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黑暗学徒-第4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走吧,我们去好好的把这个蛇窟闹个底朝天,无论是什么都不能再阻挡我们前进的脚步。”伸出纤细而苍白的右手,莫亚再度催动浮空术向前滑行。

握住那双柔弱的手,西斯塔尔知道,他不会再放开。

若说一年之前是被迫出于无奈而定下血盟,那么现在他却是出自真心。

沙耶克大祭祀,你问我为什么?为什么要放弃?

理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法皇的崇高地位或许曾是我想追求的,那种不被

歧视的尊贵身份的确是我长久以来梦想的。

因为血统,被迫离开美如仙境的迷雾之森。

母亲,美丽而冰冷的女人,从不肯施舍一点她的情感给我。

她作为精灵的仁慈与善良早已随着父亲冷漠的绝情而埋葬在金色的森林之中。

是谁说精灵都是冷漠高傲的族群,他们为了感情甚至会做出比人类更疯狂的事。

为了获得大家的肯定,默默忍受双重身份,无论是哪边都小心奕奕如履薄冰,可即便是这样他永远也无法达到别人的要求。

原本以为会一直顶这虚伪的面具过一辈子,直至被揭穿的那一天。

但……遇到她以后就不一样了。

看到莫亚为了复仇为燃烧自己所有的一切,那信念是如此的火热,是如此灿烂。就算短暂,它也必定千万人之中最耀眼的。

看着她,不禁再对比自己的人生。

为什么有同样际遇的两个人会如此不同?

他,也想像莫亚那样。只是为了自己,不为能带来荣誉虚伪的身份,不为得到父亲和族人的肯定,只是为了自己,自由的生存。

为什么要放弃?

为什么要放弃那光明的前程?

只要跨出那一小步,只要将那枚不起眼的黄金戒指放入已经准备好的光明法阵之中,那个身陷黑暗却又散发着无比光辉的灵魂就会从此消失,那一直刺痛自己双眼的灿烂也将不复存在。

我也很困惑啊……

明明是如此的简单,可那双黑色的眼眸是如此的清澈,没有怨恨,没有仇视。有的只是了然,他对于命运的屈服,那挂在嘴边的淡然笑容更加刺痛了他的心灵。

是这样啊,你放弃了。放弃了对命运的抗争。

“我不怨恨。”

如此简单一句话,就打破了捆锁心灵的枷锁。

只是那一瞬间的对视,那不屈的目光就彻底的降伏了他深陷痛苦的灵魂。

我……要放弃吗……

不,我不想。

不想放开啊……这双冰冷的手,这双冰冷却又能

温暖我因命运而悲痛的心的手。

卷十一 纷乱的前奏 第六章 再遇炎魔

“喂,沙曼,那两个家伙打算干什么?”一直跟在后方的魔族尤塔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按地图来看,前面应该是九头魔蛇栖息的水沼。”沙曼记得在大图书馆看过巨大的深渊魔域方位图,这里应该是深渊魔域一种强大魔兽居住的地方,真不明白那个女祭司为什么不去修行战争祭司的课业,却跑到这种危险之地来。

因为想知道莫亚究竟是用什么方法与的女妖交流,沙曼与尤塔才会偷偷地跟踪着她来到九头魔蛇栖息的水沼。

“好慢…他们搞什么,居然在这里聊天。沙曼,你听得懂精灵语吗?”

“不行,距离太远……快看,他们又开始上路了。”发现停止前进的两个人再次上路,沙曼连忙跟了上去。

“咦……连坐骑也不要了?”发现趴在地上打盹的黑色魔龙,一向没有什么头脑的尤塔立刻将心理的想法给说了出来。如果不是他本身具备超越其他同族的魔力,长老说什么也不会同意让一个缺乏头脑的笨蛋来进行战争祭司的试炼。

“前面是深水沼泽,魔龙体形太大,无法通过。”

眼见暗夜祭司与精灵骑士使用浮空术漂浮前进,想跟着看个究竟的沙曼只得张开他隐藏于背部的翅膀。

每个魔族天生都拥有一双能飞翔的羽翼,只可惜,随着时间的推移,魔族翅膀发生退化,逐渐变小的羽翼无法承受长时间的飞行,不再像龙族那样可以自由的在天空翱翔,只有在需要的时候才会启用。

“他们跟上来了。”

瞄了眼在身后飞翔的魔族,西斯塔尔小声的提示莫亚;“或许该先把他们干掉,免得呆会出乱子。”

