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黑暗学徒-第4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因为背对着莫亚,西斯塔尔并没有直接看到,耀眼的白芒。只不过与他对打的魔族沙曼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他感到双眼一阵巨痛,之后就什么也看不见。

而倒在地上的尤塔则是因为毒素所带来的麻痹下意识的闭上双眼,这才没有像他的同伴一样变为瞎子。

由于第二阶生物不允许直接以本体降临物质界,不死火鸟此番被召唤来的是它的第二姿态“火烈鸟”,尽管灵识极位强大,但它的位阶因为空间扭曲的缘故被迫降到第三级。

由于火鸟被炎魔成功召唤,莫亚在呼唤一直沉寂在灵魂石内的精神体时,借由法则,已经丧失肉体但仍久十分强大的卡雷兹才得以脱离灵魂石的束缚。

在经历了一段灾难般魔力僵持之后,黑龙卡雷兹的龙息终于压过了火鸟菲烈克斯的赤焰。

像是在冬天被浇了冷水的麻绳,火鸟周围燃烧的火焰开始极速冷却,尽管它拼命挥动翅膀挣扎,想聚集更多的火焰反扑,但它身体四周的温度却在不断的想降。

最终还是连同身上的火焰一起变为巨大的白色熔岩。只有残留在大地上久久未散的炽热的高温才能证明它先前的确存在过。

残余的白色龙息飞散到大地上,土地和岩石都迅速冻结为晶莹的冰晶。

'记住你的承诺,特鲁特人,在你摧毁第一座封印神殿之前,我不会回应你的召唤。'将火鸟菲利克斯冰封住之后,黑龙卡雷兹用它的灵识在精神层面上和莫亚通话。

'还有……第二法则,只有在不违反这个法则的前提下,你才能召唤我……在主位面,我的力量会受到制约……所以……只有在新月时……才能成功打开通路……不要忘了……封印神殿……要摧毁它们……'

随着黑色灵魂石上红色眼瞳的消逝,黑龙的身躯也像它出现时那样,慢慢汽化,逐渐化为虚无。

卷十一 纷乱的前奏 第十一章 意料之外(二)

东大陆的北方沙漠,在暗月淡紫色的光芒下,死灵骑士罗兰正驾御着梦魔飞速前进。

而一直处于休眠状态的死灵之王拉法却突然转醒,他焦躁的冲出栖身的斗篷,在空中上下盘旋,折腾了好一会儿,才落入罗兰早已等待多时的双手之上。

“怎么了?”罗兰有些担心,莫非是传说中的“阳光症”。

听说即便是高阶亡灵,在阳光下活动过久也会因“阳光症”引发灵魂的衰竭。

沙漠里的高温连人类都无法忍受,何况是最惧光惧热的亡灵。这几天不分日夜的赶路,或许该在相对冰凉的沙地深处休息一会儿,天马上就亮了,看他的状态不是很好,或许不该这么急着赶路的。

罗兰腾出右手拽住缰绳,命令梦魔瑟西尔停下它不知疲倦的脚步,她打算挖个深坑把自己埋进去。虽然可以直接在阳光下行动,但连续数日的暴晒对她也并非全无影响。

“不用停下。”察觉出罗兰的想法,拉法示意得继续前进。

“可是……”

“只有低阶亡灵才会被‘阳光症’所困扰,我这是兴奋!”感觉到从遥远的异界传来的熟悉魔力,尽管已经很微弱,但拉法仍可分辨出。

是的,不会错。这波动,的确是他的灵魂水晶。

“没想到遗失四千年的灵魂水晶终于有下落了。虽然不知道是被什么样的家伙拣到,但绝对不会是光明神族的信仰者,能召唤出我残留在灵魂石内的精神体只有黑暗一族,唯有强大的意志和仇恨才能唤醒我沉睡在灵魂石内的另一部分灵魂。”

拉法的灵魂石?

记得他自己说过,在诸神之战时就已经失踪、下落不明,现在怎么又会突然出现?

这事罗兰虽然听拉法提起过,但他当时就说寻找回来的可能性非常小,这么多年都没有踪迹,说不定已经被光明教会得到,另寻一个安全之所后再次封印。

“灵魂之石很重要吗?”

“当然,对于普通的灵魂而言,的确非常重要,但对于卡雷兹·阿尔文来说,那只不过是我灵魂的一部分而已。”

卡雷兹·阿尔文,是他的原名吗?

“拉法”……虚无、不死、古老……这个古代摩里法安语代表的究竟是“新生”还是“复活”之意?

