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黑暗学徒-第5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居然反被她摆了一道!!

虽然受了伤,但女祭司嘴角难以掩饰的笑意立刻让佣兵王意识他上当了。

她故意的,她早知道我会下杀手。

所以故意装出毫无防备的样子,引诱我下杀手。

原本是想乘乱偷袭,可没想到女祭司不断没有死,还将他的行为公之于众,原本就不光彩的行径经她这么一说,更变得没有立场。

反正偷袭已经失败了,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她活着离开。在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之前,一定要把这个心头大患除去。

“陛下……”曼达斯将军凑到国王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他们已经到了?很好,发起冲锋,配合赶到的大军,一口气将这些死物消灭!!”拉瑟尔振臂高呼,率领着他的狼骑兵冲向亡灵的中枢人物——巫妖王。

只要干掉操纵亡灵的巫妖,这支数量庞大的军队就会迅速瓦解。根本不需要什么暗夜祭司的神器相助,他也能凭借着精锐骑兵击退亡灵的袭击,更何况,宁格尔的后援部队已经赶到,这场战争胜利的天平已经偏向他。

现在,只要把这个讨厌的女人杀了即可。就算有武技超群的前圣骑士作为保镖,凭借着数量上的优势,要把已经受伤的女祭司干掉并不困难。

“给我上,我国的援军已经赶到,无需再害怕这些亡灵,谁要是能杀了那个女祭司,我就破格提升,无论平民还是贵族一律连升三级!!”

在国王与官爵的怂恿下,宁格尔的士兵纷纷涌向矗立在白骨之中的黑色魔龙。而在亡灵的大后方,传来了惊天动地的马蹄声,一股数量庞大的军队正在迅速接近。

“哼……这就是你的筹码吧,国王陛下。你以为有了他们的帮忙,有可以胜过巫妖和黑魔导师?天真的人是你啊……长久以来生活在缺少魔法的冰晶大陆,你果真不知道魔法……究竟能产生怎样的威力。”注视驾着红色地龙冲到跟前的佣兵王,莫亚不由冷笑出声。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打算吗?心高气傲的国王陛下。

要进攻拥有神器的城市不可能就只带三万人,亡灵北上,对于一心想要侵占邻近国家的你,无疑是最好的时机。

以消灭亡灵为由,连同该国的皇室成员都一并抹杀……外表看似迷糊实则老奸巨滑的拉瑟尔,尽管你已经表现出一副争勇好斗白痴模样,可仍难免在一些细节的地方露出破绽。

知道你最大的失败在哪吗?

你最不该表现出你有杀我之心。

要对付亡灵,必须借助我持有的神器。然而身为一国之主,你居然不顾大局,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这不就说明你已经有足够的筹码,赢得对亡灵一战的胜利,没有我这个助力也无所谓了么。

呵……三十年的牢狱之灾带给我的,可不只有怨恨。

“开启通向远方的道路,时之门,以最快的速度此地。”

抬起左手,画出传送之门的符文,莫亚要以她在进城之前就已经设置好的传送门离开战场。

魔龙脚下的雪地因符文的完成而发出微微的光亮,短距离传送魔法让路奇连同它身上的两人,一点一点地从人们的视野里消失。

“啊呀,作为临别的礼物,我告诉国王陛下一个十分有用的消息。就算对亡灵战争结束了,也千万别再对光明教会出手哦,龙族盟约已经被黑魔导师偷走了,你即便是以大军威胁,他们也交不出这最后的神器。”

莫亚临行前的话让拉瑟尔的脸色更加灰败,他死死的盯住已经模糊的身影,止不住低骂。

“哈哈……能在离开之前看到国王陛下愤怒的表情,真是我在普拉利斯的最大收获。”仿佛嫌刺激得还不够,莫亚又抛下足以让佣兵王气爆血管的话语。

“你继续忙吧,我出发得去找魔族索要龙族盟约了,黑魔导师把它当做获得自由的交换条件,害得我不得不以这种懦弱的模样脱离战场。不过,还是得感谢国王陛下,你的偷袭给了我最好的理由,起先我还为了怎么摆脱这个无聊的协议烦恼,用被你射一箭换取的情报果然有价值呢。”

“暗夜大祭司!!!!”

