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黑暗学徒-第5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只是看拉克西斯召唤出地魔,莫亚就知道,那个黑魔导师比想象和传说中都还要厉害。

能降伏地魔,这可不是一般的法师可以做到的,何况他还是个人类。且不论现在拉克西斯究竟该归于何类,但他的确是人类出身没错。

以一个人类,能做到这一步的确不容易。

“我要与黑魔导师进行魔法对战,其余的帮不上怎么,你们自己小心了。”匆匆丢下这一句,莫亚给西斯塔尔施加飞翔术之后就开始考虑第一部该如何走。

如果是普通法师之间的争斗,或许是以一级或三级法术来作为试探,看看对方的实力,之后才是最拿手的魔法。

但对方可是近前年来历史上最出色的黑魔导师,没必要和他耍这种小手段吧。

“黑暗缠绕!!”

拉克西斯还没等自己召唤出的魔兽能活动,就迫不及待地展开了下一轮攻击。

黑色的藤蔓随着法师的咒语完结,突然凭空出现并缠住莫亚的身体。

“莫亚?”

“别慌,是精神攻击。”莫亚没有理会身上越缠越紧的黑藤;“去直接攻击巫妖吧,失去了他们的控制,亡灵要容易对付得多。你身上的‘女神慈爱’是对付亡灵的利器,它们的死亡魔法伤不到你,不过要小心巫妖召唤的高阶亡灵,比如死亡骑士和鬼龙,这些高阶亡灵的物理攻击很强,女神慈爱对物理的防御力不如魔法,还是小心一点。我忙于应付黑魔导师,实在无暇分神照顾你。”

“我知道,你自己也小心。”西斯塔尔转身扑向巫妖聚集的亡灵大军中心,临行前,他轻轻的握住莫亚的右手,随即又放开。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每次分开之前,他们都会象征性的握住彼此的右手,这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路奇,去帮他。你要是敢后撤,看我不剥了你的龙皮!!”不放心让西斯塔尔一个人应战,莫亚又召唤出魔龙路奇。

在主人的威胁下,路奇极不情愿地冲向亡灵,庞大的身躯在亡灵大军中左冲右撞,用魔龙相对亡灵更为结实的身躯把骷髅踏为一地碎骨。

“地裂斩!!”

西斯塔尔以带有火焰魔法的长剑劈出一道长长的剑气,凡是接触到这火焰的骷髅都被搅为碎片,被积雪覆盖的大地也被劈出一道深深的裂痕,露出因亡灵的到来而泛黑的土地。

“敢独自一人闯进我的军队,小子,你不想活了?”巫妖王撒玛对于西斯塔尔的独闯亡灵大军行为十分恼怒,他有一种被轻视的感觉。

“士兵们,杀了他!!”

亡灵以行为无声的回应着巫妖的命令。

但暗夜精灵快捷的身影在亡灵中上下穿梭,手中的火焰剑总是把每个试图靠近的骷髅熔为枯骨。

“死之叹息!!”

撒玛一出手就是五级的亡灵法术,等不及让手下的骷髅兵用车轮战消耗完对方的体力,只看身手就知道他绝非普通的战士,倒不如用亡灵魔法一次性解决这个麻烦。

巫妖王手中散发出黑色的死亡之气,以极快的速度包围了陷入同骷髅作战的西斯塔尔。

就在撒玛狞笑着准备收取自己的战果之际,那本该被亡灵法术侵蚀窒息而亡的战士却并没有倒下,他身上发出一道柔和对亡灵而言却致命的金色光芒。

“啊~~~~~~光明之力!!”

所有的巫妖都不约而同的用破烂的长袖遮挡住双眼,而靠近西斯塔尔的亡灵也在这神圣光芒的照射下,化为粉尘。

“你……你……圣骑士,西斯塔尔·文因……可恶的光明教会!!”巫妖王努力辨别风帽下似曾相识的容貌,一个名字豁然跃入他的脑海。

“这力量……难道,你身上持有龙族盟约?”撒玛一边抗拒着西斯塔尔身上不断散发出的光明之力,一边嘶声询问。

作为战神殿的守护圣骑士,是极有可能召唤来龙族,神殿的最高秘法“唤龙”不就是类似“龙族盟约”的高级召唤术吗。若真是如此,此次与普拉拉利斯城的作战计划就得重新部署了。

“龙族盟约?怎么可能,至少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光明教会是无法使用这件神器的。”虽然对于“女神的慈爱”自发启动感到惊讶,在感觉到对自己并无伤害后,西斯塔尔也想到了回复巫妖王的答案。

“不是龙族盟约,这……这怎么可能!!”撒玛惊讶之余,也开始迅速起盘算对应之策。

不是龙族盟约?不可能啊。

光明教会持有的三件神器除了“龙族盟约”,“光之权柄”因为光明女神的地上代言人一直没有出现的缘故,从上一代神使死后就再没出现过。另一件神器“女神的慈爱”,也在八百年前与诅咒神殿一役后遗失在翡翠谷。

莫非……这小子就是新一代的神使?

