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黑暗学徒-第5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至于莫亚,在偏厅做了端短暂的休息之后,迦南派遣手下的牧师前来告知,大堂那里已经做好一切准备,随时都可以为她的眼睛进行治疗。

弥拉忒采用了典型的法郎斯建筑风格,长长的走廊两侧装饰着数十根圆柱,在火炬的照明下,人的影子在地上留下了竖长的轨迹。

“我一直以为……你很讨厌光明教会。”虽然是不爱说话的个性,但西斯塔尔对于莫亚突然同意帮助光明教会感到十分不解。无论是她的过往或是现今的地位,都不会与光明教有任何正面的交集。她们之间,只有敌对的关系。

“和我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难道你还对我不了解吗?我怎么会愿意与光明教会合作。这只不过是各取所需而已。他们,不也只是想利用我手上持有的神器,来对付即将到来的亡灵大军而已。”

行走在美仑美奂的神殿里,莫亚感到她每多上待一刻,身体自行的排斥就又增加一分。

弥拉忒到处充满了光明的气息,仅只是身处其中,就可以让普通的黑暗法师或牧师无法丧失施展法术的能力。

也正是因为她行动自如,那些暗藏在黑暗和秘道里的神殿武士才没有动手。在不清楚暗夜大祭祀真正的实力前,作为弥拉忒最高祭祀的迦南是不会轻易与她翻脸的。

西斯塔尔自然也发现了躲藏在黑暗中的光明骑士,人类的伪装在他的夜视眼下无所遁行。况且,隐身魔法术就不是光明系的专长,在由光明牧师施展出来,水准就更差了。

“你的目的,是……龙族盟约吧。弥拉忒作为收藏光明神器的神殿,是仅次于大圣堂的神圣之所。你一向不愿与光明教会有接触,现在却突然接受迦南的同盟邀请,除了这最后一件光明神器,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会对你有如此大吸引力。”

“那是自然,要不我怎么会愿意冒这么大的风险,加入这该死的临战同盟。宁格尔的国王不是个喜欢和平的年轻人,他眼睛里燃烧着名为野心的火焰。让全世界都匍匐在他的脚下,是每位国王都会作的美梦,可惜他生不逢时,如今亡灵、魔族都在蠢蠢欲动,加上暗夜精灵,佣兵王妄图统治整个地上界的宏图注定要成为一则无法完成的梦想。”

活了一百年,已经看了太多为了权利、财富、声明的争斗。

无论是普通百姓或是罪犯贱民,就算是高高上在的国王与本应与世无争的神职者,只要还活着,人类就永远无法停止追求永远也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想起了拉瑟尔对自己明显的敌意,莫亚不由笑出声。

国王虽然还明白她的意图,但他已经能猜出一些大概。不然,一向无冤仇的宁格尔国王犯不着只为了死几百名士兵,就与起了杀心。

不过,不得不说,这小子还是有些头脑的。现在不是与暗夜精灵结仇的时候,他也不可能正面对自己下手,估计……应该会在同亡灵作战的时候下黑手吧。

“宁格尔王有杀你之心?他该不会这么愚蠢吧。杀了暗夜精灵唯一的战争祭司,即便是其他大陆的暗夜精灵部族,也会参与到刺杀国王的行列里。暗夜精灵是极为护短的种族,无论内部斗争再厉害,但在对外时有远远超越人类的团结。大祭司死外族之手,这个可是对整个暗夜精灵的最大侮辱,无论作为黑暗一族,或是暗杀者。”从莫亚那里得知拉瑟尔已经起了杀心,西斯塔尔觉得这个国王是个没有脑子的笨蛋。

他难道不知道暗夜精灵的习俗吗,只要一个暗夜精灵死与人类之手,家族里的成员都会将杀死同族的凶手作为追杀对象,无论他是一国贵族还是普通百姓。

暗夜精灵最不齿的,就是死在人类的手里。这对于一向有种族优越感的暗夜精灵来说,是一种极大的侮辱。

早在大黑暗战时期,暗夜精灵的这一习俗就已经为人类所知,也正是因此,人类才会把暗夜精灵称为“不死不休”的暗杀者。

“他当然不会这么愚蠢,亡灵的大军即将到来,在战场上什么事都可能发生。这小子应该是打算在与亡灵交战的时候找机会下手,他也真是天真。我能在黑暗中生存至今,靠的可不只是运气而已。虽说在头脑和时事大局的远观上不如毕尔非特,但要论心狠手辣,我弟弟可就差得远了。他表面上总是能说出一堆大道理,但要真让他动手去杀人,他可比谁都靠不住。”还没有开战,莫亚就已经在策划该如何小小的报复一下,不知轻重的佣兵王;“想杀我,没有一点实力怎么行。国王陛下,这可怨不得我啊,毕竟……是你先起的歹念。”

突然感到身边的西斯塔尔没了声音,莫亚停下脚步。

“怎么了?”

