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黑暗学徒-第5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这个长老……没安好心呐……

必须尽快识破它的伪装和真正的身份,否则以自己目前的魔力断无胜利的可能,必须得根据它的身份来确定使用何种对策。

再次看向阿尔丹,在莫亚的眼中,一脸慈祥的人类老者的身影非常模糊,与其说它像人类到不如说是一则虚无的影子。

影子……

影子……魔兽自然也有影子,它毕竟不是亡灵……对了,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个阿尔丹的真正身份,与炎魔齐名的那一位……

虽然使用了变形术和高级迷惑术,无论是气质还是外表、神态、语气都表现得极为正常,但还是无法掩盖它身上残留的一丝魔兽之气,无论它修饰得再好,终究是还是暴露了。

这招的确厉害,借助无害的外表让前来参加试炼的祭司放松警惕,并乘机夺取祭司的性命,能有如此头脑,其智慧已经远远超过炎魔,难怪女妖会警告我不要轻易前往。

不妙啊……

感觉到自己的魔力越来越少,炎魔留在塔外无法进来……似乎有结界阻挡了它前进的脚步。魔龙路奇的情况也大至相同,只不过抵抗力差的它早就已经陷沉睡之中。

而为了保持仅存的最后一点魔力,莫亚只得放弃了对炎魔的魔力供给。与莫亚的媒触切断后,卡塞雷斯化为一道红色的雾气消失树林里。

或许,从进入森林的那一颗起,我们就已经陷入阿尔丹的圈套。

用狮魔兽麻痹试炼者紧张的神经,取得沙罗沙眼睛的兴奋会降低警觉,看到传说中的魔药长老竟然是个普通人类之后,警觉将再度下降。

连西斯塔尔这么小心谨慎的人也中了阿尔丹的计,若不是我双眼不能视物,或许就不会感觉出隐藏在空气中极其微小魔兽气息。

不对,应该说,是从一开始就是个圈套,无论是变形药水还是这幢布置得极其真实的幻像塔楼。

“真是非常了不起呢,连我都差一点被你给骗了。”

将装有沙罗沙眼球的布袋往融合法阵里一仍,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法阵连同地面都深深的陷下一个大坑,没有想象中该有的坍塌,空气中也没有弥漫呛人的粉尘。

除了地面上被炸出的大坑,四周的景色已经完全变了,更本没有什么塔楼,莫亚和西斯塔尔仍就站在红树林内,魔龙路奇就躺在距离他们不远的一颗参天红树下,炎魔本身带有硫磺味也还残留在它曾站过的地方。

看到这些,莫亚越发坚定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

“幻书吗?”西斯塔尔拔出武器,他很快就从幻觉中恢复过来。

“……有趣……这么多年来,你还是第一个识破我计谋的试炼者。”原本一脸和蔼的老人瞬间化为漆黑的影子,地面上到处散落着骷髅架子,数量之多,连女妖阁楼都无法相比。

“女祭司,你是如何看出我的破绽?”

“虽然说沙罗沙是冰火双系魔兽,可要想击杀它却并非难事。为什么在魔药学那么多科目里长老偏偏选中了比较简单的变形药水?为什么又要把居住点选在有沙罗沙栖息的红树林里?这不是让试炼变得更简单吗?以往的长老都会想尽一切方法为难试炼者,而魔药学却截然相反,这才让我有所警惕。你为了引诱祭司前往自己所在的位置,就亲自指定了试炼的内容……变形药水,这一切都只有一个目的——解开封魔印。我说的对吗,阿尔丹长老,不、或许我该称你为邪影萨菲罗尔。”莫亚再一次为自己从危险中逃脱而感到庆幸,她因为眼睛的失明反而因祸得福,识破了阿尔丹的计谋,若不是感知的扩张,兴许也就不会在中了迷惑术的情况下还能保持冷静的头脑。

“萨菲罗尔?!”借着莫亚与阿尔丹的短暂交流,西斯塔尔终于从迷惑中清醒过来,即便是从未进入过深渊魔域的西斯塔尔也听过这个名字。

安尼西亚著名的魔物,邪恶的阴影。人称“黑暗蛊惑者”,最擅长欺诈与幻化之术。在大黑暗时期曾一度非常活跃,由于不分敌我,在黑暗阵营内也是非常头疼的角色,后因与暗夜精灵结怨而被最高祭司那瑟斯以封魔咒囚禁在深渊魔域内,是暗夜精灵少数的死敌之一。

卷十一 纷乱的前奏 第十四章 意料之外(五)

