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黑暗学徒-第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他诊视后连连摇头。

“肋骨断了六根,左小腿和左肩脱臼,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复元。埃鲁森,对方不是亡魂大法师,从拉尔夫的伤势来看倒像是个骑士,而且……”

“什么,神圣斗气?!”听到兰托娅小声的耳语,埃鲁森大惑不解。光明圣教的高阶骑士为何会在这种地方,而且还偷袭?

发现对方不是他们惧怕的巫师佩迪内,疾风佣兵团的佣兵立刻有了群殴的打算,就在他们将侵入者团团围住的时候,通道里又落下十来个黑呼呼的几个物体。

“剑……剑蛛?!”眼尖的一个佣兵认出了那些刚落下的物体赫然是巨毒剑蛛,而且是最具攻击性的雌蛛。

仿佛嫌如今的场面还不够混乱,亡魂大法师也来掺一脚。

靠北面的墙角下裂开一个三直径卡林通道,今晚是满月,巫师开启了每月只能启动一次的迷宫大门。

“嗖!!”

险险地躲过追捕者明显带有怒意的寒冰利剑,莫亚就地打滚翻入刚出现的通道里,临走还扔了个“油腻术”黏在通道的石阶梯上。

“这个该死的女人……”

差点因为油腻术而滑倒,西斯塔尔·文因瞪着女囚犯消失的漆黑通道,本是紫色的眸子逐渐泛起赤红的光点。

卷三 追踪 第二章 被狩猎的猎人

在古老的地下城市遗迹中,两道一前一后相互追逐的残影在快速移动着。

西斯塔尔有如一头疯狂的野兽,手中利剑扫平路上的一切阻碍他前进的物体。

此刻,他已经完全忘记自己曾答应过毕尔菲特要将莫亚·法西活捉回白蔷薇。

被成功偷袭的愤怒和耻辱迫使西斯塔尔一定要杀死敌人才肯罢休。

而跑在他前面的莫亚则是苦不堪言。

第一次暗算成功并顺利逃脱后;她在躲进由保护古代遗迹的地下迷宫;这里到处都是残破的古代建筑和大小不依的岩石堆;是极理想的藏身之所;也是最佳的偷袭场地。

法师的体力和速度本就不及以耐力见长的战士,西斯塔尔的一路紧追,他们的距离由最初的三百卡林迅速缩短到七十卡林。

每次回头;看着身后之人飞速前进;体力逐渐不支的莫亚总想加快速度;可她已经没有多少力气再进行这类高速度奔跑。

和战士不同;本身就以体弱著称的法师即使使用了增加速度的魔法;却因为本身体力耐力有限;不可能达到战士的水准。

当体力逐渐见底后;法师也会恢复原本的速度。

照这样下去;不用不了多久,自己就会变为一具冰冷的尸体,圣骑士的本领她在不久前已经彻底领会到了。

找了处偏僻的角落;莫亚暗暗凝聚魔力;打算用她最拿手的远程法术攻击。

小心翼翼、放轻呼吸、隐藏身形,但就如此谨慎;仍被警觉的追捕者发现了。

躲在突起的岩石后,莫亚原是打算故计重施,这次没有旁人,她可以完全放心的使用贱招,一心要把追捕者葬送在迷宫里。

尾随而来的教会骑士以人类难以达到的速度穿梭在满是岩石的废墟中,没有任何照明的迷宫似乎一点也不影响他前进。

夜视眼?

就在莫亚还纳闷对方有夜视眼的时候,先前与西斯塔尔一同从通道来到监牢大厅的剑蛛也赶了上来,它们嘶叫着,将独自一人的西斯塔尔团团围住。

“又是你们这些坏我好事的下级动物。”

只见黑暗中忽然闪过一道剑光,剑蛛们高举如剑一样锋利的双镰顿时无力地垂落,十四颗带有腹眼的脑袋齐齐被切下,“咕噜咕噜”滚了一地,在剑蛛腥臭的鲜血喷涌而出的刹那,一双赤红的眼眸也搜索到莫亚的藏身之所。

刚机警的举起巨人之盾,带有鲜血的剑锋带着起一道银色剑芒从莫亚右肋穿过。

“想杀我,没那么容易!!”

