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黑暗学徒-第5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的确,以我们的对立关系,是没有什么好谈的,但如果是面对共同的敌人,我想……暗夜大祭司也不会违背‘辛普缇拉条约’吧,毕竟那是光明教会和黑暗一族唯一的共同点。”没有在意莫亚言语中表现出的厌恶,光明祭祀仍是微笑以对。

辛普缇拉条约……

有亡灵要进攻普拉利斯吗?

难怪……光明教会发现我这个敌对祭司在城里却没有做任何反应,原来是因为亡灵的缘故。

作为黑暗一族和光明教会在非常时期必须遵守的唯一规,“辛普缇拉条约”主要针对亡灵。一旦遭遇亡灵袭击,同一地区内的所有种族都得齐心合力消灭来犯的亡灵军队。

是以,生命祭祀迦南一提到“辛普缇拉条约”,莫亚就知道,必定是亡灵大军来袭,否则恨自己入骨的光明教会怎肯心平气和的交谈。

“哼……亡灵大军终于北上了啊。否则光明教会又怎肯与万恶的暗夜祭司交谈,你们一惯都喜欢直接把人下狱的。是吧,迦南祭司。”

“的确是如此呢,要不是刚好遇上亡灵大军的袭击,恐怕现在我们就得有一场决斗了。”生命祭祀迦南丝毫没有被莫亚的言语激怒,在他的示意下,银龙扇动翅膀飞回位于山腰上的大教堂。

莫亚则迅速地划出召回法阵,将炎魔卡塞雷斯由扭曲断层送回深渊魔域。

我毕竟是暗夜精灵的大祭司,再怎么无视条规,也还是得遵循两千年前黑暗一族与光明教会签定的辛普缇拉条约。

“很遗憾,国王陛下,我们之间的较量得等对付完亡灵大军才能继续了。”一扯缰绳,莫亚骑着魔龙朝弥忒拉教堂奔去,她临行前得意的笑声让佣兵王倍感刺耳。

转身看着广场上血肉模糊的尸体和空气中弥漫的硫磺味,拉瑟尔很难想象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他就损失了数百名士兵。

“陛下……”索多玛担心的看着自己的主君,国王脸上明显的怒火让他把快要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现在是谁,都势必会成拉瑟尔为盛怒之下的牺牲品,他还是不要自讨没趣。

“暗夜大祭司……你的挑衅,我记下了。等着瞧吧,总有一天……我会打碎你所有的骄傲,让你匍匐在我的脚下,这世界上的一切……都得匍匐在我的脚下……”死死地盯着已经远去的黑色背影,拉瑟尔咬牙切齿的自语。

卷十二 风雪 第十二章 雪夜·临战同盟

雪,还在下。

原本使用黄琉石建造的弥拉忒,在这似乎永不停止的风雪中也变成银白色。

依山而建的光明神殿明显属于英雄历1297至1364年间的维雅克风格,质地坚硬的黄琉石修葺出一座雄伟又不失典雅的建筑。

在教堂外侧的岩壁上,卧有另一头守护银龙。

感应到莫亚身上强烈的黑暗气息,优雅的银龙眯起双眼,谨慎地打量尾随生命祭祀迦南而来的暗夜祭司。至于魔龙路奇,却未被银龙放在眼里。

在它看来,这头魔龙还没有完全成长,根本就不具备于它一战的实力。

“路奇,你呆在外面,保持警惕。如过发现什么不对劲的情况,就按照我教你的办法去做,明白吗?”担心光明教会来阴的,莫亚事先已经准备好应对之策,她不打算让路奇离开,而是将它留在教堂外。

如果所谓亡灵来袭只是光明教会为了抓捕她而搞的把戏,那待在外边的路奇只要听到她的暗号就会撞开坚固的大门。

就算以具有高抗魔性的光明骑士作为包围,被

魔龙庞大的身躯一阵横冲直撞之后,再坚固的防护网也会破开一角。

到时,只要脱离了有可能遇到的禁法阵,即便光明教会的人再多,也无可奈何。毕竟防御才是他们的强项,真要打起来,吃亏的还是光明教会。唯一对莫亚具有威胁性的,就只有龙族盟约以及两头守护银龙。

小声在魔龙耳边叮嘱一番后,莫亚携同西斯塔尔一起进入大教堂。

如今,撤去变形魔法,还原了她与西斯塔尔本来的面目。负责守护弥拉忒的神殿武士在看到西斯塔尔的银发后,无不以瞪大双眼来表示他们的震惊。

“夜安,并再次像您正式的介绍。我是迦南·埃穆尔·克拉利,光明女神的生命祭司,负责掌管弥拉忒以及看守龙族盟约的契约者。”双手交汇于胸前,年轻的祭祀以十分正式的仪式介绍自己。

