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黑暗学徒-第5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很快,散落在附近其他士兵听到后,纷纷向这条没有退路的死巷聚拢。

西斯塔尔回过头,以眼神询问莫亚下一步的打算。

“没有办法,现在只有先冲出包围圈了。等有机会再向侧门方向移动,若宁格尔部署的兵力实在太多的话……我们只有和那些百姓一起退往山腰,等城内平静下来再做打算。”

考虑到不能暴露身份,又不能与士兵过度发生冲突。要真出不了城,就只有退到山上的贵族区或是教堂一带,等宁格尔放松对城内居民的限制,再找机会离开普拉利斯。

这是莫亚在经过周密考虑之后做的决定。

宁格尔士兵的人数在不断的增加,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就从最初的四、五人累计到数十。

和哈德罗的佣兵不同,宁格尔的士兵不但比普通士兵要强壮,而且更精于群体间的配合。

八名士兵一手持剑,一手持盾。分为两批,轮流进攻。

前面的四个攻击才落空,后面的四个就跟着补上。

要不是暗夜精灵的速度快人一等,又加上小巷入口狭窄,利于防守,仅靠西斯塔尔一人,要对付仍在继续增加的士兵着实有些困难。

“叮!叮!叮!叮!”

金属的相互碰撞声不绝于耳,眼看西斯塔尔身着厚实皮裘仍行动自如、在八名士兵的围攻下也不落下风,围观的士兵开始自觉的加入到围攻的阵营里。

“弓箭手准备!!”

一个队长模样的家伙大声呵斥,指挥着三十几名士兵,拉开了宁格尔特制的长弓。

这种仿造暗夜精灵强弩制作的长弓不但射程远,精准度也极高,要是同时这么多数量的锋利的箭矢袭击,要想完全避开是绝不可能的。

“回来。”莫亚低喝一声。

赤红火焰在街巷外筑起一道坚固的墙壁,密集的箭矢全被火墙给挡了下来。

西斯塔尔因为听到莫亚的告诫及时撤退,并没有被火焰灼伤,围攻的士兵闪避不及,立刻被突然出现的火焰点燃了身上的棉衣,惨叫和呻吟声即使在火焰被扑灭后仍不绝于耳。

“是魔法师!!”

聚集在小巷附近的步兵都纷纷往后撤退,既然对方有魔法师,冒然上前只是毫无意义的自杀行为。

就在士兵因莫亚露了一手魔法而停止不前的时候,一名骑着黑色战狼的骑士出现了。

如同一支锋利的长矛,骑士所到之处,潮水般围聚在巷字外的士兵都自动让开一条道。

“发生什么事了。”

“曼达斯将军,这两个家伙很厉害的,已经杀了我们两个士兵,极有可能是城内的抵抗分子。”指挥弓箭手的小队长说出了自己的观点。

“抵抗分子……一派胡言!!”

被称为将军的黑狼骑士一眼就注意到西斯塔尔手里的暗刃匕首。刀刃上隐约闪现的绿芒说明它施有巨毒,半月形的特殊造型,还有全黑的刃身,诸多特质无一不显示出这柄匕首是一件绝佳的暗杀武器。

在北方大陆很少有这种兵器,因此曼达斯推断这两个看不清楚脸面的家伙绝对是外来者。

北大陆人尚武,老远就看到身着白裘的男子像舞蹈者一样对抗八名士兵的轮流攻击,曼达斯立刻起了与之一战的念头。

“退下。”

给围攻的八名士兵下了命令,骑着剽悍的黑色战狼的曼达斯缓缓出列,将手中长枪一横,直指距他十步之遥的西斯塔尔。

这是挑战,被武器指到战士和骑士如果拒绝,会被人耻笑为懦夫。

“……”西斯塔尔没有立刻接受,他颇有些为难的回望身后的莫亚。

无论是作为前圣骑士或者是暗夜精灵战士,都不能拒绝这样明目张胆的挑战,但他身为血盟和暗夜大祭司的守护骑士,都有必要以保护莫亚为前提,现在的情况并不适合接受敌方大将的决斗。

佣兵王拉瑟尔远远就看到,自己的心腹大将和一小股步兵聚集在广场的一角的街道上,心里不觉感到好奇。

一向以任务为重的曼达斯怎么会停留在这种地方,难道是和城内的守卫对上了?

