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黑暗学徒-第4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转眼之间,疯狂的沙暴追赶上萨伊王子逃命的队伍。

“快,大家都散开,别被吸进了!!”尽管已经下了分散的命令,但还是有半数以上人被风暴强大的吸力给吸走。

“王子殿下——!!”看着不断有士兵给吸入沙暴高速旋转的风暴里,克拉里担心已经分散的王子,可眼下的情景,他呼喊声根本就无法到达萨伊的耳中。

狂风大作、风沙弥漫,人的双眼根本就无法在这种情况下视物。

林娜想张口说话,却被灌了一嘴的沙子。她双眼根本看不清周围的事物,只听到“呼呼”的风声和人的惊恐的呼喊声。

“啊~~~~~”忽然觉得身体一轻,不由自主地腾空而起。

被卷到沙暴里了!!

有了这个意识,林娜开始大声地呼救,就在她要绝望的时候,她感到一只冰冷的手抓住自己的脚踝,已经飘上天空的身体又再度落回地面。

尽管对方没有开口,但她知道,这双手的主人是那个亡灵——罗兰,只有她才会有如此冰冷的温度。

风暴继续前进,虽然只是瞬间的事,但林娜却觉得像是过了一天那样漫长。

直到完全没有可怕的风啸声,林娜才抬起头,她俯卧在沙地里的抖了抖头上的沙子,这才发现四周一个人都没有,身边只有一个不能算“人”的亡灵。

林娜站起身,放眼看去,周围一片狼籍,只有有十多名士兵和沙驼的尸体,他们是被风暴卷上高空后摔死的,已经无法医救。带着沉重的心情,林娜也只在残留的行李中找了两个没有破损的水袋子和一点不多的口粮。

“走了,别磨蹭。天马上就要黑了,我们还得继续赶路呢。”罗兰在幸存的几匹沙驼中,牵过其中两匹没有受伤的,示意林娜继续赶路。

随着光线越来越暗,林娜也开始害怕起来。

她是乘船到东大陆的,没有走过安达内斯走廊,只是听人说过,这个沙漠里晚上会有大量的亡灵出没。虽然身边就有一个亡灵,但她还保持着“人”的外表,林娜担心的,是遇上僵尸或是骷髅一类的亡灵,这些群体性的亡灵最难对付,她一个治疗师,根本不会武技,也不会光明魔法,治愈之光无法驱散大量的亡灵,若真是遇上了,该怎么办?

“……王子他们会平安吗?”

“……”罗兰回头看着身后一脸担忧的林娜,可以看出,她非常害怕。

“你有心情担心别人,还不如多担心你自己。”

“我看你似乎并不喜欢人类,那你为什么非一定要坚持和人类在一起,我看你就算独自上路也能到达冰晶大陆。”林娜有些气愤,先前她能在沙暴中拉住自己,那种力气可说是非比寻常,哪里像她自己所说的“虚弱”;“既然,你能救我,为什么不救救其他人。”

“……我不是神,不可能做到我能力以外的事。我也不是光明教徒,之所以救你,无非是想借人类来掩盖我身上的死气而已。”

“你——!!”林娜知道自己是抱有不切实的幻想,她忘了,亡灵原本就是死物,和它们谈生命的可贵根本就是浪费精力。

所幸,在夜幕降临之前,林娜和罗兰终于遇上了另一支商队。

萨伊王子、沃森、克拉里都在,还有一部分士兵,他们被卷进沙暴之后只有少数几个人摔死,在昏迷的时候被这支锡安的商队所救。

“看到你们两个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克拉里没有和你们在一起吗?”萨伊王子非常高兴,他还以为林娜和罗兰已经遇难了,可是没有见到侍卫长,他还是不放心。

“少爷,别担心。说不定,克拉里已经到达绿洲了。”出门在外,沃森不方便当着商队的面,称呼萨伊为王子;“夜晚的沙漠里天气寒冷,还是让她们吃点东西,烤烤火吧。”

“也是,你们赶快到篝火边休息一下吧,赶了一下午的路一定很累了。”沃森去取食物,萨伊就带着林娜来到商人点起的篝火旁。

夜晚的沙漠非常寒冷,点篝火一是可以驱除寒冷,二是可以防备亡灵袭击。

亡灵惧怕阳光和炎热,篝火的热度虽无法像野兽一样驱赶亡灵,但可以使它们的行动产生一些迟缓,也好让守卫的佣兵可以在第一时间发现亡灵的踪迹。

“罗兰小姐,你不来烤火吗?”殷勤地为林娜递上毯子,萨伊一回头,却看到罗兰离篝火远远地站着,表情阴沉,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了,我就在这里休息好了。”就近找了一块小岩石,罗兰席地而坐,把风帽压得更低了。从进入这个商队起,她就感觉到好几股探视的目光集中到自己身上,如果到篝火边岂不是更引人注意吗。

“青年人,你们是不是从明苏来的?”

