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黑暗学徒-第6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时间宝贵,要是动作不快的话,黑魔导师极有可能在普拉利斯的战斗结束后,杀回来取走龙族盟约。而且魔族也会在乘宁格尔和光明教会忙于应付亡灵的时候,将这个战利品带回魔岛。

“不要问我。”

“你怎么了?”听到西斯塔尔冷漠回答,莫亚惊讶地抬起头。

她有多久没有听到这样冷漠的语气了?

该说,从战场脱离之后,他就一直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直到现在莫亚才发现,西斯塔尔从一进屋之后就独自一个人站在靠窗的角落里。连在路上使用“女神的慈爱”帮她疗伤的时候也没有开过口,只有在进村的时候,同老猎户说过一句话。

“你很奇怪喔,虽然平时不多话,但像现在这样反常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究竟是怎么了?”

“没什么。”

“西斯塔尔?”看他连脸都不愿看着自己,莫亚更感觉到事态的严重。

无论何时,她总能在回头的时候,看到那双冷漠却又带有关切的眼眸。可如今,他连回答的时候都以背部相对,怎能不让她奇怪。

“大祭司阁下有什么事自己拿注意就好了,根本不必过问我这个无关紧要的人物。反正问与不问,都是您一个人说了算,那又何必多此一举?”

“你这是什么话?!”

“实话。”

“西斯塔尔!!你到底在闹什么别扭?现在时间非常紧迫,我们必须赶在魔族把“龙族盟约”转移之前找到它,否则一旦被魔族抢了先,以后要对付他们可就难了,这些难道你不明白吗?”

西斯塔尔的回答让莫亚更加的困惑了,他为什么要说这种话?从普拉利斯的战场脱离,为的不就是尽快找到龙族盟约吗,居然在这种紧要关头和自己闹别扭,他难道不知道时间紧迫吗?

“我的确不知道魔族会在什么地方落脚,因为你从来就没有提起过和龙族盟约有关的事。无论你想做什么都不会和我商量,就算有也只是随意的知会一声。”这一次,西斯塔尔终于回头了,他一向没有表情的面孔上清晰的显现出愤怒;“反正对你而言我这个血盟只不过是你复仇的工具,和阿文他们没有什么区别。现在的我已经不再是教会的圣骑士,对你也没有任何可以利用的价值,你又何必假装出一副虚伪的模样,来询问我魔族的去向。”

“你……”瞪着满脸怒容的西斯塔尔,莫亚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整个房间笼罩在一种诡异的气氛里。

卷十三 冰封神殿 第二章 争执(下)

“抱歉。关于设计佣兵王的有关事宜……我的确是疏忽了。因为没有时间啊,从治疗眼睛之后,光明教会的祭祀就一直跟着,我没办法告诉你。再说……我已经和你提过这件事。”隐约感觉到这件事与自己受伤有关,但莫亚实在是不明白,西斯塔尔究竟为什么要生气。

“是啊,你的确是提过。但细节呢,你没说吧。”

“诶……我以为你知道的,你一向都能猜出我的想法,所以我才会……”

“你以为?难道我就该什么都知道吗?没错,依我对你的了解,我的确是能猜测出你的想法。但……我的感受呢,你想过没有?!”

“西斯塔尔……”看着西斯塔尔一步一步走近,莫亚突然感觉到莫名的压抑,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烦躁感充斥着她的所有感官意识。不知该如何处理这种状况,她只好本能的选择回避;“现在不是谈这些无关紧要小事的时候,我看……还是先确定一下目的地,时间紧迫我们……”

“我不想听你说这些!!”抢过地图撕成碎末,西斯塔尔一把抓走莫亚的手手腕,将她逼到无法逃避的死角;“你知道吗,当我看到你从空中坠落的那一瞬间,我的脑海完全是一片空白。当我的双手被从你身体里留出鲜血染红的时候,我浑身都止不住颤抖……”

这真的是那个冷静理智的精灵吗?