“夜安,生命创造之母的代言者。我是莫亚·法西·特鲁特·路德维西,诅咒的紫月女神与混乱的黑夜之神的战争祭司,暗夜精灵夜之都的守卫者。”以同样的礼仪回敬,莫亚也说出自己的权职。

做出如此正式的自我介绍,看来光明教会这次是真的要与她合作了。

死亡之领每次进攻都带着数以万计的亡灵大军,这次轻易的就撕开光明教会在南方布置的防御,只怕与半个月前冥狱大门的开启有关。

也正是为了防备死亡之领南下,大长老安斯特才极不情愿的前往白蔷薇。

“这一位是谁呢?能担任大祭司随身侍卫的一定是地位不低的暗夜精灵贵族吧?”迦南将目光转向跟在莫亚身后的西斯塔尔,微笑的眼里有一闪而消的惋惜。

“夜安,迦南祭祀。我是夜之都第三家族四子西斯塔尔·卡莱·贝辛姆克·阿尔·路得维西,非常荣幸在这冰霜之城见到您。”

原来他们早就认识了……难怪迦南看西斯塔尔眼神总是怪怪的。

转过头看了一眼西斯塔尔,他没有做出任何解释,这就意味着这个生命祭祀在他以前的生命中,并不是重要的角色。

“需要我也自我介绍一番吗?”随后赶至的佣兵王冷笑着进入大堂,身旁只有宫廷术士长索多玛以及年轻的将军曼达斯,其他的军队在整备之后都滞留山下,待教堂外的都是负责保护国王安全的禁卫军。

“我看还是先说说亡灵大军的事吧,你找我来不是叙旧的吧。”冷冷地打断光明祭祀与佣兵王虚伪的寒暄,莫亚迫切的想知道现在的局势。

“两天前,从三十卡里外的梅安城传来消息,最南端的临海国齐达亚已经被亡灵大军攻破。照它们行军的速度,估计应该在明天傍晚就会到达普拉利斯,光明骑士团的主力都聚集在楼德,未料想死亡之领的巫妖居然把齐达亚作为突破口。从那里进攻的话,唯一的通路就只有裘卡,没想到他们一开始就打算进攻普拉利斯,是我们疏忽了亡灵对‘龙族盟约’的防备之心。只是不知道……这次能抵挡多久?上一次死亡之领进犯,可是牺牲了近十万的骑士团,这次……留守弥拉忒的只有不到两万的光明骑士,就算加上宁格尔的士兵,想必也难以阻挡数十万亡灵大军前进的步伐。”

一口气把亡灵大军的情况说清楚,迦南希望得到莫亚和拉瑟尔的帮助,共同对付即将来到普拉利斯的亡灵大军。

现在是非常时期,无论光明教会有多厌恶黑暗一族,但要对付亡灵,暗夜大祭司的是神器不可缺少的强大助力,而且宁格尔强壮的士兵亦是守城所必需的。

这也是弥拉忒的几位长老级的神官共同商量后,得出的结果。

“现在最麻烦的是,城内五万居民无法转移。风雪太大,附近又没有足够大的城市来安置逃难的百姓,他们还是只得呆在普拉利斯。这就意味着,我们必须死守,直至坚持到光明骑士团的援军到来。”将普拉利斯城的地图铺设在临时搬来的木桌上,迦南忧心忡忡的说出了此次作战最艰难之处。

“龙族盟约呢?使用这件神器不是可以召唤来居住在附近的龙族么?即便没有我插手,仅是城内的数千名光明骑士和佣兵王带来的士兵,就足以抵挡住亡灵前进的脚步,要挨到援军到来并不是什么难事吧,迦南祭祀,你是否还有什么没有告诉我的呢,你们如此坚持要我出手,是否遇上了光明教会力所不能及的难处?”察觉到生命祭祀话里的漏洞,莫亚希望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既然要合作,自然要袒诚相对。

“是这样……半个月前,关押在弥拉忒的一名囚犯……他……揪准机会,杀了负责看守的神殿骑士逃跑了。现今,混在亡灵大军之中。由于他对于普拉利斯以及弥拉忒都十分熟悉,这次作战可能会有一点难度。”

“囚犯?”

“是的……”

被关押在仅次于圣都爱沙尼大圣堂的囚犯?该不会是黑暗一族吧?又或者,是个高阶的黑暗法师?

