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黑暗学徒-第5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非、非常乐意为您效劳……”心花怒放地从精灵手上接过红宝石,瑟安娜转过身兴奋地朝丈夫喊到:“看到没,老头子,是真的宝石呐。这下我们不用愁没有钱吃饭了,哈哈……”

“你……你、你这个笨女人!!”对于妻子的行为,乔伊无言以对。

卷十二 风雪 第二章 病人

“真是怪事……”

看到老猎户乔伊的老婆风风火火地带着村子里唯一的治疗师朝着自家的方向往赶,一路上的村民都十分纳闷。

这乔伊家里穷得快啃树皮了,是人人都知道的事,怎么这会儿请起了价格不扉的治疗师?

虽说效果极为快速,但家价格绝非普通平民百姓所能承受得住。是以只有在大城市里才有治疗师,像阿达兹村这种小村落若不是因为位于附近七、八个村庄的必经之地,现在的这位治疗师赫姆也不会窝在这种只有三百来户的小村庄里。

“莫非是他家那个漂亮的儿媳出事了?”

“听说是难产吧,没钱找医生看病……”

大街上,人们你一言我一语的猜测着。

“瞎说什么呢,我告诉你们好了,是住在乔伊家里的那两个外地人出钱请的治疗师。”知道内幕的杂货店伙计又开始发挥他的特长,不一会儿的功夫,整个村子都知道老乔伊在森林里遇上了因暴风雪迷路的两个旅行者,将他们接到自己家里后,得到了一笔丰厚的住宿费。

*****************************

“嗯……不好,很不好……”赫姆在连续施放了两个治疗法术后,摇着头说道。

“不好?”依旧用斗篷将面容遮住,暗夜精灵对于这个老迈的治疗师的话似乎不大相信。

“不是说她的身体,虽然有些冻伤,但并无大碍。我指的是她的眼睛。”赫姆伸手想揭去一直用黑布蒙住的双眼,但被一双白皙的手制止了。

这是一双握剑的手。

看到手掌间厚厚的老茧和与光洁皮肤不相衬的粗大骨骼,不难猜出手的主人是一名战士。

“抱歉,她的眼睛还不能见光。”暗夜精灵重新将已经掀开一角的丝巾系上;“无法治疗吗?”

“也不是不能治,只不过以我三级治疗师的本领是无法让她康复。这种被强光所灼伤的案例十分罕见;你应该去更大城市,比如郡省,那里的治疗师都在七级以上,说不定会有希望复原。”赫姆贪婪的目光一直盯着躺在床上的少女,虽然看不清相貌,但她却身着一身极为昂贵的黑色丝袍,这种既轻巧柔软的织物应该是由精灵所制,那些黄金佩饰和镶嵌其中的各种大小宝石全都是真货,随便一颗也能让普通农户过上几年好日子,能有这身打扮,绝不会是普通人,而且照她的行头来看,应该是个法师。

错不了,赫姆敢用自己的脑袋担保。虽然他在学校的时候没有用心学,但对于法师还是所了解的。要不因为魔力不够,家里又穷,早去当法师了。

再看这个一身黑,又整天蒙着连的家伙……举手投足间轻巧无声,虽然不像身材魁梧的壮汉那般孔武有力,但赫姆知道,这个男人绝对是个一流的战士,他见过许多冒险者,真正能比得上眼前这一个位的,没有。

法师和战士原本就是最佳搭档;但是像他们这样一名法师和一名战士的组合他还从未见过。应该非常有实力;这样的两个人怎么会跑到阿达兹这样的小山村里来?

不过想归想,赫姆挺有自知之明。

那些黄金和宝石,看看就好,拿了可是会送掉小命的。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门一关上,躺在床上的少女有气无力地开口问道。

“你醒了……”

“这是哪?不是菲尔奈特吗?”

“不,我们在北大陆冰晶。”

“北方大陆……怎么会跑到这儿来了……”

“似乎……是传送的时候出了点岔。”

“我现在好累……”

“眼睛怎么样?”

“疼痛感消失了,但视力还是没有恢复。”

“过几天吧,等暴风雪停了,我们去郡省看看,那里的治疗师应该可以帮你恢复。”

短暂的对话之后,寂静再次降临,躲在门外偷听的乔伊只好回到自己的房内。

“那两个借宿的怎么样了?”看到丈夫回来了,瑟安娜连忙询问关于这两个在山林里遇上的金主。

“治疗师走了,看他一脸喜色,应该得了不少的好处吧。无论他们多有钱,我就是反对把这两个家伙带进村来!!”眼看妻子已经开始盘算该怎么讨好在自己家借宿的两个瘟神,乔伊气得直跺脚;“钱!你眼睛里就只有钱!!我说过多少遍了,他们是暗夜精灵,只要有这些家伙在,就会有灾祸降临,他们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冷血杀手!!”