颇为吃惊的注视着近在咫尺的西斯塔尔,莫亚无法将眼前一脸愤怒的精灵和她记忆中熟识的西斯塔尔联系到一起。

“西斯塔尔,我很抱歉,没有事先和你商量,所以……我……”

“每次看你受伤,你知道我是何种感受吗?你不会明白的……永远也不会……因为你的脑子里装的永远都是复仇,再也容不下其他的事物。直到现在,我还无法确定,那些会威胁到你生命的因素是否已经完全消失,因为你总是会让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轻轻抚上那张因失血过多而变得更加苍白的脸,西斯塔尔知道自己再也无法在继续沉默,一直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恐惧,终于因她又一次卤莽的行为而爆发了。

相处的时间越长,他的担心也日趋俱增。

最初,对于这个女人的印象也仅是停留在坚强上。

在地底洞穴的时候,第一眼看到自己追杀的目标。他惊异,能让著名的格里格监狱完全瘫痪的囚犯,居然是这样一个瘦弱的女人。

眼中永不屈服的执着,更是深深地震撼住他。

还从未见过这样一双包含着太多太多负面情绪却仍带有希望的眼睛。

隐藏在仇恨、不甘和愤怒之下的,是不愿放弃的希望。

也正是被那种不甘愿轻易放弃的信念和执着所吸引,所以才在阿斯瑞尔死后,邀请她以牧师的身份加入家族。

原本只是相互利用的盟友,可当他了解到她内心里隐藏的真实情感后,才对这个自己一直都有些厌恶的女人有了改观。

原本改称做狡诈与机智并村的莫亚,却轻易的中仇人以信笺为圈套的设计。

原本只是想偷窥一下她记忆,看看这个总是将报仇挂在嘴上的女人,究竟有怎样的过去。

却没想到,那些被埋藏心底最深出的秘密却钩起了自己最不堪回首的记忆。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明白,原来……他们之间竟有如此相似的过往。

但有所不同的是,他们各自选择了截然相反的道路。

诅咒神殿,这个被遗忘的废弃之地,让他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内心真实想法,也第一次感受到无助。

看到那个平日里总是和自己唱反调的身影瘫软在地,他惊觉,原来她也会受伤。

看到眼泪从那张一向坚强的眼中滑落,他才发现,她竟也有脆弱的时候。

深渊魔域,充满了杀戮的试炼之地。却是他第一次看到,她除去坚强外衣下最真实的一面。

看到她独自面对火鸟的滔天巨焰,再一次感觉到深深的无力。而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失明,可就是这样,她仍不肯放下一身的骄傲,不肯示弱。

他知道,即便是双眼真的再也无法视物,她也绝不会成为一个依靠他前进的女人,她的性格和自尊都不允许自己软弱。

现在,她又一次受伤了。

与黑魔导师和亡灵的谈判紧张时刻,因为她的执意,他只能离开。

千军万马中,被巫妖包围的他无暇顾及她的安危,只能任由她再一次以鲜血换取阶段性的胜利。

从她和佣兵王的对话中,他才得知,她上演的是一出苦肉计。

没有事先和他商量就胡乱做主,难道不知道他会因此而担心吗?

暗夜大祭司,一个高贵而冰冷的尊称。

这个身份的鸿沟注定了他无法违背她的决定。

莫亚,永远都不会知道,我在你得到神喻后,仍迟迟不愿放弃圣骑士地位的真正原因。

一旦,我失去了这个身份,一旦我完全转换为暗夜精灵,那么我也将失去与你对等的地位与立场。

一个普通的暗夜精灵贵族,无论你将来的身份或是个人恩怨我都再无立场过问。

所以,我才害怕啊。

母亲的到来,意味着我将失去唯一对你有用的筹码。

当你说出要除去会威胁到我身份不安因素的时候,我首先想到居然不是母亲的生死,而是你的安全。

我果然是流淌着一半黑暗血液的生物。

当我选择了自己最想要的事物之时,那个冠有“母

亲”之名,却在我记忆中的模糊身影也变得无关紧要了。

可在遇上沙耶克祭祀的时候,被告知这只不是一个骗局,一个引你踏入陷阱的骗局,我再也无法原谅自己。

一想到有可能成为被你所痛恨的背叛者之一,有可能成为誓必要报复的敌人,我的脑子就变得一片空白。

情感的确是世界上最变化无常的东西呢。

第一次相遇时,那视线交汇的一瞬,我看到的并不是被追捕者该有的恐惧。

虽然充满了不甘,但那黑色瞳孔中散发出的信念却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内心。一再的挑起记忆中,那早已深埋却无法忘却的遭到背叛的过去。