有可能,潜伏在圣都的秘探不是回报,西斯塔尔·文因是七位参加下任法皇的竞选者之一。

“这么说,你持有‘光之权柄’,难怪敢独自一人闯入亡灵阵营。”巫妖王双眼中浮现出难得一见的恐惧。

听撒玛这么一说,其他几位巫妖立刻挪动自己的脚步,尽量与西斯塔尔拉开距离。

“光之权柄”亦被称为“太阳的碎片”是光明教会三大神器里唯一具有攻击力的神器。其纯净的光明之力,对于亡灵有极强的杀伤力,可直接将亡灵不死的肉体焚毁,就连灵魂也能一并烧掉。

持有“光之权柄”的神使才是地上界唯一可以真正杀死亡灵的人。

相对于还有一半人类身躯的亡灵法师,巫妖更容易被“光之权柄”的神圣之力所净化,它们当然会感到害怕。肉体可以再生,但若是连灵魂也消失了,亡灵也就不再是不死之躯。

想到这里,撒玛不由把目光聚焦到浮在半空中的黑魔导师身上。眼下只有期望这位大魔导师了,虽然他也有对付光明神器的办法,但那种损人又不利己的招数不到最后关头,他绝不会使出来。

“冰晶大陆的很少出过上位法师,年轻人,你应该不是这个大陆的人吧。”看到自己的精神魔法没有起到作用,拉克西斯用明显生涩的通用询问。

成为黑暗法师数百年,除了咒文,他已经很少开口说话。对面的黑暗法师身上除了黑魔法的波动外,尚有其他的力量。

可以的话,拉克西斯并不想和同系的法师作战,上位法师之间的魔法对战既漫长又危险,一不小心还会因为同系魔法之间的共通性发生融合或是反噬。他与亡灵只是暂时性的合作,目的只是想亲手毁灭囚禁了自己数百年的弥拉特大教堂。

若是能说动这名黑暗法师放弃与光明教会携手,或许对付下面那个持有神器的圣骑士要更容易一些。

“我是拉克西斯,十八阶上位黑暗魔导师。若你能放弃与光明教会携手对抗亡灵,我会很乐意与你分享我对黑暗魔法的心得。”拉克西斯行了一个标准的法师礼,丢出一个颇有吸引力的筹码。

对于高深魔力的追求,一直是各系法师最不可抗拒的诱惑。拉克西斯的这一提议无论是对任何一个黑暗法师都是极大的引诱,换做其他黑暗法师没有一个人会拒绝这个提议。

反正也没有一个黑暗系法师会诚心诚意的遵守辛普那缇条约,撕毁与光明教会的同盟协议,在拉克西斯看来是迟早的事。

但,这次黑魔导师恐怕要失望了。

“莫亚·法西,三阶黑暗学徒。很遗憾不能答应你的条件,尊敬黑魔导师。在我前五十年的生命里,你一直是我学习的榜样,但即便如此我仍得拒绝你极具吸引力的条件。”

“你……”拉克西斯数百年来第一次动怒,没想到有人会明目张胆的拒绝自己,而且言辞间完全没有使用敬语。

这家伙难道不知道与他作对的下场吗?

“一个学徒。哼……年轻人,你既然知道我是黑魔导师的身份,也敢说这种话。学徒能使用十一阶的上位魔法?骗谁呢!!”

“以美丽的暗月女神的名义起誓,我所说的每一句都是实话。”

“你在玩一个危险的游戏,年轻人。知道这会要了你的命吗,四百年来,还没有哪一个人敢像你这样捉弄我。”拉克西斯身上开始凝聚起浓浓的杀意。

暗月女神加西亚,是诅咒与谎言的女神,以她的名义起誓,这不是最大的谎言吗?