“不用管他们,这两小子应该已经察觉出我们身上有神器,他们不会轻举妄动的。我们只要专心应付九头魔蛇就行,我现在要准备施展魔法,你帮我看好别被偷袭就行。”对于那两个一直跟在后面的魔族,莫亚倒不曾放在心上。只不过施展魔法会有少许的出神状态,最易被偷袭,还是小心谨慎些为好。

给西斯塔尔加了一个飞翔法术之后,莫亚开始聚精会神地为她即将施展的咒语做准备。

西斯塔尔从次元袋克拉姆里取出巨人之盾,因为已有过一次加持经验,这回他很快就适应了可以随意在空中移动的飞翔术。

在一阵不算短的魔力融合之后,莫亚开始咏唱魔法。

“施德·施法尔·雅协恩·沙克·巴利亚。照耀天空的星辰,坠落吧,燃烧吧。我在星夜下祈祷,于这寂静之时,拉开天幕,降下红色的破灭之火。”随着咒语逐渐高昂的吟唱,深渊魔域红色的天空像是被人用匕首划开一角。

“深红之石!!”

一道巨大的、深红色的残影子由那缺了一角的深深旋涡中落下。

目标,正是藏匿有九头魔蛇的深水沼泽。

'信仰是一个先决条件,没有信仰就无法启动‘女神慈爱’真实的另一面——庇护。'

'使用‘女神的慈爱’必须要有强大的意志力与精神力,否则将无法驾御。'

莫亚的话仍回响在耳边,看她并没有张开防御结界,是有意想试一试自己能否成功的启动光明神器吧。

强大的精神与意志和信仰……

虽然已经背弃光明,但我仍活着,有思想,有灵魂,只要有这些就足够了。

西斯塔尔集中自己的魔力,希望能打开束缚在戒指上的魔力之闸,引出潜藏在其间的强大力量。

“轰!!!!”

硕大的陨石自空中落下,还未接近水面,高温就已把水沼表面的水分蒸干、化为气雾,裸露出藏位于水下的泥地。

一阵阵热浪向四周扩散,直逼漂浮在沼泽上方的莫亚与西斯塔尔。

对近在咫尺的蒸腾热浪,莫亚视而不见。即没有张开属于高段魔法师魔力障壁,也不使用只属于祭司特有的庇护之术,反而是闭上双眼,似乎眼前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她这是表示对我有足够的信任吧……

明白莫亚的意思,西斯塔尔看着手上的黄金戒指。

那就尽力而为吧,试试看,已经背弃了光明的我,究竟能做到怎样的地步。

屏弃心中的杂念,将所有的魔力都灌注给‘女神的慈爱’。

热浪退却,但比蒸汽更为炽热的赤红火焰以陨石的着陆点为中心,在激烈的爆炸之后迅速向四周蔓延。

宛如红莲的火焰所触及之处万物截融,连岩石在这高温之下也迅速融化,人的躯体若是被碰到,在接触的瞬间就会被气化。

看着逐渐逼进的火焰,西斯塔尔知道,即便他真的无法启动光明神器特有‘庇护’结界,莫亚也能在最后关头张开防壁,绝不会有危险。

但,我怎么能失败?

绝对不能!!

魔力似乎随着心中想法爆发了,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充斥在体内,西斯塔尔大喝一声。

“庇护!!”

“滋……”

‘女神的慈爱’放射出一道柔和的光芒,圆形的结界在最后一刻将西斯塔尔与莫亚包围,阻挡了毁灭一切的破坏之炎。

“成功了。”

睁开双眼,莫亚仔细西斯塔尔做出的结界,虽然能安全保护他们不受火焰魔法的侵蚀,但这个结界并不算完美,若是直接撞上敌人的魔法,绝对会破裂。

“第一次能做到这样,已经非常不错了。”

“哼……”也就是说还没有达到要求是吗。西斯塔尔明白莫亚的话中之意;“下次,我会做得比这个更完美。”

不等莫亚有何反应,在尖锐的呼啸声中,没有被陨石和火焰消灭的九头魔蛇由地下的洞穴内窜出。

比魔龙还要高大的身躯,脖颈处分裂出九个头颅,比精钢还要坚硬的鳞片,与魔金利刃一样锋利的牙齿,凶恶的九头魔蛇发出震动大地的咆哮。

“来了,小心应付。”莫亚打开先前关闭的魔法障壁。这些凶猛的野兽有思想、会施展魔法,绝不可轻视。

被十一阶级火焰魔法直接击中藏身之所,残存的魔蛇愤怒的全体出动,直扑漂浮在空中的二人。

“十字冲击!!”

