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黑暗学徒-第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还能站立的佣兵也都冲了上去,他们知道一但让死灵法师召唤来塔外的僵尸和骷髅那就全完了。以目前三十个人的兵力都毫无还手之力,就更不要说还在一旁虎视眈眈的守卫者了。

“呼!!”

火球和箭矢穿过死灵法师与巨兽的身体,打中他们身后的黑色的墙壁上,那些冲上前准备砍杀死灵巫师与守卫者的佣兵也全都扑了个空,有的还因刹不住脚步而跌下楼梯。

“幻影术!!”

众人这才发现,对方在一开始就使用了隐藏身形的法术。但为时已晚,巫师和巨兽在众人后方现身。

只轻轻一点手中的法杖,亡魂法师说出快速而简短的咒文。

“灵缚!”

大多数的佣兵顿时无力地瘫倒,还能站立的也都被守卫者一一扑倒,只有埃鲁森四人还在苦苦支撑。

“真没意思,这么快就完玩。看来……你们全部都要加入到下面争抢肉块的行列中,连进迷宫的资格都没有。”

巫师再次举起法杖,念起了平日里很少用到的中阶法术。

“亡灵之舞。”

无数的亡灵和幽魂随着巫师的召唤从黑暗中涌现,飞向在场所有有生命的物体。

惨叫声响彻黑夜,即使在远方的梅里城也能听到,人们纷纷关紧门窗,今晚又是一个让人难以入眠的恐怖之夜。

兰托娅奋力的维持着防御结界,埃鲁森不停地咏唱简单的光明魔法来驱赶亡魂。

可这一切都没用,他们的魔力本就不及亡灵法师,也无法同时顾及他人,被亡灵袭击的佣兵都发出了痛苦的叫喊声。

随着死气越来越浓,佣兵们大部分都已经昏迷。再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所有人就会被吸去生气,变成没有思考能力的僵尸。

“糟糕……他是个亡魂大法师!!”埃鲁森猛地意识到到对方与己方实力的差别。

亡魂大法师——不死系高阶法师的尊称,是超越学徒、下阶、中阶的高阶法师。他们拥有不亚于大祭司的强大魔力,是邪恶、死亡、恐惧的代名词。

目前已知的共有六位亡魂大法师,分别隐藏在安尼西亚四块大陆上,而亡魂塔里的这位——佩迪内·欧普,就是排名第三的亡魂大法师,一个活了三百多年的老巫师,是位连上任法皇也颇为头痛的难缠人物。

一百年前,在与巫妖王撒玛争夺死亡之领的控制权失败后,佩迪内被迫离开克里恩沙漠,后又被光明圣教驱赶而四处躲藏,这才来到暗夜精灵的地盘——黑森林。

原本黑森林该是禁止任何人人类出入的禁区,但由于暗夜精灵近百年来已经很少返回地面,亡魂法师这才大着胆子在森林边缘修建了一座法师塔。

他无意中发现,这里的地下竟然隐藏着一个极其庞大的古代遗迹,它的范围甚至要比所有已知的遗迹都要广阔。

其实修建者就是东大陆曾经的统治者——暗夜精灵。自从千年前,随着内部斗争,暗夜精灵帝国崩溃后,他们逐渐丧失了原先庞大的疆土,不得不退回阴暗的地下。

因为遗迹中蕴藏着一股十分强大的魔力,佩迪内边萌生了把它聚为己有的想法。这样不但可以返回死亡之领,说不定还可以打败一直压制自己的撒玛,成为死亡之领的新一代统治者。

由于地下遗迹里凶险万分,自己擅长的又都是黑暗法术,遗迹内布置着有反魔法传送的束驳咒,担心遇上暗夜精灵的亡魂法师,只好放弃亲身犯险的想法,从前来大火山的冒险者中挑选出一些的精英,把他们放进遗迹,由这些抓来的冒险者为他探路。

但即便是如此,他所得到的,仍然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

***********************************

“不行了……我坚持不住了……”埃鲁森的光明防护终因魔力的消耗完结而崩溃,死亡之气顺着皮肤和呼吸渗入到他的身体里,火焰法师颓然倒地,脸上满是死亡的灰败。

兰托娅也因维持结界用力过度透支倒地,惨白的脸上已经浮现出青黑色。

而抗魔力最低的巴鲁、迪雷达瓦意识的早已昏迷多时,就是还维持着清醒的苏伊也好不到哪里去。

借助着“精灵之光”的净化之力,他也只是比别人多了一点苟延残喘的时间而已。

一直在思考如何进入遗迹的亡魂法师没,猛然想起自己准备放入遗迹的人数还差一些。

不如把他们留下,这样也可以省去我一番力气。唔……就让他们多活几天吧……

佩迪内原本要出手的攻击魔法,也因脑中思想的突然转变而改成了传送魔法,将一群冒险者统统都投入了塔底宽畅的地下室,那里早就聚集了他数个月来精心收集的众多冒险者。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把侵入者打发后,佩迪内又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卷二 巫师 第五章 监牢大厅