“啊呀,忘记说明了。黑暗学徒之不过是我以前的称号,容我再重新介绍一次。”褪下穿在外面的灰色斗篷和遮挡容貌的风帽,露出里面绣有白色蔷薇的黑色祭司长袍;“我的全称是莫亚·法西·特鲁特·路德维西,是暗夜精灵深渊大祭司兼三阶战争祭司。”

卷十二 风雪 第二十章 血夜·厮杀(下)

“战争祭司……”

埃拉西斯紧盯着莫亚,万万没有没想到,他的对手竟会是一个战争祭司。

难怪我的精神魔法对她没有作用,夜影之神哈斯司是掌混乱与战争之神,精神魔法本就属于他的权能魔法,对他的祭司使用同系法术当然不会有太大效果。

而我选择的主神沙西利同为黑暗之神,如果继续使用黑暗法术的话则会产生法术相融。虽然我是十八位阶的法师,但就神恩而言,却不及同时具备两个高位的祭司。

受所侍奉之神的庇护,对她使用元素魔法攻击的话……攻击力不但会下降百分之三十,而且还大大增加了法术的反弹几率。

这的确是棘手啊……

突然,拉克西斯脑子闪过一个念头。

暗夜祭司与光明教会合作……这两个对立神职者愿意放下成见携手合作,必定已经达成了某种利益上的交换,那他已经盗走了“龙族盟约”一事,想必也被知道了。

要破坏普拉利斯还需要亡灵的协助,要是她乘机挑拨的话……

“莫亚大祭司,你既然身为黑暗一族的祭司,为何要与光明教会联手?真是要遵循那形同虚设本书由电www子itmoo书com网提供下载的条约么?”撒玛并不想结下暗夜精灵这个仇敌,可以的话,他希望能说服莫亚离开战场。给其他几位巫妖打了个手势,心领神会的手下立刻将西斯塔尔引向亡灵外围,这主要是担心他们的谈话会被光明教会的人听到,但聪明反被聪明误的巫妖王并不知道,他一直认为是光明教会圣骑士的西斯塔尔已经不是光明教会的成员,更不知道这位前圣骑士已经完全转化为暗夜精灵,成为暗夜大祭司的守护骑士。

看到莫亚示意少安毋躁的眼神,西斯塔尔顺着巫妖的引导离开。

“情况有些不妙啊……西斯塔尔被调离了。”迦南发现西斯塔尔已经从与黑魔导师的战场上脱离,陷入了骷髅军密集的包围,虽然不知道已经堕落的他身上为何还有神圣之力,但现在亡灵指挥者与黑魔导师双双围住了暗夜祭司,现在战斗才刚开始,失去神器的唯一持有者,对于他们这一方真的很不利,即使要杀了她,也必须在支援部队到来的时候才能下手啊。

“拉瑟尔陛下,该是骑兵队出动的时候了。我们还得依靠暗夜祭司的神器来发动禁咒,还不是让她死的时候。”

“哼……自大的女人,我看她也没有什么本事嘛。战场上果然还是军队的天下,无论如何厉害的法师,到最后还是得依靠士兵作战。”佣兵王举起传国之物——圣剑“莱·;格拉斯”,在他的号令下,约一万名狼骑兵紧随着国王的脚步冲出城门,吹响了冲锋的号角,目标直指山下的亡灵大军。

经过光明牧师的神圣净化之光的加持,狼骑兵身上散发出淡淡的白光,而一同出击的光明骑士团的诸位骑士口中不停吟唱着祈祷之词,振奋人心的激昂战歌让人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对于亡灵的畏惧也在这歌声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因为有净化之光的保护,亡灵的死气无法对骑兵造成伤害,以光明骑士为首的尖锥阵型骑兵刺如亡灵的军队,骨头破损的声音此起彼伏。

看到局势发展正按照自己所预料的进行,莫亚也加快了与亡灵和黑魔导师沟通;“其实我的目的很简单……暗夜精灵的数量自大黑暗一战后就在不断锐减,教会又将视我做什么破坏世界的黑暗神子,如导师能割让那件器物的话,我立刻就退出这场无聊的战斗。”听明白拉克西斯的暗示,莫亚也表示要她脱离战场很简单,只要黑魔导师能以让出“龙族盟约”为条件即可。

“你野心不小啊……暗夜大祭司,居然盯上我才刚到手的宝贝了。”

“当然,要是导师不愿意割爱的话,那我也只好继续维持这无聊的临战同盟。反正只要再托上一两天,光明教会的援军就到了,到时我的任务也就结束了。”