“有趣,能让曼达斯感兴趣的必是个高手,这种难得的机会怎可放过。”

北大陆尚武,此风在佣兵国尤为盛行。每次攻城,先锋将军曼达斯总是会挑选出一些有能力的好手决斗,作为顶头上司兼一同长大的玩伴,拉瑟尔自然不会放过欣赏下属兼好友精彩的对决场面。

催促脚下的坐骑,佣兵王往发生争斗的地方冲了过去。

大步奔跑的同时,红色地龙发出震耳的嘶鸣,士兵们看到王国来了连忙给他让出通道。

“曼达斯!”

“陛下……”拉瑟尔的到来让黑狼骑士往后推了几步。

“这就是你相中的高手吗?”

勒住缰绳,拉瑟尔仔细打量那名立在小巷外的男子,由于穿着厚重的白色皮裘,宽大的风帽遮去了他的容貌,唯有随风飞舞的金色长发说明他并非裘卡百姓。

裘卡人发色多为褐色和红色,金色不但在这个国家,就是在北大陆也是极为罕见的发色。

“外国人啊……”发现还有一个同样穿着白色皮裘的人站在巷内,拉瑟尔嘴角一弯,一个主意立刻浮现在他的脑子里。

拿下这座城池并没有想象中的困难,进城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山腰上的大教堂却没有丝毫动静,也就意味着教会对于宁格尔取代裘卡并无异议。

虽然赢得胜利是好事,可赢的如此容易让一向争勇好斗的年轻国王顿觉兴味索然,刚好遇上曼达斯与人决斗,拉瑟尔自然就拿这个做起了文章。

反正现在已经占领了大部分城区,剩下的收尾工作自有另外几位将军完成,他也可以借次排泄一下郁闷的心情。

卷十二 风雪 第十章 弥拉忒(二)

“喂~~~~那边的青年人,和我国的的第一武将比一场怎么样?”拉瑟尔冲着面无表情的西斯塔尔喊道。

“陛下,您这是……”曼达斯一脸尴尬的愣在原地,实在不明白国王这样做有什么意图。

“如果你能胜利的话,我就放你们离开,如何?”怕看不到好戏,拉瑟尔又抛下一个极具诱惑力的

条件。

“陛下!!”尾随跟来的另一位将军不由皱紧了眉

头;“我们还未完全拿下普拉利斯,您这样做,不觉得太过儿戏了吗?”

年轻的国王什么都好,但总不会不时冒出不按理出牌的怪异举动。

现在正是夺城的关键时刻,他却像在自己王宫举行御前比武似的。

“别太拘束了,克劳迪,光明教会一直没有动静,偶尔放纵一下又有什么关系呢?”拉瑟尔将目光紧盯在西斯塔尔身上;“况且……能一出手就杀死了两名先锋兵,又在八名重盾卫兵的包围下仍轻松应对,你难道不想知道有如此身手之人的真实身份吗?”

“什么?!”听了拉瑟尔的话,老将军连忙转过头,立刻就搜索到国王所说的人物。

我国士兵向来剽悍,能一次对付两名已是不易,可能同时在两队盾卫兵的组合围攻下任轻松应对的却少之又少。

思量间,克劳迪突觉眼前之人身形十分眼熟。

好象在哪见过?

一挥手,招来一名亲兵,一番耳语之后,不少士兵都燃起了照明的火炬。

原本还有些昏暗的街道立刻被照了个通亮,不只西斯塔尔,就连躲在暗处的莫亚也在火光中无所遁形。

“是他?!”

听闻克劳迪惊呼出声,拉瑟尔的好奇心更重了,难道这身手不错的男子大有来头吗?

一国王子?

不像,没有哪个王子会愚蠢到不带几名护卫就独自外出的。

某国贵族?

更不可能,贵族都爱眷养私兵,怎么可能一个随从都没有。

骑士?

用匕首作战的骑士,想来都好笑。

拉瑟尔又飞快地把这个念头否决了。

等等……

把匕首当武器的骑士……

似猛地想起了什么,拉瑟尔的脸色也不在如先前般自在。

“克劳迪将军,你认识那名男子吗?”

“是的,虽说不上认识,但属下的确知道他的身份。西斯塔尔·文因,战神殿的圣骑士,持有‘力量’之力的黄金蔷薇。五年前曾在出使爱沙尼的时候见过,那风采……我绝不会认错。”老将军仍记得,当年力战其他几座神殿,最后夺得十二黄金蔷薇之首称号的精灵。那无已伦比迅捷的身手和如舞蹈般的轻快身姿,让他获得了“剑舞者”的赞誉。

“陛下……”

紧跟其后的妮雅一眼就认出了西斯塔尔的身份,不过她还未暴出自己知道的讯息,佣兵王却已然知晓。

“我是不是该改口称呼你为暗夜大祭司的誓约骑士呢?前黄金蔷薇、西斯塔尔圣骑士?”

