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黑暗学徒-第4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埋头苦学数日,理论上很简单的东西一到实验阶段就变得麻烦起来。这魔药学看似乎简单,其实藏了许多奥妙在里面。

运用得当的话,与幻术结合将不会逊色于任何一种强大的魔法,最重要的是,在战争期间大量使用魔药,一则能减少己方的伤亡,二是能尽量不让对方的人员受到大量折损,只要没有大量的人员伤亡,无论是什么样的战争都会有回转的余地。暗夜精灵如果要大规模的入侵人类国家,不需要大量的杀戮。

而且,将来到其他大陆游历的时候,魔法也并不一定能发挥它原本的作用。如果遇到什么意外,也能以魔药作为解决方法之一,是一门非常实用的学目。

要想真正的学好魔药会花费很多的时间,因此,现在的人类魔法学已经将这一门学科从魔法学校的教材里排除,也只有战争祭司这种职业还包含有这古老的知识。

“这是第几次了?”

从书堆里抬起头,西斯塔尔颇为无聊的看着莫亚摆弄着那些药草一个上午,却什么也没有完成。

“别吵!我看……嗯……却少了最关键的一件东西——沙罗沙的眼睛!”仔细对比了药方之后,莫亚才发现,原来她一直失败的缘故,是因为古老的配方缺少了一味最重要的主料——沙罗沙的眼睛。

沙罗沙,这种凶猛的狮类魔兽可是深渊魔域里排得上名号的强大魔兽,属冰火双系。力大、敏捷,是它的特点,全身覆盖着坚硬的鳞片,有两个头,分别能喷射冰、火双重魔法元素,唯一的弱点就是眼睛。

若想要在不伤其双眼睛的情况下击杀沙罗沙魔兽,的确是带有绝大的难度。而且这一类的魔兽都是群居,外出猎食时也是三五成群,可如果不完成这魔药最简单,也是最复杂的变形药水的合成,那躲在西方魔树林高塔里的阿尔丹长老也不用见了。

“西斯塔尔,你很无聊是吧。”

随便收拾了一屋的杂乱,莫亚转过身对一脸无聊的西斯塔尔说道。

“怎么?”

“你不是觉得待在这里非常无趣吗,我们这就出去运动一下,保证你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会觉得无聊。”

“……”

看着莫亚许久不曾出现的无害笑容,西斯塔尔不禁打了个冷颤。

卷十一 纷乱的前奏 第四章 蛇窟

消失了几天之后,暗夜精灵女祭司终于再度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内。

罗芬里克学院·召唤之间——

“她来干什么?”

“不知道啊……”

人类祭司都在小声的议论,不知道这个女人特意跑到召唤之间想做什么。

对于周围的议论,莫亚采取了视若无睹的态度。

看到莫亚用磷粉在石板地面上画出召唤用的十二芒星阵,西斯塔尔就已经大致猜出了她的想法。

是想召唤那头有人类灵魂的笨魔龙吧,不传唤的时候它一直居住在深渊魔域,应该是很熟悉这里的地形,由它带路的话一可节省脚力,二则能起到威慑的作用。以免一些被好奇和自信冲昏头脑的人类祭司冒险发动围攻。

“我的奴仆,听从主人的召唤,在此现出你身形!!”。随着莫亚的召唤,一道黑芒从召唤阵内升腾而起。

“老大,这次又有什么好事啊?”

魔龙路奇应莫亚的召唤,在传送荧光中现身,让四周的人类祭司看得是目瞪口呆。

“看到没有,是魔龙!?”

“她居然这么轻易地就召唤出一头成年的魔龙……”

“我们走,路奇,去北面的魔兽之谷。”登上龙背,莫亚直指北方魔兽聚集的山谷。

北方魔兽谷,是深渊魔里魔兽最多的地方。

这里生命的聚集度大大超越了其他地方,无论是皮粗肉厚的魔龙,还是狡猾的九头蛇,甚至是号称深渊中最神秘的邪影,亦能在这个广阔的大峡谷里找到它们的身影。

仿佛与红色天空连接为一体的山脉向远方无限延伸着,焦灼干裂的大地不时有灼热的岩浆喷出,星星点点的火光就像人类世界的路灯一样,照亮了整个山谷。

深渊魔域的地理特貌虽然多变,但岩石、山川均以红色位主,就连样貌古怪的植物也有不少是红色的。

魔龙迅捷的身影在干燥的大地上快速奔跑着,将那些弱小却又好奇地从巢穴中探出脑袋的魔兽一一抛在身后。

“他们还跟着吗?”