也有只有这两种类型的人才会被关押在弥拉忒。从单方面来说,弥拉忒的魔法结界可是超越了格里格监狱的“天境之光”,再加上守护巨龙,被关押进来的囚犯大多终生都无法再离开吧。

“这个所谓的囚犯不是黑暗一族,就该是黑暗法师。以黑暗抑制黑暗,你们光明教会打的是这个主意,没错吧?”猜出了光明教会的意图,莫亚内心的鄙视也就更深了。

“你说的没错。”阻止了身后几名老神官即将出口的愤怒,迦南十分干脆回答莫亚的提问;“我们的确是这样打算的。”

短暂的交流,让他明白,暗夜大祭司绝非一个空有纯正血统的特鲁特人。她有着过人的机智和细腻的观察力,短短的几句话就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拉克西斯·穆维塔,想必你也听过他的名字。要对付这个等级的黑暗大法师,如果没有持有神器的暗夜大祭司加已牵制,得到黑暗祝福的亡灵大军将更加难以对付。”不想多做隐瞒,迦南说出了被囚禁达数百年的黑暗法师的名字。

拉克西斯,这个可怕的名字如同他的位阶一样让人们恐惧。

十八阶黑暗大魔导,历史上能达到十八级的法师屈指可数,也是千年来唯一一位攀上十八阶级的上位法师,如果不是背离了光明,贤者的头衔一定非他莫属。

听到迦南爆出的真相,莫亚着实感到震惊。

这个传说中的黑魔导师居然还存活着?

原本光明教会出身又担任过大圣堂执事,也曾有过辉煌的过去,四百年前不知何故突然失踪,当他再度出现在人们视线的时候,已经转化为一个黑暗法师。

不停的制造了一件件血腥的屠杀,将所到之处的光明教徒逐一杀死,位于圣都的法皇亲自下令缉捕的一级通缉犯。

没料到,这样一位人物居然还活着。在消失了两百年之后,从世界上最牢固的监禁地逃脱了。

“身为黑暗法师兼祭司,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拉克西斯的本领,也该知道,一位上位黑暗法师与亡灵结合后将产生什么样的可怕力量。”迦南坦言想告,现在也只有指望同样身为高阶黑暗法师的暗夜大祭司。

“龙族盟约……一直安放在弥拉忒,是不是为了镇压这位传说中的大黑魔导师?”

“……”本书由电www子itmoo书com网提供下载

哼……又被我猜中了。

看光明教会的神官和祭司的灰败脸色,莫亚就明白了其中的原由。

原来如此啊,龙族盟约。这件光明教会仅剩的至宝也落入了黑暗一族的手中。

光明教会无视宁格尔的进攻不做任何发言,一定是因为“龙族盟约”已经被逃走的埃拉西斯带走了。

“的确,现在唯一能与埃拉西亚对抗的,只我持有的受难指环。”感觉到迦南面色猛地发白,莫亚没有将龙族盟约失窃的事挑明。眼下,还不能让佣兵王知道这件事,亡灵大军即将来临,窝里反的事还是等战争结束了再考虑好了。

“就这样吧,在等到援军之前,我们……暂时放下各自的成见,共同对抗即将到来的亡灵。没意见吧,拉瑟尔国王陛下?莫亚大祭司?”看到莫亚没有说出她已经猜出的结果,迦南松了一口气。

“我没意见。”

拉瑟尔瞪着身边也露出一脸笑容的女祭司,浑身觉得不自在。感觉,她似乎在算计什么。

“恩……在战斗结束前,我是不会找麻烦的。”这一句话,也代表莫亚同意与光明教会和宁格尔临时结为对抗亡灵的同盟。

卷十二 风雪 第十三章 雪夜·部署

“我有一个要求,这是让我帮忙必需的条件。”

答应临战同盟后,莫亚也对迦南提出了一个要求。

“与亡灵大军战斗,就我目前的情况顶多只能发挥出一半的实力。”没有直接挑明,但莫亚知道,生命祭祀不会不明白她目前最需要的是什么。

“我知道了,以您目前的身体情况来看,是有必要进行一次完整的治疗。”迦南点点头,表示赞同;“我现在立刻派人准备,到时候由我亲自为您治疗。”

“那就多谢了,迦南祭祀。”知道对方已经同意为自己治疗眼睛,莫亚开始将整个心思投入到对付亡灵的战略上;“好了,我们抓紧时间讨论一下作战计划吧。亡灵在两天前已经冲破了齐达亚的防线,它们不需要休息和整备,现在大概已经抵达萨梅利斯冰原,我们最多还有一天的时间。”

“你能肯定吗,这速度也太快了吧。从齐达亚到普拉利斯有五天的路程,即便是行进速度最快的战狼,也至少需要一半的时间。”年轻国王从未接触过真正的亡灵军队,自然不知道它们可怕的前进速度。

“拉瑟尔陛下,上次亡灵大战的时候,你还没有出生,当然也不知道亡灵行军的速度。它们不需要休息,不需要整备,不需要吃喝。这些往生者唯一的愿望就是杀戮、夺取鲜活的生命。暗夜精灵的领地与死亡之领接壤,我比您更了解它们,我想……迦南祭祀也同意我的观点吧?”