那执着是如此的强烈,一再的嘲笑我的懦弱和逃避。所以我才会如此迫切地想杀掉你。

虽然因为阿斯瑞尔的死亡,让我不得不改变原本的计划,但白蔷薇一役却我的愤怒无以复加。

原来,你也像父亲和大长老一样,都是想利用我。

要不是因为我义无返顾的选择背弃光明,你大概永远也不会像对待毕尔菲特那般信任我吧。

无论我曾对你抱有过怨恨、嫉妒或是羡慕,可当我听到你说出“我不怨恨”的时候,那困锁了我内心数十年的枷锁终于断开了。

是的,不需要父亲的称赞、母亲的接纳或是其他人的肯定,我需要的,只是一个能真正了解我的人,仅此而已。本书由电www子itmoo书com网提供下载

“西斯……塔尔……”听完西斯塔尔带有激动语气说完的一长串感言,莫亚再也无法图略他言辞中深深的无奈。

“我……很抱歉,西斯塔尔。真的,对不起。其实……我一直都知道的,你默默的付出,你无法说出关心。我一直都知道……”

“你说什么?”西斯塔尔怔怔地看着莫亚,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是的,我一直都知道。”

“你知道?你居然……那我这些时间以来的挣扎岂不成了笑话?”愤怒地转过身,不去看那张布满愧疚表情的面孔。西斯塔尔无法相信自己一直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想法早已被她知晓;“你太让我失望了,莫亚。到现在你你居然还不信任我。在我放弃了光明教会,在我斩断了母亲一族的联系之后,你任然没有完全的的信任我。”

“抱歉。因为……我,你知道我的过去。自从被朋友背弃之后,我再也无法相信任何人,当然,也包括毕尔菲特,虽然我知道他为了我一直在努力,甚至不惜以毁容来混入监狱,为的只是照顾我。但……格里格监狱实在是太黑暗了,那些为了活下而必须夺取别人的生命生存的日子。你的转变,我也发现了,但我却依然无法放下戒心。虽然已经开始慢慢的信任你,但我任然在的逃避。因为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承受再一次的背叛。再一次遭到信任者的背叛,我会疯的,我真的会疯。所以……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一直以来一直都漠视你的关心,我做了无可原谅的事呢,西斯塔尔,对不起……对不起……”抓住那双抽离的白皙手掌,莫亚不停的道歉。

她知道,自己一但说出来,这个一直都默默关心自己的精灵会非常失望。在作出了那样的牺牲之后,还不能得到全心全意的信任,无论是谁都不会原谅她的所作所为。

为了保护自己不受伤害,她选择了伤害对方。

“我知道自己的行为很过份,但……请你留下……留下吧,西斯塔尔。我一个人无法面对这么多敌人,我之所以能坚强的面对一切,除了我要报仇的念头,还多亏你的支持。这一年来,你一直默默的守护在我的身边……知道我为什么会说不怨恨你吗?因为我不想约束你,与注定艰难的黑暗之路相比,光明教会更适合你,而且那也你一直在追求的。但是,你还是选择堕入永无回头之路的黑暗,我虽然欣喜你所做的选择,但我也更害怕……一旦我有了新的弱点,我将失去以往的坚定。”

“你总是这样随意……安排一切……想做就做,想说就说,从不给我思考的时间。”听了莫亚的自白,西斯塔尔深深地叹了口气。

“西斯塔尔?”

“你啊……”用力回握住莫亚颤抖的双手,西斯塔尔回复了一个坚定的笑容;“我不是说过吗,以生命起誓,永远不会背叛你的信任。”

“你的意思是……”莫亚有点不相信,他就这么轻易的原谅她了吗?

“笨蛋,白痴,你这个弱智的女人,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你还在担心什么?”

“真的……对不起……”知道他已经原谅了她一直利用他的信任,莫亚由衷的松了口气,终于放下了心里的这一块大石。

“永远也不用说对不起,这是我自己选择的道路。好了,你休息吧,身上的伤还好,还是先回床上躺歇着吧,一会儿我们还要赶路呢。”西斯塔尔将莫亚扶回床上躺下,然后将头转向房门的方向,以不悦的语气喊道;“喂,你打算偷听到什么时候?!”

