发动的突然袭击。

对莫亚怀疑的态度,西斯塔尔不以为然,他反而有些钦佩女囚犯惊人的毅力。

暗夜精灵的武器通常都带有巨毒,被沼泽骑士刺中的伤口也不会例外。

这个女人还真能坚持,在腐烂术的折磨下,别说是男子,就是一名合格的教会骑士也无法忍受。没想到,她居然能一直坚持到现在。

能一直坚持到战斗结束、并且还保持清醒的头脑,就人类而言已算是十分厉害的角色。至少,在他近百岁的寿命里还从为见过比眼前之人更为强悍的女人。

睿智机敏、阴险狡诈的心思城府、心狠手辣、决不手软的行事作风,相比已经死去的白痴兄长阿斯瑞尔,她更像一名暗夜精灵。

“哼,和暗夜精灵做交易?圣骑士阁下,莫非您忘了是谁三天以来,是谁一直死缠烂打的追杀在下?要不是您,我现在早已经返回地面,怎么可能被困在这种鬼地方?”

听了西斯塔尔的话,莫亚不由发出一阵冷笑。

对于将自己陷入如此困境的暗夜精灵,她绝没有好感,自然也不会对他所说的提议感兴趣。

白痴才会和暗夜精灵做交易,翻脸不认人是他们一贯的作风。自己独自一人在靠近夜之都的地域里活动,随时都有生命危险,难说这只是以诡计在蒙骗她,为的不过是乘丧失警觉时给予致命一击。

这种招数骗别人或许有用,但对于在监狱呆了三十年的我而言,却不能算是高明的骗人伎俩。

“呵……这么小心眼,可不能算一个成功的计谋家,我的确是诚心的想和你谈一比交易。如果不同意的话,那也没办法,只不过你自认还能逃脱我的追杀么。背上的伤很痛吧?“庇护”已经被用过,连魔力也所剩无几了吧,就凭你现在的状态想要胜我绝不可能。就算你有我那个不怎么高明的兄长的法杖也无济于事,最多只能暂缓你死亡的时间、增加痛苦而已。”

缓缓的把手放到剑柄上,西斯塔尔的表情也随着他的话而改变。

温和善良的圣骑士转瞬之间,立时化为为冷血残酷的暗夜精灵。

的确,他说的没错。

莫亚知道自己背上的伤已经非常严重,如果再不治疗,腐烂术附着的毒素就会让她的身体神经受到严重的损伤。只需再过一会人头,不用暗夜精灵出手,她也会一命呜呼。

“说说看,你的目的。”

“再往前走,就是暗夜精灵四大聚集地之一的荣誉王城·夜之都,我的家族路德维西现在排名第七,而你刚刚杀死的是我的兄长阿斯瑞尔,是路德维西家的长子。”

“那又怎样,想找我报仇吗,为了一个想除去自己的笨蛋哥哥而杀死救了你一命的恩人?”

“他是我们家族里唯一的神官。由于现在与纳卡林家处于交战关系,你把他杀了我怎么像父亲交代?”

“到底想怎样你直接说好了,我讨厌拐弯抹角的对话。”不耐烦西斯塔尔老不说重点,莫亚有点急了。

她的伤口的毒素正一点一点扩大,照他这样的速度罗嗦下去,恐怕还等没说出真正的目的,自己就已经毒发身亡。

“我的意思是,由你代替阿斯瑞尔,做我们家族的牧师。”

“哈?我是不是听错了,你要我到你们家族去顶替你哥哥的位置,一个外人、杀死你兄长的凶手?我怎么不知道,从不接受人类的暗夜精灵什么时候和人类如此亲近了?”仿佛听到最好笑的笑话,莫亚这回是真不明白暗夜精灵的目的。

他究竟想做什么?让一个人类去九万暗夜精灵居住的城市生活。

“如果你只是一个普通人类的话,不要说交易,早在你杀死阿斯瑞尔的时候,我就会取你性命。暗夜精灵族从不允许同胞死在卑贱的人类手上,尤其是被暗杀偷袭至死,这是对有“暗夜游荡者”称号的夜之精灵的最大侮辱。”