萨伊王子原本还想上前询问,可锡安的商队首领乌比带着几名手和雇佣兵队长苏哈却走了过来。

“这有什么关系吗?”取回食物的沃森警惕的回问。

“没什么,只是想问问,最近明苏的情况怎么样。听说不但内战没有结束,连它的邻国奥尼特罗也占领了边境一代的几个省郡,真有这回事吗?”

“嗯……大致上差不多。叛将西尔斯已经占领了帝都,高加皇帝出逃,奥尼特罗已经攻陷了东方六郡,照这种情形看,明苏现在的局势非常不妙。如果你们和明苏有生意来往的话,可是会有大损失的。”萨伊简单的描述了他离开之前的局势,帝都的很多商人都已经迁走了,只有那些发战争财的商人还继续留在安杰里特。普通的商人最怕打仗,只要苗头不对就立刻收拾家当离开,他也正是打扮成商人才有机会离城。

“哈……这下可好了,明苏乱成这样,他们就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去梅里折腾了。”乌比非常高兴,他是梅里商业联盟的大商人之一,在梅里有非常多的产业,原本还有些担心明,但眼下明苏内忧外患已力再发兵进攻,这对他而言真是天大的好的消息。

“乌比老爷,你看那边……”佣兵队长仔细观察坐在石块上休息的罗兰,虽然风帽遮住了一部分容貌,但五官仍清晰可见。

“噢……那不是……”乌比转过头,这一看可吓了他一跳。赶紧挪动肥胖的身躯,走到罗兰身边;“大祭司阁下,您……您怎么会到这种地方来?”

“大祭司?!”萨伊和沃森对视一眼,均很奇怪商队首领的称呼。

“大祭司……”罗兰没有抬头,平静地回答;“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大祭司。”

“怎么会呢,即便是没有看到您那双黑的外表,我仍可以认您。”乌比一边笑容满面的围着罗兰,一边吩咐跟在身后的几名手下;“还愣在这里做什么,快去收拾一间最好的帐篷,给大祭司阁下休息!!”

卷十 死亡的阴影 第五章 罗·兰(五)

“大祭司?!”萨伊和沃森对视一眼,均很奇怪商队首领的称呼。

“大祭司……”罗兰没有抬头,平静地回答;“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大祭司。”

“怎么会,即便是没有看到您那双黑的外表,我仍可以认您。”乌比一边笑容满面的围着罗兰大转,一边吩咐跟在身后的几名手下;“还愣在这里做什么,快去收拾一间最好的帐篷,给大祭司休息!!”

看着商队首领大献殷勤,萨伊、沃森和林娜都是一头雾水,被他们从沙漠中救起的人是大祭司?

尤其是林娜,她的疑惑更胜另外二人。

“可能是我与某人极为相象,但我的确不是你所说的那个大祭司”

“这……”听罗兰一再的否认,乌比又仔细的看了看。

的确,虽然在外貌很神似,但气质却完全不同。

暗夜大祭司像一则火焰,虽是黑暗一族可仍能感受到那蕴藏在自信之中的热情。而眼前这一位,却是截然相反。冰冷,有如一口无波古井般死寂,时间仿佛在她身上停止了一般,有说不出的怪异。

“抱歉,我的确认错人了。”乌比只得尴尬的退开。

萨伊不禁对商队首领的行为有些好奇;“请问,那个大祭司是什么人,和罗兰长得很像吗?”

“你作为一个商人,竟然连暗夜大祭司都不知道,真是奇怪啊。”乌比转身打量萨伊,更惊异他竟问出如此幼稚的问题。

“这个……其实我家中略有薄产,是第一次外出经商,才一到明苏,就遇上内战。至于暗夜大祭司;虽然倒是听说过,却没有见过其人。”萨伊王子随便编了一个理由糊弄乌比,没料到他也真信了。

“也对,就算是梅里的商人,见过大祭司的,也没几个。来,年轻人,坐下,我们好好聊聊。”乌比看出这个青年气质不俗,定是出身高贵。或许,还是某个贵族家的少爷,喜欢结交权贵是商人的天性。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当下,就拉住萨伊就攀谈起来。