“闭嘴!!要是让邻居知道怎么办?!”眼见丈夫的嗓门越吼越大,瑟安娜抓起一块面包塞进他嘴里;“我可不管他是白精灵还是黑精灵,我只知道现在有饭吃是因为他付出的借宿费,只要他不杀人放火,你管他是什么种族。”

老乔伊的抗议最终淹没在妻子压倒性的食物攻击中,谁也不知道,这将是一个改变整个村庄命运的日子。

******************************

“醒了……”

“你醒了……”

从沉睡中醒来,感觉到身边站着一个人,却并非那一直跟在身旁的影子。

“西斯塔尔?”

“西斯……塔尔……是谁?刚才的那个人吗?”一个稚嫩的童声问到;“他叫西斯塔尔,那,你又是谁?”

“我?”

“在问别人名字的时候,是不是也该把自己的名字报上来?”

“我叫艾丽,你呢?”

“莫亚。”

取了食物返回的西斯塔尔看到的就是眼前的这一幕,不知是从哪钻进来的小鬼头站在莫亚的床前,不停的提出幼稚的问题。

“艾丽,你又不听话,说过你多少次,不要爬墙,这很危险……”隔壁传来一声明显带有怒意的斥责,紧接着一个小姑娘从角落里爬了进来。看到房间里面有人,她明显的呆住了;“抱歉……我不知道这里有人……艾丽!快过来!!”

在姐姐的召唤下,艾丽极不情愿的离开床铺。

“你们可以直接走门。”

在主人好意的提醒下,灰头灰脸姐妹从大门离开了。

这就是村子里谣传的那两个外地人吧,为什么这样的人物会到阿达兹来呢?

“埃莉姐姐……那个床上的人好奇怪喔,在眼睛上蒙了一块黑布。”

“听着,艾丽,以后不要随便接近那个女人好吗?”不知道为什么,埃莉总感到不安。

“为什么?”对于姐姐的要求,年幼的妹妹无法理解。

“不为什么,总之你照做就行了。”

“艾丽,又是你这淘气包!?”看到从楼梯上跑下来的小女孩,一直待在客厅的瑟安娜抄起了手里的扫帚;“又来偷爬我家的房顶,快滚出去,不许去骚扰住在楼上的贵客。”

没有再去注意楼下的骚乱,莫亚将感知延伸到这幢房屋以外的地方。

“似乎有人朝着村庄过来了,人数还不少,是吧?”

“嗯……虽然微弱,但的确是有一队人马朝这个村庄来了。”精灵视力非常好,是普通人类的三到四倍,西斯塔尔一推开木窗,就发现一支在两千卡林(米)外的队伍。

“你的感知又提高了。”

“这就叫因祸得福吧,缺少了视力反而增加了魔法感知范围。”

“看样子,似乎是来意不善。”村民发现这支队伍后一个个都拿起了武器,堵住了唯一可以进村的通道。

“当然来意不善啊,五、六十人的队伍里真正的人类才只有十名,其余的都是兽人族或半兽人,从它们身上的臭味就可以知道。一、二、三、四……一共有五名法师,照这个架势,应该是某个雇佣兵团,就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用感知探察了一下外面的局势,不用想也知道村民是输定了。莫亚现在要考虑的是这支雇佣兵的来意,究竟是针对着村民呢,还是针对她。

照估计来看,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小。

虽然教会已经对她和西斯塔尔下达了通缉令,但目前光明教会正忙着应付亡灵,所有的军队都调集到与东大陆接壤的几个国家。据她所知,阿达兹村位于大陆最北端的裘卡公国,与佣兵国宁格尔接壤,是个十分贫瘠的内陆小国,因为与东大陆的冰盖距离很远,所以也不担心是光明教会的人。

“村长,今天是最后的期限了,我代表卡崔城主来收取你们去年和今年所拖欠的所有税务。”

在村子前停下脚步,在仅有的十名人类中,衣着华丽胖子托斯清了清嗓子;“你也看到了,要是交不出来……哼,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卷十二 风雪 第三章 哈德罗佣兵团(一)