不用回头看,莫亚也能从身后微弱的魔力感觉到那两个魔族的气息。

“嗯,一直跟在后面。虽然有几次差点把他们甩掉,可这两个家伙还是楔而不舍地追来了。”西斯塔尔的精灵之眼在黑暗中看得十分清楚,魔族尤塔和沙曼一直紧紧地跟在后面,从离开黑暗元素学院那一刻起就黏上了。

“应该是借气味追踪吧,谁让魔龙身上的腥味太重,魔族的眼睛虽不如精灵,但它们的鼻子可是比兽人还要厉害。魔龙的速度虽快,但魔族的体力也不差,这一小段距离还难不倒他们,不用管这两个家伙。等进入高等魔兽的区域,他们就没有这么多精力来追踪我们了。”对于紧跟其后的魔族,莫亚并不在意。反正只要进入错综复杂的魔兽谷中央地带,他们两个就会为了对付群居的魔兽而大伤脑筋,绝对不会影响到自己捕捉双头魔狮沙罗沙。

“路奇,距离双头狮居住的红树林还有多远?”

“老大,快了,只要过了前面的九头魔蛇居住的沼泽地就到了。”

中央魔沼最北方的沼泽区里生活着体形庞大且以狡诈著称的九头魔蛇。

一个蛇窟里通常都有五到六只的九头魔蛇,这些身体庞大而行动迟缓的怪物有九个头,鳞片坚硬,普通的刀剑根本难伤其分毫,唯一可以破它坚硬甲胄的只有元素魔法和加注了魔法的武器。

别看它们身体移动迟缓,那九个头的行动却一点都不慢。有少数的变异九头魔蛇还具备了元素魔法攻击的本领,天生具备的毒气喷射也会让抗毒力低的生物在接近它们的身体之前就陷入昏迷。

“老大,我们到了。那就是中央魔沼在北方的最后延伸地。”魔龙路奇停下脚步,钻出低矮山道之后,出现在莫亚眼前的是一片一望无际的矮树林和原野。黑色的植物与黑色的泥潭混为一色,很难分辨。

整个原野上寂静无声,完全没有先前那段山道上弱小魔兽的喧闹景象。

“这就是所谓的蛇窟吗……的确是个凶险之地。”

与地表的大沼泽非常相似,潮湿且不知深浅。

行走在这与死亡并存的环境里,随时都有可能落入有九头魔蛇潜藏的水底洞穴。在那种环境下,根本无法开口说话,如果用默咒的话时间就会相应的增长,那对于逃脱无疑是非常不利的。

要使用什么方法安全进入并离开,这是个需要好好考虑的问题。

莫亚伸出佩带有受难指环的左手,在空气中迅速画出一个符文。

一道没有实质的魔法以莫亚的手掌为中心,向着前方的原野迅速扩散。

“数量很多啊,至少也在二、三十头左右。”扩散出去的感应魔法很快就回匮了莫亚所需要的讯息。

这一头九头魔蛇都很难对付,如果要同时应付二、三十头,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老大,怎么过去?”路奇抬起大脑袋看着站在自己背上的女祭司。

“没有想什么好的办法吗?”看莫亚一脸的为难,西斯塔尔就知道,前方的道路并不好走。

“路奇,去红树林的路只有这一条吗?”

“还有另外两条路可以直达沙罗沙居住的红树林,但我认为你不会想走这两条路的。从西南方走,经石化兽居住的寂静森林,就是上次我们去个的那个树林,然后穿越魔龙洞窟,那里可是魔龙的大本营,总数量在万头以上,比九头蛇还多。另外一条走东北方的大热海,那里是炎魔的领地,火炎巨魔多如蝗虫,同样是块的凶险之地,还是走蛇窟最安全。”在深渊魔域待上一段时间,路奇也对这个魔兽横行的地域有了些大致的了解。

真是麻烦……

看着前方不远处生长着各种奇形怪状灌木湿地,莫亚不禁有些为难,如果启用受难指环是可轻易的开辟出一条直达红树林的通路。但……这值得吗?

受难指环不可使用太多,这是以直接抽取使用者生命为启动条件的神器。应当用在最需要的地方,目前……也不是没有办法,只不过手段有些过激而已。

“老大,莫非你是想……”

眼看着莫亚下到地面上,路奇瞪大了双眼。她该不会是想就这么走过去吧?太危险了!!