莫亚变相的威胁,让拉克西斯感到恼怒,却也明白她说的句句属实。他深知单挑永远无法对抗群殴这个道理,要真让光明教会的圣龙骑士团追来,又得被关进弥拉忒教堂。

“既然如此,大祭司何不放弃与为光明教会的同盟,反正我们亡灵也无法使用这件神器,等破了这城,你再与黑魔导师商量龙族盟约的最后归属权,岂不是各得所需?”巫妖王听出莫亚并非真正想与亡灵作对,心里大喜。虽然不明白黑魔导师和暗夜祭私下在商量什么,但只要能让她放弃与光明教会站在同一阵线,做出一点小小的让步,撒玛觉得还是值得的。

等战争结束后,这神器最后归谁还是个未知数,到时候就各凭本事,看谁最先拔得头酬。

大家心里都明白,口头的承诺只不过是暂时的。

“的确,若非如此遇上亡灵袭击,光明教会又怎会愿意与我这个黑暗祭司结为同盟。难得有机会摆光明教会一道,放过了多可惜,就不知道导师是否愿意割爱了……”莫亚也表示赞同巫妖王的提议,她现在只等着拉克西斯的回话。

经过一番深思,拉克西斯觉得现在退一步,也未尝不可。反正“龙族盟约”现在不在他手里,就算答应了,她也无法取得这件神器。

“好吧,你的条件也不算苛刻。”,拉克西斯回答得如此干脆,反叫莫亚有一丝不妙的感觉。

糟糕,这老不死这么爽快的答应我的要求,该不会是已经把龙族盟约转移了吧。要是我临阵倒戈之后又拿不到甚器,那才亏大了。

“其实呢,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莫亚决定再提出不算个份的意见;“两位也知道,我作为祭司必须遵守辛普纳缇条约。暗夜精灵的数量现在并足与光明教会抗衡,为了不让躲在地底的那些个老头子发牢骚,我虽然答应你们退出战场,但表面上也不得不做做样子啊。”

为了不让后方的光明教会起疑,莫亚不得不施放出攻击力不大、但却有华丽画面的中阶雷电魔法。

乱窜的雷电营造出不错的气氛,远远望去暗夜大祭司以雷系魔法向黑魔导师发起了首轮攻击。

知道莫亚的意图,拉克西斯也释放出两个龙卷风,吹起地面上的积雪,让原本就看不真切的的战场更加混乱。

“想必大祭司已经有了对策吧……”听出莫亚话中有话,撒玛也猜到她的目的。

“这是自然。我那两个盟友一直想借这次战斗的机会,除去我这个眼中钉。既然他们是如此迫切看到我死亡,那么我又何不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案。”早在战争开始之前,莫亚就已经计划好一切,巫妖王的提议更是对上了她的枪口。

既然要利用,就利用得彻底一些。让亡灵、黑魔导师、光明教会、宁格尔这四方相互猜忌吧,就算得不到龙族盟约,这场战斗最后的胜利者也是她。

“士兵们,冲啊!!!!”

拉瑟尔带领着最精锐的狼骑兵首先冲到了亡灵的中心地带。

“那蠢货果然来了……”回头看到拉瑟尔带领着士兵来到脚下,莫亚的嘴角不由浮起一丝难以察觉的讥笑;“在我即将退下战场前,导师难道不该说出神器的下落吗?这可是我离开的报酬啊。即便……它不在你手上,也该把它的所在地告诉我吧?”

“……没想到啊……暗夜大祭司,你居然知道了。也好,告诉你也无妨。我此次能重获自由,有一半的功劳得归外海的魔岛,该去找谁,你心里也清楚,至于能否把它弄到手,全看你的本事了。”拉克西斯没有想到,莫亚竟然已猜出他身上并未携带龙族盟约,不过他还是说出了龙族盟约的下落;“就当是个奖励好了,作为数百年来,第一个让我有敬意的对手。”

“去死吧,暗夜祭司……”乱军之中,拉瑟尔拉开了强弓,附加了魔法的火焰之箭呼啸着冲向半空中的黑色身影。

“莫亚!!”

一直密切注意天空的西斯塔尔看到佣兵王射出利箭,顾不得与骷髅士兵纠缠,手里的长剑发出灼热的火焰,劈开了一条直达中心地区的通道。

“叮!!”

明亮火焰的撞在莫亚的魔法防壁上,在火焰熄灭的瞬间,她用常人无法察觉的速度撤下结界,让已经大大减慢了速度的魔法箭刺入自己的身体。

虽然不是什么致命部位,但由于视角的关系,地面上的人根本看不清楚。

无论是宁格尔的士兵还是已经尾随赶到的火焰骑士团,他们所看到的,是佣兵王一箭射中了正与黑魔导师进行魔法对战的暗夜祭司,然后女祭司便从空中掉了下来,而原本还在战场上肆虐的炎魔也因这个突然发生的变化而消失。

卷十二 风雪 第二十一章 血夜·尔诈我虞

“莫亚!!”