此话一出,不止让曼达斯大吃一惊,就连躲在小巷之中的莫亚也为之一震。

“真是没想到啊,我们居然会是如此局势相遇……”拉瑟尔转过头,不再理会依旧是没有表情的暗夜精灵,而是更为仔细地把他身后的同样着白色皮裘的女子上下打量了一番。

只不过这次没了先前的戏谑之色,深蓝的眼睛变得更为深邃,叫人猜不透他的真实想法;“初次见面,我乃佣兵王拉瑟尔·凡·威尔森,非常荣幸能见到传说中的新任暗夜大祭司。”

知道避无可避,莫亚从阴影里走出。

即便是目不能视,但她的探知仍穿越了重重人群,像一把冰冷的匕首直刺在妮雅的身上,让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

“我是该称你为妮雅呢,还是帕格妮丝?哈德罗佣兵团长的情妇?抑或是瓦德索斯的秘密小情人?”

尽管已经失明,但这个声音莫亚仍记记忆犹新。她曾在梅里听过,是前佣兵会长瓦德索斯的情人,名

叫帕格妮丝的妖艳美女。因有独特的北方口音让莫亚印象深刻,万万没想到认出自己身份的,居然是这个女人。

没想到这个女人竟会是宁格尔布置在梅里的间谍,瓦德索斯逃亡后她就失踪了,原来……是逃回北大陆。

想到这,莫亚不禁有点后悔。先前怎么会把她误认为明苏的间谍呢?虽然发现这个女人和外界有密切的通讯,但为了消除明苏的戒备心并没有在发现之初就将她除去,现在可好,一时的心软却把自己陷入困境。

“您大概没想到吧,莫亚大祭司。我会是宁格尔的人……至于让您与哈德罗佣发生冲突……这怎么能怨我呢。也只能怪您不待在梅里继续做风光的幕后操纵者,却跑到寒冷的北方大陆来。”听出莫亚语句里隐含的愤怒,妮雅仗着宁格尔的军队,并未将暗夜大祭司的威胁放在眼里。

“知道么,我最讨厌的事有三件。第一,背叛。第二,威胁。第三,嫁祸。”除去风帽,莫亚脸上有着难掩的怒意。

“喔……大祭司,虽然您位高权重,但这里是冰晶大陆,不是贺因维加。没有了暗夜精灵的军队,您……也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女人而已,况且现在又失明了,您以为自己还有傲慢的资本吗?”感受到对自己赤裸裸的蔑视,妮雅打从心底里讨厌站在对面的女祭司。

在东大陆时就听说了有关她的种种传闻,同样身为女人,她居然可以轻易就获得别人奋斗一生都无法得到的地位,实在是个无法让接受事实,被讨厌也是应该的。

“看来……你还是不了解啊,暗夜精灵大祭司这个称号究竟代表什么意义。无知的女人……”伸出戴有受难指环的左手,莫亚的个手五指开始地散发出淡淡的光芒,每次移动都带起带恍如星辉的残影。

看出女祭司正打算使用召唤魔法,佣兵王连忙给自己的士兵下令,务必要活着将暗夜祭司拿下。

一个瞎眼祭司和一个背弃了教会的圣骑士,无论他们有多厉害,在数万大军的包围下,就算长了翅膀也别想从我手心里溜走。

野心勃勃的国王已经开始盘算,该如何利用即将沦为俘虏的暗夜大祭司,或许可以此为条件迫使东大陆的暗夜精灵成为自己又一位得力盟友,或者是索取一大笔丰厚的赎金。

最近扩充军备正需要大量的资金,深藏地底达数千之久的暗夜精灵所拥有的财富,足以媲美任何一个人类大国。

“陛下,小心!!”

突听身后传来疾呼声,拉瑟尔转过头,就见宫廷魔法术士长索多玛一脸焦急地朝他这里策马狂奔。

作为辅政元老之一,术士长是少数获得国王信任的大臣。

因为要解除散布在城内诸多魔法陷阱,老法师并未与国王待在一起。等他带领术士团的完成破除陷阱的任务才发现,自己的君主正面临着一个足以威胁到他生命的灾难。

“后退,快后撤!!”

索多玛挡在国王身前,以最快的速度张开防御结界。

“术士长,你这是……”

对于忠心老臣的古怪举动,拉瑟尔不太明白。

不就是一个召唤魔法,有必要如此紧张吗?

