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黑暗学徒-第6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在简单的处理了被魔族杀死的几名龙骑兵之后,兰迪下令全队紧随着莫亚一同离开。

当然,处于基本的道义,正义感过头的黄金骑士居然把那九名魔族的尸体也做了处理,这一举动让莫亚颇为不宵。

有了地龙的代步,离开野狼谷的时候果然比进去的时候快得多,天还未黑,就已经来到亚鲁镇城外。

“我独自进去好了,你留下。有一些事不能让你朋友知道。”

为防止黑魔导师发现她的行踪,必须处理一下镇长的记忆。莫亚只好让西斯塔尔留在城外,他在这儿的话,兰迪也不会跟着她进城。

卷十三 冰封神殿 第九章 疑兵之计(上)

“等等……让我也一起去吧。”罗西鼓起勇气对莫亚说出自己的要求;“那个……去佣兵工会确认任务完成的时候,我要是不在场的话……”

“那……你也一道来吧。但是,我没让你开口的时候最好不要多嘴。”重新把风帽带上,莫亚率先走向城门,罗西微微一愣,随即也跟了上去。

“……”

兰迪看着面无表情的西斯塔尔,已经到嘴边的话再三犹豫,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镇长,她来了……”

远远地看到莫亚,一直站在窗户边的秘书长赶忙向达克报告。

漠视士兵明显带有观察意味的眼神,莫亚走进官邸,看到一脸焦急却又故做镇静的达克镇长。

“哦……大祭司,您、您……回来了……那个任务……是不是已经完成了?”

发现达克的畏惧比之前更严重,莫亚感到有些疑惑。

只是一个暗夜精灵,有必要这么害怕吗?

“怎么……难道是战狼进城袭击平民?”

“没有的事,皇俏易约航粽虐樟恕D歉鋈挝瘛�;�;贝锟肆�;σ⊥罚�;硎就耆�;撬�;约汗�;诮粽拧?

“……没有成功。”

莫亚眯起眼,用感知在房间里探察了一遍,最后将目光落在停窗边的一只雪白的鹦鹉身上。

“失败……怎么会?!”达克惊讶地站起身,随后发现自己太过于大惊小怪,在莫亚审视的目光中重新坐回椅子上。

“事实上,我特地接这个任务只是为了找某件东西,它落入魔族手里,虽然我很想把它拿回来,但……无奈的是,路上遇到一队佣兵,我们发生了一些小冲突,耽搁了时间,等我赶到野狼谷的时候,他们已经逃走了。不过,魔族消失以后,战狼该回到自己的巢穴了,镇长也不用担心它们会继续在城镇附近徘徊。这也算,我完成任务吧。回来的路上已经看不到附近有战狼,镇长可以派人去查看。不过,请尽可能的快一点。作为暗夜精灵,我并不想在人类的城市里逗留太久的时间。”

“是、是的,法尔森!!”把站在身旁的秘书长叫到跟前,小声吩咐了一番。他不住的点头,然后离开了。

没多久,气喘吁吁的秘书长回来了。

果然如莫亚所说,守城的卫兵报告,战狼已经陆续离开,看方向,就是野狼谷那一带。

“这个,您要的通行证。”镇长恭敬地用双手将一纸羊皮文书呈现到莫亚面前,上面不但盖有亚鲁镇的徽章,还姓虺さ那┟�;�;浅U�;健5比唬�;褂幸丫�;呛谜碌娜挝裢杲嵛氖椋�;厦嫱�;�;┯写锟说拇竺�;?

“哼……多谢镇长啦,要你签这样危险的文书,我还真是过意不去呢,但没办法啊,我们也算相互各有所得、互不相欠。”将两份文书仔细审视之后,莫亚带着满意的笑容离去。

“镇长……这样好吗?”

秘书长担心的看着一脸虚脱样的达克,他一直都不赞成镇长聘请暗夜精灵去对付战狼,看他给自己找了多少麻烦。

“我有什么办法……事情既然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我也是无能为力啊……”达克呻吟着用手捂住脸,他当然不想找麻烦,可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控制范围,他只希望,这事不要闹得太大,变成无法收拾的局面。

“这是任务表,你拿着它去领赏吧,还有这个通行证件……把它拿去买个好价钱吧。反正你是猎人村的人,用不上这玩意儿。”一出官邸,莫亚就将证书和通行证丢给跟在身后的罗西。

“诶,这……这些都给我?!”难以置信女祭司居然将任务完成后的奖励全都送给了自己,罗西口瞪目呆地看着莫亚。

别的不说,就是这通信证最少也值三、四千金币啊。

她到底是为了什么才接这个任务的?