发现着村民均对自己的发言不为所动,托斯打了个手势,他身边一名牛头人战士立刻示威性地将手中的巨锤砸向地面。

只听“轰!!”地一声,平整的石子路被砸出一个约半人深的大坑。

村民们都被惊得说不出话来,这实力相差实在是太大了,用手的武器绝对无法对抗如此凶恶的敌人。

嘿……

果然都是一群村夫,吓唬吓唬便成,塞博利斯那家却说这群村民生性倔强,用武力无法让他们屈服,瞧,只是一次示威就已经让他们感到害怕了。

托斯是裘卡公国最大的雇佣兵团“哈德罗”兽人佣军的一个分队长,别看他体形过于肥胖,武技也只是三流角色,但因为头脑灵活,被破格提拔为队长。

“看到没有,这就是实力!!城主大人还拥有很多像这样的手下,你们这些村民是无法抵抗他的,还是乖乖的把税交了,我也不会为难你们。记住了,每家每户都要上缴,少一个也不行!!”这次代领着手下在风雪天赶到阿达兹除了要收缴拖欠的税收之外,还得屠村。

对于胆敢反抗自己的阿达兹村人,城主卡崔绝不姑息,已经给托斯下达杀光全村人的命令。

就在胖子盘算着先怎么样从村民手里捞点好处的时候,他的眼光突然瞄到不远处一幢木屋的二层,窗口站着从未见过的陌生人。

在前往阿达兹村之前,托斯就已经派人收集了所有村庄的情报,尤其是即将大开杀戮的阿达兹村,他可不想在临战之即才突然发现村民雇佣了比自己数量还多的佣兵。因曾有过类似经历,险些送命,胖子对于要进攻某个村庄之前都会格外小心谨慎的考察一番。但根据手下的情报来看,这是两个生面孔。

“那边楼上那两个,是什么人?”

众人回头一看,原来是借宿在乔伊家里的两个外乡人。

“不关他们的事,这两个是外乡人。”村长不想连累外人,虽然牛头人的蛮力是很厉害,但村民实在是无法负担过重的赋税。

最近几年的风雪一年比一年大,所收的粮食连过冬都不够,哪里还有多余的上缴。面对天灾,郡城城主卡崔不但没有减免赋税反而加倍,这自然引起了村民的不满。在阿达兹村的代领下,附近的几个村庄都没有上缴近半年的赋税。

等不及的卡崔终于派遣了驻扎了城内的一支佣兵前往阿达兹村,务必要起到到杀鸡敬猴的效应。

“我说老头,你怎么就没听明白我的话呢?”托斯用手指挖了挖耳朵;“卡崔大人是梭伦郡的郡首城主,换句话来说,他领地里所有的土地都是属于卡崔大人所有,自然也包扩你们这些平民所居住的山林荒野,所以你们得上缴赋税,至于那两个外乡人……他们站在属于卡崔大人的土地上,自然也要缴税。”

得到托斯的指示,两名身披轻型皮甲的蜥蜴人战士迅速冲进木屋,紧接着二楼就传来了打斗声。

“碰!!”

托斯的笑容在看清楚跌落前方的物体时嘎然而止,竟然是他手下的蜥蜴兵,皮甲完好无缺,武器也没有折短,只是在靠近后脑的脖颈上有一个不大的伤口,绿色的血液从这个伤口流到地面上。

“碰!!”

又一次物体落地的声音,是另一名蜥蜴兵,在相

同的部位上也有同样的伤口。

遇上高手了……

看那精确无误的伤口,托斯就明白那两个外乡绝

非常人。

蜥蜴人全身覆盖着坚硬的鳞片,速度敏捷、力大,一名蜥蜴人可抵三名普通的士兵。只有后脑的颈椎部位比较柔软,这就是它们的致命伤。

但要想在两名蜥蜴人的夹击中刺中其要害,就必须具备比蜥蜴人更为快捷的身手。

“多林、罗德,准备法术,也许……这些无知的村民真的请了其他佣兵团。”一边给身旁的法师下令,胖子托斯一边打量着走出没木屋的两个外乡人。

个高的全身裹在斗篷里,看不清脸,先前打败蜥蜴人的应该就是这人。

矮个的也是身着宽大的斗篷,眼睛上蒙了一块黑布,应该是个瞎子。

简单的评估之后,托斯下了结论;四处流浪的冒险者,虽然有些本事,但仗着己方人多,他还是有压倒性的优势。

“两位,想去哪?”