“原来你们是楼德国的人,难怪要走安达内斯走廊……楼德与东大陆最为接近,比坐船还要要快。不过……这条路很危险的。”

“我们有……”萨伊原本是想说有私兵护送,但商队首领显然理解错了他的意思。

“我知道,光是那一位,就已经超过了我商队里的一流佣兵,她的身手绝非等闲。青年人,你很有本事啊,如此厉害的战士也能收为手下。”乌比赞赏的目光一直逗留在闭目休息的罗兰身上,他虽然是个商人,但年轻时也曾是个四处闯荡的冒险者,不会看不出罗兰身上所散发出的强烈气息,那是只有真正的强者才有的内敛之感;“唉……想不到,像这样的小姑娘也要做佣兵,这世道真是乱呐。明苏内乱且不谈,听说死亡之领最近非常活跃,说不定又会卷土重来,四十年前亡灵入侵北大陆的时候我虽然还小,但也算经历过了。太可怕了,要真是这样楼德就要遭殃了,它将会是第一个接触亡灵大军的国家。”

“不会的,光明教会不会坐视不理,它们会帮助我国击败亡灵军队。”萨伊有些气愤,虽然明知乌比说的是事实,但他就是不愿意相信。楼德好不容易才摆脱了四十年前的阴影,如果亡灵真的再度北上,那该让国内的人民如何承受这个可怕的事实。

“要是曼宁还在就好办多了。毕竟它的实力可是仅次于佣兵国宁格尔的大国,可惜啊……”

“曼宁?是一个国家吗?”林娜首度听说到这个名词,在她的记忆里北大陆没有这个国家啊。

“嘿……现在的年轻人很多都不知道这个国家了,它曾是北大陆最强大的魔法王国,也是最美丽的国家,有北国‘花都’的美誉。如今,只有在史书和吟游诗人口中,才能找到关于它的传说。”

“少爷……这个曼宁我怎么从未听说过?”林娜看着一向博学的王子萨伊,可他却皱紧眉头,不愿说话。

“花都……维雅……”未料,在一旁休息的罗兰听到这个名字再度睁开双眼。

“是啊,花都维雅,北大陆最美丽的城市。可惜,它在三百年前就已经亡国了……”乌比的话还未说完,负责放哨的佣兵就大声的嚷嚷起来。

“乌比老爷,不好了,我们遇上亡灵了——是数量非常多的亡灵!!”听到手下来报,佣兵队长凑在乌比耳边,告知他这个非常不好的消息。

“亡灵……”乌比站起身,借着火光他看到白色的骷髅像潮水一样,正朝着商队休息的大岩石移动。

“大家不要慌,快把货物卸了!!”乌比开始动员所有人把货物卸下,然后将沙驼聚集在一起。以篝火为中心围成一个圈,佣兵守在沙驼后面,只要能撑到天亮,就算安全了。

“殿下,我们也到人群中去吧,在那儿比较安全。”沃森指着商人聚集的地方,目前为止并没有什么好办法能阻止亡灵的进攻,至少在人多的地方可以将死亡率降至最低。

所有人都紧张地看着越来越接近的骷髅大军,三个穿黑斗篷的家伙混杂在骷髅中,他们就是这群亡灵的指挥者。

“不会错的,是大地之钥的魔法波动。”巫妖帕格尼尔运用魔法感知探测出,他们追寻的大地之钥就在前面的那群商队之中。

“还是小心点,普通的商人怎么可能会去位于沙海中心的冥狱之门,据巫妖王撒玛说,大地之钥是被几个盗贼从俄索普斯神殿里盗出来的,他们在冥门开启之时就应该死了,绝对不可能带着大地之钥跑这么远。说不定……是光明教会,他们不也在收寻它的下落吗?”亡灵法师卡穆心思比帕格谨慎,他担心会遇到光明教会。此次外出,撒玛一再强调,主旨在寻找大地之钥,不能让光明教会夺了先机,绝不能让冥狱之门再度关上。

所有外出寻找的队伍中,就只有他们这一组运气好,碰上了。如果能顺利取回大地之钥,他们在死亡之领地地位也会相应的得到提升吧。

“如果真是光明教会,那就麻烦了。”巫妖戈纳也表示要谨慎。

“得提防生命祭司,他们的净化之光即使是晚上,对亡灵也是有极大的杀伤力,还有圣堂骑士,他们的‘牺牲’技能也非常麻烦……这样吧,卡穆你负责指挥亡灵进攻,我和戈纳负责施展‘死亡领域’,争取在他们释放净化之光前笼罩住整个商队。巫妖王吩咐过,大军出发在即,不能让人类发现我们的踪迹,即便那些商人中没有光明教徒,也不能放过他们。”帕格举起手中的骷髅法杖,嘶哑的嗓音开始吟唱制造死亡环境的领域魔法,