“埃鲁森、苏伊、兰托娅你们还好吧”迪雷达瓦一接触到地面就开始搜寻同伴,所幸他们彼此相隔不是很远,刚一出声就得到回应。

“嗯……还好,只是断了两根肋骨。”

苏伊摸着腰部忍痛回答,他身旁就是埃鲁森和兰托娅,看样子也没有什么大碍,只是魔力透支没有精神答话。

所有人中伤最重的要数佣兵首领巴鲁恩,他被守卫者直接击中,倒现在还躺在地上呻吟,也不知伤到了哪儿,还有些魔力的兰托娅马上施展治愈术为大家治疗。

“这是哪儿?”

稍微恢复了些元气后,人们才开始打量自己所处的环境。

“到处都是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

“对啊,还有股难闻的臭味,也不知道是从哪来的”从昏迷中清醒的佣兵发现,这间不大的地下室里弥漫着一股刺鼻的怪味。

为了保持仅剩不多的魔力,兰托娅和埃鲁森在简单的给众人救治之后,都不能再用魔法,连发个简单的照明术的很困难。

苏伊拔出精灵之光,借它的光芒来查看四周的情况,这柄刚才不能拔出的名剑,现在终于到派上用场了。

“啊,有人!!”

随着逐渐亮起来的晕黄色剑芒,兰托娅这才发现自己身旁竟坐着一个人,吓得她立刻尖叫。

佣兵们快速亮出了手里的武器,由于对巫师的恐惧尚在,任何的风吹草动,都只会让他们更加紧张。

虽然光线昏暗看不清对方的面孔,但依稀可以辨别出是一名人类男性,模样十分邋遢,活像贫民街的难民或乞丐,先前那股难闻的恶臭就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察觉到这点后,大家都纷纷掩鼻远离。

自伤痛中缓缓苏醒过来,躺在地上的巴鲁恩也发现黑暗的地方并非只有他们,就在他的对面就坐着两个模糊的身影。

“嗤!”

迪雷达瓦点起随身携带的火把,明亮的火光驱散了地下室里的黑暗。

在火把的照映下,众人终于看清他们所在的究竟是怎样一个地方——一个烟囱般椭圆型的石室底部,大家就是从上黑呼湖的洞口方滑落到这里的。

光华的墙壁上没有任何缝隙,高耸光滑的石壁根本无法攀爬,就算可以借助法术浮空,也未必能达开已经被佩迪内关闭传送通道,如果找不到出路的话,他们所有人都会被困死这个囚牢里。

仔细聆听,在石室之外依稀可辨断断续续的说话声。

看来,除了他们所在的这间以外应该还有别的石室,就如同被分割成数块的圆型监狱,彼此之间都隔着粗厚高深的石墙。

在这间亡灵巫师的自制的监狱里,除了刚落下的埃鲁森等人,已先有三人。

一个是先才见到的乞丐男子,在他对面靠墙的角落里则坐着一个矮人,长着满脸浓密的红色大胡子,穿着与树皮无异的褐色短衫与皮裤,手中握着雪亮且与身高比例不相符的大斧。

红胡子矮人身边不远蹲坐着一名的黑衣少女,她身着森林漫游者特有的绿色斗篷,胸前佩带着银色的三级冒险者徽章,在腰间还挂了一把精巧的匕首。

虽不是像精灵之光那样的宝物,却也价值不菲,若隐若现的精灵文字配着精巧花纹的装饰,怎么看都是高档货,拿到拍卖行的话最少也值一千金币。

宽大绿色斗篷下是一张年轻且秀气的脸,黑色的眸子暗淡无光,不怎么有精神的望着埃鲁森诸人。

黑暗一族?

人们都吃了一惊,虽然东大陆上黑暗一族多如牛毛,但有着人类外表的黑暗系特鲁克人却可是十分的罕见。

“嗨。”

乞丐男子和首先众人打招呼,他也是一袭黑衣,浑身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恶臭,活像在魔兽洞穴里呆了几年。

若不是他腰间系有攀爬的专用钩索和偷盗必备的万能钥匙,人们还很难看出他的职业是竟是盗贼。

真没想到在号称“三王治世”的和平年代,还有如此不讲仪表的盗贼,随便拉个流民出来也比他干净,真怀疑身上带着如此招摇的臭味如何近能人身偷盗?