他的本体,又是什么呢?

为什么这个世界的诸神会将他分裂为九个部分,分开封印。

是强大吗?

连灵魂都可以随意分离,因为拥有连神也畏惧的强大力量,所以才会被抛入永远封闭的冥狱,是这样吧。

没有将自己的这一想法说出口,罗兰知道,即便她不说,拉法仍可轻易看透她的思想。与此相比,她更关心的是那枚灵魂石。

“要把它找出来吗?这么重要的东西,落在外人手里总是不好吧。你不是说里面有你一部分力量,或许应该把它们收回,这样即使我们的踪迹被光明教会发现了,也可以对付那些所谓的神使。”

“不,就这样好了。毕竟我现在的身体是亡灵,还不足与和地上界所有的神殿对抗。如果我们这一方失败了,被再次打回冥狱,持有灵魂石的那个家伙一定会想方设法破坏封印神殿。他想要力量,在见识过我灵魂石内精神体的力量之后,他会这么做的。要不是奥菲里克那个无耻的混蛋,在上一次诸神之战时我就已经成功复活了。让它在光明与黑暗两系诸神在地上界发动战争之时潜入,乘机寻找解开九神封印,可这家伙不但没有按照我的吩咐去破坏神殿,最后还临阵倒戈,加入了光明一派……”一提起背叛自己的下属,拉法就忍不住咬牙切齿地诅咒,鲜红如血的眼眸紧紧地瞪着自己的誓约骑士,那目光仿佛要刺穿罗兰的灵魂,探询她内心的真实的想法;“你最好小心一点,罗兰。别忘了你的灵魂之印受我控制,如果你敢学奥菲里克做叛徒,我就把你的灵魂沉入永恒的轮回地狱,生生世世都徘徊在死亡与痛苦的边缘,永远都无法解脱!!”

“我明白……除非这躯体和灵魂完全毁灭,只要罗·兰还存在于这个世界,我就会倾尽一切力量去破坏九神封印。我曾发过的誓言,我当然记得。相对的,你也要按照约定,封印解开,你恢复自由之身后,要完成对我的承诺,送我回地球。”对于拉法的威胁,罗兰毫不在意,她所追求的,只有一个。

“……真不明白,待在安尼西亚做我的仆人不好吗,我会给你比奥菲里克更为强大的力量,这是何等尊崇的地位,那可是次神的地位啊。”

“不,我要回去。虽然在这个世界,时间已经过了三百年,但你说过,不同的位面不同的次元空间,时间的流逝并非完全相同。也许在我星球我离开也只不是三天、三个月、三年,而且以你复活后的力量完全可以利用时之缝隙,把我送回我当初来到安尼西亚的那个时间。这里……不是我的世界,无论我获得如何强大的力量和尊贵的地位,都是虚幻的。强大如你不也一样被诸神封印吗……我要回去,你答应过我的。”罗兰十分坚持回去的信念,她要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

“……这么多年了,我还是搞不懂你的想法。居然会放弃我提意……算了,还是先找到藏有封印的神殿要紧。记得上次被召唤到地上界时曾感应到第一个封印在大雪山一代,先到那去碰碰运气吧。”

黎明来临,阳光开始一丝一缕地渗透云层,拉法重新钻回可以阻隔一切光明的幽冥斗篷,现在的他还不能直接接触阳光。

催促梦魔再次上路,罗兰在阳光中继续向北方前进。

亡灵,被时间抛弃的灵魂,不需要休息和睡眠。

****************************

“西斯塔尔!!”

发现自己失去了视力,莫亚气急败坏地呼唤位于后方的西斯塔尔。

黑龙的白色龙息附带的强光让她的眼睛失明了,更糟糕的是,召唤灵魂水晶吸走了她所有的魔力,飞翔术也该死的差不多到时效结束的时候。

莫亚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坠落,下方就是尖利的寒冰结晶,要是直接落在上面可是会送命的。

听到莫亚的明显带有惊慌的叫喊声,西斯塔尔丢下两个几乎丧失了战斗力的魔族,赶在第一时间内返回,终于在距离地面很近的地方成功接住她。

飞翔术的时效已经过了,好在西斯塔尔的浮空术能够承载两个人的重量,让他们不至于摔落在地面。

“你的眼睛……”

看到莫亚的手一直捂在自己的眼睛,西斯塔尔终于发现不对劲。

难道她也像那个魔族一样,被先前的白色龙息刺瞎双眼?

“什么也看不到,大概是失明了吧。先不管这个,炎魔那混蛋呢?”