邪影萨菲罗尔是比炎魔卡塞雷斯成名更早的古代邪物,现在的法师都只把它当作是传说中的怪物,没想到它居然能成为负责主考战争祭司的十九位长老之一。

照这样来看,萨菲罗斯一定还兼任幻术系的长老,它最得意的就不是变形与幻术吗?而所谓的长老也并非真的就有十九位,女妖除了炼金术外也一定兼任有其他的试炼科目,说不定连炎魔也是。

“虽然被识破了,但你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魔力再召唤炎魔,而你的魔宠尚未从幻术中挣脱出来,算是废物一个。剩下的这个暗夜精灵……嘿……虽说他的速度能追上我,但光凭物理攻击无法消灭邪影。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才对,女祭司。”邪影萨菲罗斯确如其名,它和魔影有些相似,但在位阶上却有着天壤之别。

以影子聚集的躯体随着西斯塔尔的移动,在不停地变换着位置,随时都有可能施出致命的一击,尤其是,莫亚现在散失大部分视力,更本无法仅靠感知来捕捉行动迅捷的影子。

“要不要试试看,到底是你邪恶的智慧会赢?还是我手上持有的神器会取得最终的胜利?”莫亚举起左手,让邪影更清楚地看到她所佩带的神器。

“受难指环……”不愧是生活在黑暗中的古老邪物,萨菲罗斯一眼就认出了这件器物的真实身份。

也正是因为受难指环的上一任主人,它在会被囚禁在这个该死的树林里长达千年之久。

“呐……我们来笔交易吧,萨菲罗斯。我可以解开你的封魔咒,但相对的,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条件?像炎魔那样做你忠诚的奴仆?”早在炎魔进入红树林的时候,它就已经感觉到了。邪影停止前进,似乎在考虑莫亚所开出条件的可行性,然而它边缘部分的影子却依然悄悄的从树枝间潜行,朝走莫亚的后背缓缓逼进。

“不,你完全误会了。我并不是要你成为我的奴仆。”察觉到身后的异样,莫亚抛出一个小火球击中几支袭击她的影子触手,她从不奢望将邪影收为召唤魔,这一类魔兽太过狡诈,心计太深,不适合掌控;“还有,谈判的时候要专心一致,继续搞这些小动作我怎么能确定你有合作的诚意呢?”

“嘿……”收回其他的影子触手,萨菲罗斯可不会这么轻易地就放弃杀死敌人,只要一有机会它就会再次发起进攻。

“那说出你的条件吧,看看是否在我能接受的范围内。”

“我的敌人太多,个个都非常人,而我却不可能随时都保持最佳状态,所以就想寻找几个有分量的役使魔,炎魔卡塞雷斯本在我的首选之例,可惜他偏要与我为敌,现在只好降阶为召唤魔,不但无法保持自由之身,还得随传随到,更无法违背主人的意愿。与这些相比,做役使魔可就强多了,你作为我的使者可以出入地上界,去欺骗人类不正好符合你的喜好吗?”将邪影收为役使魔也是增加自身战力的一种方式,只不过,役使魔不比签有生命契约的召唤魔,随时都可以反叛。如同一把双刃剑,越是高等的役使魔,也就越危险。

“胃口不小啊……但以你现在的情况,是无法让我信服的,不如……”邪影左右飘移,它还是存有杀死莫亚的念头,

“不信的话,尽管试试看。”以神器为最后的赌注,莫亚知道,萨菲罗尔绝不会以身犯险。像它这一类狡诈阴险的黑暗生物最珍惜的就是自己的性命,只要以玉石俱焚的方法绝对可以逼它就范。

“看来是不答应不行了……”萨菲罗尔思考久久,觉得这样对它也不吃亏,等到离开这该死的封魔咒之后、等它恢复力量之或,要杀死一个年轻的祭司,有的是机会。

“好吧,姑且试一试。”萨菲罗尔以部分以影子递出了魔兽特有的契约之纹,借由这个专属于它的符文,就可以成功的与人类和其他生物签下契约。

当代表邪影的魔兽纹章印在莫亚的右臂上,契约就算正式成立了。这样,加上左臂上魔龙与炎魔的魔兽纹章,她已经成功的与三头魔兽订下契约。

“以莫亚·法西·特鲁特之名,解除施加于此地的诅咒。”受难指环的五个戒灵同时发出鸣吼,困牢邪影长达千年之久终于撤去,萨菲罗尔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红树林里。

“它就这么走了?”惊讶邪影没有发动攻击,西斯塔尔有些困惑。按照它的脾性来说不应该会发动袭击的吗,怎么轻易地就撤走了?