利用“女神的慈爱”与在众巫妖周旋中的西斯塔尔突然感到不对劲,巫妖的视线并没有集中在他身上,而是全都看向天空。

莫非……

回过头,看到的就是一支带有火焰的利箭射向莫亚的那一幕。

正与黑魔导师进行魔法对决,她竟没有躲开这原本可避过这诡异的一箭。

好奇怪,对亡灵箭矢是完全起不到作用的。就算没有与亡灵作战经验的宁格尔士兵不知道,火焰骑士团和弥拉忒的神殿骑士也该明白这个道理,怎么还会做出如此愚蠢的行为。

虽然莫亚拥有多重结界保护,但祭司和法师的物理防御力远远低于魔法,一旦被流箭射中……

脑海突然闪个一个不祥的念头,在数量差别如此巨大的战场上,谁会有这样的空闲去射箭?这根本就不是流箭!!

环视四周,没有一个士兵使用弓箭,他们忙于应付骷髅兵,根本暇顾及飞翔在半空中的祭司与法师。

'佣兵王有杀我之心,与亡灵战斗的时候就是最佳时机。'

疗伤之前,莫亚在弥拉忒曾说过的话瞬时浮现在脑海中,西斯塔尔迅速的双眼在战场中不停扫视。

果然,在亡灵军队的中央地带,他找到了手持长弓的佣兵王。

顾不得骷髅兵把武器招呼到自己身上,催发魔力劈出一剑,扫平挡在前进道路的一切障碍。

西斯塔尔以最快的速度,赶在莫亚落地之前接住她。

感到手中有湿湿的粘黏感,低下头一看,发现双手上全是赤红的鲜血。猛地转过头,看着脸上有着偷袭成功兴奋之色的宁格尔国王,他红色眼睛里射出了足已让人冰冻的寒意;“国王陛下,这就你们的结盟诚意么?我族大祭司诚心诚意与你们共同对抗亡灵,换来的就是这种结果?暗夜精灵族不会忘记,对于您的行为,我们誓必以不死不休作为回报。”

无需召唤,一直尾随在西斯塔尔身畔的魔龙已经蹲下身体,让西斯塔尔顺利地攀爬上放置在它背部的座椅。

“等等……”明显受了伤的莫亚制止了西斯塔尔扯动缰绳,她挣扎着抬起头,原本就苍白的脸上毫无血色,插在腹部的箭羽已经被染红,鲜血在雪地上留触目惊心的痕迹。

“国王陛下的作为真是让我万分吃惊,虽然……早知道你有杀我之心,只是没想到……你居然连战争结束都等不及。拉瑟尔陛下,我想我是没办法再继续履行临战同盟的义务了,你的行为已经单方面撕毁了我们共同御敌的协议……咳……我们离开吧,西斯塔尔……既然宁格尔有自信对抗亡灵大军,我们……也没有必要再继续留在这本就不属于我们的战场上。”

带有痛苦喘息声的发言音量虽不大,但附近的士兵无论是火焰骑士团还是神殿骑士都听到了,就连宁格尔的士兵也以不大相信的眼光看着自己的国王。

“拉瑟尔陛下,真不敢相信,您居然……你居然做出这种违背骑士教条的事?!”年轻的黄金骑士目睹了暗夜祭司遭暗算的全部过程,直到西斯塔尔愤恨的吐出誓必报仇的威胁,他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自幼受骑士教条熏陶长大,兰迪是个极为正派的贵族,善良而正直。他的内心虽然怨恨让亲如兄长堕落的女祭司,但却未想到过以偷袭的方式结束她的生命。

“传闻中,冰晶大陆的拉瑟尔是个有勇谋的国王,我国神圣国王陛下也曾赞扬你的才略过人,胜过当世许多君王。可现在,我却对您这种偷袭的行为感到无比的羞愧,自命为正义的一方,居然对黑暗一族做出这种可耻的行为……难道您没有考虑战争的结果吗,在战胜亡灵之前,就将我方最大的战力抹杀,国王陛下,你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无论以一个战士还是男人的身份,我打从心里看不起您这位一国之君!!”

“羞愧?你的确该感到羞愧,天真的骑士先生。”看到从男精灵怀里探出脑袋的女祭司,拉瑟尔的脸色顿时变得青紫。

该死!!

居然反被她摆了一道!!

虽然受了伤,但女祭司嘴角难以掩饰的笑意立刻让佣兵王意识他上当了。

她故意的,她早知道我会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0 3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