她的眼睛看不到四周的环境,虽然有感知,但对于不会动的东西,这感知就差了很多,非要到五十步的距离有用。

莫非是光明教会改变注意了,最终还是决定要伏击她这个黑暗祭祀?

“没什么,只是许久没有见你露出这种表情了。就好象……我们第一次见面那个时候。”停顿,只是因为恍惚间又看到那熟悉的表情。

跟着在地下洞穴里留下的足迹,一路追到亡魂巫师佩迪内所修建的黑塔之下,在幽深的地牢中。他未曾料想到这个一时兴起前来捕捉的猎物会给他的带来如此巨大的改变。

由最初抱以的戏谑之心,到被暗算后暴怒,莫亚的确是个让人无法预料的变异之数。

看到她脸上露出了许久不见的阴狠神色,西斯塔尔却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我为即将被你算计的那个人祈祷,但愿,他的下场不会太惨。”

走廊到了尽头,大堂上,除了已经等待多时的迦南祭祀、负责辅助的神官以及几名身着银铠的神殿武士之外,光明女神雕像的阴影下还站立着一名威武的骑士。

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西斯塔尔明显一惊。

“兰迪……”

“是谁?”

听出西斯塔尔语气中明显带有熟悉感,莫亚不禁出声询问,她马上就要进行恢复视力的治疗,可不希望又出先什么纰漏。

“大祭司阁下,您大概是忘记了,我们曾在明苏国境的小树林里见过一面。”微微一欠身,黄金骑士兰迪行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

虽然是敌对关系,但作为一名受个严格而正统教育的骑士,他即便是再痛恨对方,也不至于做出失礼的行为。

“是那个身穿红铠的骑士吧……”经兰迪这么一说,莫亚也想起了这个名字的拥有者;“这可真是奇怪啊,你身为神圣帝国的皇家骑士团团长,居然远离国土,跑到这么遥远的地方来……该不会是带神圣帝国的骑士来与亡灵做战吧?”

“确如大祭斯阁下所言,我奉命参加与亡灵的神圣战役。”

“哈哈……好好笑……神圣战役……哈哈……多么冠冕堂皇的华浮之词。只不过是不希望亡灵大军长驱直入,进入自己的王国,威胁到自己的统治而已,还要扣上一个‘击退邪恶’的美名。虚伪!!”

莫亚的话立刻激起了另一名随行骑士的愤怒,但兰迪阻挡了同伴的愤怒,他向这位比他更为年轻的骑士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冲动。

“莫亚大祭司,时间不多了,还是先请您进行治疗吧。亡灵的大军说不准什么时候抵达,恢复魔法需要几个时辰才能生效果,我们……没有时间了。”虽然因莫亚的言辞,迦南神官也是一脸的不悦,但他还是出声催促,毕竟现在还需要这名暗夜祭司对抗黑魔导师,在能忍耐的情况下,他会尽量的忍耐的。

“好啊,我也迫不及待想重新恢复视力,毕竟像我这样的不讨人喜欢的角色,看不见可是一大致命伤呢。”在西斯塔尔的牵引下,莫亚走到祭坛前。

迦南举起了生命手杖,开始咏唱恢复及治疗的光明法术,神官随之一同开始了低沉而轻慢的祈祷,整个大堂笼罩在一股祥和的气氛中。

对于神圣帝国骑士的出现,莫亚并没有太多的吃惊。她在进入弥拉忒的时候就已经隐约感觉到神殿里潜伏了数量不少的高阶骑士,在绝非普通的神殿武士而是真正的重甲骑士,裘卡是个魔法比较发达的国家,绝对不会拥有这样高阶的骑士,而能被光明教会允许进入神殿的,出了教会成员就只有神圣帝国。

她唯一没有料到的,这次来的居然是曾有一面之缘的火焰骑士团,上次只有龙骑兵,这次应该整个团都到齐了吧。

卷十二 风雪 第十五章 雪夜·黎明

“敬爱的女神,无论此人犯下何等的罪孽,请您以宽厚仁慈的意志,治愈其身体上的伤痛,还复她原本肉体的健全。”