包括迦南在内的光明教徒都没有加以反驳,这沉默无疑已经表示他们赞成莫亚的分析。

“很好……非常好。请你继续分析,大祭司。”拉瑟尔握紧双拳,压下了心中再度燃烧的怒火。

这个女人一再的挑战他身君王的威严,若不是身处非常时期,他就是冒着被暗夜精灵族下暗杀令的危险,也要杀了她。

“接下来的事,就可得麻烦教会的诸位了。我需要和城内魔法公会以及盗贼工会的负责人谈一谈,要守住这座城市,他们是必不可少的重要核心成员。佣兵公会个原普拉利斯城的守军负责召集城内的的壮龄青年,他们将与宁格尔的重步兵和盾卫兵一起负责守卫山下的半圆型外城墙。”虽不是军人出身,但在历过几次的战争后,莫亚已经知道,在战争前夕该做出怎样的布置最为合适。

战争祭司本就是与战争有关的职业,在暗夜精灵国度里生活了一年之后,她也算积攒了一些心得。

家族之间的权位争夺,就是大规模战争的缩小版。

只要双方差距不是太大,布防得当的话,弱的一方也会取得胜利的。

“至于国王陛下嘛……”微微顿了顿,莫亚习惯性地转过头,将她看不到的视线透向即将说话的对象。

拉瑟尔知道,无论如何,他的军队必将是主导这次战斗的关键,暗夜祭司的魔法即使再如何厉害,终究是个体的力量。

战争靠的是团体,众多数量的一方掌握着主导权,现在是这女人发号时令,等到了战场上还是他说了算。

“宁格尔的战狼闻名天下,我早有耳闻。此次作战,在很大程度上还得仰仗狼骑兵。行动敏捷,良好的反应能力以及强大的战斗力,最适合与亡灵正面战斗。还请陛下与教会的光明骑士合作,以他们为冲锋主力,虽然光明骑士在单独作战上不如战士,集体战斗力也大大逊于强壮的狼骑兵。但请记住,我们现在是要与亡灵作战,而非普通的人类或者魔兽。普通攻击对于这些死物的直接作用并不大,唯有强力魔法和光明的力量才能彻底的将之消灭。”感觉到宁格尔国王的不满,莫亚严厉的指出了他的幼稚之处;“陛下,您是国王,一国之君,手里操纵着千千万万人的性命。已经习惯了吹捧和褒扬的包围,对我说的话和我行我素的行事自然会有反感。但务必请您以一个生活在这世界上生命的立场去考虑,这座城市里居住的都是人,他们和尊贵的国王一样,都是一个鲜活的生命。如果只是为了无聊的指挥权而抗拒我给你的忠告,那么城破了,死亡的将不止是这城内的几万居民。亡灵选择进攻普拉利斯的原因,相信你比我更清楚,一旦这个要塞城市陷落,亡灵的大军将从这个如破口直接进攻附近的国家。别忘了,宁格尔也是与裘卡接壤的国家,普拉利斯的悲剧将首当其冲地在你的国土上再度上演。知道为什么作为对立的光明教会与黑暗一族要签定辛普缇拉条约?这是神的愤怒亦是神的旨意,没有神的准许,对立之神又岂会放开成见共同御敌。”

“的确是这样。”

迦南看着佣兵王已经青黑的脸色,他赶紧插上几句。虽然暗夜祭司所说不假,但她这样直言的确打击到了国王的自尊;“拉瑟尔陛下,安尼西亚是神所创造的世界。光明虽然与黑暗彼此对立,但却有共同的敌人——亡灵。无论是诅咒、混乱的月与夜神、杀戮的兽神或是邪恶的魔神,都不会放任自己的属民大范围的破坏与灭绝生物,这决非任何一位神的本意。但死神摩拉不同,它不是由创世父神创造的神,而是直接由混沌之神衍生出来的变异体,虚无、死亡是它的本质。由于在诸神之战后,神族之间不允许直接发生会引起毁灭性的争斗,神族便将这战争延续到他们的子民之间,尤其在对付亡灵,光明与黑暗都可算做同仇敌忾,所以……”