“先介绍一下,我是盗贼斯托,虽然是这间牢房最早访客,但关于这里的具体情况还得问他们。”

斯托把手一偏,指向对面的矮人和少女。

“请问这里是……”身为太阳神殿的候补神官,埃鲁森在学习神学就通融多种语言,他边走边说着通用语。即便是特鲁克人,也能听懂这种在四大陆都通行的语言。

虽然是黑暗一族,但相比之下,埃鲁森认为她比矮人要容易亲近些。但他并有得到想要的回答,对方只是睁着一双晶亮的大眼睛,就在他想是否自己有什么失礼的地方时,一旁的矮人出声了。

“这是克里恩的地下迷宫。”矮人用粗嘎的嗓音回答;“我是拉尔夫,地穴矮人工匠大师的小儿子。五天前被抓,这小妮子被下了沉默咒语不能说话,至于你们要问的事,还得帮她解了沉默咒才知道。”

望着连连点头的少女,埃鲁森的心里打起好几个问号。

虽然特鲁克人的依照信仰的神灵分化为不同的族群,是天生就具有魔力的一族。虽然眼前的黑眸少女有一张秀气的脸庞,但与一向都以容貌出众而著称的的特鲁克人相比还是显得过平凡,而且精通魔法的特鲁克人,怎么可能轻易的就会被下了沉默咒,这其中必定有什么古怪。

“帮她解开咒语。”

尽管对特鲁克少女的身份还有所怀疑,埃鲁森还是让兰托娅解开了亡灵巫师所下的沉默咒语。

“在慈爱女神的庇护下,解除此人所中的诅咒,恢复原有的健康。”

兰托娅解开的沉默咒,少女感激的回望一眼;“我叫莫亚,两天前被巫师抓来。至于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应该在黑森林的地底深处,是古代暗夜精灵遗迹的迷宫入口处。”

这明让埃鲁森感觉怪异的少女,就是刚从格里格逃脱的莫亚。

借着新法皇即位的特赦,在监狱里整整蛰伏三十年之久,联合其他的重犯一起秘谋越狱。

她为了躲避监狱的追兵,没有跟随麦达罗等人一起扮做光明圣教的人员离开,反而从矮人开凿的采矿道进入深邃的幽暗地域,打算利用地穴矮人的通路前往南方的港口城市——拜伦。

却没有料到在地道里遭遇一头成年地龙,同行的小盗贼路奇险些丧命,虽以“灵魂交换”的法术打败地龙,也救了已经奄奄一息的路奇,可他从此只能以地龙的身份生存。

年轻的小家伙并未发现事情的严重性,他却认为有地龙强壮的身体很好,至少不会被别人欺负,比起原来的身体好了不知多少。

在地龙居住的山洞里,莫亚惊异的发现了某位古代法师遗留的物品。魔力恢复后,她用了足足两天的时间才解开箱子上的五道封咒。

由魔力保持的影像里得知,那些东西的主人是千年前月与夜之神的最高大祭司那瑟斯·埃伯·克瑞亚。那时暗夜精灵尚未同如今的特鲁克人决裂,二者共同侍奉黑暗主神之一的月与夜的双生神。

神殿发生分裂前,那瑟斯率领着深渊骑士与地下的妖魔发生了争战,年老力衰的大祭司最终没能回神殿。特鲁克人与暗夜精灵为了由哪一方出任新一任大祭司争执,最后更是中断了已经延续了数千年的共生习俗。

阴差阳错的,莫亚在逃避大批巨毒剑蛛时从幽暗地域掉落到地下遗迹,她和路奇早在被剑蛛追赶之初就失散了。

胆小的路奇白浪费了地龙的强壮身体,一见张牙无爪的剑蛛扑过来就往回跑,完全不顾莫亚在身后愤怒的斥骂。

发现埃鲁森的怀疑的眼神,莫亚知道他肯定知道自己黑暗一族的身份,这都是因为她黑色眼瞳的缘故。

对此,莫亚也未加以更正。相比特级重犯的身份,在即便是在东大陆都很少出现的特鲁克人,也更容易让人接受。

听了莫亚的话,牢房里的众人陷入了死寂一般的沉默中,最后还是由埃鲁森开口,才解开了好像咒语似的沉寂。

“没想到在黑森林的地下还有这样的地方?”饱览所有神圣帝国的藏书,火焰神官却从不知道,在安尼西亚的众多古代遗迹里,还有这么一处神秘遗迹。

“可能是年代过于久远,逐渐荒废了吧。”