生命祭祀的吟唱不止是让他的手里的生命之杖放出柔和的光芒,就连他的全身都笼罩在这股祥和的气息中。

紧接着,竖立在大堂中央的女神像射出一道治愈之光,汇集注入祭祀的右手。

当迦南将包裹在乳白色光晕中的右手覆盖莫亚的双眼时,治疗时无就避免的刺痛让她发出了细微的呻吟。

感觉到交握的右手突然一紧,西斯塔尔警觉地将右手搭上了腰间的魔法剑。

“不愧是生命祭祀,和牧师的恢复法术就是不同。这么快就有了效果……”生命祭祀才将手收回,莫亚就迫不及待地取下了蒙在眼睛上的黑色布条。

“怎么样?”虽然知道由生命祭祀亲自主持的治疗该应该能治愈莫亚的眼睛,但西斯塔尔还有是有点担心。

“恩……虽然视力还是有点模糊,但的确能看见了。”

已经失明好几几天,双眼的焦距一时无法适应,莫亚只好不停的挥动自己的手臂,来增强对动态事物的捕捉。

“莫亚大祭司,我想……请您到原本放置龙族盟约的神之间去看看,那里依然保持着几天前被破坏的原貌。或许你可以从这些残迹上看出拉克西斯施展魔法的痕迹。毕竟我不是战斗型祭司,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结束了不算短的治疗后,没等莫亚多做休息,迦南立刻提出,让莫亚进入只有祭祀才被获准进入的“神之间”,那里曾是供奉神器——“龙族盟约”的神圣场所。

对于迦南提出的这个建议,莫亚也表示赞同。

面对十八阶的黑魔导师,老实说,她可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会有胜算的地步。

毕竟有六个位阶的差距,就算有神器作为辅助,顶多也是平手而已。

被拉克西斯破坏的神只间肯定残留有大量的魔法元素,从魔法的破坏力和残存的施法轨迹上呢功能分析出他大致的实力,这总算比什么准备都没有要好得多。

也是唯一一个能让莫亚增加,对这位千年来的历史上最杰出、也是最恶名昭彰的邪恶法师的了解的方法。

“你留在这里等我。神之间只允许祭祀进入,这规矩你是知道的。”轻声叮嘱西斯塔尔留在原地等候,并让他自己小心些。

弥拉忒是地位仅次于大圣堂的神殿,虽然在规模上还不如姆西格特的光辉之殿,但也不能无视规则,不能像上次的诅咒神殿一样随便进入。

瞟了一眼依旧站在不远处的兰迪,莫亚担心西斯塔尔会与他发生冲突,临走时又让他不要与其做过多的接触。

因为神之间已经被摧毁,莫亚也不必忌讳进入时会受到光明之力的攻击。

在经理在黑暗魔法的浩劫后,这曾经最神圣的殿堂也只剩下空空的基座以及尚为完全倒塌的大梁。

残檐断壁的凄凉景象,完全没有了往日的辉煌。

“不亏是被称为千年来最强的黑暗法师……”看到被破坏得极为彻底的神之间,莫亚由衷的发出赞叹。

可恶……这个女祭司是有意羞辱我吗?

居然当在我这个光明祭祀的面,一再地赞扬拉克西斯。

听到暗夜大祭司对那名可恨的邪恶法师大加赞扬,迦南一再地命令自己要冷静,现在绝对不能与她翻脸,对于她近乎无礼的行为,也只有忍耐了。

“如何,有看出什么眉目吗?”由于现在是盟友关系,绝对不能因为语言上的小小冲突,而导致好不容易结成的同盟破裂。

“该怎么说呢……拉克西斯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已经稍微有一些了解了。”蹲下身,抓起已经散为粉末状的石宵,莫亚已经能想象出黑魔导师是用了什么方法,摧毁神之间的。

“居然如此胡来……这真不像一个数百岁法师该有的举动。”

“你知道他是如何把龙族盟约窃走的?”听了莫亚的喃喃自语,迦南有些不相信,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她就知道了整个时间的始末?太不可思议了吧……

“其实这件事十分简单,只不过……要是没有拉克西斯那种位阶的能力,换了另一个法师来做,也只是白白搭上自己的性命而已。就算是我,也没有自信能完成。”仔细观察了法术残留的魔力,莫亚作出了上诉判断。