西斯塔尔一字一句的强调,引起了莫亚不小的惊慌。

不会,不会的,他怎么可能知道我的真正身份。

“一个拥有特鲁克血统的黑暗一族,绝对不会辱没了路德维西家族的名誉,相反父亲还会为此高兴。特鲁克的血统在夜之都断绝四百年之久,对于黑暗神最忠实的信仰者而言,一个黑暗特鲁克人是天生的牧师,无需花费数十甚至上百年的时间去培养。拥有神官、祭司最多的家族也越能在权位的争斗中获胜。”在初次交锋时,西斯塔尔有已经产生了怀疑,无需咒语准备、魔法卷轴和魔导书,没有法杖、魔力戒指以及咒法长袍,一名“人类”居然连发八个超魔瞬法法术,虽然都是些低级咒语,但这决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

当莫亚连续施展“庇护”、“默发”“禁言”三个神术后,西斯塔尔才正式肯定她的身份。

唯有神眷一族的特鲁特人才有可能具备如此快速施展神术,没想到这次受格里格典狱长之托,追踪逃跑的死囚重犯居然会有如此意外的收获。

西斯塔尔也就不计较莫亚先前对自己多次偷袭,这种在人类看来极端无耻的行径却正好迎合暗夜精灵的胃口。在充满暗杀的地下之都,善良的人绝对无法存活。

如果能争取到这样一个集头脑和城府于一身的牧师作为自己的后盾,不仅路德维西家族的排名能很快得到上升。而且家族中再也没有人敢与自己作对,与牧师、神官保持最紧密联系的继承人才是王位最有力的接替者,这是暗夜精灵数千年不变的传统。

“如何,你的答案?”

要是遭到拒绝,西斯塔尔只能杀死这名追踪了三天的囚犯。

一但被其他家族发现了,绝对是对路德维西家族的一大打击。失去神官的同时也失去一位牧师兼预备神官。

真是最坏的局面……

仔细思考了暗夜精灵的提议,莫亚十分头痛。

看来我别无选择呢。

如果不答应的话,这家伙铁定会杀了我吧。先前他阻止追击梅蒂也是别有用心,只怕是担心被别的家族邀请自己去别的家族吧。

哼!心机深沉的家伙……

“要我答应你的提议,可以。不过,我也需要你答应我的条件,否则……你还是杀了我比较好。”

西斯塔尔大喜,只要不是太超过自己能力的条件他都可以答应;“只要在我能力范围之外,我都可以答应你。”

“别担心,这事一点也不难,而且只有你能帮我。”

原本,莫亚是想回到地面上后慢慢进行她的复仇,暗夜精灵突然开出成为其家族神官的邀请,让她想到了另一个绝佳的捷径。

“你想要什么?财富、地位还是贵族的身份?只要成为我家族的牧师,你就已经是贵族中的贵族,普通的家族成员都得向你低头。”

“你以为我身为一个特鲁克人为什么会成为格里格城的重犯?就同你那个死掉的白痴哥哥一样,一次阴谋。不同的是,我失败了;被敌人陷害入狱。所以我要是复仇!!那些所有陷害我,让我在格里格度过三十年黑暗岁月的人,我绝对不会放过。可仅凭是我一人之力,不但在将来的日子里要面永不停歇的追兵,而且我无法独自对付所有的仇家,所以才要借助你在人类世界的圣骑士身份。”

“……好吧,我答应你。”

思索片刻,西斯塔尔琢磨整件事对自己有利无弊就点头同意了。

两个各打注意的黑暗灵魂均不放心对方,为了各自的利益又只好把他们的未来放到名为“命运”的天平上。

“在月与夜之神的见证下,我,莫亚·法西·特鲁克,以神父之名立下誓约,与西斯塔尔·卡莱·贝辛姆克·阿尔·路德维西订立……”

“以伟大的黑暗主神的名义,西斯塔尔·卡莱·贝辛姆克·阿尔·路得维西以生命起誓,同莫亚·法西·特鲁特立下……”

“血之盟约!!”

卷四 暗夜精 第二章 月荧圣殿

“我一直有个疑问。”

使用圣骑士特有的“治疗”法术为莫亚驱除背部伤口的毒素后,西斯塔尔带领她向暗夜精灵城前进。

走在后方的莫亚思索许久之后,还是问出心中最大的疑惑。

“光明神殿绝对不会接受一个拥有黑暗刻印的暗夜精灵作为自己的神殿武士,为何你可以突破这道界限?”