“啊!那个……很抱歉,打搅两位了,因为楼下有人找你们。由于他们坚持要见人,所以……我只好上来传话。”老乔伊一脸尴尬的推开门,虽然他是上楼来传话,但偷听别人的话却是的事实。

卷十三 冰封神殿 第三章 交易(上)

“快看,好大一头地龙啊~~~~~”刚进入村子里的一群人看到的就是站在乔伊家楼下的魔龙路奇。

因为阿达兹村是连接普拉利斯和附近几个村庄必经之地,行脚商人和来往于野狼谷、冰冻苔原的佣兵、冒险者都会将这个小村庄当做临时休息的地方。

一些想去普拉利斯,却发现那里已经被亡灵围攻的商人只得退回阿达兹。

而一同来到村子里的,除了商人还有一些冒险者,他们正想去普拉利斯交换下一下在野狼谷收获的猎物,在半道上遇到了从其他村庄逃难的村民,知道普拉利斯正被亡灵围攻,哪还敢去,只好又折返回阿达兹。

两队人马在村庄外相遇,他们的目的地是距阿达兹村不足半天路程的亚鲁镇。

这个村庄因为常有冒险者和佣兵光顾,已经发展为附近最大的村镇,在普拉利斯被围困的现今,也只有这里有唯一通往其他国家的道路。

只要穿越冰冻苔原就可以到达冰晶大陆最大的王国——宁格尔。

要是到了那里的话,亡灵即便再猖狂也不至于能突破北方军事联盟的防守。

怀着这个希望,那些因为亡灵的北上而逃亡的人类只得冒险生命的危险,去穿越冰冻苔原。这是个丝毫不比大雪山逊色的冰封之地,普通人即便有足够强壮的身体抵御风雪,也无法应对不时出没的魔兽。

“地龙?那根本就不是地龙。”稍微有常识的冒险者已经看出来了,地龙不可能长这么大个儿。

“是魔龙吧,听说除了古龙之外,只有魔龙长角的。你们看,它头上不是长了一个独角么?”一名经验老到佣兵观察到路奇头上粗壮的犄角,信誓旦旦的表示自己曾经见过类似的龙兽。

但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他的话,魔龙是只生活在深渊的魔兽,普通人绝不可能拥有这样的怪物做坐骑。

“齐亚,你去问问看,那头龙兽是谁的,如果可能的话,我想把它买下来。”商队里一个老头看着正四处张望的路奇,暗暗下了决定。

如果要穿越冰冻苔原,有一头龙兽护航的话,商队的安全性也算稍微增加了些。

听从老者的吩咐,商队中走出一名青年男子,他走向呆坐在村庄广场上的桑达,并向他询问有关龙兽的事。

“你打听这头龙兽的主人?”桑达将名叫齐亚青年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把头转向老乔伊的两层木屋。

“人在里面呢,但我还是劝你最好不要打他们的主意哦。”听了齐亚的来意,老猎户有些担忧的看了看二楼,但在询问者的再三要求下,他最后还是答应了帮忙问一问。

“你在这里等着,我上去试试。”说完,老乔伊就战战兢兢地走上楼去。

看他一脸畏惧的样子,齐亚连忙返回商队。

“怎么,对方不同意吗?”看到得力助手面色不佳的走了回来。

商队首领有些吃惊,难道是那头龙兽的主人不同意吗?

一万金币已是他所能出的最高价,难道对方丝毫也不为这笔巨额买金动心吗?若不是现在的非常时期,一头地龙最多也就值六千金币。

就是极其罕见的龙兽顶多也就值这个价,现在为了躲避亡灵的侵袭,必须以最快的速度逃到宁格尔境内。所以商队首领塞南才会让手下齐亚去询问龙兽主人,看是否能出让这头身体健壮的龙兽。

“不……我还没见到龙兽的主人。”齐亚十分担心,他对于老乔伊的态度十分在意。

一个在山林里生活老猎人,究竟有什么能让他如此畏惧呢?难道那居住在他家楼上的是洪水猛兽不成?或者是说……某个有权势的贵族?因为亡灵的缘故而逃难的贵族?

“吱嘎……”

门开了,走出一名身形高挑的男子。

没有穿着厚重的御寒皮裘,绣有精美饰文的黑色的罩衫上有一朵含苞待放的雪白蔷薇,长衫下是银色的半身铠,光是精细的做工就足以让一名防具商人不惜变卖所有家当重金收购。

一层一层覆盖的镂空掐丝纹样交织为繁杂的精灵文字,那带有淡淡荧光的银色泽任何人都能看出,是秘银。

尖长的耳朵,与铠甲相映成辉银色的长发以及让人呼吸为之一窒的俊美容貌,都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暗夜精灵!!!!