“哼……它是击毁我手里的受难指环,在持有者遭遇到不测的时候,受难指环会自动发出毁灭咒文,任何在咒文范围内的生物都无法啊幸免。眼下,它自然是向着人多的地方去了。邪影主要是靠吸取人类的精神和灵魂为食,既然无法把我们当作食物,它自然就退走了,没什么好奇怪的。

“那魔药学的试炼……”

“笨啊……既然考核由长老定夺,它自然可以自己确认考核者通过予否。”

“那就是说……你通过了?”

“对……不好!!”至此,莫亚突然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时空回廊!!

长老也有掌握有开启时空回廊的权限,这不就表示她极可能会被送回暗月之塔。

不行,这次试炼她还打算多待一段时间呢,怎么可能就这样被送回去?

才完成了一个高等召唤和一个初级魔药学,进入深渊魔域不足十日,怎么能回去?

“喂,森林在发光。这是怎么回事,莫亚?”发现四周的森林开始发光,西斯塔尔连忙出声提示莫亚。

“发光?是时空回廊……我们要被送回去了……”好痛……我的眼睛。双眼的疼痛已经超越了所能忍受的极限,莫亚无法抗拒时空回廊的强制性传送法阵,昏迷前模糊的视力只看到传送法阵将她和西斯塔尔以及那些散落在地面上的狮魔兽的尸体一同笼罩住。

路奇呢……这个胆小鬼不在传送法阵里面吗?把它独自留下,万一遇上去而复返的邪影岂不危险?

思绪随着黑暗逐渐停止,被双眼的疼痛折磨了数个时辰之后,莫亚终于坠入到深深的黑暗之中。

***********************

“没错,是我们魔族的气息。”

从黑暗元素学院的方向赶来一对数量不小黑衣祭司,他们就是第二批进入深渊魔域的魔族。

从人类那里得知了同胞已经外出,他们一路追来,发现的却只有散了一地的尸骨,被蜂拥而至的低等魔兽啃食之后,已经无法辨认,要不是残骸上还遗留有魔族尚未散去的气息,也无法确认这堆面目全非的骸骨的真实身份。

“沙林娜,我们找到这个。”

其中一名祭司捡起有一半插在焦黑泥土里的青色水晶戒指。

这是个可以记忆影象的魔力戒指,通常用来记忆临死前的最后影象。是盗贼、情报贩子随身携带之物,莫亚大意之下并没有好好的检查尤塔和沙曼的尸体,这也给她后来与魔族结怨埋下祸根。

“不错,这是我弟弟的戒指。”魔族女祭司握紧手中已经变色的水晶戒指,它原本该是无色的,现在变为青色,说明戒指的主人在临死时使用过它。

在几名祭司的共同努力下,记忆有最后影象的魔力水晶被安全地从黄金戒身内取出。

虽然遭到魔兽的踩踏,影象不是很清晰,但声音却完好无损的保留了下来,在施展了回放魔法的之后,保留在记忆水晶里的魔族祭司沙曼的最后一段话被重新展示在他的同胞面前。

“暗夜祭司……我的族人回为我报仇的,你等着吧……”

“暗夜精灵?摩罗长老不是说他们偏好武技与近身格斗,懂得使用高深魔法长老的都已经在千岁以上,深渊祭司也只仅存五位,根本不可能舍得派遣到深渊魔域来做祭司修炼。怎么会是他们……”发现戒指的魔族祭司惊奇的看着首领,暗夜精灵已经不再像他们的地表亲戚一样擅长施展元素魔法,他们更多的将自己的魔力投入到“飘浮术”、“黑暗潜伏”、“迷惑”等辅助性黑暗法术上。

已经近千年未曾有深渊祭司诞生的暗夜精灵怎么可能会是杀害尤塔与沙曼的元凶,这骸骨虽然残缺但也能看出曾遭到极强火性元素的攻击,暗夜精灵绝不可能施展出如此强烈的火元素。

“一定是遇上了附近大热海的火焰巨魔,否则以沙曼与尤塔的能力绝不可能毫无还手之力就被干掉了。”沙曼的姐姐,第二队祭司团的首领,高级邪恶祭司沙林娜知道自己弟弟的本事;“一定是被暗夜精灵使用了下流的计谋,把他们引诱到这个地方下的手,死于火焰巨魔的围攻。”

“看呐,我又找到一件东西!!”另一名魔族祭司从骸骨堆中拣起一柄黑色的匕首,暗藏有隐隐绿芒,森冷而锋利。

“是暗夜精灵的暗刃匕首,不会错的。”

暗夜精灵……无论是谁,我一定会让杀了我弟弟的家伙给他偿命。无论他在天涯海角我都会把你找出来!!