“你说的没错,没有人可以同时拥有阵营相反、属性相对的神祗之力,就算是号称”“神之后裔”的特鲁克人也不例外,我自然也不无法突破这道界限。只不过,我还没有被夜影之神赐予黑暗的一族的刻印。因为……我是个混血精灵,作为同时拥有光明与黑暗之血的子民,只要不是与主神信仰背道而驰,光明阵营所属之神也会接纳我的。比如精灵之神或四大元素之神,他们的属性与黑暗主神没有冲突,所以也不在使用所属之‘力’时产生障碍。”

知道莫亚的疑惑,西斯塔尔做了详细的解释。

现在他们已经成为血盟,已可算做是最亲近的搭档和战友,告诉她一些本身的资讯息也无可厚非。

“战神奥菲里克……原来如此,难怪你可以施展光之神殿的神圣斗气。”从西斯塔尔因几度遭到魔法攻击而变形的黄金胸甲上,依稀可以辨出一个复杂精致的纹章;十二朵盛开的黄金蔷薇藤蔓相互缠绕,半圆型的蔷薇正中,是头戴宝冠的三头龙首,下方的缺口置有一对交叉的双剑。

这是三十四位主神之一——战神奥菲里克的图腾,由白银、暗黑及光明三位神龙合体的最高龙皇,也是唯一一位兼具了水、光、暗三种属性的神祗。

选择战神为次要信仰神灵,并不违反暗夜精灵杀戮、追求力量的本质,反而有助于提高他们战斗方面的能力,可说几乎有半数以上的精灵,都会选择奥菲里克作为自己的第二神祗。

“我已经说了这么多,你总该透露一下自己的基本讯息吧?否则日后如果发生什么突发状况或变故,我可没办法帮你……”走在前面的西斯塔尔突然停住脚步,延着仿佛被刀削得笔直的长长石壁,经过转角之后,眼前突然豁然出现一座华丽古老、庄严的石塔。

让莫亚震惊的是,整座石塔全都以数量稀少著称的月荧石铸造建成,其价值根本无法估量。

月荧石有强力增辐魔法的特性,是比魔金还贵重的珍贵矿石。这一整座高达数百卡林塔竟全是用月荧石建造,简直无法想象……

看莫亚失神的望着散发着紫色光泽的石塔,以冷漠为表情的西斯塔尔特也不免有些伤感。

“那是暗月之塔,又称月之圣殿,自诸神之战后就沉入地下。千年前特鲁克人与暗夜精灵族分裂,缺少祭司的暗月之塔逐渐荒废,若它能与夜之都的夜影之塔的魔力相互回应,亡魂法师怎么可能跑到我们的领地上撒野。”

原来他知道……

我还以为暗夜精灵没有发现亡魂大法师在黑森林的边缘修建起一座法师塔,否则以他们骄傲的天性怎么能容忍一个亡灵族侵入自己的领地。

“我的种族和天赋你已经知道了,至于职业嘛……黑暗系的战斗法师,学徒位阶。主神月与夜之神,第二神祗选择了火神。除了这些,你还想知道什么?”

猛地回头,西斯塔尔以一种看怪物的眼光注视着刚成为他血盟的莫亚。

“开玩笑,一个可以使用超魔瞬发的特鲁克人竟然只是学徒?!”

“没办法,进监狱的时候已经被剥夺法师资格,如果不平反我的罪责,就算已经拥有魔导师的能力,我终其一身也还是是学徒位阶。”

法师的等级考核非常严格,任何被剥夺资历的人都无法参加考试。而有些魔法的特殊能力是必须得到魔法之神的认可才能行使。

奥术与神术稍有不同,这牵涉到直接使用魔法能源的本质。

就神术而言,只要有了信仰主神,当冥想、神恩达到一定的等级后就能提升。

二者唯一的区别就在于,以破坏、毁灭施法对象的奥术并不具备恢复或治疗方面的能力,那是只有神才能行使的权利,神术的施法者也因次被才称做“神的代理人”。

而奥术则不同,没有参加魔法神殿的考试,就无法获得新的能力。

魔法神殿是与地上界(主面界之一,主要居住着人类以及所有活物)唯一能与魔法之神伊莉斯取得精神位面联系的地方。

因此,想要成为一个大法师,并不是得到几本古老的书卷或是高级魔道具就可以。无法参加法术考核鉴定,也就意味着莫亚无法继续修学更为高深的法术,就算她现在已经具备了中位法师的能力也用。

“难怪你说要我帮忙,靠着圣骑士的威望的确是能轻易就取得翻案的资格,就算是陈年旧案也可以迎刃而解。但……你可真会为自己打算。咦……这些家伙怎么又回来了?”