拉瑟尔终于明白,自己至始至终都被这个女人给算计了。

他自认聪明,满以为这次来普拉利斯不但可以一举夺取一个战略要地,将光明教会最后的神器弄到手,顺便再把对自己极有威胁的暗夜精灵的大祭司除去。

没想到,对方不但早已猜到他的心思,还设下一个大大的圈套等着猎物,不知道已经被看穿的他还乖乖往里跳。

“不要做出一副生离死别的样子嘛,我们以后还会见面的。当然,前提是我族内那些傲慢过头的老顽固,在得知了陛下的行为之后还没采取行动之前。”

尽管暗夜大祭司已经消失在战场上,但她留下的话却让拉瑟尔气得全身颤抖。

“陛下!!”

曼达斯将军挺身挡住一把刺向国王的利刃,颇为担忧地看着自己的君王。

“我绝对……绝对不会原谅你……莫亚·法西·特鲁特……你这个把我玩弄在鼓掌之间的可恶女人……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一定要杀了你。”无比的愤怒,让佣兵王忘记了自己正身处在乱军之中。若不是属下几次替他挡下亡灵的攻击,只怕他早已命丧在已经输掉一半的战场上。

卷十二 风雪 第二十二章 血夜·亡灵的反攻

失算……

看着逐渐消失在地面的传送法阵,撒玛既松了气,又感到有些遗憾。

没想到,西斯塔尔·;文因已经堕落为暗夜精灵,还成为了原本该是敌人的暗夜祭司的守护骑士。

这么说来,他身上的那件神器绝对不是“光之权柄”。

一个已经堕落的光明教徒是绝对无法成为唯一能使用“光之权柄”的神使,就算他曾是被寄予厚望的圣骑士也一样。

唯一的可能就只有……女神的慈爱!!

这件神器早在八百年之前就遗失在翡翠谷,该是从位于大沼泽的诅咒神殿里找到的吧。

而且……这个暗夜女祭司还是有些本事的。不但让光明教会侧重培养的圣骑士堕落,还得到了光明教会数百年来一直想夺回神器“女神的慈爱”。

既然连“女神的慈爱”都找到了,那件由“月神首饰”变化而来的“诅咒的权柄”自然也该一并到手了吧。

难怪光明教会为了对抗亡灵,愿意同他们最仇视黑暗一族的结盟。

持有两件神器的大祭司,就算是光明法皇亲至,也不敢大意。

尤其是,这两件神器组合后的威力……

夜神哈斯的“受难指环”加上月神加西亚的“诅咒的权柄”。从古代遗留的资料里曾提及,是所有的黑暗系神器中,唯一能与死神之器抗衡神器。

莫亚·;法西,纯血统的黑暗特鲁特人。

才一年的时间,就由默默无名之辈迅速爬到大祭司的职位。不出几年,必会成为领导暗夜精灵的中枢角色。若有机会的话,一定要想办法把她除掉,现在虽然还只是一个三阶战争祭司,但若继续放任她成长的话,总有一天,会成长为对死亡之领构成的威胁。

不过……麻烦的是,这个女祭司居然有一张和冥战将军罗兰极为相似的面孔。难道说……她们之间有血缘关系?

还是,仅只是容貌上的神似?

撒玛在和莫亚谈话时,选择了极为客气的语法,这多半都是因为忌惮她那张与另一个人几乎一模一样的脸。

作为冥狱君主中最古老的死灵之王的誓约骑士,罗兰的战力绝非普通亡灵可以比拟,仅是死亡骑士团长这一个头衔,就已经让撒玛忌讳。

在死亡之领召唤失败后,巫妖王彻底失去了这位传说中最强亡灵骑士的下落。最初看到暗夜大祭司时,他也曾以为站在自己面前的是那位冥战将军。

既然,暗夜大祭司愿意脱离战场,无论她是抱有何种目的,巫师妖王都不会阻拦。

至少,不用把好不容易召唤来的高阶亡灵耗费在对付这种毫无意义的战斗上。不论使用者的能力是强是弱,神器终归是神器,即便撒玛对自己一方的实力有有足够的自信,但他也知道,要对抗神器就必须付出相应的损失。

兽人在白蔷薇遭到挫败的传闻,死亡之领也有所耳闻。撒玛不想把他好不容易召唤出的高阶亡灵,用来测量暗夜大祭司所持有神器的威力。

虽然无法获得龙族盟约,对于此次深入冰晶大陆的内陆进攻难免有些遗憾。但,至少摧毁普拉利斯城已经让光明教会丢尽面子——教会的第二大神殿被亡灵破坏。

就只有这一条,也让巫妖王满意了。

思前想后,撒玛也不计较暗夜大祭司临走时有些狂妄的言语。他现在更注重一举击破普拉利斯的防御,去践踏那些活的“生”之界的生灵。

“没有光明教会的助力,就凭你们也想抵挡死亡大军前进的脚步?”巫妖王丝毫也没有将佣兵王的支援部队放在眼里,这些人类竟然以为单依靠数量众多的军队就可以战胜亡灵?