沙林娜暗暗发誓,一定要给弟弟报仇

卷十二 风雪 第一章 旅人

尽管现在已经是万物生长的春季,但在北方的冰晶大陆,仍被严寒所笼罩着。

漫天大雪遮蔽了温暖的阳光,呼啸的冷风在广阔的冰冻苔原上肆无忌惮地奔走,冻结所有试图破土而出的新生命。

今年的冬季非常的反常,似乎冰雪女神还不愿将季节更替的权杖交付到春猎女神手中。

持续的风雪不但让平民消耗完冬天的储备粮食,也让潜伏在山中的野兽按耐不住饥饿,荒野之地的小村庄频繁遭遇袭击,是各地领主最常听到的噩耗。

一大清早,老猎户乔伊就扛着他用了二十年的猎枪向着村庄后面的森林走去,想去看看两天前埋下的陷阱,看是否会有猎物在风雪中不慎落下。

虽然守株待兔的办法是老套了点,但总算是能应应急,家里的伙食只能维持十天。过了这十天,他都不知道该拿什么去喂还未满月的小孙子,以及刚生产完虚弱的儿媳。

“乔伊大叔,要去打猎呢?”看到村子的老猎人一大早就准备进山,杂货店伙计加洛夫忍不住多嘴问了两句。

“是啊,今年的雪特别大,庄稼收成不好。眼看家里的存粮快吃光了,如果再不进山找点好的猎物,拿到集市上去买点钱,我们这一家子就都得饿死了。”乔伊握紧手中的长枪,想起了他出门在外已经半年没有回家的儿子。

老乔伊年轻时做过佣兵,后来遇上了年轻貌美的酒店女招待瑟安娜,就一同回到家乡结婚生子。

原本以为一家人可以在乡下安分的度日,但好不容易抚养长大的独子多纳却不愿意一辈子都待小山村里。

一次,从到山里来收购兽皮的商人那里听到,在郡城最近有种非常赚钱的职业,最喜招募年轻力壮的青年,不顾年迈父母与刚新婚妻子的劝说,多纳带着祖传的宝剑踏上了寻找声望和金钱的旅途。

起初,多纳还真从郡城寄来了为数可观的几笔费用,但三个月前,就再也没有儿子的消息了。

儿媳米丽娜已经生下可爱的小孙儿,要不是老婆子和儿媳需要人照看,思儿心切的乔伊早已经收拾行装到郡城找儿子去了。

“乔伊大叔,这种天气你就别进山了,那里不仅风大,还有凶猛的野兽出没,还是等雪停了再去吧。”

“不行啊,这雪已经下了十多天了,不能再等了。”好言谢绝加洛夫的好意,乔伊还是独自一人进山了。

雪已经没到膝盖,一路上除了从树上落下的积雪,就只有老猎人独自行走的脚步声。

昨天夜里村子后面的山林里突然着火,虽然很快就熄灭了,但从这迹象来看,应该还是会引起动物的惊慌,说不准在逃亡的时候会有那么一两只掉进他布置的陷阱里,体形小的就充当粮食,体积大的剥皮拆骨,兴许能买个好价钱。

突然,一道金色的光芒吸引了老乔伊的注意力。

不远处的一个山脚下,金色的荧光时闪时没,断断续续的。

最让人惊异的是,被金光笼罩的地方完全没有积雪,树木都发出碧绿的新芽。

“我的老天……那是什么?”

惊奇的目光落到光芒中央,在已经长出新草的绿地上,有个穿着紫色斗篷的男人,他怀里抱着一身黑袍的女人。

虽然距离有点远,但老乔伊还是看清楚了,每当男人将左手放到女人额头上的时候,就会有一道柔和的光芒发出,最后没入黑衣女子的身体里,自己先前在树林外见到金色的荧光就由此而来。

“出来。”

像是感觉到乔伊的存在,身着斗篷的男子抬起头,看着他藏身的大树,冷冷地吐出了两个字。

“我知道你在,从你进入森林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发现你了。”

眼看瞒不过去,老猎户颤颤悠悠地提着他的长枪缓缓走出,每一步都走得极为小心。因为乔伊在那紫色斗篷上看到了一个让他既熟悉又恐惧徽章——白色蔷薇。

由于年轻时候做过雇佣兵,乔伊并非一无所知的村民,他知道,这个徽章所代表的意义。

暗夜精灵!!