村民虽然自动给两个外乡人让出通道,但前来闹事的佣兵队长却不想就次放过他们,尤其是从二人斗篷内隐约可看出他们都身着价值不扉的服饰,说不准是外出私游的贵族子弟,要是能乘机捞上一笔,那这次可就没白跑了。

在胖子眼神的指示下,手持巨锤的牛头人挡在通往村外的小路上。

“我们是哈德罗佣兵团,奉郡省城卡崔大人的命令前来收取税,你想离开,也行。把税交了,我们自然就会放你们走。”打着佣兵团的名义,胖子认为就算是再如何厉害的冒险者也不敢与整个佣兵团作对。

“我讨厌贵族……”

矮个的外乡人褪下风帽,一头黑色的长发在风雪中上下飞舞,分外的明显。

“更讨厌像你们这些给贵族为虎作伥的废物。”

一时间,村民和佣兵都沉寂了。

“喔……一个特鲁特人女人,真难得啊。在这种荒野里居然会有一笔异想不到的生意撞上门来。”发现两民异乡人之一竟然是高价通缉的黑暗系特鲁特人,胖子这下可来劲了。

一个特鲁特人通常可以换取1000~3500枚金币,女人和小孩的价格稍微贵一点,能换到2000~5000枚金币。而黑暗系的特鲁特人则可以得到5000~10000枚金币,活捉的话,价格还会更高些。这绝对是一个可观的收入,想到这里,托斯不禁有些得意忘形,似乎已经预见他将这两个人活捉之后交给城主,领取到丰厚的赏金。

“这些家伙要什么处理?”看到莫亚皱起眉头,西斯塔尔也开始征询她的意见。

“反正他们也是来屠村的,就当做次好事,给这些村民留条活路好了。”

闪身躲过朝自己袭来的巨锤,西斯塔尔拔出仅剩的一把暗刃匕首,牛头人间来回穿梭着,凡被他匕首刺中者无不中毒倒地。

“火的精灵,请……”其中一位法师正打算用火系魔法救援的时候,突然被一道雷电劈中,惨叫一声之后摔下马,全身焦黑的他断无存活的希望。

“法术瞬发!!”

“默咒!!”

黑发女子并未张口,一个个连珠火球却迅速生成,并朝着法师队伍飞来,余下的四名法师大惊失色,连忙张开结界抵挡。

托斯乘诸人不备,悄然逼近正在施法的黑发女子。

既然把眼睛蒙上,必定是个瞎子。只要我乘其不备从后面挟持住这个女法师,另外一个还不只得乖乖投降。

“小心!!”

发现胖子卑鄙行径,有不少村民立即出声提示。

现在才发现,晚了!我已经……

已经距离女法师只有一步之遥,托斯正得意着,不料那女法师竟像背后长了研眼睛似的,猛一转身,原本空空如也的右手突然握着一把暗红色匕首。

事发突然,托斯连忙急退,一道红色的残影过后,他感到脖子突然一凉。

“啊~~~~~~”

半兽人佣兵只看到队长嘶哑着嗓音发出一声怪叫,赤红的鲜血如泉涌般喷洒而出。

“你……你……”因为喉管被割破,托斯无法完整的说完他最后的遗言,眼睛死死地瞪着眼前的黑发女子久久终于因力竭倒下。

“想背后偷袭我就是这个下场,正面进攻的话我或许放你一条生路,愚蠢的家伙。”跨过托斯的尸体,黑发女子冷冷地开口,她说话的对象自然是离自己最近的四名法师和四名人类贵族;“我不喜欢拖拉,是战是撤你们快点做个选择。”

“冰锋剑!!”

终于有一名法师完成了自己的法术,他举起手里的白色木杖,空气中的雪花立刻凝固为透明的冰晶体,朝着黑发女子射去。

侧耳倾听了破空而来的风声,黑发女人淡然一笑,举起自己的左手,五个仿佛具有生命的头颅齐声低吟,一道无形的壁垒构筑而起,冰晶撞在看不到的结界上纷纷化为碎宵。

“魔法护壁!!”