一般来说,神之间具有极强的防御结界,想要从外部破坏是十分困难的。

而拉克西斯采用的方法居然是直接硬闯,在内部施展破坏力极强的“天地尘爆”。

这个空气法术范围虽然不大,但因为压缩了空间,使其威力翻了不止一倍,所以就连神之间这样附带有牢固结界的建筑,也无法抵挡住他的攻击。

最绝的是,黑魔导师不但拿走了供奉在此的龙族盟约,还在临走的时候,释放了一个黑暗领域。

这个环境魔法可以持续性释放出黑暗元素,不但玷污了神圣的光明祭坛,也让试图修复结界的光明牧师无法靠近。

想到这里,莫亚不由对身旁的迦南多看了两眼。

看来,这个外表温和的生命祭祀也不是个简单的角色。

若不是本身具有极高的“女神守护”之力,只怕他还无法像现在这样和我站着说话。

对于莫亚毫不否认自己没有能力完成同样的事,迦南大感意外。

在他的印象中,黑暗一族或是邪恶法师都总是喜欢夸大自己的实力。而且……无论是法师还是祭祀,都不愿意自暴其短,否认了自己能力,也是一种懦弱的表现。

这个暗夜精灵的女祭司居然毫不忌讳地在他面前说出,自己与黑魔导师之间实力差距。

真是让人琢磨不透她内心的想法。

“你的眼神很奇怪啊,迦南祭祀,对于我的回答有什么疑虑吗?”看到生命祭祀用很奇怪的眼神打量自己,莫亚随即猜到了他内心的想法;“黑暗一族与亡灵不同,有血有肉,也会死亡。当然会珍惜自己的生命。而我呢,虽然是个卑鄙、邪恶、无视一切世俗规则和教条的黑暗祭司,但我从不说违背自己心意的话,这一点,我可以自豪的对每一个光明信徒表明。和你们这群虚伪的家伙相比,我更诚实。至少,我想要杀你的时候,一定会当着你的面告诉你,而不是背后捅你一刀。更不会在答应帮忙的时候,胡乱加上一些奇怪的话,光明女神要是知道了,可是会哭泣的,把她的祷词乱改一通。”

“你……你都知道了?!”

迦南又一次因莫亚的发言而产生无力感。

他吩咐神殿武士小心翼翼躲避在经过特意布置的休息室外,主要是想偷听暗夜大祭司与西斯塔尔的谈话。

未料,这两个人自从进入休息室后,就再也没开口。

一站一坐,在远离墙壁的中央部位,既防止了来自墙壁的偷袭,也可以随时从玻璃制造的窗户逃走。无奈之下,迦南只能放弃这项有些愚蠢的偷听计划。

为了发泄自己的郁闷和怒火,在治疗的时候,他特地在祈祷词中加入了一些常人不易察觉的词语。主要意图,是是羞辱囚犯出身的女祭司。

正当他以为自己的小计谋得逞的时候,暗夜女祭司却突然告知,她又一次看破他无谓的举动,这怎么不叫迦南感到恐慌。

“你祈祷词的开段是光明牧师在给临上刑场的囚犯的祷词吧,我在监狱里生活了三十年,岂会听不出它所隐射的含义。莫非……你也想和那位自傲的佣兵王一样,希望我死在与亡灵的战斗中?愚蠢啊,光明祭祀,难道你不知道做为暗夜精灵唯一的战争祭司,若是死在了弥拉忒,将引发整个暗夜精灵与光明教会的全面战争。”

猛地沉下脸,莫亚严厉地指责年轻的生命祭祀,对于他的目光短浅尤为不宵。

“不要危言耸听,你虽然贵为战争祭司,但暗夜精灵绝不可能为了一个特鲁克人和光明教会开战。这样说……也未免太抬高自己的身份了吧。”

“哼……所以说你愚蠢啊。你居然不知到黑暗系的特鲁克人具备的能力,连暗夜精灵的大祭司与战争祭司皆由特鲁克人来担任的原因都不明白,这么基础的常识性都清楚的你,究竟是怎样成为光明祭祀的?看来,光明教会近几年的水准有所下降了呢。”这次,莫亚言语里的轻蔑更明显了。

“你、你……”迦南无法反驳,他的父母都是死于北大陆的暗夜精灵之手,他万分痛恨这个种族,也不想听到任何有关暗夜精灵的消息。

虽然成为生命祭祀,不得不为时势而掌握了一些关于新任大祭司的个人资料。他也知道这名女祭司是个黑暗特鲁克人,为秘典上记载的,将会为整个世界重新带来混乱的黑暗神子。

因为杀人罪,在东大陆的格里格监狱囚禁了三十年,一年前策划了该监狱史上最大的越狱外逃,奉命将亵渎神官带回圣都的西斯塔尔受典狱长之托,前去追捕这名逃脱的狡猾囚犯,没想到不仅一去不回,还堕落为黑暗的使徒。