西斯塔尔挥动手中的魔法长剑,十字型的剑气带着火焰撞上了距离最近的一头魔蛇。

“嘎啊~~~~~~~~”

身体上被刻出一个巨大的十字伤痕,魔蛇的九个头咆哮着喷吐出绿色的毒雾和强酸。

“寒冰的妖精,冰封的精灵,拉满月炫之弓,射出晶石之箭——冰枪射击!!”十阶魔法“冰枪射击”虽没有“深红之石”的冲击力强,但它密集的施放点用来群体攻击是最适合不过的。

“噗!噗!噗!”

肉体被刺穿的声音不断响起,被魔法击中的九头魔蛇扭着扎满冰枪的身体缓缓摔到在已经被火焰烤干的沼泽地上。

“嘎啊~~~~”

见同伴被撂倒了,剩余的两头魔蛇同时张开大口,十八道带有巨毒的腐蚀强酸分别射向西斯塔尔与莫亚。

“火炎之壁!!”

在贴身三重立体结界外,莫亚又祭起一道火墙,九头魔蛇喷射出的酸液还没有接近就被高温度融化了,根本无法接触到她位于结界内的身体。

西斯塔尔举起手里的巨人之盾,注入魔力之后,这原本只有一般皮盾大小的圆盾立刻弹出两层轻薄却结实的金属层板,将他的身体完全阻挡在坚实的盾牌后。古代的矮人大师们使用多种珍贵材料打造的魔法之盾完全抵御住了强酸的腐蚀,让九头魔蛇想要以强酸攻击的打算完全落空。

眼见强酸攻击没有成功,其中一头九头魔蛇张开血盆大口直扑处于低位的莫亚,势必要将敌人一口吞下。

“大气的精灵,暴怒的精灵,云集你手中跃动的雷电,放射出紫色的电芒——迅雷之光!!”复数性立体咒文出现在莫亚的双手之中,两道青紫色的雷电像两把利刃,深深地插进其中九头魔蛇心脏所在的部位。

与之前的同伴一样,这头寿命到头的九头魔蛇在喘息出最后的怒吼之后一头载倒,腥臭的血水顺着伤口流淌在被火焰烤得龟裂的大地上。

“还有最后一头。”莫亚也催动飞翔咒语,紧跟在西斯塔尔身后,朝着那头眼见势头不对就打算逃跑的九头魔蛇追去。

“崩败、溃散、死亡、幻灭。无尽的苦难、无尽的地狱,以我深渊之主的名义降下愤怒的灾焰——红莲之火!!”

一道暗哑的嗓音咏唱出莫亚极为熟悉的魔法,察觉出附近火元素异常的活跃,莫亚连忙停止前进。

“停下,西斯塔尔。不要继续前进!!”

最后一头九头魔蛇被突然涌现的火炎包围,无法逃脱的它在大火中上下翻滚、嘶叫,最终没了声息。

“是谁?”感觉到异常的压力,西斯塔尔返回莫亚的身旁,看她的样子似乎知道来的是谁。

“炎魔——卡塞雷斯!!顶级火系魔兽,深渊魔域的九位深渊领主之一,同时也是负责召唤系的长老。”

“什么?!”

“哈哈……特鲁特的小鬼,你终于来了。我在深渊魔域已经等你很久了!!”烧死九头魔蛇的火焰中聚合为一个红色的影子,正是曾被石化的炎魔卡塞雷斯,此刻它已经完全恢复原本的形态——火炎体。

卷十一 纷乱的前奏 第七章 无效共鸣

“真是欲加之罪,明明是我把你从石化森林里救出来;现在怎么反到成了对你的侮辱呢?”相对于炎魔的愤怒,莫亚显然得很镇静;“不过,你的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连兽人王的那一记黄金战锤都没有把你打死。”

听到变相的讽刺,卡塞雷斯就知道暗夜精灵女祭司并没有把自己放在心上,这更加让它勃然大怒;“闭嘴,你这个傲慢的祭司,别以为是神眷一族就可以为所欲为,今天我要让你后悔当初对我的侮辱!!”