法师又一次发出惊讶的疾呼,再看着另一方,身着紫斗篷的男子来去如风,在半兽人的刀光剑影的中行动自如,反到是接近他的半兽人佣兵不停倒下。

“撤!我们撤!!”知道已无胜望,以这二人的身手,要杀光他们只是时间的问题,与其留下送死倒不如乘早撤了,减少无谓的牺牲。

和来时的气势汹汹不同,哈德罗佣兵小队灰溜溜地逃走了,阿达兹村的众多村民都目光呆滞的看着先前还站满了前来索要税金的道口。

虽然尸体已经被带走了,但在雪地上仍残留有大片大片鲜红的鲜血。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村长瓦莱西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就连收留两个外乡人的乔伊夫妇都惊呆了。

“只是过路人而已。”黑发女子重新将斗篷戴上,那把杀死佣兵队长的红色匕首已经不知被收到何处,一头健壮无比的黑龙悄然在村人的又一阵惊异声中出现,离去之前,她抛下一个沉甸甸袋子。

村长战战兢兢地上前拣起,打开一看,里面居然装着满满一袋的金币以及一枚小小黑色的印章,上面刻有一朵如雪的怒放蔷薇。

再抬头寻找时,已经没有两个异乡人的踪影,再次肆虐的暴风雪已经遮挡住他们的身影,唯有黑发女子淡漠的声音从远方传来。

“这里已经不适合居住了,那袋金子就当我给你们搬家的陪礼好了。如果实在没地方可去,你们可以到乘船到东大陆的梅里城,只要将那枚印章交给守城的士兵,他们会放行的。”

“村长,我们该怎么办?”

“搬吧,杀了哈德罗佣兵团的人,这地方是不能再待了。乘天还亮,大家赶紧去收拾些重要的物件,我们也离开吧,这村子的确不能再住人了。”看着周围殷切等着自己拿主意的村民,老村长也只得让大家都离开生活了一辈子的村庄。

“村长,我们已经在这里住几代人,离开的话去哪呢?北大陆没有被风雪覆盖的地方一年四季都在打仗,根本就没有我们的容身之所。”

“先离开吧,要不那些佣兵团回来了我们都得死。”

在村长的劝说下,阿达兹村的村民都收拾了自家值钱的东西,带上最后的口粮一一不舍的离开了祖祖辈辈生活了几辈子的小山村。

*********************

“团长……”

活着返回的四名法师将队长托斯肥胖的身体摆放在总部大堂里,尸体因为天气的缘故被冻成了青紫色。

“你们就这样回来了?”

团长哈德罗·萨古利斯是个壮实的大个儿,身体上有不少和敌人搏斗时留下伤痕,尤其是横在额头上三道爪印,据说是和地龙搏斗时受的伤。每当哈德罗生气的时候,这三道伤疤就会皱起的眉头而抿成一条线。

此刻,跪在下方的四名法师大气也不敢出一声,因为他们的团长头上的三条爪痕紧紧地黏在一起,说明他现在非常、非常的生气。

“我问你们话呢,没听见啊?死了一个队长和一名法师,你们就这样回来了?!”愤怒地拔出随身携带的双手巨剑,哈德罗一剑将面前的木桌削为两断。

卷十二 风雪 第四章 哈德罗佣兵团(二)

“团、团长,你听我们解释!那个……那个黑头发女人的法术非常厉害,我们真的不是对手。还有和她在一起的那个蒙面男子,他的身手非常灵活,我们死了二十几个半兽人士兵都没有伤到他分毫。”其中一个法师大着胆子求饶,团长随即抓住他的衣襟将这名不算瘦弱的男法师整个提起。

“非常厉害?”哈德罗眯起双眼,瞪着自己的手下。

“是、是的。”法师连连点头。

“真的?”仿佛不确定,哈德罗又问了一遍。

“当然是真的了,团长。我们绝对没有说谎!!我可以发誓……”刚举起手要发毒誓,法师就被丢回地上。

“都给我滚下去!”转身将剑往还完好的另一张桌子上一扔,哈德罗拿起了酒杯开始猛灌。

如获大赦的四名法师立刻以最快的速度逃离,他们离去后,一阵细碎的脚步想起,不用回头哈德罗也知道来的人是谁。

“你怎么看,妮雅。”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再派一队人去把那个村子围剿了。那两个人一定会到普拉利斯来,这座城市是裘卡公国通往其他国家的主要关卡,他们无论是往东或往西都得经过。到时,你还怕他们长翅膀飞了?”美艳动人的金发女子从后面抱住哈罗德,献自己的计谋;“黑发,这不是极为罕见的黑暗系特鲁特人吗,要是抓到的话会有非常丰厚的赏金,团长最近不是正缺钱用吗,正好可以抓住那两个来历不明的家伙,把他们交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2 2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