“不带上后面的那个笨蛋吗?”回头一看,路奇居然呆呆的站在原地,西斯塔尔再次意识到,这个占据了魔龙身体的灵魂真的是个笨蛋,一个没有头脑的蠢材。

“不行,魔龙的身体太重,不适合走湿地,它会掉进九头魔蛇的水底巢穴。”莫亚边回答,一边给自己施加了“飞行浮空术”,这种十分类似暗夜精灵漂浮术的魔法可以漂浮在地面上行走,最适合用来走沼泽和雪山之类的区域;“路奇,待在那儿,我很快就会回来。”

西斯塔尔紧跟其后,转化为完全的暗夜精灵后,他的漂浮术比原来更为快速,很快就追上了已经先行一步的莫亚。

卷十一 纷乱的前奏 第五章 理由

“你想怎么办?”这次,西斯塔尔真不知道莫亚心里在打什么主意。

使用神器是目前最快也是最简单的解决办法,但那会对身体产生极大的伤害。他自然不会希望莫亚仅是因为这一点小事,就启动以生命力为动力的神器。

“你太不了解神器了,西斯塔尔。”看西斯塔尔一脸不赞同的表情,莫亚就知道他一定是误会了;“所谓神器,即是神使用的东西。大致可以分为‘攻击型’、‘防御型’、‘辅助型’以及‘特殊型’四大种类。如果能好好利用它们自身具备的的特殊效果,即使不启用神器,我们也可以顺利的通过这个蛇窟。怎么,你没听懂我的意思吗?”

“是没有听懂,拜托你能不能用更简单的名词解释。虽然说天生具备元素魔法的精灵,但我却是个战士,与魔法接触不多,听不懂你所说的那些专用术语。”西斯塔尔耸耸肩,表示自己的确没有听懂莫亚刚才所说的话。

“那我换一种解释的方法好了。无论是什么样的魔法道具都具有各自的属性,这就好比一枚命令火元素戒指永远也不会增加冰系元素的魔法触媒是一个道理。任何事物都有自己特定的属性和定律,即便是作为超物体存在的神器也一样。以我手上的受难指环来说吧,它属于具有强大破坏力的‘攻击型’神器,能同时施放五种不同属性的攻击、防御、辅助的高阶魔法,在所有的黑暗神器中,是公认攻击力最强的。而作为一件神器,受难指环被赋予了神器都具备的强力魔法防御结界,能承受高级(六阶)以下的精神、物理性魔法攻击,除此它还有一项特质——增辐法术的攻击力度。以受难指环所具备的的魔力扩大效应来施展魔法的话,即便是最简单的‘火球’法术也会发生质的改变。它将会由单系数变为复系数魔法,甚至超越自身的位阶成为陨石雨。若想要达到这样的效果,就得看法术的施展者本身所具备的魔力强弱以及触媒的多少来决定。”自从诅咒神殿带回‘月神的首饰’·诅咒权柄后,经过多日的仔细研究,莫亚终于发现了一些隐藏在神器中的奥秘;“诅咒的权柄是典型的‘辅助型’神器,它本身虽不像受难指环那样具备强大的攻击力,也不像‘女神的慈爱’那样拥有绝佳的治疗与防御能力,它最出众的,是可以将法术也可解释为施放力扩大到最高顶点,是一件极强的增幅器,这点和受难指环是相同的。然而,诅咒权柄最特殊的,是特‘元素魔法无效化’,即只有超高类生物才有的最佳防壁——‘无效共鸣’。利用元素精灵之间的魔力共振,来瓦解法术所附带的元素魔法攻击。现在人类和普通种族所使用的魔法,就是用语言与存在与不同空间和位面的精灵沟通,借助它们的力量施展出超越自身的力量。一旦切断了这层联系,人类和本身不具备元素魔力的种族将无法施展法术,这样的话即便是施法者按照程序完成魔法,也会因为无效化的效应而让魔法减弱、直至消失。”

对神器研究越多,莫亚就对力之本源的好奇越多。

魔法的来源是什么?

贯穿天地间的各种高等生物所拥有的力量为何与非元素魔法生物差别如此巨大?

神术,这直接来源于对神的信仰又为何能产生力量?