举起手中的由火焰形成的九头鞭,炎魔将它们重重地挥向以纯魔力漂浮在半空中的莫亚。

在莫亚身边的西斯塔尔连忙向前一移,“女神的慈爱”所发出的神圣庇护阻挡住了炎魔堪比巨人的愤怒一击,火焰长鞭撞在防壁上发出了刺耳的金属声。

“滚开,精灵小子,我要对付的只有那个女祭司”感觉到西斯塔尔身上有光明神器的魔力波动,卡塞雷斯不想再多出一个拥有神器的敌人,暗夜女祭司本身就持有一件神器,虽然还不知她究竟能让受难指环的威力使出几成,但神器终归是身器,绝不能小看。

可显然暗夜精灵并不领情,他未移动分毫,反而说出了让炎魔更为恼火的傲慢言辞。

“想动她,先过我这一关。”

“笑话~~~~~区区一个深渊骑士也敢说这种大话,我连你也一并杀了!!”被暗夜精灵小看了,炎魔卡塞雷斯怒火勃发,它大吼一声,全身的魔焰立刻随之高涨起来。

随着炎魔身体的温度不断增加,可以明显感觉到空气中的火元素不断的增多。

火性元素开始活性化了……这就是所谓的,天生具有元素魔力的生物吗?如此轻易地就将散布在天地之间的元素聚集在一起……

原本躲在附近探头探脑的一些弱小魔兽此时已经逃得无影无踪。

“居然是炎魔……沙曼,看到没有,火系的顶级魔兽!!”尤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经历了四千年前的大黑暗战之后,地上界已经很少能见到高位阶的高等生命的踪迹,像尤塔这样三百岁的年轻魔族有未见过炎魔,虽说魔岛上也有火炎系魔怪,但与炎魔一比完全不是一个水准。

“原来那个暗夜女祭司的目的是炎魔,这么说……她是要进行召唤术的试炼了。”沙曼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在出发到深渊魔域之前,沙曼的祖父也就魔岛上少数成功通过战争祭司试炼的大祭司,他也知道女妖与炎魔都是与试炼有密切关系的长老。

虽然心有不甘,但我还是得承认,这个双黑的暗夜女祭司的确比我技高一筹,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连续施展数量如此之多的高阶法术,即便是祖父亲临也不过如此。

发现自己与莫亚的差距竟然有如此之大,年轻的魔族的内心无法控制地产生了羡慕与嫉妒。

特鲁特人,果真是倍受神眷顾的一族,可以不费吹灰之里就得到别人数十乃至数百年努力才能获得的力量。

“啊,不好了,沙曼,炎魔要施展魔法了,我们还是退后一些,免得被卷入魔力施放圈。”发现火元素正在迅速集结,尤塔连忙煽动翅膀往回撤。

“火的妖精、风的精灵,以卡塞雷斯之名,履行大地的契约吧!!”

是炎魔最得意的法术“陨石之尘”!!

曾两次见识过这个法术,莫亚自然知道它的厉害。与“冰枪射击”属于同一类别的法术,只不过,陨石之尘的魔法覆盖面积更为广阔,攻击力也翻了数辈。

已经解开石化的炎魔现在应该和黑龙属于同一等级,上次是依靠受难指环才躲开这比“红莲之火”和“深红之石”更为强力的魔法。这回,莫亚打算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试验一下诅咒权柄的特殊能力。

也只有在深渊魔域才有这样的机会,地表世界大多都是已被人类所占据,如使出高阶魔法,那势必会引发灾难。而且地表拥有类似炎魔这类高等生命体的地方实在是太少,总不能叫她去龙岛实验自己新学会的魔法吧。

外海魔岛?算了,那里可是魔族的大本营,没有十万军队绝不可能活着离开。

死亡之领,在没有获得暗夜精灵的统治权之前,莫亚也决不会轻易地得罪这个老邻居,它们所拥有的战斗力可以说是在暗夜精灵之上,不死的亡灵比人类和兽人还要难对付。

短暂的思考瞬间,炎魔就已经完成了它的魔法。

上百颗大小不依的陨石像流星一样坠落,带着长长的红红的尾巴以极快的速度呼啸着袭向它们的攻击目标。

催动起最大的魔力,莫亚的双手开始画起防御咒文;“混乱、征战不息的黑夜之神,降下黑夜之幕,保护您忠实的仆人,给予您地上的使者最坚固的庇护——黑幕之盾!!”在本身具备的三重立体防壁之外,莫亚再度张开属于大祭司才能启动的黑暗系高阶防御结界。

黑色的雾气随着莫亚的召唤缓缓升腾而起,由淡转浓,黑夜神特有的防护结界将施法者保护在黑雾之中,这些看似没有稳固形体的雾气能吸收来自外界的魔法攻击。

“天真!!你以为有了神术庇护就可以抵抗我的咒语攻击了吗?”卡塞雷斯狂笑着,又一波上百枚陨石出现在天际。

“双重施法!!”西斯塔尔一惊,莫亚的结界可以抵抗第一次却无法抵抗第二次的“陨石之尘”,无论怎样坚固的结界都会。

“哈哈,还没完,我施用的是三重法术!!”在第二波陨石之尘完结后,炎魔又再度吟唱起咒语。

不好……

这样下去会一直处于挨打的局面。

来自神器“女神的慈爱”的庇护术完全可以保护西斯塔尔不受炎魔高温的影响,虽然他现在做出的结界无法抵挡高阶魔法的直接攻击,但离开了法术攻击的范围之后,炎魔在纠缠下也没有的时间再继续魔法,莫亚也可以利用这个短暂的喘息之机会反击。