天真而愚蠢!!

失去了暗夜大祭司这个主要战力,人类以为他们还有胜利的契机吗?

更何况,唯一让他忌惮的“龙族盟约”已不在弥拉忒,这样就更不又忌惮光明教会了。

“立刻准备召唤仪式,打通连接冥狱大门的通道。我让绝望和死亡的气息,遍布这座光明教会引以为傲的要塞之城。”

在撒玛的命令下,巫妖们围成一个圈,不停颂吟着连接扭曲空间的咒语。

一层又一层的骷髅士兵像盾牌似的挡在巫妖身前,没有远距离攻击的弩石车和魔法,眼看着进在咫尺的巫妖,佣兵王也只无可奈何。

“佣兵王究竟在干什么?!难道他不知道这场战斗不能缺少暗夜祭司的神器吗?”在普拉利斯城墙上观战的迦南只看到莫亚从空中坠下,随后就从战场上消失。

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被佣兵王暗算,然后用短距离传送魔法离开了。

那个白痴国王难道不知道,暗夜祭司早就看出他有偷袭的想法,又怎么可能没有想好对策呢。

明明已经说过,不要在光明教会援军到来之前采取行动,他为什么就这样心急?

莫非,他以为依仗着那些赶到的后援部队,就能取得胜利?

不错,他的援军数量是不小,但若是巫妖召唤出高阶亡灵,这些军队可是不够看的。

四十年前的那场亡灵之战,光明教会以现今宁格尔士兵三倍的数量,最后仍是以惨胜收场。不都是因为巫妖召唤出被封禁在冥狱深处的高阶亡灵,强悍如火龙之王拉德利,不也在死亡骑士的围攻下被拖入暗无天日的冥狱。

现在亡灵都还没有祭出杀手锏,有什么好沾沾自喜的。

暗夜女祭司是容易对付的角色吗?

也不知道他费了多大的精力才说服暗夜祭司加入临战同盟,现在被一箭射走,暗夜精灵必定会施展报复。倘若他们以此为借口重返地面,圣都的元老院怎会容忍犯下如此无法弥补的错误。

拉瑟尔有国王的身份,可他没有啊。

要是元老元追究起责任,他也免不了要被处罚。

就在迦南不断埋怨佣兵忘的时候,亡灵也完成了繁杂的咒语,堕落骑士押解着从途径的村庄中抓来的少女,将她们带到进行巫妖祈祷的圈内。

和死亡之领举行的那次召唤一样,鲜血开启了通往冥狱的大门,已经同巫妖签定了契约的高阶亡灵首先跨出通道,紧随其后的,就是其他渴望回到地上界的亡灵。

面对突然出现的亡灵支援部队,拉瑟尔还真是慌了手脚。他没有参加过四十年前的那场亡灵之战,就是上代宁格尔国王,也没有参加那次战役。

环顾整个战场,巨大的骨龙口中吐出黑色的死亡之气,在瞬间就能把强壮的士兵诅咒至死。而全身穿着漆黑铠甲、骑着梦魇的死亡骑士单体攻击力虽不如骨龙,但他们却有着如铜墙铁壁般的肉体,在身体完全毁坏之前,绝不会停止屠杀任何带有生命的活物。

更为可怕的是,在巫妖布置的死亡领域内,一旦有人类士兵死去,亡灵魔法立刻就会将这些已经散失灵魂的尸体加入到对抗人类的队伍中。

人类士兵的绝望,也随着亡灵数量一同增加。

上一刻还并肩作战的战友,下一刻就成为杀死你的敌人。

没有什么比这更能摧毁一个人的意尽?

巫妖在完成了召唤和领域法术之后,也参加到对抗人类的战斗中。

绝望、死亡、衰弱、等等黑暗法术一步步削减着人类的士兵的身体和精神防线。

不出两个时辰,战况就已经呈现一边倒的局面。

当一直保持沉默的黑暗魔导师开始施展他的黑暗魔法后,拉瑟尔才真正体会到暗夜女祭司离开之前,所说的那段话的含义。

雷电、火焰、暴风、地震。

元素魔法如同变戏法般,随着黑魔导师的咒语完结逐一出现。

无论以带有何种魔法的箭矢射击,也无法突破黑魔导师身体外看不见的防壁,更别说是伤到他。

“该死的女人……”

至此,佣兵王更加了解到,他能射中暗夜大祭司并不是因为运气或者别的什么,完全是对方放水的缘故。

要是她不愿意,他又怎么能偷袭成功?