“行了,罗嗦了半天,我也没听懂多少,请说简单一点。”拉瑟尔阻止了光明祭祀继续解说神学论,一大堆宗教名词听得他头皮发麻。

“简单的说,就是亡灵是不被诸神认同的存在。尤其是巫妖和亡灵法师,它们触犯了禁忌……这地上界的一切,都是由神所创造,能毁灭的,当然只有神。辛普拉缇条约指的,就是在遇到亡灵大量屠杀人类或者生物的时候,黑暗与光明系都得放下彼此的敌意,以驱逐亡灵作为优先首选。”莫亚以更为简单的方法告诉国王,她之所以会同意加入对抗亡灵的队伍,是因为神的意愿;“你的狼骑兵主要的功用是配合可以使用净化之术的光明骑士,成为他们的保护盾,在不断骚扰敌人的同时还要保护比较脆弱的光明骑士。”

“你的意思是,把我的军队用来当做防护亡灵的血肉盾牌?”拉瑟尔“呼”的站起身,双眼放射出灼灼视线。

居然想要他的士兵去做炮灰,实在是让人无法忍耐了。

“是,我的确是这样说的。你有什么意见?”感觉到身旁突然高涨的杀气,莫亚冷笑一声,果然是在优渥环境里长大的贵族,高人一等的意识造就了他自大的个性,连这一点挑衅都无法忍受,这样的国王也只是个莽夫而已。

“锵!!”

看到佣兵王拔出长剑,以迦南为首的光明神官都露出了紧张的神色。

而宁格尔一方则比他们更为担忧。暗夜精灵是黑暗一族中最精于暗杀的种族,要是杀了他们的战争祭祀,只怕到时,不只是夜之都,就连位于北大陆的暗夜精灵也会对国王下暗杀令。

“陛下!!”

索多玛不顾国王会将他当做泄愤的目标,直接拉住了拉瑟尔握剑的右手。

“哼……你最好能给出一个让我的士兵去送死的绝佳理由,否则我不管你究竟在暗夜精灵中占有怎样的地位,一样会杀了你。”甩开老臣的说,拉瑟尔用剑直指距离自己咫尺之遥的莫亚。

“士兵对于国王,本来就是开拓疆土的炮灰,是统治国家的利剑,是维持王座的盾牌。拉瑟尔陛下,在你将他们带出你国家的时候,他们已经是炮灰了。何必这样虚伪呢?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会尽量降低他们的伤亡数量,但如果你要以次来要挟或者干脆在作战的时候耍什么小伎俩的话,就别怪我掉转炮口大玩窝里反的无聊剧码。要知道,这并不违反我所侍奉之神的教义,混乱一向是夜神的最爱,在对付亡灵的同时给他献上一些鲜血作为祭品,对于我而言并非难事。”突然变低的嗓音,加上冷酷的言辞,莫亚森林的话语叫拉瑟尔突然有种被蛇盯上的感觉。

仔细一看,原来这种被狩猎的诡异感受不止来自暗夜女祭司,她身后的暗夜精灵已经反握匕首,一双闪烁着危险的赤红眸子看得他暗暗心惊。

这家伙,该不会是想对我动武吧。当众刺杀国王,这可是大罪啊,难道他还想被再次通缉吗?

虽然对自己的身手有信心,但这么近的距离,拉瑟尔也知道,他绝不可能快过暗夜精灵。

对方没有马上动手,目的,就是要示威。好让他明白,他们所具有的实力。

卷十二 风雪 第十四章 雪夜·火焰骑士团

短暂的部署结束后,佣兵王带着他的禁卫军离开弥拉忒,进驻到原普拉利斯城主居住的贵族区。

因为是临战的紧急状态,拉瑟尔并没有按照他的往常的习惯把前城主卡崔处死,而是囚禁在贵族自制的地下监狱里。

等与亡灵的战斗结束后,再考虑如何处置这个被自己百姓所痛恨的统治者。将他以及一群为虎作伥的手下交给民众,是拉瑟尔最优先的考虑。

自己刚占领普拉利斯城,必须先给当地的居民表示出宁格尔的宽和以及优待政策。即使成为他国的子民,这里的人们依然还是可以像往常一样生活作息,唯一不同的,只是换了一个更为明智的君主而已。

至于莫亚,在偏厅做了端短暂的休息之后,迦南派遣手下的牧师前来告知,大堂那里已经做好一切准备,随时都可以为她的眼睛进行治疗。

弥拉忒采用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1 4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