至今,这些疑问,全都没有完整的答案。

如果能解开其中的一部分,那拥有不被普通法则约束的力量亦不再是空想。

在被禁法咒束缚的那段时间里,被斩断了与魔力之源的媒触,就无法随心所欲的使用魔法,记得炎魔曾说过,只要掌握了力之本源,

就不会再畏惧使用魔法的基本法则,就算再次被施加禁法咒依然能使用魔法。

要真能掌握力之本源,那也不用再为频频使用神器减少寿命而担心,甚至可以借此脱离神的掌控也不一定。

“按照你的说法,这个‘女神的慈爱’作为神器也有某种特殊的能力了?”仔细琢磨左手上的光明神器,西斯塔尔感觉不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这枚再普通不过的戒指究竟有何神奇的力量,因何能成为超越“龙族盟约”成为光明教会的镇教之宝?

“那是你还不知道如何使用‘女神的慈爱’。这枚戒指绝非像它外表那样普通,要真是一个只能施展治疗的魔法戒指,它又怎么成为法皇的代表之物?严格来说,‘女神的慈爱’并不能算是辅助型神器,它应该归划在防御型神器的行列中。还记得骑士条约吗?信仰,骑士必须要遵守的条约。无论是对主君,还是宗教,信仰是一个先决条件,没有信仰就无法启动‘女神慈爱’真实的另一面——庇护。这可是媲美大地女神最高神器‘大地之铠’的高阶段神术护咒。普通的物理攻击就不用说了,‘女神的慈爱’最得意的是防备来源于远距离攻击的元素魔法,和我所持有的受难指环不同,这可是真正的绝对防御啊。直接来源于光明女神的庇护,很少有元素魔法能完全打破这种防壁,直接攻击到戒指的持有者。当然,另一位神器的持有者除外。这也是历史上最伟大的二十一世法皇命陨于诅咒神殿的缘故。”经过莫亚的仔细讲解,西斯塔尔多少也明白了他持有的‘女神的慈爱’的重要性。

的确,这样一件神器如果运用得当的确是非常可怕的利器。就算它本身不具备丝毫的攻击力,可那完美无暇的防御绝对是任何一个敌人的噩梦。

作为光明教会的最高领袖、光明女神在地上的代表,光明法皇的信仰一定已经达到了非常高的级别。如果装配上‘女神的慈爱’……只能说,这绝对是光明系中的不死之身。以普通人来说,永远都不可能拥有打破这种绝对防御的力量。

“但是……”转念一想,莫亚所说的先决条件是信仰,也就是说他已经不可能使用到这件神器的防御功能了。

唉……说了也等于是白说,空欢喜一场。

和莫亚待在一块,西斯塔尔总会有种深深的挫败感。

虽然她现在的力量是经历了常人所不能忍受的痛苦和常年努力的结果,但他不得不说,这女人的运气还真是好得不可思议。

连续得到两件超强神器,获得两位主神的青睐成为大祭司,被祭长看中,内定为族群的未来领导者。怎么说都是走了狗屎运的家伙,他为什么就没有这种运气呢?

同样是遭到背叛,独自在艰苦的环境里挣扎生存下来,几乎相同的际遇却有完全不同的人生……要说一点嫉妒没有,那是骗人的。

连他这样常期受光明教规约束,自小接受骑士训练的人都不禁会对她产生嫉妒之新,何况那些意志坚定的人类。要说说莫亚之所以会有如此苦难的人生,还是与她离奇的好运脱不了干系。

“你也不必灰心,关于这戒指的功能我还没说完呢。”看出西斯塔尔的失望,莫亚接着叙说她所知道的知识。完全没料到西斯塔尔现在心里想的,是另外一回事。

“还有什么好说的,又不能用,你就别再添乱了。”

“笨蛋,要你真的不能用,我干嘛要告诉你这些,不是浪费我的精力吗?”

“你的意思是……”听出莫亚的弦外之音,西斯塔尔不大确定,她是说这神器的功能可以使用吗?会不会像她所持有的受难指环那样,每使用一次都对身体造成极大的伤害?

“放心好了,光明神器和黑暗神器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启动的方法。”对于西斯塔尔的疑虑,莫亚也考虑到了;“你还真是幸运,在所有的光明神器中,‘女神的慈爱’是最平和的一件。它不会伤害到持有者的身体,也不会对灵魂有丝毫的损伤,更不会减少寿命。相反,持戒者的神恩越高,他的寿命也会相应的增加,这就是‘慈爱’一名的来源之一。‘女神的慈爱’之所以能位列光明神器之首,其实并不是因为它超强的防御能力,而是任何一个种族都可以使用这件神器。”

“诶——这、这不大可能吧?”西斯塔尔听得一愣一愣的,还有这种说法,太扯了吧?