骷髅的虽是最低等的亡灵,但它比僵尸灵巧,而且拥有三次的复活技能,死亡环境中攻击力还会得到发幅提升。即便是光明教会,在死亡领域和夜晚,没有足够的数量,绝无可能战胜如此众多的亡灵。

亡灵法师卡穆在同伴开始准备魔法之后,指挥着骷髅大军开始逼近蜷缩在岩石之上的商队。

“过、过来了……”

人们紧张地盯着站在骷髅之中的亡灵法师,显然他还为成为巫妖,仍保留着大部分人类的外表;但即便如此;已经萎缩的肌肉仍是让商人们感到恐惧。

感应到大地之钥地气息突然中断了,卡穆明显吃了一惊了。竟然可以隐藏大地之钥的死亡之气,能拥有这种技能,绝菲一般人能做到。

帕格的死亡领域尚未完成,那我就就先看看,那持有大地之钥的究竟是何妨神圣吧。

打着刺探敌人实力的主意,卡穆并没有按照原本的计划,马上发起进攻,而是以影音扩大术询问;究竟是谁,持有那颗足以引起一场争斗的古代神官头颅。

“无论你们之中是谁捡到大地之钥,只要把它交出来,我们就会放你们离开,否则……你们全都要加入到我手下的亡灵军队里。”

“大地之钥?我们……我们没有这东西啊!”乌比哭丧着脸,他只不过是个奴隶走私商人,根本就不知道那‘大地之钥’是什么玩意儿。

“撒谎!我刚才还感觉到大地之钥的残留的死亡之气,你们之中,一定有谁拿着那个人头骷髅,把它交出来!”

“啊——”林娜难掩吃惊地低呼出声。

人头……罗兰身上不就有一个人头吗?难道这些亡灵法师要找的大地之钥,是那个?

“小姑娘,你知道它在哪吗?”听觉灵敏的卡穆听到林娜的惊呼声,知道这个人类女子一定有他想要的讯息。

“不,我不知道。”林娜惊恐地连连摇头,她不知道该如何选择。罗兰警告过,不许提即她的身份。可如果不说出大地之钥在什么地方,亡灵巫师又会要所有人的性命,这可真是进退两难。

在那小子身上吗?身上没有光明教会的光明之力,应该不是教会成员。

虽然林娜不敢说出罗兰,可她的双眼下意识的看向罗兰,已经为亡灵法师暴露了他寻找大地之钥的持有者。

眼看大地之钥竟让是被这样一个瘦弱的人类持有,卡穆放松了警惕。他没有在对方的身上感觉到魔法的波动,说明这是个不会使用魔法的人,而这种瘦弱身材更不可能是一名战士,盗贼的话,倒有几分相像。

骷髅法杖直指在如此危险环境下仍闭目养神的罗兰,她因为离篝火比较远,并没有在沙驼围聚的圆圈之内。

十数名骷髅接到命令之后,将罗兰团团围住,卡穆满以为只要他随意派遣几名骷髅,那个坐在石块是的瘦弱的人类会害怕的奉上大地之钥。

“小鬼,快把大地之钥给我。”

“走开。”

“你活腻了!!”卡穆没想到这个不怕死的人类竟敢大放厥词,眼看身后的死亡领域已经完成,他决定要让这小鬼尝试一下在死亡气息中窒息的滋味。

在巫妖的操纵下,死亡领域开始向商人们所在的大岩石推进,很快就把位于最前方的罗兰笼罩住。

“哈哈……滋味如何,很不好受吧。小鬼,这就是你不知好歹的下场,如果你现在求饶的话,我或许还会发发善心,放你一吨条生路。”

“闭嘴……”被死亡气息笼罩的罗兰突然跪倒在地,紧捂着胸口,面色痛苦而压抑。

“到这份上还嘴硬,真是不知死活!!”被罗兰这么一说,卡穆脸色大变。自他成为亡灵法师后,还没有一个人类敢这样对他说话,傲慢的心性哪里容许被一个小小的人类轻视。

“杀了他!!”

骷髅们刚举起手中的利刃,一道残影一闪,原本正向罗兰进攻的骷髅就全都散落为一地的碎骨。

“不知死活,就凭你一个九阶的亡灵法师也敢在我面前放肆!!”