真是失算啊……

如果按照光明祭祀迦南所说,在光明教会的援军到来之际在下手就好了。

“可恶,我怎么能输给这些没有思想的死物……”

在两位将军的掩护下,拉瑟尔极不情愿地逃回普拉利斯,连同赶来支援的军队也随着国王一同后撤。

“都是这个白痴国王害的……”

火焰骑士团因为数量的锐减,已早一步撤回城内。看着同样损失不惨重的宁格尔军队,兰迪再一次埋怨起佣兵王的愚蠢行径。

“国王陛下,我不是一再说过,要等到光明教会的援军到来吗?”

站在接受治疗的国王面前,迦南祭祀也无可避免的大声责难,这让脸色本就难看的拉瑟尔更是濒临爆发的边缘。

“现在……该怎么办?”兰迪选择适当的时机开口。他最关心的,是普拉利斯在亡灵疯狂的攻击下还能坚持多久?

现在已经不适合继续在开阔地作战,只能无奈的退守回城,弥拉忒所派出的光明骑士已经所剩无几,只依靠现在的这些残兵,又怎么能对抗数量还在不断增加的亡灵?

卷十三 冰封神殿 第一章 争执(上)

距离普拉利斯城半天路程的阿达兹村,因为惧怕城主卡崔的报复,村子里的大部分人都在当天就收拾行装逃走了。剩下的十几户都是些老弱病残和不愿意离开的。

老猎户乔伊一家记挂着离家在外的儿子,也没有离开。

村民们在战战兢兢中度过了两个不眠之夜,无时不刻地担心卡崔城主会再派遣更多的佣兵来报复。

这两天,老乔伊和另两名年轻小伙卡洛、桑达守在村口放风。只要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会立刻通知村里人躲到后山的隐秘洞穴里。

可两天过去了,普拉利斯城却一直没有任何动静。

第三天早上,已经持续了一整个冬天风雪终于停了。因为气温的回升,卡洛和桑达也有聊天的精力。

两个年轻人都觉得卡崔城主或许会放过阿达兹村,只有老乔伊却不这么认为。就他个人认为,一定是普拉利斯城发生了什么事。不然,那个以凶暴出名的城主是绝不会放任违抗他的村子长达三天之久。

先前一队留宿村子的旅行商人就曾说过,亡灵正在北上,靠近沿海四国的商人和贵族大多都已经内迁。

对啊,或许是因为亡灵的缘故。

说不定是南方的齐达亚已经沦陷,它是最接近普拉利斯城的国家。

若是亡灵把这里作为突破口的话,普拉利斯城被袭击也就是情理中的事。

但……这有有可能吗?

普拉利斯号称“无法攻陷的要塞之城”,已经灭亡的魔法帝国集举国之力,都没能将这座城市攻陷,亡灵就算在数量上如何占有优势,也不可能做到。

其实老乔伊的胡乱猜测是正确的,来自东大陆的亡灵正在疯狂的攻击普拉利斯,城内已经混乱一片,哪还有时间顾及他们在个小村庄。

“咦?”

桑达无意朝小木屋外看了一眼,正好看到那条村子和外界联系的小道出现了一些异常。

已经被积雪覆盖了厚厚一层的地面突然发出白色的光芒,即便是在四周都一片雪白的环境中,仍能明显的看到那光亮。

“快看,那是什么?”

顺着桑达的手指,卡洛和老乔伊也看到这一奇怪的景象。

“该不会是……卡崔城主派来的佣兵吧?”比较胆小的卡洛马上往坏的方面想,把原本就紧张的桑达吓得直打哆嗦。

“别乱说!!”

感到这场景似曾相似,老乔伊拉开小木屋的大门,迎着风雪走了出去。

当光芒消失后,他果然看到了记忆中熟悉身影。

虽然对方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但在这个时刻老乔伊还是感到欣慰。

毕竟,有他们在的话,即使哈德罗佣兵团来了,也不用担心。

“原来是他们啊……”随后奔出小木屋的卡洛以及桑达看清了来人的容貌,都长长的松了口气。

这突然出现的并不是哈德罗佣兵团,而是两天前离开的暗夜精灵以及黑发的女法师。

“你好,又得在你家里打搅几日了。”和上次一样,暗夜精灵拿出了一颗宝石,老乔伊则照样把他们接回自己家里。

******************************************

“她……又伤了吗?”