虽然附近并没有暗夜精灵所居住的地下城市,但仅是一名暗夜精灵,就足已将手无寸铁的村民杀死。常期与野兽搏斗的村野之民是比城市里的平民身体强壮,但这并非表示他们就是精通暗杀的暗夜精灵的对手。

“附近有村庄吗?”男精灵冰冷的嗓音将乔伊惊醒。

暗夜精灵的话,让乔伊的心猛地一沉。

莫非是因为村民常期拒不交税,扎梅耶的贵族特意雇佣暗夜精灵来剿灭整个村子,以杀一儆百的方式警示其他同样抗税的村庄。

一想到这儿,乔伊不由挪了挪他深深陷在雪地里的双脚。本书由电www子itmoo书com网提供下载

但开溜的念头才起,随即又被否决了。

精灵动作迅速、敏捷,能在积雪上堆上行走自如,他就是长了四条腿,也跑不过在精灵中以迅捷著称的暗夜精灵。

既然打不过,也逃不了,倒不如试探一下,看看对方的来意。

“你……你想干什么?”

“我同伴需要医生。”低头看了看怀中依旧毫无动静女子,男精灵抛出一颗红色的宝石。

“只要你别声张,把我们带到村庄里,找个好的治疗师,这东西就是你的了。”

雪地里,一块拇指粗的红宝石散发出诱惑的光芒,一再的引诱着老猎户的良知。

只要收下这颗宝石,不止是这个月,就是今年、明年、后年的生活费都有着落了。

但……将暗夜精灵带回村子,这却不大合适。

阿达兹村的百姓生性善良,民风淳朴,他们不知道暗夜精灵的可怕,也不了解人心的险恶。如果将这个冷血的杀手将回带去,一定会一起灾祸的。

假如这只不过暗夜精灵为了寻找村庄的确切位置而使的苦肉计,那他因为贪图一颗宝石而断送全村人的性命,岂不成了全村的罪人。

“我不要你的钱,你……你赶快走……”鼓起勇气,乔伊将红宝石仍了回去。

看着落身边的红宝石,暗夜精灵叹了口气,一缕银色的发丝从斗篷内垂落,如同红宝石般闪烁着不是诱惑之光,里面更多的,是危险。

感觉到突然高涨的杀意,老乔伊知道他即将丧命于那名暗夜精灵,即便他们之间相隔十数卡林(米),但他明白,这点距离对于一名暗夜精灵而眼只不过是瞬间的移动,他轻巧的脚步可以轻易地跨越阻挡自己逃命的积雪,只要一转身,对方的兵器就会划破他的静脉。

乔伊甚至看到了男精灵的右手抽出了他藏在腰后闪着寒芒的匕首,时间似乎也变得异常缓慢,空气里弥漫着一触即发的危险,这一刻森林变得寂静无声。

“乔伊?!”

就在乔伊以为自己要命散山林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嗓音让他慌了神。

“你怎么来了?”

乔伊看到的,是自己妻子瑟安娜。

只见她独自一人穿着厚厚的棉袄站在身后进山的小道上,手里提着一盏忽明忽暗的油灯。

“我很担心你,听加洛夫说你进山了,就急忙来寻你。回去吧,这风雪这么大,不会有猎物的。”

怎么办?

居然在这个时候老太婆居然闯了进来,要是连她也死了,谁去照顾年幼的孙子和日渐憔悴的米丽娜?

“不要过来!!”

老猎户焦急的呼喊声被风雪掩盖,听不清丈夫说话的瑟安娜只得一脚深一脚浅的移动自己的身躯。

“站住!!”

可惜,猛然增大的暴雪让乔伊的话无法顺利的传达给妻子。

当瑟安娜接近乔伊之后,她也看到了坐在地上的暗夜精灵。

“老头子,他们是……”曾当过酒店女招待,瑟安娜也知道精灵的存在,只不过还未见过暗夜精灵。

乔伊回头一看,男精灵不知什么时候将匕首收起,他再度拿起那颗红色的宝石向瑟安娜晃了晃。

“这位尊敬的先生,您有什么吩咐?”

看到红宝石,瑟安娜眼都直了,哪里顾得上丈夫的叫骂,直直的走了过去。

“我们迷路了,想在你家借宿几天。还有……我同伴生病了,得给她找个治疗师,这个就当做在风雪中打扰你家的住宿费好了。”暗夜精灵突然改变语调,一副旅行者的口吻,以非常友好的姿态征求瑟安娜的同意。

“非、非常乐意为您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2 26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