危急之中,莫亚捏碎了那个本应该在路奇被地龙攻击时就该使用的保命符。

大范围的十阶法术“冰枪射击”,以每卡林20颗的威力砸落,惊慌逃命的莫亚给自己施加了提速法术后,头也不回的跑开了。

可惜的是,因为事出突然,莫亚忘了给她的敌人施放“迟缓”或“石化”法术,以至于属于原地攻击的“冰枪射击”只有少数几枚击中西斯塔尔。

靠着自身敏捷的移动力,圣骑士躲过了七阶魔法的无差别攻击。

看着已被魔法打凹的胸甲,暴怒的西斯塔尔不顾已受重伤的左臂,继续追击已跑远的女逃犯,誓要将她挫骨扬灰。

惊觉背后的敌人越追越近,莫亚强制自己冷静,大脑飞快地寻找可以自救的办法。

当回头看到追捕者“呼”地越过足有半人高的石块,在高低不平的乱石堆里如履平地,一向足智多谋的她也想到了对应之策。

掏出最后一个卷轴,莫亚在途经一块两人高的巨石时猛闪地身其后。

“石化……。”

手里暗暗使劲,她做出一个大胆的赌博。

赶到莫亚躲避的岩石后面,西斯塔尔难以置信那小个子女人就这么消失无踪。

他明明亲眼见她躲到岩石背后,原以为是要偷袭自己,可她却如同蒸发在空气里一样,四周也没有发现有任何生命迹象。

迁怒的把岩石劈为两半,西斯塔尔带伤向前走去,不远处的石壁有一个极为隐蔽的小洞穴,极适合躲藏。

那女人一定是使用了“瞬发”或“短距离传送”,周围都是无法躲藏的开阔地,她唯一的选择就只有这个洞窟。

西斯塔尔压住伤势缓缓靠近,手里的长剑已经准备随时饱饮敌人鲜血。

呼……差点完蛋。

西斯塔尔刚一离开,那块被他切成两半的岩石一侧,半人高的碎石慢慢恢复为人形,蹲在地上的莫亚抹去额上冷汗,庆幸自己刚幸运的躲过一劫。

原来,知道自己体力差,速度绝对比不过教会骑士。莫亚就决定铤而走险。

她事先启动卷轴“变形术”,然后再对自己施加“石化术”,成功的伪装为一块岩石,骗过了最后赶到的西斯塔尔。

拿出魔法地图,正要研究接下来往哪个方向逃跑时,她突然看到地图上有十个代表生命的红点,就在西斯塔尔所前进的方向。

“嘭!”

一个巨型火球从洞穴里飞出,击中了没来得及闪躲的西斯塔尔,被打中的瞬间,四方突然多出了八柄闪着寒芒的弯刀,无一不对准着他的要害砍下。

突如其来的攻击,不止西斯塔尔不知道偷袭自己的人是谁;就连呆在后方的莫亚也没能看清。

真没想到除了自己以外;还有人也使用了同样的手法隐藏;而且袭击对象是那个一直追踪她的家伙?

以背部的铠甲为盾;西斯塔尔躲过刺想自己要害的武器,以剑驻地稳住身形后;他才看清楚偷袭者的首领。

“是你!!”