既不要任务表,也不要奖励。

话说回来,不是奖励5000金币吗,怎么临时改为通行证了?

“反正我也用不上。对了,那通行证千万别留在身上啊,会招来灾祸的。看谁不顺眼或者有仇家的话,就把通行证给那个倒霉鬼吧,这点千万记住哦。到时出了问题,可别买埋怨我没提醒你。如果有人问起是如何得到这份文件的,就报我的名字吧,否则……你会吃亏的。”随意交代了几句,莫亚向亚鲁城镇的商业区走去,很快就消失在人来人往的广场上。

“奇怪的人……”看着手上的两份文书,罗西决定还是先把这个被女祭司说会带来灾祸的通行证处理掉。

找了间酒吧,以一千金币的价格买给了当地的黑市商人后,罗西就直奔佣兵工会。有了这份文件,他也算完成了第一个任务。

“麻烦,我要申请注销任务。”轻轻敲了敲接待员的桌子,罗西把正在打瞌睡的卡廉从睡梦中吵醒。

“任务表拿来……”一边打着哈欠,卡廉一边揉着酸痛的眼睛。

“完、完成了……”将罗西上下扫视了一番,卡廉不敢相信,眼前站着的这个瘦弱少年就是完成了“野狼谷”任务的人。

“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卡廉起身,在墙壁上张贴的任务榜上将“野狼谷”的任务用红色的颜料画了一个星形,这表示任务已经完成。

“喂,快看呐。”

“野狼谷的任务完成了。”

“不会是那小子吧,他一个人就把这个最少要求千人以上的任务完成了?!”

“绝不可能!!”

佣兵工会里的佣兵开始议论纷纷,并将打量的目光集中在罗西身上。

“小子,你是从什么地方偷到这份任务状的?最好老实交代,要是被主人找到你,不死也得脱一层皮。”

“什么偷,是、是大祭司给我的。”罗西紧张地看着围聚在自己周围的佣兵,冷汗开始爬满他的背脊。

“大祭祀?光明教会的祭祀?”佣兵相互看了一眼,这个称号代表的职务之外还有地位。

难道说光明教会的军队已经来到亚鲁城附近?

最近有传闻普拉利斯被亡灵攻击,城里很多商人都已经出逃。

这样,即便有光明教会的军队出现也不足为奇。

“不是,她……是暗夜精灵的莫亚大祭司,我们刚刚才分手……”想起了女祭司临去之前的话,罗西连忙说出了她的名字。

原本吵闹的佣兵工会突然静了下来,那些眼谗任务表的佣兵定定地看看罗西,最后还是散开了。

莫亚·法西·特鲁特·路德维西,这个名字已经在一个月前就传遍了佣兵界和猎人公会。

作为现存的七名一级通缉犯,排名已经超越了原处于第一位的邪影杀手公会会长。由光明教会亲自下通缉令的第三位通缉犯,她的名字传播迅速之快,足以媲美亡灵的侵袭。

一听到这个名字,佣兵工会立刻变得悄无声息。

接待员卡廉在任务榜完成者一拦里除了猎人徽章之外,又填上了暗夜精灵特有的蔷薇标识。

莫亚与西斯塔尔的名字让那些不相信的人都闭上了嘴巴。

****************************************

“去了很久。”

看到莫亚回来,西斯塔尔以肯定的语气问道。

按说只是去领取任务榜和通行证不该去这么久的。

“呵……先离开,我一会儿给你解释。”跨上地龙,莫亚一脸神秘的表情,看得西斯塔尔直皱眉头。

“你是不是又惹了什么麻烦?”

“我哪儿有?你的话很奇怪啊?”

“……你根本就是问题制造者,每次不都是我给你善后吗?这毕竟不是东大陆,还是安分一些吧。”

“又要说教了吗?哦哦~~~~什么时候论到小鬼头来教训我了?”猛地一抽缰绳,地龙撒开腿狂奔,只留下莫亚的笑声。

“……女人啊,你的名字是麻烦。”不顾兰迪和其他一干龙骑士吓得合不拢嘴,西斯塔尔叹了口气,也驾着地龙追了上去。

“队长……”

副官诺曼震惊地看着自己的兰迪询问自己是否有听错;“我刚才是不是产生了幻听?”