看到暗夜精灵将脸色苍白的女法师放置到床铺上,瑟安娜不由出声问了一句。

这个女法师不是很厉害吗,她为什么怎么总是受伤呢?上次是眼睛,这次却是腹部中了一箭。

“糟糕啊,我们村子的治疗师已经迁到邻村去了。就是因为上次的那件事,所以……那个,要不要我马上去把他找来,很快的,不用一个时辰”

“我很好,这点小伤不用找治疗师。”一直闭着眼的女法师睁开双眼,面带微笑的谢绝了女主人的好意。

“哦……那……你好好休息吧。”知道有些法师也有疗伤的能力,瑟安娜也不好再多做停留。她已经明显感觉到男精灵身上传来的驱逐之意,如果再继续留在房间里的话,不知道他是不是会出声下逐客令。

“女神的慈爱的恢复效力果然绝佳,才两个时辰伤口就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感觉到伤口正在愈合,莫亚十分高兴。她拿出了在城里购买的地图,开始查找魔族在普拉利斯城附近的驻扎点。

因为靠近外海魔岛,有一部分魔族迁徙到北大陆,虽然宁格尔长久以来都极尽全力防止魔族侵入,但还是难免有小股势力侵入。

尤其近几十年,宁格尔大肆发展北方军事联盟,对魔族的追查也不再像以前那般严厉,很多魔族都偷偷潜伏进冰晶大陆,在靠近沿海的几个国家都能找到他们的踪迹,最近一两年在内陆国家也能看到魔族活动的轨迹。

虽然不知道黑魔导师是如何与魔族联系上的,但她坚信,龙族盟约一定已经落入普拉利斯城附近的魔族的手中。

最近不止是暗夜精灵和亡灵,连远在外海的魔族也开始蠢蠢欲动。

果然是以暗月为开端的黑暗之年,在此后百年的时间里,代表黑暗一系的星星会陆续停留在惑之轨道上,这段时间是黑暗一族最活跃的阶段,光明系神殿将之称之为“黑暗之季”。

难怪圣都的那些老家伙如此紧张,当年的大黑暗战就是在这个阶段爆发的。

千年为一轮,每当到黑暗之季的时间,黑暗一族都会同光明教会、人类世界展开争夺土地的战斗。

在这段期间,所有黑暗一族都会竭尽全力的扩张自己的实力,而一心想重返大陆的魔族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

为了夺取距自己最近的北方大陆,首先要除去的,自然是光明教会的最后一件神器。

真不知道是巧合呢,还是说……魔族也知道“龙族盟约”隐藏的秘密。

莫亚之所以会如此重视这件神器,主要是因为它并非只是光明一系能使用的能力。

和“女神的慈爱”不同,“龙族盟约”传自比诸神之战更为古老的大蛮荒时代,也不知道是哪一代龙皇留下的契约之物。只要持有此物,便可以召唤来附近的龙族作为守护者。

因为从大黑暗时期就一直由光明教会和人类持有,史籍上也因为缺少诸神之战前的资料,莫亚也无从得知“龙族盟约”是否曾属于过黑暗一族。

但如果在诅咒神殿里看的古籍属实的话,即便无法召唤其属于光明阵营的古龙,那至少属于黑暗一系的古龙是可以召唤的。

东大陆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黑暗一系的生物。

就算不去龙岛,也能在东大陆上找出几条黑龙吧。若是能加以利用,要在三年内守住梅里并不难。

普拉利斯之所以被称为“无法攻克的要塞之城”不就是因为存放有“龙族盟约”吗。

若魔族真是知道这个秘密的话……那就必须赶在他们龙族盟约送回魔岛之前,将这件神器抢到手。

“恩……最靠近普拉利斯的荒野之地有冰冻苔原、野狼谷和幽暗之地。魔族到底会把“龙族盟约”藏在什么地方呢?伤脑筋啊……西斯塔尔,关于这个,你有什么看法?黑魔导师为了获得自由,把龙族盟约作为交换条件给了魔族,你说这些外海来的家伙到底会藏在什么地方?”看着地图左思右想,莫亚从三个地方里确定魔族究竟藏在哪儿。

时间宝贵,要是动作不快的话,黑魔导师极有可能在普拉利斯的战斗结束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0 3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