八名战士一击不中立刻退回主人身边;等待再次发起攻击的命令。

没想到吧;我竟然知道你的行踪;无论如何今天我们两个只能有一个活着离开。偷袭者以绝对自信的口吻回答。

卷三 追踪 第三章 联手

“这个机会我已经等了整整二十年,亲爱的弟弟。”

暗夜精灵阿斯瑞尔优雅的从洞穴里钻出,击中西斯塔尔的火球,正是由他手里镶嵌红宝石的法杖发出。

果然是这样没错,跟先前猜想的一样,那个追踪我的家伙是暗夜精灵。

躲在一旁偷听的莫亚肯定了自己的猜测,早在她第一次偷袭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不对劲。

明明是个散发着神圣斗气的骑士,怎么体内会有黑暗一族特有的魔力波动?

抱着这个疑问,莫亚才没有继续后面的攻击。

先不说二者信仰上的差别,一向痛恨黑暗一族的光明神殿断不可能接受一个黑暗精灵做神殿骑士。看他的身手绝非等闲,一定是有地位的高阶骑士,究竟是用什么方法混近光明教廷的?

有点好奇,虽然明知自己该乘这个难得的机会偷溜,但莫亚决定先看看情况再走。

照他们的样子来看,一定是内讧。

如果双方都两败倨伤的话,嘿……那就别怪她捡个现成的便宜啦。

*****************************

暗夜精灵,黑夜的游荡者,挥舞死神之镰的战士。不死不休的作风让每一个敌人胆寒,一个被暗夜精灵定为目标的普通人,通常已可以称为死人。

同其他暗夜精灵一样,阿斯瑞尔是个狂热的“遵从者”(遵从所信仰主神所司之能与教义)。残忍、血腥、卑鄙、好斗,所有的黑暗特质在他身上表露无疑,除了杀戮之外他也十分热衷对权位的追求。

阿斯瑞尔的家族“路德维西”在夜之都九大家族里排名第七。作为长子,有神官头衔的阿斯瑞尔一直被父亲视做左膀右臂,坐上族长之位也是指日可待,他甚至幻想过路德维西在自己的带领下成为夜之都的第一家族。

但随着第四个异母弟弟出现,阿斯瑞尔感觉到,自己原本不可代替的地位,也遭到了动摇。

父亲不再称赞、家族成员不再巴结、就连眷养的死士和奴隶都一致认为,那个返祖的暗夜精灵才是最合适的继承人选。

几次对抗其他家族的战役获得胜利后、已经成功混入光明圣教后的西斯塔尔完全取代了阿斯瑞尔的第一继承人地位。

虽心有不甘,但他知道,仅凭自己绝对无法战胜被誉为族内第一战士的西斯塔尔。阿斯瑞尔静静的等待最适合的时机,精灵千不不朽的寿命足够他等到弟弟出现足以致命的失误。

赞美夜影之神!

当阿斯瑞尔从酒馆里打听到圣骑士独自进入幽暗地域追捕越狱的死囚时,他知道机会来了,他忍辱负重等待了二十年的最佳机会终于到了。

独自在幽暗地域里活动,即便是生活在这个区域里的暗夜精灵也不会做这种与自杀无异的蠢事。谁知道黑暗的角落里,背后会不会突然多出一把刺进心脏的匕首。

生性残暴的暗夜精灵对待同族也绝不比手软,对于他们来说;同类高等生命体才是最主要的竞争对手。

当被魔法所伤、失去理智的西斯塔尔进入事先设好的埋伏后,阿斯瑞尔和他眷养的八名奴隶猝促然出手,这才重创素以机智强悍著称西斯塔尔。

眼看平日自大傲慢的弟弟中伏,阿斯瑞尔极力掩饰内心的狂喜;挥手示意手下将他团团围住的。

*************************

到底该先扯那一边的后腿呢?躲在一旁观望的莫亚左右为难。

按说已经受伤的教会骑士是首选目标。

他的数度追杀,差点送掉自己好不容易从格里格逃出的小命,但是另一方的暗夜精灵数量太多;自己一个人又无法对付……

虽然有“巨人之盾”和“噬血匕首”这样的宝物,但她的职业是法师,在近身攻击上本完全不能和战士相比,何况是最精通近身搏杀的暗夜精灵。

九个对一个,暗夜精灵之间的相互撕杀以一个人类法师想参上一脚,莫亚知道自己是有些不自量力。

近战?