知道自己的话有些让人难以相信,莫亚也不以为意,她也是刚从大祭司那瑟斯遗留的卷轴中才得知。

像这样的遗迹在安尼西亚随处可见,多半是由于古代战争所造成,因战争而湮没在历史中,最终变成荒凉的废墟。

大祭司遗留的物品中就有一本完全由魔兽皮制成的书卷,上面清楚的记载了不少类似的古代遗迹,那可是在历史中都没记载的珍贵资料。

“说不定这里藏有大量珍贵的宝藏,不然也不会修建在这样隐秘的地方了。”原本靠在墙边休息的盗贼托斯突然插上一句,听别人说了这么多,他最感兴趣的只有地下可能藏有宝藏的事。

“不,可能是古代的封印。”对此,埃鲁森持相反的见解,没有人会如此费事的在黑森林地底制作迷宫来藏宝藏。这迷宫多半是用来阻止闯入者的障碍,在魔怪横行的大黑暗和魔导时期,这样的封印随处可见。

虽然埃鲁森出发的观点正确,却稍微偏离了一点轨道。

这个遗迹确实是古代的封印,但它的却是暗夜精灵自己设置的。

隐藏在地下迷宫中的,是古代两大主神殿之一的月神之殿——暗月之塔,在诸神战争后便沉没到地底。

亡魂大法师佩迪内不知迷宫的真相,他只是隐约感应到地底潜伏着一股巨大的能量而已。

“问题是我们怎么办,现在可不是讨论遗迹和宝藏的时候。”矮人拉尔夫站起身,似乎十分的恐惧的说道;“根据我们祖先的传说,这里以前是个古战场,封印着大黑暗时期的可怕怪物,还是想办法快点离开的好。”

“大黑暗?!”

拉尔夫的话在人群中又一次引起恐慌,那是远比魔导纪更为遥远的年代。人类在那时还远没有今天这样多的土地,对当时的人类而言,古龙和精灵才是地上界的主宰。

想当然,四千年前的大黑暗时期对于普通人而言,这只是存在于传说中的神话故事。

“没办法。”

莫亚摇摇头,虽然她也想离开,但受迷宫入口封印的影响,传送魔法和徒步都无法离开,除非能找到控制反魔法的装置,否则大家将一辈子被困在地下。

“地下迷宫设有束驳咒和反魔法装置,所有生物都是有进无出,除非解开位于迷宫中某处的机关,否则谁也不能离开。要不然巫师何必让其他人进入迷宫,早自己一步得到封印内隐藏的宝藏,他也没有必要把我们囚禁在地下监狱里。”

“宝藏?”托斯死鱼般浑浊的双眼在听到这个词后顿时圆睁,这是他第一次听到地下迷宫有宝藏的确切肯定。

“应该是某种宝物吧,具体的连巫师自己也不太清楚,他在这鬼地方待了三百年都没有结果,所以才不断的抓冒险者放到迷宫里,试图寻找解开封印的途径。”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内幕的?”照理说,既然知道这么多内幕,为何还回被抓进监牢大厅,无论怎么想都很可疑。埃鲁森甚至产生了“莫亚是巫师打入囚犯内部的奸细”这一类荒谬的想法。

“我居住在附近的一个小镇,是无意中来到这里的,为凑数他才没有杀我。”莫亚怎么可能将自己的身份全盘托出,她也是在格里格监狱里听到说的,具体的内容早忘了。

牢房里又一次恢复到死寂静的沉默,连周围的说话声都停止了,显然其他牢房的人也听到他们的谈话。

“那……我们到底该怎么办?”