西斯塔尔往炎魔原本站的地方一看,却发现它的下半身完全被冰晶给冻住。

“还在,下半身被冰给封住了。”

“很好,这家伙害我失明,我绝不会轻易放过它。”靠着西斯塔尔的浮空术,莫亚靠近已经奄奄一息的炎魔。

龙息在击中火鸟的时候,也伤到炎魔。虽然未像火鸟一样被完全封在寒冰之内,但想要在短时间内想复元绝无可能。

“卡塞雷斯!!你只有两个选择,一是彻底的臣服于我,做我的奴仆。二是和你召唤的火鸟一样,永远的变为寒冷的冰晶。”尽管双眼无法视物,莫亚脸上仍带有让足已经让炎魔发狂的得意之色,那昭示着她的胜利,也预示着她现在已经掌控了炎魔的生死。

“我可没有太多时间给你考虑,赶快做个决断吧。”双眼逐渐加剧的疼痛让莫亚不得不催促炎魔,她必须尽快找个安全的地方,就算是要治疗也不会是这种危险的荒野之地。

药物中蕴涵的镇痛安神的成份都会使她敏锐的感知下降,与之相比,聚集了人类祭司的学院更为安全些。

“啧……没时间犹豫了,你既然选择死亡,那我就成全你!”见炎魔迟迟没有动静,莫亚举起诅咒的权柄,开始吟唱冰冻系魔法。

要结束了吗?

不……我还不想死……

曾被石化兽变为一尊石像,炎魔知道死亡的滋味。它还不想死,这想法让它的骄傲逐渐淡出心智。

看着女祭司手上不断变大的冰冻之环,炎魔发出一声震天巨吼,忍着巨痛将身体完全帖服在地上。

在生与死之间,卡塞雷斯最终还是放弃了它的尊严,选择了屈辱的生存之道。

“我,卡塞雷斯,从即日起,便是莫亚·法西·特鲁特的忠实奴仆,永不反叛,以我的生命起誓。”带有魔法的誓言化为一道奇特的符咒,渗入炎魔的心脏部位。

只要稍有反叛之心,它所发的誓言就会变为巨毒荆棘刺入心脏,这就是生命誓约的力量。

因此,任何带有生命之物不会违背自己所发的生命誓约。

“很好,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仆人了,卡塞雷斯。”散去冰冻之环,莫亚将一道将自己的名字用魔法刻印在炎魔的额头上,这独特标记代表炎魔是有主人役使仆。

从归顺的这一刻起,它将不再有属于自己的自由与骄傲。

卷十一 纷乱的前奏 第十二章 意料之外(三)

“你打算如何处置那两个魔族?”

选择了一处相对安全的地方降落,在莫亚成功将炎魔收服之后,西斯塔尔开始询问有关魔族祭司的处置方法。

“……虽然我现在还不想这么快就与魔族结怨,但……这两个祭司不能留。他们已经知道我太多的秘密了。”真正让莫亚起了杀心的,还是因为那块已经被她收回空间袋里的灵魂水晶。

既然连火鸟都提到九神殿的封印,这足以说明灵魂水晶的原体与神族有密切的关系,这事绝对不能外泄,至少在她变得更强之前,不可以让她的敌人知道。

经过一番仔细的思量,莫亚才做出灭口的决定。

魔族绝不可能只派两名祭司进入深渊魔域,也许,这两个只不过是先头部队。不能让人看出他们的死和我有关,要尽量做得像一起意外。

看着冰晶逐渐融化后仍跪伏在地的炎魔,莫亚突然有了主意。

对了……炎魔……

由它下手的话,魔族应该不会把怀疑的目光转到我身上来。

“卡塞雷斯,我决定把杀掉那两个魔族祭司作为你效忠于我的第一个考验。”

得到命令,炎魔站起身,走向已经完全失去战斗力的魔族祭司。

随着大地不断的颤动,沙曼感觉到死神步步逼近,他绝望的念动最后一句咒语。

一道不起眼又难以察觉的黑芒一闪而逝,年轻的魔族尚未来得及张开防御结界,火焰鞭就卷住了他的身体。

“啊~~~~暗夜祭司……我的族人回为我报仇的,你等着吧……”火炎的温度着实无法忍受,沙曼无法抑制地发出痛苦的悲鸣。

然而,炎魔并没有就此放过他,鞭子的九个分端从不同的方位刺入魔族坚硬的皮肤。几乎没用劲,仅是轻轻一抖手中的长鞭,带有淡青色魔族徽章的祭司长袍就在可怕的肌肉撕扯声中与它的主人一道,化为无数的碎块。

在第一位魔族祭司死亡后,他的同伴自然也不会幸免于难,在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撕裂声结束了他的生命。

“需要我为您开启时空回廊吗?”