除了早些年当学徒时候有点冒险经验,身为法师的莫亚几乎是没有近战经验,倒是偷袭经验可比一流刺客。诸如此类的攻击一发不中;随之而来的,就是死亡。

因此,没有九成把握,她绝不轻易涉险。

思前想后,莫亚决定把魔法地图拿出来,好好研究一下进攻策略。

早在使用最后一个魔法卷轴前,她就用“记忆”法术记下了附近的地理位置,利用地形给予对手远程伤害是她的一惯作风。

“嗖!!”

千均一刻!!

刚把地图翻开就发现自己的坐标处竟有一个表示敌人的红点,莫亚就地一滚,躲开了本可斩段她头颅的无声一剑。

虽然避开颈部要害,但偷袭者锋利的剑刃仍擦肩而过,在莫亚的背部留下了一个不小的口子。

从伤口处引发的阵阵麻痛让精通偷袭的莫亚明白,她中毒了!

而且,剑上附着的魔法也一同开始发挥效果。

如同摆放了一星期的烂肉,伤口处传出了腐臭的味道。

腐烂术……亡灵法师?!

又惊又怒,莫亚后退一大步。她瞪视着偷袭自己的家伙,却没有在她身上发现属于亡灵法师的气息。

来人身材妖娆、丰满艳丽,手持一柄反射着绿芒的细剑,从美丽的面孔上就能看出她的身份,暗夜精灵——黑暗中的杀手。

难怪刚才总觉得怪怪的;原来是少了一个;发现自己躲在远处观望;就悄悄摸过来。

既然不是亡灵法师,那就是她的剑刃上加持了永久性的魔法伤害,凡是被该武器伤害的生物,必会遭到魔法侵蚀。

三级的“腐烂术”虽不是什么厉害的法术,但却有永久持续性伤害的特质,要是没有相对属性克制的法术解开毒素,伤口不断扩大的同时,毒素也一同在受袭者体内扩散,最终使人中毒腐烂至死。

情况不妙啊……

知道不远处的暗夜精灵已发现自己,莫亚知道她再度到了生死一线的紧要关头。

今天被偷袭了两次,虽然都险险逃过,但却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依现在的身体状况,绝对撑不了太久的时间。

特别是这次的“腐烂术”,放任不管的话,不出十穆尔的时间,不用偷袭者再补上一剑,她就会中毒而死。

权衡利弊之后,莫亚决定对同样陷入困境的西斯塔尔施以援手,十对二或许还会有一线生机;就不知那个曾追杀自己的暗夜精灵否会答应。

听说暗夜精灵族在对外时一致团结,即使是内部斗争再怎么厉害,也会以对抗外族为先;她现在的情况是否可以算是同一阵线?

“梅蒂,快把那个矮子干掉!!”

阿斯瑞尔对偷袭莫亚的女黑暗精灵喊道,他担心只凭八个奴隶(家族争斗中被俘虏或投降的平民,没有自主权,被家族贵族当作死士使用)绝不可能胜过西斯塔尔。

虽然万分厌恶,但阿斯瑞尔十分清楚弟弟的战斗能力,就连夜之都第一家族的武技长都曾称赞他“武艺卓绝”,如果没沼泽骑士梅蒂帮忙,身为神官的他绝对会是第一个被干掉的角色。

“别慌嘛,阿斯瑞尔,让我再多和这个人类小鬼玩玩,看看她到底有什么能耐让我们夜之都年轻一代的第一勇者受伤?”女暗夜精灵迈着优雅的步伐,一步步逼近已经被腐烂术折磨得冷汗直流的莫亚,试想该如何玩弄她的对手。

“呼……”

侧过身,定定的注视相隔二十卡林的教会骑士;莫亚决定再赌一把。

“嗨,你看哪呢?!”