“你壮着胆子打断我们的谈话,就是因为这些人吗?”看了看聚集在村子中央空地上的商队以及那些冒险者、佣兵,男精灵不以为意的转过头,如冰雪寒冷的语气不止老乔伊浑身直冒冷汗,也让商队首领塞南僵在当场。

居然是暗夜精灵……

没有想到龙兽的主人会是暗夜精灵。

还是年轻人的胆子大一些。齐亚向前跨出半步,以通用语表明了商队的本意。

男精灵听完了齐亚的话没有一丝动静,倒是另一个人的代替他回答。

“购买?抱歉,我无法答应你的要求。”

顺着声音回头,人们看到另一名尾随着暗夜精灵出现在女性。

原本以为又将出现一名暗夜精灵的齐亚明显了松了口气。

仅从身高上就能判断出这个子不高的女性并不是

精灵。

因为精灵的身高较人类稍高一些,而暗夜精灵在精灵中身高又是最高的一族。

但塞南在看清了来人外貌后不仅发出呻吟,也再一次更引起了众人小声的议论。

黑暗系的特鲁克人,这可是比暗夜精灵还罕见的角色呢。

毫无疑问,这名女性自然是一位暗夜精灵的牧师,比暗夜精灵衣着更为深沉的黑色长袍上赫然绣有全然盛开的白色蔷薇。即便手里没有法杖,也不会有人白痴到不知道特鲁克人是天生的法师与牧师。

黑袍女牧师态度坚决的推辞了商队想要高额的收购的要求。

“路奇是头魔龙,并不适合人类驾御,你们还是放弃这个念头吧。”

“可是……我们非常需要这头魔龙,要度过冰冻苔原,只有依靠体格强壮的龙兽保护,那些冰之魔兽才不会打我们商队的主意。”负责交涉的齐亚虽然不敢看对方黑色的眼眸,但还是想尽可能的争取购买魔龙。

“那与我们无关吧,既然要穿行于冰雪之地,就要有遇上危险的觉悟。”冷淡的回绝、漠视商人们渴求的目光,女牧师轻轻拍拍黑色的魔龙,它立刻温顺的曲下身体,好让她能顺利攀爬上安置在自己背上的坐椅。

眼看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到阿达兹村,莫亚知道不能再继续待下去。

说不准会有普拉利斯城的难民逃亡到这来,一旦有人认出她,这对要寻找魔族的藏身地会变得十分不利。

再说,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去修养,还得马上赶往下一个城镇呢。

“我们赶去下一个村子吧,听说那是这附近最大的城镇,或许能打听到我们需要的线索。”与西斯塔尔和解后,莫亚打算立刻实行她原先的计划。

龙族盟约十分重要,绝不能放任魔族将它送回魔岛。

“你的伤……”

“没事的,我们没有多余的时间浪费在这里。西斯塔尔,我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你该知道寻找龙族盟约的重要性。”知道他担心自己的伤,莫亚表示已经好了很多。

那一箭本刺的就不深,因为有所防备,所以没有伤到要害。而去在“女神的慈爱”治疗下,伤口大部分已经愈合,只要没有激烈的运动就没事。

“好吧。”

知道她是个倔强的人,即便自己不同意,她也会执意出发。拉住莫亚的手,西斯塔尔带着她轻松地跃上路奇的背部。

“上路了,路奇。”

轻轻一抖缰绳,魔龙发出一声震耳的嘶吼声,在众人默默的注视下大步离去。

“塞南老爷,这下怎么办?”齐亚看着已经回过神来的商队首领,等待他拿主意。

“我们跟上去。”

塞南连忙给其他人下达命令。

只要跟着他们,这一路上该不会有什么意外了。

至少,在到达亚鲁镇之前是这样的。

单独行动的暗夜精灵战士和特鲁克牧师,这种组合要不是刚出来游历的新手,就是绝对强悍组合。

根据他的推断,后者的可能信居多。

曾到过东大陆经商的塞南虽然对暗夜精灵了解不深,但也知道一些常识。

普通的暗夜精灵绝对没有资格在身上配饰位置那么显眼的白蔷薇,尤其是外族人能获得这样资格的可能性更是稀少。至于男精灵一看就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2 2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