炎魔以极为冷酷的姿态完成了莫亚交付的任务,仿佛它不是扼杀了两个生命的刽子手,而是个在自己花园里摘了两朵花的花匠。

时空回廊?

莫亚先是惊讶,而后则是狂喜。

原来如此,没想到,试炼居然还有这种完成方法。

真是没有怎么也没料到啊……

她已经大致猜测出黑暗元素学院隐藏的秘密,学院里所有的长老都是高级魔兽,它们藏身在深渊魔域的各个角落里,只有逐一能满足长老提出的各项要求,才可以完成所谓的试炼考核,当然这是最安全也是最笨的方法。

在学习了足够的理论知识之后,只要有学员自认有足够的实力,也可直接挑战长老的权威。

如能成功,就算是直接完成该项科目的初级到高段祭司的全部试炼过程。

以召唤术打败负责召唤术考核的长老卡塞雷斯,莫亚战争祭司的召唤系也就算正式已经完成,所以炎魔才会询问她是否要回到地上界。

那块黑色的灵魂石果然不简单,仅是成功召唤了沉睡其中的精神体,就将召唤系学到了最高段。看来,有必要好好查一下,那头八爪黑龙的来历,说不定可以从它那里直接获得超越战争祭司的力量也不一定。

“需要开启时空回廊吗?”见刚成为它主人的女祭司没有反应,炎魔又问了一遍。

“不……不用。我暂时还不想回地上界。”莫亚连忙回绝,并表示自己并不想这么快就返回地上界,虽然她的眼睛疼的厉害,但心境却处于异常兴奋的状态。

只要打败负责试炼的长老就算过关,如此一来,她就能以更快速度完成战争祭司的修炼。

最让人担心的是被祭长发配到白蔷薇的大长老安斯特,他的的野心是统治整个暗夜精灵族,眼下祭长的身体在逐渐的衰弱,要是出现什么意外,那她这一年来的努力不就白费了吗?

“我们还是先回学院吧,那儿至少要比荒野要安全。”

“不!”

“莫亚?”

“暂时,我们暂时不回去。”

炎魔虽然已经臣服,但在没有签定血盟的情况下,它顶多只算是一个强大的召唤兽,和路奇一样,每次唤出都会消耗的魔力。

从签下契约的那一刻起,炎魔就在持续燃烧着她体内已经仅存不多的魔力。因为灵魂水晶的缘故,莫亚的魔力值已经降到最低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要乘卡塞雷斯完全消耗完魔力之前尽快完成魔药学的试炼。

“路奇!!”

想起在与九头魔蛇搏斗前给魔龙下的命令,莫亚连忙大声呼唤,不知道它是不是还傻傻的等在原地。

果然……

脑子愚钝的魔龙伴带着沉闷的脚步应声跑来,看它的狼狈样就知道,这个体内装着人类灵魂的魔龙并没有同其他魔兽一起逃离,而是抵抗住了原始的恐惧,在火鸟与黑龙足以让万物都为之颤抖的强大对决中留了下来。

“去红树林,快点!!”

在西斯塔尔扶持下,莫亚吃力地攀上路奇坚硬的龙背。

没有得到退却的命令,卡塞雷斯也只得尾随莫亚一起行动。

幸好有炎魔随行,在经过它的领地——大热海的时候,数量众多的火炎巨魔也只敢远远的观望,不曾上前骚扰有炎魔护航的魔龙。

“老大,我们到了。”

一望无际的红色植物延绵成林,在树林的深处,莫亚依稀可以感觉出为数不少的魔力。

是沙罗沙——冰火双系魔狮兽。

巢居地下的魔兽闻到了猎物的气味,纷纷从隐蔽的巢穴里探出身体,它们不知道自己才是被狩猎的猎物。

卷十一 纷乱的前奏 第十三章 意料之外(四)

在红树林的最深处,莫亚终于找到了女妖斯芬斯尔所说的塔楼,整幢建筑物几乎与深渊魔域怪异红色植物融合在一起,是另一位长老——阿尔丹,主管魔药学考官的藏身之所。

几头比较健壮的狮魔兽小心地挪动着脚步,它们从敌人那里感觉到了不属于凡人的力量,来自神器的无形威压,迫使它们戒备的看着闯入者。

如同像对付魔族祭司一样,炎魔的九头鞭将最靠前的几只狮魔兽撕为碎块,而西斯塔尔则是遵照莫亚的指示,把魔兽沙罗沙的眼珠一一挖出。

即便是想直接放倒掌管魔药学的阿尔丹长老,但莫亚还是没有打算浪费已经到手的珍贵材料,说不定以后会有用到的一天。

解决了一部分围堵在森林里的狮魔兽之后,通向塔楼的道路也通畅了许多。

深红的大门上只有一个简单的三级咒语,非常轻松就解开了。

空旷的一楼大厅上摆满了各种炼治药水的材料和书籍,北面的墙角有一条极其狭窄的楼梯通向顶部。

试炼吗?