一想到这件事,迦南不由再次发自内心地诅咒眼前的女祭司。

当年在圣都爱沙尼,光辉圣骑士的风采无人能比,不仅是所有骑士学习的楷模,也年轻人所崇拜的偶像。未料再见之时,他竟成为了敌对阵营祭司的守护骑士。

听说已经被提名为下届法皇的候选者之一,有这样光明的前景、这样风姿卓绝的人物居然沦为黑暗一族,实在是可惜啊……

卷十二 风雪 第十六章 血夜·临战

莫亚与迦南离开后,西斯塔尔退到阴暗的角落里。

也只有在大堂立柱的阴影下,他才有些许的安全感。

还是混血之躯的时候,他就不喜欢暴露在强烈的阳光下,在完全转化为暗夜精灵之后,将整个身体都潜伏在黑暗之中更是已经成为一种本能。

“文因阁下……”

兰迪熟悉的嗓音成功地让西斯塔尔睁开了紧闭的双眼,大堂上的圣光太强,他的夜视之眼无法长时间承受。

转头看着站在身边的兰迪,西斯塔尔的脸上出现了除去冷漠之外少有的柔和表情。

几年不见,那个总是跟在身后的青涩少年已经成长为成熟的骑士。不过,当年那双充满热情的蓝眸依然还是那样清澈。

“那……是我母亲的族名,今后你不用再这样称呼我,兰迪。我已经不再是光明教会的圣骑士,阁下这个称呼……就免了吧。”从选择走黑暗之路的那天起,就注定要背弃这个姓氏,连同光明教会地位和白精灵的身份一起,永远的丢弃。

“不,无论发生什么事,您在我心里,依然是那个光辉的黄金蔷薇。西斯塔尔老导师,请回来吧,只要……只要您肯放弃黑暗,光明女神还是会包容您曾经的叛离,只要您肯……”感觉到西斯塔尔不同与以往的冷漠和疏离,兰迪急切地说出了内心的期盼。

“要我杀了莫亚对吧。”

代替青年说出了他无法说出口的话,西斯塔尔眼里尽是了然的神色;“是国王,还法皇让你来当说客的?”

“都没有,只是我自己一相情愿的想法。蒂丽安是宽和的女神,她会原谅你的。”

“……的确,光明女神是有可能原谅一位亵渎的教徒,但……教庭不会原谅一位堕落的圣骑士。难道你不知道,圣都已经发出通缉令,千百年来,被通缉的人除了死亡和监禁,没有别的下场。我就算将功补过,回到爱沙尼,等待我的仍然是无限期的囚禁。”为兰迪的天真感叹,西斯塔尔绝不会再重蹈覆辙,历史上并不缺因亵渎罪而被囚禁至死的的圣骑士,何况是像他这样的混血精灵。

“可是……”

“不用再说了,我既然已经做出选择,就不会反悔。”

“那个女人……那个女祭司给了您怎么样的许诺?是月与夜最高圣骑士的尊号?亦或者是暗夜精灵的王位?您居然如此决然,连考虑都不考虑就回绝了我的提议,要知道,您放弃的可是晋选法皇的机会啊!!”兰迪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他最尊敬的导师会有如此大的变化,就在三年前,他还是所有光明骑士的楷模,被称赞的光辉之星,为什么,现在会如此堕落?

“兰迪,有些事,你不明白。我也不希望你明白,你的心地过于善良和正直,能一直保持这种心态也是一种幸福。这次与亡灵的战争结束后,你就回去吧,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看到那和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走廊的另一端,西斯塔尔迈开脚步离开他一直躲藏的角落。

“为什么?”

站在原地,兰迪大声的追问。

“再次相见,没有临战同盟的约束,我们就是敌人。所以,还是不要想见的好。”

“你会为了她杀自己的徒弟?为了那个女祭司对我挥剑相向?不!西斯塔尔,我不相信!!你一直是那样的照顾我,你也说过,我就像你的弟弟一样。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的亲人,难道你要为了一个相识一年的陌生人斩断我们十年的情谊吗?”兰迪有些失控的低吼,他的言语不止是随行的骑士和大堂上的神官听到了,就连刚走出神之间的莫亚与迦南也因他们的对话停下脚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1 3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