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一个只有头部的怪物从罗兰的斗篷里钻出。

“你这个蠢货。”漂浮在空中的人头狠狠地瞪着,已经站起身的罗兰;“我不是一再的交代,不要和人类在一起吗?看看你干的好事,现在还要劳烦我替你善后!!”

“我也不想这样,可是……”

“闭嘴,待会再教训你。”粗鲁的打断罗兰的辩解,姑且可以规划为亡灵的人头转向一脸呆滞的亡灵法师。

“魂体分离!!”

“啊~~~~~”卡穆痛苦地嘶吼声响让商人捂住耳朵;难以置信世上还有比这更可怕的哀号。

“这些商人,还有那边还有两个巫妖,都不能放过。要是没有这死亡领域,我也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就生命结界的冲击中恢复过来。嗯……我会稍微仁慈一点,就用死亡冲击吧,它的痛苦要比魂体分离小得多。”

“不要,拉法,这些商人的无辜的。不要杀他们!!”罗兰忍不住请求,伸手抱住漂浮在半空中的人头。

正施展法术的拉法没料到罗兰竟有此一举,他原本主要针对商人的“死亡冲击”被偏离了方向。可即便是这样,一道肉很难看见的魔法波纹仍从他口中射出,如同露珠滴落水面引发的阵阵涟漪,向周围不断扩散开来。

“啊——”

接触到这无形无质的魔法冲击,无论是骷髅、沙骆还是已经呈呆滞状的商人,都一一倒地,他们身上没有一丝伤痕,但灵魂却已在死亡波纹的冲击下被撞得粉碎。

“死灵之王……”巫妖戈纳只说出一句话,便失和他的手下的骷髅一样,倒在柔软的沙地上,即便是巫妖也不可能躲避这针对灵魂的重击。

“啪!”地一声,帕格机敏地捏碎他暗藏在怀里的传送卷轴,带着惊惧地眼神消失在传送魔法的白芒之中。

卷十一 纷乱的前奏 第一章 试炼(一)

“罗兰!!”

看到帕格利用短距离传送魔法逃跑了,拉法震怒地看着罗兰,若不是她阻止,怎么可能让那个巫妖逃走,而此刻她竟然还站在侥幸残存的人类前方,分明是想阻止自己击杀那些低等物种。

“别忘记你当初说过的话,你的誓言呢?”

“我没忘!我发过誓,会帮助你完成你的心愿。无论你想做什么,我都不会反对,可惟独屠杀没有反抗能力和无辜的生命,我绝不会坐视不理。”

“哼……我倒忘了,你原本的性格。”看着人类脸上明显的畏惧之色,知道巫妖离去之后,他的行踪必定会暴露,即便是杀了这群人类,也已经无济于事。与其让罗兰和自己因此而产生间隙,倒不如买个人情给她。拉法转念一想,心中的杀戮之意也就淡了下来。

“好吧,这次就放过他们。”

“怎么了……”听到拉法已经同意饶过商人的性命,罗兰喜悦的心情也因拉法再次变得凝重的表情而滑落谷底。

似感应到什么,拉法转身看着沙漠的南方;“我感应到哈斯和加西亚的气息。”

“被发现了吗?”罗兰担心的问,这才到地上界几天,他们的计划该不会是已经被察觉了吧?

“应该不是……虽然有他们的魔力,但这力量却很弱,可能是某个具有他们魔力的眷族。”拉法再次钻入罗兰的斗篷,天马上就要亮了,他现在还不能直接在太阳下活动;“走吧,先离开。这里离冥狱之门太近了,而且现在也不是与那些所谓神使对抗的时候。还是先找到藏有第一个封印的神殿要紧,其余的事我们不要过问。”

“梦魔召唤!!”

罗兰以自己的鲜血在地上画出召唤法阵,传唤出身在冥狱内的坐骑——前独角兽王瑟西尔,这匹以怨念复活的诅咒之兽撒开四蹄,以惊雷般的速度朝着北方狂奔,瞬间就消失在商人们的视线里。

直到那黑色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地平线的彼端,惊吓过度的商人这才从同伴的尸体中爬出。

“林娜,你为什么要想我们隐瞒那个亡灵的身份?!”首先醒悟过来的沃森立刻斥责可能知道事实的治疗师,她负责为罗兰清洗伤口,怎么可能不知道她的身份。

“对不起,沃森,她……她以大家的性命要挟,不许我说出她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1 2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