现在已经没有必要再循规蹈矩的修行了,直接去找负责试炼的长老反而比较省事。

打定这个主意后,莫亚与西斯塔尔一同进入被女妖称为“危险”塔楼,由于魔龙和炎魔体积过于庞大,只得将它们留下。

安静……

实在是太安静了。

整幢建筑物里没有一点声音。

“你的眼睛还能支持吗,要不先做个简单的治疗?”

“不行,最少也要把魔药学这关过了,也不知道阿尔丹是个什么样的魔兽。我眼睛看不见,更不想连感知也变弱了。”

“用不着这么小心吧,沙罗沙没有我们想像中难对付,而且这塔楼里并没有强大魔物的气息,无论是炎魔还是女妖,身上都有一股强大的魔兽之气,以昭示它们的领地,杜绝其他魔兽的侵入。可这塔楼内没有丝毫的魔兽气息,说不定那个阿尔丹已经离开了,或者他更本就不是魔兽。”

“你也感觉到了吗?”听西斯塔尔这么一说,莫亚才知道,她感觉出一股微弱的人类气息并非是自己的错觉。

“从一开始就感觉到了。”一边遁寻着楼道前进,西斯塔尔一边观察周围的环境;通道太过于窄,墙壁上没有任何装饰,无法在战斗时找到立足点,光线太强,在充满魔兽的深渊魔域很少会有这种阳光充足的建筑物。一会儿若要与阿尔丹战斗的话,这个塔楼实在不是个理想场所。

“小心,我们到顶楼了。”

终于走玩那一大段阶梯,西斯塔尔与莫亚到达了塔楼的最高层。

和他们预料的一样,这塔楼里没有魔兽,只有一名普通的再在不能普通的人类。

整个塔楼内部十分干净整洁,所有的物品都井然有序,外边的环境截然相反,身处在这种地方,让人不得不怀疑是到了地上界某位学者的寝室,而非是魔兽居住的地方。

“阿尔丹……长老?”

听了西斯塔尔的叙述,莫亚不太确定,一个人类居然可以在深渊魔域里独自生活?

“我就是阿尔丹。”老人摆出了一脸无比惊讶的表情,就好象突然发现自己家里出现一伙强盗,他从书堆以及实验仪器中起身。

碰到这样的长老,原本是想直接将其打败的莫亚倒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了。

“你们是来进行魔药试炼的吧,跟我来。”老人带领着莫亚和西斯塔尔来到事先已经画好的魔法阵面前;“这是融合魔法阵,只需在里面施法就能轻易的合成想要的魔药。”

“这试炼也太容易了吧,我们千辛万苦才来到这里,没道理这么简单就通过了吧?”对于魔药长老故意放水,莫亚感到有些奇怪。

这一迟疑,也更多的引起了她的警觉。

不对……这气息,虽然伪装得极像人类,但还是搀杂着少许魔兽的气息。

尽管双眼的视力非常模糊,但莫亚的感知却比平时增强了,可以明显感觉到隐藏在长老阿尔丹身上极不易察觉的魔兽之气。

区区一名人类绝可能成为深渊魔域的长老,她还记得与女妖的对话,当时斯芬斯尔就曾表示过,深渊魔域里所有的长老都是由高级魔兽担任。

显然眼前的这一位,并非真正的人类。

那么他如此煞费苦心的变做人类,究竟是干什么?

渐渐地,莫亚又感觉到空气中残留着大量的血腥和腐臭味,先前怎么一点也没有发现呢?这气味之浓烈即便是在塔楼外面也能闻到。

对了!!是鼻息术,中了这个法术会丧失嗅觉,使感官变得迟钝。

这个长老……没安好心呐……

必须尽快识破它的伪装和真正的身份,否则以自己目前的魔力断无胜利的可能,必须得根据它的身份来确定使用何种对策。

再次看向阿尔丹,在莫亚的眼中,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2 26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