将火焰魔法剑收回剑鞘中,西斯塔尔迅速拔出另外一副武器——一对暗夜精灵最常使用的暗刃匕首。

同是火炎的魔法剑对炎魔没有作用,只好启用这对短匕首,虽然是短了些,可仍无损凌厉剑气成功发出。

“双刃绞杀!!”

六道无质的螺旋剑气像六条巨大的蟒蛇绞住食物般将炎魔绞住,虽然是火焰体,可这高速旋转的无属性攻击仍给炎魔造成不小的伤害。

成功激怒它之后,果然如西斯塔尔所预料的一样,卡塞雷斯停下第三波正在酝酿的“陨石之尘”。

“没用的,暗夜精灵,就算你打断了我的施法,你们的女祭司绝对从这连续两次的‘陨石之尘下’逃脱,她结界绝对无法阻挡我的法术。”

陨石雨疯狂地砸落,黑幕之盾的魔法吸收逐渐达到饱和,浓密的黑雾开始在火焰的燃烧中逐渐变淡扩散,已经能看到位于结界之内的莫亚。

“哈哈……知道我的厉害了吧,暗夜祭司?”

陨石还在继续下落,正冲击着莫亚自身具备的三重魔法防壁。

感觉到最外围的第一层防壁已经龟裂,炎魔似乎觉得自己已经看到暗夜女祭祀倒在火焰中的画面。

“莫亚!!!!”

西斯塔尔援救不及,眼看第二波陨石之尘已然欺至,莫亚的最后一层防壁在陨石的冲击下化为碎片,熊熊燃烧的火焰将她连同黑色的祭袍一同吞噬。

就在这时,大气精灵突然变得焦躁不安,一个空间复数魔法阵出现在莫亚原本站的位置。凡是撞上这个空间断层的陨石,它的前进轨迹都被歪曲,然后像是粉末一样逐渐消失。

火焰熄灭了,黑袍的女祭司一脸得意的站在枯竭的大地上,虽然祭司之袍有些轻微的破损,身体上似乎也有些被火焰灼伤的地方,但她本人并没有受到严重的伤害。

“这、这怎么可能!!”卡塞雷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它活了三千年,还从未见过能在它三重陨石之尘下存活的生物。它就曾以这个招数干掉了大雪山的银龙梅达利斯,这个女祭司说什么也不会拥有比龙族更为强健的身体和魔法防御。

那唯一的解释就只有……

“无效共鸣。”

再度使用飞翔咒语飞上天空,莫亚代替炎魔说出了他心中的疑惑;“没错,你猜的一点也不错。就是无效共鸣。”

“这不可能!!就算你是个特鲁特人也绝对无法拥有无效共鸣这种超高段的魔法防壁,即便是龙也只有最年长的成龙才能掌握这门技巧,你怎么可能……”卡塞雷斯完全被这个事实惊呆了,这已经超出了它的知识范围。

卷十一 纷乱的前奏 第八章 激斗(上)

如果非亲眼所见,炎魔卡塞雷斯绝对不相信。

只有第二生命体才拥有的“无效共鸣”防御结界,一名初级战争祭司居然已经掌握了这门高超的魔力防御技巧。

一般来说只有达到最后十七阶以上的战争祭司才能做到这一点,她竟能在半年之内有完成了跳级跨越?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无论如何有天赋,绝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迅速提升自己的实力,即便是身为第三阶级的神眷一族也无法作到。

对了……

卡塞雷斯猛地想起暗夜女祭司拥有一件神器——受难指环。

有神器的话,应该可以增加攻击和防御方面的力量吧,这一定就是她可以施展无效共鸣的原因。

“你不是想杀了我吗?来试试,看我们俩谁先倒下?”解下挂在胸前的月神首饰,莫亚将它恢复为诅咒的权柄的制样;“不要插手,西斯塔尔。我现在要使用高段召唤咒文,你替我注意后面的那两个魔族,别让他们妨碍我施法。”

高段的魔法需要长时间的吟唱与高度的精神集中,若是中途被打断,所施展的法术就会失败,而且运气不好的话,还会引起反噬。

好在有能力施展的法师在此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1 2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