“啧……来不及了。”看到莫亚放下在半空中不停划动的左手,老法师连忙吩咐随他一同赶到的法师开始布置结界。

一道道防御结界有条不紊地张起,感觉到危险的气氛,已经快冲到目标面前的宁格尔士兵纷纷停下脚步。

莫亚的法术已经完成,六个形状不一的符文快速拼接在一起。

耀眼的光华闪过,召唤法阵连接起断开扭曲的空间后,原本光亮的法阵变成了一个不断蠕动的漆黑大洞。

“我忠实的奴仆,以莫亚·法西·特鲁特之名,赐予你穿越空间的通道。降临吧,远古的恶魔,深渊的领主,卡塞雷斯,给予你鲜血和杀戮的战场。”

“吼~~~~~~”

让人不安的咆哮由黑洞传出,宁格尔的士兵还未决定是前进还是撤退,一个红色的巨大影子飞快窜出,巨大的身躯将原本就不宽敞的街道变得更为狭窄。

“天讷……这是什么怪物?!”

面对全身散发着硫磺味和火焰的炎魔,士兵发出了惊恐的呼叫,全都不由自主地向后挪动脚步。

北方大陆的国家中,就数宁格尔最接近外海魔岛沙古斯。各种凶恶的魔兽和怪物也不少见,但他们第一次见到见到如此巨大的怪物。

“炎……炎魔……”索多玛瞪大双眼。

居然是炎魔!!

竟然将这头栖息在深渊魔域的怪物召唤出来,而且还是以主仆的召唤方式。

想在召唤状态下与火系顶级魔兽签定契约是绝不可能的,就算是大贤者也无法做到这一点。唯一的办法只有将其彻底打败,可又是什么人能将栖息在深渊魔域的炎魔打败?

卷十二 风雪 第十一章 弥拉忒(三)

“炎魔?那是什么怪物?”

索多玛语气中对那怪物的明显的畏惧,让拉瑟尔更加的好奇了。

以冷静理智著称的老臣索多玛也会有如此惊慌的一面,那个全身被火焰包围的怪物真有这么可怕吗?

“炎魔,是火系顶级魔兽。它和我们日常所见普通的魔兽不同,不但力大无比,也精通元素魔法,是非常棘手的角色。只靠普通士兵作战的话,会有相当数量的死伤。陛下,请下令立刻撤离出街道,到相对开阔的广场上去。那儿才能更好的发挥出我国狼骑兵的优势。而且术士团也大多都滞留广场一代,有了术士团的魔法支援,才可能将伤亡降至最低。”

索多玛以魔法盾的结界保护着拉瑟尔迅速后撤。

“会是谁呢?能召唤炎魔并订立契约,到底是什么人,怎么情报部从来没有报告普拉利斯藏着这样一个厉害角色?”

裘卡虽拥有数量不少的魔法师,但真正能算得上高阶法师的也只有身在法努埃的三位导师。普拉利斯城应该没有如此厉害的角色,先不论对方是的何让炎魔臣服的,仅能召唤出炎魔这一项,就已经可以划入上位法师之列。

随着天生拥有魔力元素的人越来越少,连六阶的中位法师的数量也在逐年递减,何况是十阶之上的上位法师。

特别是在冰晶,除去拉托维辛半岛上的法努埃魔法学院,整个大陆拥有魔法天赋几率的人位居四大陆最末,这也是尚武之风如此盛行的主要因素。

“不用猜了,是暗夜精灵的大祭司。”看索多码不停的分辨敌人是否是他认识的法师,拉瑟尔没好气的回答。

碍于炎魔庞大的体形,国王不得不退出如同蜘蛛网一般的商业街区。

听了索多玛的讲解,他也知道在狭窄的街道里和这个怪物硬拼是不明智的。面对法师和可施展元素魔法的怪物,如果还命令士兵上前作战的话,根本是种愚蠢的自杀行为,他佣兵王虽然年轻却也带领士兵打过多场胜战,自然不会连这没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知道索多玛在魔法上有着非凡的造诣,远远超越了国内所有的法师,乘着异空间魔法召唤的短暂停滞状态,拉瑟尔简单的说明了整件事情的始末,语气中不乏含有请教该如何对付炎魔的暗示。

“什么?!您居然……”索多玛再一次失态的惊呼,看着身旁明显有些兴奋的拉瑟尔,老法师知道国王陛下并不知道事态的严重性。

“陛下,虽然这样说非常不敬,但,我还是不得不说,你放任那个女间谍去激怒暗夜大祭司是个绝对的错误。”

“哼……我就不信,一个瞎了眼的祭祀可以做出扭转局面的奇迹。她在我数万大军的包围下还真能长翅膀飞了不成?不就召唤出一个怪物吗,这也能让你对她如此忌惮?”冷笑出声,年轻的国王对于宫廷术士长的做出的进言感到十分不悦。