“你别不相信,是真的。以前就曾在各类魔法典籍里看到过关于‘女神慈爱’,这件使用要求最低的神器的说明。也曾萌生过得到它的想法……那时候的我还没现在的魔力。整天担惊受怕的在人类世界里生活,要是有这样一件几近绝对防御的魔法器,何必担心有朝一日会被专门捕捉特鲁特人的追杀部队抓获。当初在诅咒神殿看到它的时候我还真是吓了一跳,不过我已经拥有太多的幸运,这件东西……只能说,与我缘吧。我虽然已经猜到,你会将它带出来……不说了,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又想起了差点再次遭到背叛的情景,莫亚连忙岔开话题。现在,他就在这,站在她的身边,再说那些过去的事也毫无意义。

“虽然不是很清楚,但这件神器的使用者到必须要有强大的意志力与精神力,否则将无法驾御它。至于如何使用……你想不想试试?”将目光转向前方依旧平静无声的湿地沼泽,莫亚难得露出许久不见的真心微笑。

那是属于年轻、狂放、自信、得意的微笑,从相识以来,西斯塔尔只有在诅咒神殿见过这个笑容。

是那样的真挚,那样的毫无城府,是该属于她原本真正的心性。

“你想怎么试?”西斯塔尔回问,很少看到她这样轻松的模样。

太多的阴谋,太多的权利纷争夺去了莫亚真实的一面,他也很少记得,这个女人其实还只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少女。虽然已经有一百多岁,但按照特鲁特的年龄来计算,也只不过是人类十八、九岁的阶段,这个年纪,应该是人生中最美好、最灿烂的。她却为了生存不得不与凶猛的魔兽,阴险狡诈的暗夜精灵,以及随时都想取其性命的光明教会周旋,整日埋头学习魔法、研究杀人的技巧、苦思对付敌人的计谋。这样的生活……太累了……

深渊魔域,一个血与火的世界,一个强与弱的世界,只有在这个地方,她才有些许的喘息之机。

没有祭长的敦敦训教,没有光明教会层出不穷的阴谋追杀。

这试炼的时间虽然短暂,或许……是她自进入监狱以来过的最轻松的日子。

一想到这些,西斯塔尔不禁为自己先前那毫无由来的嫉妒感到可笑。本书由电www子itmoo书com网提供下载

换做是他,或许已经屈服于命运的不公安排了。

那样的经历,那样痛苦的记忆,要背负的实在是太多太多……即使拥有神器,即使拥有主神的眷宠,那些失去的,已经不可能再拥有,那些死去的情感也不会再恢复。

当初想替自己去见母亲、去斩断那本该断绝的亲情,与其说是为了将来着想,倒不如说是她对自己以前无法狠心的弥补。

不想再后悔,不想再遭到背叛,所以提前斩断。

既不愿屈服于命运,却无法完全的抛开曾经拥有的人性。矛盾,在莫亚身上体现得如此淋漓尽至。

遇事不慌的冷静,不畏困难的勇气,对命运抗争的坚定,在情感上的犹豫不决。是什么吸引他背弃无限光明的前程呢?

在地底洞穴里追杀时就已经有了答案吧。

或许就是她身上的种种矛盾吸引了自己,有着同样的际遇……有着同样的伤痛……也只有她最能体谅自己的想法,那为了生存所做的不息抗争,那不甘屈服命运所给予的不公。

“何必想什么对策,根本就不用启动神器。我有好多新学的魔法都还没有试过,这深渊魔域就是最好的实验地,你也可以借这个难得的机会提高一下自己的战斗技巧,好好磨练一下‘女神慈爱’所具备的特殊防护效果。等我们再次出去的时候,绝对要让所有人都刮目相看,要让全世界都知道,我们不是被命运抛弃,而是抛弃命运的人!!”带着无比坚定的自信,莫亚看着身旁的西斯塔尔,屏弃诸多的心结和种种误解,血盟该是最相互信任的。她相信,已经选择了黑暗的西斯塔尔不会再背叛自己。从今往后,将不再是独自一人孤军奋战,有毕尔菲特,有西斯塔尔,他们都将是自己新的支柱,她会学着抛弃心中伤痛的过往,未来,是无限的。

“走吧,我们去好好的把这个蛇窟闹个底朝天,无论是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1 3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