不满人类小鬼竟背对自己,梅蒂愤怒地挥起手中武器,一道暗绿的剑芒带着剑风扫向莫亚。

“油腻术!”

把油腻术覆盖在自己周身的地面上,莫亚利用梅蒂乘稳定身体平衡的短暂时间;开始准备着下一个法术。

任何法师施法前都有一个准备的时间,无论多么强大的法师也不例外。

使用由诸神处借来的力量必须与所属及信仰的主神进行思想上的沟通,即所谓的灵识。当智力、专注、神恩(牧师的信仰度)越高,法术咏唱所需时间也会相应的缩短,而法师也能发动其最大限度的先攻。

身为神眷一族,即使血统已经淡薄与凡人无异,但传自远古血脉的恩泽;使得特鲁克人拥有高于普通人的神恩。他们是天生的操法者,施展法术不仅比常人快了数倍,其直属主神的神术甚至可以达到“瞬发”的境界。

以莫亚目前的实力,她最多虽然只能发出四级法术,而且失败率在30%以上,不过她比别人多了一个优势;二级以下法术几乎都能达到瞬发,而且一级法术的成功率高达95%,这样就为她节省了更多的时间去暗算、偷袭对手,许多比莫亚强大的人物就是输这一点上,以至于丢掉性命。

“庇护!”

启动准备了许久的防护性神术,正对莫亚攻击的梅蒂发现对方身上出现一道魔法光环,让她无法再靠近一步。

特殊的防护性法术;能将施法者处于一个绝对防御的状态。

远处的西斯塔尔同八名暗夜精灵奴隶的战斗正酣,完全无法顾及这边的情况,但是战圈外的阿斯瑞尔不时从旁偷袭,却没有去帮助梅蒂对付莫亚。

在他看来;身为沼泽骑士的梅蒂一人就能解决那个人类女孩。

错误的判断使暗阿斯瑞尔和梅蒂都错失了最佳的胜利时机,也让他们的命运走向了另一条完全不同的分岔。

“头脑倒满聪明的,小鬼。我记得庇护每天的使用次数只限一次吧,而且这种绝对防御的法术也是有时限的。等时效一过,你的小命也就完了。”

无法攻击被“庇护”法术保护的莫亚,梅蒂开始发动口头攻势。

作为最顶尖的刺客,暗夜精灵擅长的不只有迅猛的近身攻击,专家级的“欺诈”与“唬骗”也是身他们重要的必备技能。

谎言往往比直接攻击更有效,使用语言欺诈敌人并配合快速的武技攻击,类人型生物很少能躲避这种卑鄙却有最有效的进攻方式。

“把防御法术先撤了,我保证绝对不会伤害你。我们的目标只是西斯塔尔,没有必要再节外生枝。如何,你不认为这是个不错的建议吗?如果我要杀你的话还不是易如反掌,在西斯塔尔中伏之前可就可以下手,何必等到现在。我只是好奇,你……”

梅蒂不停的诱导莫亚,坚信这个已经受伤的人类绝对会上当,即使她坚决不关闭“庇护”法术所形成的防护网,只要等法术的时效一过,她也绝对难逃一死。

在滔滔不绝的说了一大堆话之后,梅蒂发现对方只是用定定的注视自己,不为所动。凝神一看才发现她的嘴唇不停开豁着,能在黑暗中看清任何活动的夜视眼惊觉到莫亚身边迅速高涨的魔力元素。

“阿斯瑞尔,小心!!”