这次是问话的是盗贼托斯,他现在比较关心自己的性命,知道连那个恐怖的巫师都不能解开封印,财宝顿时变得遥不及。

“巫师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把通向迷宫的大门打开,让一定数量的冒险者下去探险,我们只有在那个时候才能离开牢房。”莫亚说出了她唯一所知道的方法,这也的确是大家唯一的出路,也是一条不归路,解不开封印他们一样得死。

“那就是说,只有解开迷宫里秘密才能离开……”埃鲁森自语,并开始在脑海里搜索自己学到的关于迷宫一类的开启方法。

“谁也不知道在迷宫里究竟有什么,先不要管那传说中的妖魔,我们连巫师都赢不了,就算是侥幸解开封印,也逃不开他的魔掌,最后一定会被杀掉的……”

“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不试试看怎么知道不会成功,而且在那里等待着我们的,未必就是死亡。”

冷冷地看着沮丧的佣兵们;莫亚十分看不起他们如此轻易就放弃了生存的机会;她绝不会这样坐以待毙。

她还没有复仇,不能就这样死在幽暗的地底。

第三次沉默降临;这次再没有人提问;大家都在心里思考如何度过接下来严峻的考验。

卷三 追踪 第一章 致命之捕手

监牢大厅的第二天——

午夜时分;通道里传出轻微的声响,将感知较常人敏锐的莫亚从浅眠中惊醒。

通道里不时飞落的灰尘和由远而近的下滑声都一再显示——有什么东西下来了。

看到那个物体从三十卡林高的通道直落地面却没发出任何声响,原本正要开口叫唤其他人的莫亚“咕”的咽下了已经来到喉咙的话。

身材高大的人影静立在黑暗中,没有做任何的动作,他就那样一动不动的站在石室中央,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莫亚也在等待。

当黑影静立的时间越久,她的心也像脱了绞盘的水桶越沉越深。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已经跑了这么远,又是地穴又是迷宫的,追踪者竟然一直没有放弃的尾随而至。

起先,在离开地龙巢穴的时候,莫亚就隐约感觉到,从监狱方向追来了一个强大敌人,在不断地搜索她的准确位置的同时,也以惊人的速度接近。

正是因为这样,在被剑蛛包围的时候,她才会慌不择路的掉进迷宫入口处的监牢大厅。

之后,那种奇特的感觉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原以为已经甩掉追踪者,没想到他竟也追踪来这里来。

“出来,我知道你躲在这里。如果你乖乖跟我回去的话,或许可以少受点皮肉之苦。”如同寒冰般的语调中没有丝毫的回旋余地。

莫亚屏住呼吸,别说是移动分毫,就是大气也不敢喘一下。她躲在角落里,第一次感到自己直接面对敌人时没有任何胜算。

这还是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情况。

以往,无论如何强劲的对手她总是能利用一切对自己有利的事物取得胜利。但这次不同,她在追踪者身上找不到任何的破绽和弱点。

哦~~~~~毕尔菲特这小子,不知他打哪儿找来这么厉害的家伙,他还真是铁了心要把我抓回去呢。

苦苦寻思的莫亚突然灵光一闪。

对方一直没有行动,就说明他不想让其他人牵连其中,会有这种白痴行为的除了那些以仁义自居的教会骑士外不做第二人选。

是教会的人啊……

既然知道来人的身份那可就好办多了。

悄悄把手伸进腰际的空间袋,莫亚从里面拿出了自黑暗大祭司那瑟斯的遗物里得到的第一件宝物。

巨人之盾,古代矮人与暗夜精灵共同铸造出的、可媲美神器的防具。

以魔金、秘银、黄金龙鳞、黑曜石锻制,外观虽小巧袖珍,但看似皮盾的黑色小盾却拥有几近变态的防御力,足已抵挡原始巨人的“愤怒一击”和龙族的“吐息”。

不慌不忙的拔出藏在小腿上的“噬血”匕首,用一个“照明术”把所有的人都惊醒。

乘着追捕者无法适应突然出现的光亮,莫亚在连续给自己加持“潜行”、“隐形”、“提速”、“轻灵”四个辅助法术的同时,也给对方施放了“迟缓”、“恐惧”、“沉默”、“昏睡”四个黑暗系诅咒法术。

“噗哧!!”一声,大意的追捕者被附带有麻痹、吸血的毒蜥牙所锻制的匕首刺中,一击成功的莫亚原本打算多补几下,却发现追捕者身上涌现一股她极为熟悉的力量,惊惑之余只得先退回人群中。

好奇怪,这家伙不是教会的人吗?怎么会……

现在的局势不容她多想,一脚把身旁的矮人波尔夫踹向追捕者时,莫亚不忘撤开嗓门大喊。

“救命啊,那个老不死的巫师来了,大家快起来!!”

这句话立刻将所有人都惊醒了,本就没有睡沉的佣兵手忙脚乱地加入到战斗中。

矮人拉尔夫撞上追捕者设立的斗气结界后,被弹到墙壁上,落在地上的他哼唧了两声就再也没有动弹,兰托娅快速地为他诊视后连连摇头。

“肋骨断了六根,左小腿和左肩脱臼,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复元。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2 2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