“我也宁愿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但……看大家的表情就该知道,那的确是出自他们二人之口。”兰迪不敢相信,邪恶的黑暗女祭司居然当着他们的面开起了玩笑,最让他吃惊的是;而一向没有表情、以冷漠的西斯塔尔居然也会有如此人性化的一面,这是他从不曾见过的。

该说;这才是他应有的真实性情吗?

在圣都的时候;尽管表现得温和有礼、处处谦让;但会总让人产生一种有隔阂的感觉。

可是;与暗夜大祭司在一起;他却是如此的随意。

若是在从前;他绝对不会表现出自己的丁点情绪;那张精致却冰冷的面孔上永远都没有冷漠之外的表情。

“我们走吧。

驱策座下的地龙;兰迪朝着二人离开的方向追去。

相处的时间越久;他内心的疑惑就越多。

卷十三 冰封神殿 第十章 疑兵之计(下)

“刚才在城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追上莫亚,西斯塔尔担心她又惹事。

“原本是要把镇长的记忆抹去,防止黑魔导师追查到我们的下落。等到了官邸之后,我才发现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稍微放慢地龙的速度,莫亚说出了自己的发现。

“你的意思是……”听出她话中隐含的意思,西斯塔尔再度皱眉。

“到底出了什么事?”随后赶来的兰迪没听懂,他只得开口询问。

“让你心里有个底也好。骑士先生,我们的老相识追来了呢。”觉得没有必要隐瞒,莫亚大方的说了出来。

“老相识?你是说……亡灵?!”兰迪差点摔下坐骑,他紧张的目光四下巡视;“是真的吗?亡灵……”

“不对,是黑魔导师。他就在亚鲁城内。”

“黑魔导师……”虽然没有亡灵可怕,但也是个厉害的角色啊。

兰迪颇为伤脑筋,就他们这点人还不够对方塞牙缝。只需一个大型魔法就可以轻松搞定。

还好,选择跟暗夜大祭司一同上路是正确的。有她这个神器持有者在的话,胜算可说是一半一半。

但……反过来说,正是因为和她在一起,才会遇上黑魔导师吧。

“……”

果然是麻烦的制造者,西斯塔尔说的没错呢。

和她在一起,麻烦就会自动找上门来。

“你已经想出对策了,是吧。”看莫亚一脸兴奋的模样,西斯塔尔就知道,她一定已经有所行动了。

“那是自然。拉克西斯虽然是史上著名的魔法师,但在头脑上却不大灵活呢,要摆脱他比我想象中还容易。”一想到路上发生的事,莫亚忍不住又笑出声。

“这真的吗?大祭司阁下到底使用了什么方法把那个可怕的魔导师甩掉的?”兰迪吃惊的看着莫亚,听她的语气似乎很轻松啊。

“这个啊……我原先也不知道黑魔导师的存在,是亚鲁城的镇长自己说漏了嘴。我从未说出过自己的姓名,也为展露过容貌,他居然一口说出我的职位,这不奇怪吗?而且……我还在镇长的官邸里发现一只魔宠,不会魔法的两个文职官员怎么会拥魔宠?只要前后联系一下,答案自然就呼之欲出了。”

“的确……那你又是怎么摆脱拉克西斯的?”西斯塔尔比较关心的是,莫亚究竟使用了什么方法摆脱黑魔导师。在城市这种人口高度集中的地方使用魔法,按道理他们在城外不可能没感觉啊。

“我把通行证件和任务表都给了那个猎人小子,上面已经施展了追踪法术,我要是带着它们上路的话那才叫惨。既然已经有神圣帝国的火焰骑士团做队友,我又何必担心边境关卡的问题。任务表,我对佣兵没兴趣,光是大祭司职务就够我忙的,哪还有那闲心。”简单的说出她把一切麻烦都甩给了罗西,莫亚明显心情很好,话也较平时多许多。

“你这样不是害了那个年轻人吗?”兰迪不赞承莫亚的做法,要是黑魔导师找上那个猎人他岂不是要遭殃。

“哎呀呀,我们骑士先生要命的正义精神又出头了。”没有在意兰迪语气中的不满,莫亚反唇相讥;“我已经警告过,让他把通行证买了,留在手里会招来灾祸。至于任务表嘛……到佣兵工会里上报之后就算废物一件,没有什么大碍的。如果他自己贪心,非要留下那怎么能怪我呢。我是黑暗一族,没有光明教会保护善良者的使命感,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够仁至义尽了。”