可惜,女暗夜精灵的提示仍是晚了一步。

阿斯瑞尔一直同暗夜精灵奴隶缠斗的西斯塔尔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先前施放的迟缓已经对受伤不轻的西斯塔尔造成一定的影响。接下来他打算用一个大范围的追踪性攻击魔法结束这次围猎。而那几个正与西斯塔尔对战的奴隶他并不在意,像这样的奴隶家族里多的是,只要能干掉西斯塔尔,牺牲几个根本算不上什么,反正到最后为了保密还是要杀掉,不如把他们的命用在最合适的地方。

阿斯瑞尔冷笑着结束好不容易完成的法术准备,多年的愿望就要实现,路德维西家族下任族长的宝座依然属于他。

就在兴奋地发起攻击时,突闻梅蒂大喝小心,惊诧之下这才发觉舌头一麻,本该杀死西斯塔尔的咒语一个词也无法念出。

禁言!

所有奥术中与“次元门”、“庇护”并称三大神术,也是唯一的攻击性法术。能使被施法对象在一定时间内无法发言,这对于以念咒语的法师来说,意味着丧失战斗力,特别是不会使用“默咒”的法师更无异于致命一击。

默咒?!没有想到一个外表十来岁的人类少女竟然会施展被誉为“高级神术”的默咒。而且还以默咒的方式施展了三大神术之一的禁言。

没有时间多做考虑,梅蒂抛下莫亚直奔前方的战场,没有语言能力的阿斯瑞尔已经成为西斯塔尔的攻击目标。

奋力接下劈向阿斯瑞尔脖项的一剑,梅蒂代替无发出声的路德维西家长子指挥八名暗夜精灵奴隶继续战斗。

“纳卡林家的次女……你不怕父亲惩罚吗,阿斯瑞尔?和敌人联手对付亲族兄弟?”终于有机会正视与兄长同来的梅蒂,西斯塔尔也回想起她的身份——第九家族的女骑士。

在以前对付兽人的战斗时曾见过面,印象中是个强大的女性战士,没想到阿斯瑞尔为了对付他竟然连最近几年一直处于敌对状态的家族骑士也牵扯进来。

无法开口说话的阿斯瑞尔把红宝石权杖插在腰间,拔出了每个暗夜精灵都会随身携带的匕首,但他也只敢躲在后方虚张声势;富有野心却没有亲自上阵的勇气。

常年钻研魔法的躯体已经无法应付西斯塔尔精准而强劲的攻击,他决定让梅蒂来对付西斯塔尔。自己则去收拾那个坏了他大事的人类女孩。

即便不是弟弟的对手,但对付一个人类的话,也是绰绰有余的。

明知禁言时期对于法师是最危险的;于是自信满满的阿斯瑞尔完全忘记,对方可是连他弟弟都感到棘手的狡猾囚犯。

转身看向远在二十卡林(米)外的人类女性,阿斯瑞尔惊喜的发现她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

一定是腐烂术发作了。

没有多想的阿斯瑞尔独自脱队,一个人朝倒在地上的莫亚走去。

“阿斯瑞尔!!”

看到西斯塔尔嘴角泛起古怪的笑容,梅蒂顿时产生了不好的预感。正打算提醒一下阿斯瑞尔小心那名狡猾的人类,却被西斯塔尔挥舞的长剑阻碍。为了自保;她不得不左右移动,来躲避密集的剑技攻击。

才走到半途的阿斯瑞尔突然停下脚步。

怔怔的望着刺入胸口的匕首,还没来得及作出任何反应,突然出现在阿斯瑞尔身侧的莫亚一瞬就夺去了暗夜精灵神官的生命。

手里握着刚得到的战利品——原本属于阿斯瑞尔的红宝石权杖,莫亚缓缓逼近还在继续争斗的几名暗夜精;“各位,我们是不是可以停止这场已经毫无意义的战斗?”

兴奋的检查出红宝石权杖里还储存一个“地狱火”和三个“连珠火球”,魔力已经见底的莫亚知道自己再一次掌握了战斗的主动权。

果然如她所料,发现阿斯瑞尔倒下的暗夜精灵纷纷停手。

当拥有优先控制权的长子阿斯瑞尔一死,控制路德维西家族奴隶的的权利,也就随之转移给作为四子的西斯塔尔,奴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2 2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