暗夜精灵灵敏的夜视力和听觉使西斯塔尔发现有附近有人活动的迹象,仔细一看,却发现是先前被他支走的人类冒险者。

除了少数部分外,大多都延着原路都返了回来。

“那些冒险者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已经把他们都支开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莫亚同样对去而复返的人类冒险者感到惊讶,为了不暴露身份,莫亚只好找一块岩石藏身。

“他们好运,没有遇上夜之都的精灵巡逻大队。平日只要一发现人类,精灵巡逻使就会把他们本书由电www子itmoo书com网提供下载全都杀伐殆尽,怎么可能让人类在暗月之塔附近乱窜。”

不想暴露自己,西斯塔尔也隐在岩石之后,他的身份特殊,随时都得小心暴露身份,尤其是在夜之都。

他现在已经受伤,是偷袭的最好时机。

因为有夜影之塔的魔力庇护,亡灵族以和人类都无法探测到暗夜精灵地下城的正确位。

而且由九大家族神官共同维持的魔法结界也能扭曲传送魔法的空间密度,使魔法传送门无法顺利完成,这即是“有进无出”逆返法术的产生。

“现在怎么办?你总不能把他们也一起带回夜之都吧?这么多人,你也不可能全都杀光,要是被其中一个逃了,哼……圣骑士的名誉毁了不说,我的复仇也会增加一些不必要负担,而且……你认为你的族人会原谅你把好不容易得到的身份丢掉吗?”

“那你说怎么办,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闯到夜之都去?那样后果更严重,就算我父亲亲自出面都保不了我们。”

“你是你,可别把我扯进去。”

“别忘了我们可是血盟关系,其中一个死了,另一个也好不到哪去。而且没我帮忙,别说是复仇,就是在夜之都你也不可能安全的活上一年!!”

就在莫亚和西斯塔尔为如何应对冒险者吵得不可开交之际,未知自己命运正走在分叉线上的冒险者们已经进入暗月之塔的范围。

***************************

“天哪,这不是月荧石吗?这么多,足可以买下整个明苏帝国!!”

人群中不时发出惊讶的赞叹声,他们所见过的月荧石通常都是拇指大小的魔法石。

“哇,果然有宝藏啊,这座塔竟是用整块月荧石雕凿成的,那其他的财宝……啊,我不敢想象,不敢想象……”斯托陶醉的趴在发出淡淡荧光的石塔阶梯上喃喃自语,仿佛这塔已经是他个人所有财产。

对于周围的环境根本视若无睹,他的眼里只有价值连城的月荧石。

众人都用鄙夷的目光注视着托斯。

在整个迷宫的探险中,这家伙一点盗贼的本领都没有发挥,反倒是常常拖大家的后腿,现在又这么没形象,真是丢脸。

不过也不能怪托斯的失态,如此巨大的月荧石就是在盛产魔力水晶的龙岛都未出现过,成色如此好的上等月荧石更是无价之宝。难怪巫师千方百计的想得到它,对于法师而言,月荧石更具有非凡的意义。

“竟然是传说中的暗月之塔……”

埃鲁森兴奋的对同伴们解释道;“没错!!这的确是暗夜之塔,月与夜之神的双生神殿,传说在诸神之战后就沉没地底,没想到竟真的存在。”

他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能亲眼看到神话三十一位主神中最神秘的暗月之塔,这种兴奋远比发现任何古代遗迹都来得强烈。

很快,埃鲁森的注意力就被石塔大门上的古代文字给吸引住。

“写了什么?”苏伊开口询问,他知道好友曾研究过不少种族和古代失传的文字,只不过这次他要失望了,埃鲁森并没有接触过这种的文字。

“……不,我未为见过这种文字,和特鲁克文很相像。只知道提到和大黑暗时期和英雄战争有关,还说这是暗夜精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1 2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