“……”知道暗夜大祭司所说属实,兰迪沉默了。

“说起这个,我有个疑问。你为什么要放过那些佣兵?”想起莫亚在野狼谷外曾放过的那队佣兵,西斯塔尔顺便问了一句。

照说,不该放任他们离去的。

就算不是什么厉害角色,就这么让他们走了,将来说不定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西斯塔尔,黑暗一族不是亡灵。我们虽然邪恶,但也要遵守黑暗的法则。”收起嬉笑的表情,莫亚以意味深长的语气回答。

“我们不是正义的殉教者,也不是高洁的圣徒,只是为了守护自己和最重要的事物而不惜以一切手段的存在者。尽管背负着恶名,但我们不是妄想毁灭世界的狂徒,因为……黑暗一族与人类和所有种族一样都拥有生命。失去了生命,一切都将归无。邪恶、疯狂、暴虐,追求一切强大的力量,但我们绝不是亡灵,没有必要为这一点小事而杀戮。”

这……这真的是一名黑暗一族所说的话吗?

所有的龙骑士都将目光集中到暗夜大祭司身上。

他们都曾在明苏边界聆听过莫亚的申诉,听到这样怪异却又包含了无可质疑的真实的肺腑感言,没有一个人不动容。

这是她又一出计谋吗?

以让人感动的谎言来迷惑人,让我们放松对她的提防……

尽管这般劝说自己,但兰迪却无可否认,他的确被打动了。

先不论她的所作所为,暗夜大祭司在某些方面而言,的确表露出了仁慈的一面。

对于黑暗一族而言,仁慈,是软弱和死亡代名词。

善良的黑暗一族是无法在黑暗中生存,这个道理他自然知道。所以才更惊奇暗夜大祭司的性格,到底是什么样的环境和经历才会造就出她这样的性格?

狂妄却真实。

冷傲却善良。

从不说虚伪的言辞,比起拉瑟尔国王这类虚伪的人,却表现出更大的宽容。虽然迦南祭祀曾表示,宁格尔国王是中了她的计谋,但兰迪却认为拉瑟尔的确起了杀心。

无论她做了什么,那都是反击。

如果不是因为身为黑暗一族,这个女人或许……已经成为光明教会不可缺少的重要人物。

可惜啊……如果她不是黑暗一族,那西斯塔尔也不用抛弃教会的崇高地位。

不……如果她不是黑暗一族,也不会有这样耀眼的光芒吧?

正是因为性格上的相互矛盾,所以才会不知不觉地被吸引。

现在,他已经完全没有了当初相见时仇恨感。

该说,这也她的人格魅力吗?

沉浸在自己思想中的兰迪没有再发言。

对于国王陛下的临行密令,他产生了犹豫。

身平第一次,坚定的意志有了动摇。

真的要下手吗?

这样一个看似邪恶,却并非如传言中可怕的女祭司。

他,该下手杀了她吗?

几次相遇都没有合适的机会,可如今……她对自己似乎没有太多的防备之心,这正是最好的下手时机,可是……

兰迪的内心激烈的交战着。

该下手吗?

教会和国王都下达了必杀令,他无法违背。

可是……

相处的时间越长,他知道自己越无法下手。

要是真的杀了她,西斯塔尔真的会为了她向自己挥剑相向吧。

在普拉利斯的时候,他就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他是认真的。

那双眼睛中透出的信念是如此的坚决,兰迪绝不怀疑其中的真实性。

而且,他也下不了手。

先不说女祭司是否有机会让他进身刺杀,仅是他这几天对她的观察,兰迪就知道自己很难做出选择。

长久以来坚守的骑士教条就不允许他对一名女性下杀手,何况她也并非真正的邪恶之徒,至尽尚为见过她有过份的行径。

“队长……我们现在要去哪儿?”看着四周的景色越来越荒凉,诺曼终于忍不住小声发问。

“宁格尔。”

跑在前方的莫亚代替出神的兰迪回答。

“宁格尔?你怎么会想到要去宁格尔?”听到莫亚说要去宁格尔,兰迪大惊。

难道,她知道佣兵王已经回国,决定去报复他吗?