“陛下!!您千万不可小看她。这个女人,不,这个女祭司是一名纯血统的特鲁特人。她不但是天生的祭司,也是一名高阶法师,可同时运用奥术和法术。况且……她手上持有神器‘受难的指环’和‘诅咒的权柄’,这两件黑暗神器不但能发挥出持有者魔法的最大威力,本身也具有极强的力量。”知道战士出身的国王一向反感魔法,但索多玛还是苦口劝说;“一年前,白蔷薇之战虽然以暗夜精灵战胜草草完结,各国对此都没有加已重视,但在魔法议会和光明圣教庭却非常震惊,原因就在暗夜大祭司以‘受难指环’启动禁咒,将来犯的数万兽人化做冰雕,至今仍可在白蔷薇外找到它们的森森遗骸。陛下,千万不要用士兵的生命去冒险,您是知道的,我国的人口并不多,经受不住一次就损伤数万士兵的打击,这对您的霸业也是非常不利的,请您三思啊。”

“吼~~~~~”继炎魔之后,莫亚又召来魔龙路奇,在它横冲直撞的冲击下,围截的士兵很快就被撕开一个大口子。

而炎魔呢,每踏出一步,就有五、六名士兵丧生在它脚下。被活活蒸干血液、皮肤、骨肉,这种的极度痛苦让那些倒霉的士兵在临死前发出无比可怕的惨叫,听者无不毛骨悚然。

一向纪律森严的宁格尔士兵头一次面对比魔族和魔兽还可怕的对手,密集的包围圈一下就散开了。

部分还没来得及逃走的市民躲在角落和家里,看到侵入者被一头巨大的怪兽追赶着四处逃命。先前还四处抢劫杀戮的凶残士兵现在也变成了亡命的羔羊,为了活命哭嚎、逃亡。

“地狱之火!!”

炎魔咆哮着,从它身体里分化出的火焰吞噬了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

这一幕看得躲在后方的妮雅心惊肉跳。

这……这就是暗夜大祭司的本领吗?

虽然在梅里城的时候就听过有关莫亚·法西·特鲁特是个极为厉害的法师,但……亲自领略到的时候的滋味……

想起自己先前挑衅的言语,妮雅咬紧下唇。

她太了解国王的为人,虽然自己是他目前最得力也最信任的下属,可一旦阻碍到他的野心,拉瑟尔会毫不犹豫的抛弃她这枚棋子。

想起曾自己听过有关暗夜祭司心狠手辣的传闻,妮雅乘士兵慌做一团,悄悄地钻入一条小巷内。

以她对国王的了解,一心想拉拢东大陆黑暗势力,来壮大自己实力的拉瑟尔,绝对会把她作为平息女祭司怒火的祭品。与其落入黑暗祭司手中活活折磨至死,倒不如现在就溜掉。反正凭借她的美貌,不愁找一个大国贵族做靠山,即便是一辈子都做个情妇,也好过丢掉性命。

“以慈爱的臂膀,构建的坚实庇护之所。以光明与生命之神的名义,黑暗啊,退却吧。”

就在炎魔不停喷吐着火焰并以手中的九尾鞭绞杀士兵的时候,一个温和的声音穿越了嘈杂的呼救声,仿佛所有的一切苦难都完结了。

从大教堂的方向飞来一头体积硕大的银龙,在广场上飞翔、盘旋。它们的到来不止是莫亚,就连原本自信满满的佣兵王也脸色为之一变。

炎魔卡塞雷斯停下屠杀宁格尔士兵的行为,它直立着身体注视距离自己不远的银龙。

气氛立时陷入胶着状态,如果这三头巨兽撕打起来,不但是比较开阔的广场,就是整个普拉利斯中心城区也会沦为一片废墟。

它们的体积实在太大了,加上都是具有元素魔法的高阶生物,一但开打,将是非常严重的灾难。

“拉瑟尔陛下和莫亚阁下,初次见面。”银龙背上站立着一名身穿白袍的青年,看他的服饰应该是属于祭祀一列;“我是负责掌管弥拉忒神殿的生命祭司迦南,有非常重要的事,想与二位商谈,可否暂时停止你们的争斗?”

“我和光明教会没什么好谈的。”跳上安置在魔龙背部的骑乘专用座椅,莫亚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之情。

无论是黑暗系特鲁人、暗夜大祭司或是被陷害的囚犯,这些身份都无法让她对光明教会抱有丝毫的好感。

“的确,以我们的对立关系,是没有什么好谈的,但如果是面对共同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6 2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