“哼……骑士先生不用这么紧张啦,我要去找位于宁格尔境内的暗夜精灵城市。拉瑟尔那蠢材,我现在还不想见他。”看透了兰迪的心思,莫亚直接挑明自己的意图。

“拉克西斯那老家伙做梦也想不到,我会去宁格尔吧。他知道自己上当以后,多半会去靠海的港口城市,我怎么会笨到自投罗网。坐船回东大陆,根本没必要。要不是情况不允许,我还真想留在亚鲁城看看他生气的模样,说不定比拉瑟尔还有趣。”对于无法享受自己的布局,莫亚挺遗憾的。

“不要给我添麻烦。黑魔导师位阶太高,我可不想尝尝十八阶魔法的威力。”西斯塔尔以不悦的口气打断莫亚继续发表她的遗憾感言。

“哎呀,被你发现了?”

“哼……”

“别生气啊,我不想把魔力浪费在这老东西身上,自然只好委屈你去对付他了。”既然想让西斯塔尔当肉盾的想法被识破了,莫亚也坦然承认。

“与其进行无聊的魔法对战,还不如由你出手。法师的物理防御力是出了名差。这样,说不定可以马上结束战斗,顺便抢劫一下,看看着老头子有没有什么好东西。”

“谢了,我没兴趣和十八阶的法师直接对战。”西斯塔尔严肃的拒绝了莫亚的提议,他接下来的话让所有龙骑士都差点滑落坐骑;“也不想给你做义工,法师的东西我用不了,费力了一番气力,最后一点好处都捞不到。”

这两个家伙啊……才刚对他们的评价有一点好转……

正直的骑士兰迪在莫亚与西斯塔尔的玩笑中,再度陷入了激烈的自我思想争斗中。

卷十三 冰封神殿 第十一章 血蔷薇(上)

阿卓拉酒足饭饱的从酒馆里出来,摇摇晃晃地走进了一条比较偏僻的街道。

寒冷的气候让他稍微清醒了一点,随即,黑市商人的敏锐感觉让他感觉到,一股比空气还要寒冷的诡异视线。

“谁?”

“出来!!”

连续喊了两遍,墙角的阴影下终于缓慢地走出一个黑色的身影。

“你是谁?为什么要跟踪我?”

不安地朝后退了两步,阿卓拉明显从对方的身上察觉到危险的气息。

这不止让他的酒醒了大半,连带冷汗也出了不少。

长袍下伸出一只枯瘦的手臂,指向阿卓拉的衣襟。

这家伙想干什么?

阿卓拉紧张地拉紧自己的衣服,里面出了今天刚收到的一些稀罕物件,虽称不上价格连城,但也还是一笔价格不扉的财物,要是被抢了去,这损失可就大了。

“站住,不要过来!!”

显然,阿卓拉带有颤抖的嗓音无法阻止黑衣人前进的脚步。

当这个危险的神秘人物靠近之后,黑市商人明显感到气温似乎又降低了一些。

刺骨的寒意灌入身体里,把他冻得直打颤抖。

“你……”眼看对方的手直取自己的胸口,阿卓拉出声制止,却发现身体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冰冷且苍白的手腕从衣襟里拉出一纸文书。

那不是我先前买的通行证吗?

这家伙怎么知道我身上有这东西?

“这个,怎么会在你手里?”

嘶哑的嗓音在干燥的空气里,犹如一把生锈了的铁锯,刺得人耳朵阵阵发痛。

“这……这个……”

“你最好老实的回答我的问题,否则……”透过朦胧的月光,阿卓拉看到黑衣上脱下风帽后的脸,惊骇得瞪大了双眼。

太可怕了……

那张脸上居然没有肌肉,简直就是一具骷髅。

这不是,传说中的亡灵吗?!

“说,这东西,你怎么到手的?”晃了晃那张羊皮卷,黑衣人沙哑的嗓音再度逼问。

“救、救命啊!!”

阿卓拉撤开嗓子拼命呼喊,但下一刻,他突然没了声音,就连脸也涨成黑青色。

“无法呼吸很痛苦吧?”

“……”

缺氧的窒息十分痛苦,阿卓拉吃力地点点头。似乎有一双无形的手扼住了他的喉咙,无法呼吸。

“我刚才就警告你,别做无谓的挣扎。”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黑衣人轻易地让阿卓拉的身体飘浮起来。

“我……我说……”感觉到自己又可以呼吸了,阿卓拉连忙保证;“这……这个通行证,是一个年轻的猎人买个给我的,只听说他是完成野狼谷任务的队员之一,其余的我真的不知道……”

“野狼谷……被耍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2 2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