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黑暗学徒-第4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不会错的,那姿态,那气势的确是梦魔。

梦魔,比骨龙高出一阶特殊性冥界怪物,生前曾是金色森林的独角兽王,死于大黑暗之战,被黑暗神诅咒死后化为梦魇。

曾有无数的死亡骑士想将它驯化为坐骑,都无一成功。

既然……连梦魔也出现了,撒玛是打算召唤‘它’吗?

多利斯无论如何也料想不到,巫妖王竟让想将那一位,自冥狱中召唤出来。

死灵骑士,死灵之王的誓约骑士。统领着死亡骑士团的最高指挥官、冥战四将之一——罗兰。

作为仅次于君王的最高亡灵,十七阶的死灵骑士虽然只在召唤时出现过三次,但它的名字却能让深渊魔域的魔兽都为之惧怕。

它的来历极为神秘,三百年前突然崛起,从一出现就是以死灵之王的座下骑士出现。

在同深渊魔域的数次战斗中,因为功绩卓著,从一名普通的死亡骑士逐渐成为立于死亡骑士团顶点的团长,因辉煌的战绩和坚持护主的坚定立场,深得死灵之王的信任,最后晋升为冥战四将之一。

在由恐怖骑士升为死灵君主的誓约骑士后,骨龙已经不再适合罗兰的位阶。

经过一番激烈的搏斗之后,成功将梦魔驯服,这匹冥狱唯一的梦魔也就成了它最醒目的标志之一。

果然,当骑在梦魔背上的黑铠骑士现身后,那独特的黑龙骨铠和罕见的双黑容貌都证明了它的确就是罗兰。

伴随着冥狱最高骑士出现的,还有它身后隐约可见的一大群黑压压的死亡骑士。

不过,妖王撒玛得意的笑声刚起了两个音阶,自冥狱被传出的一阵强烈的精神波动就让他的笑容僵在脸上。

虽然罗兰没有做出任何表情,但从可以感觉到它

略有迟疑,最后还是命令已经踏出一半身体的梦魔掉转身体,重新回到冥狱之中。

“召唤失败,不是已经出来了吗,怎么又回去了?拉德利属于十三阶骨龙,虽然比死灵骑士少了四个位阶,但也已经属于高阶亡灵,为什么你的召唤会失败?”多利斯非常惋惜,只要死灵骑士再跨出一步,就算彻底从冥狱里逃出来,它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是君王。除了它,没有人可以将已经接受召唤的亡灵再度召回。你该不会忘了,死灵骑士罗兰的主人是谁吧?”撒玛咬牙切齿的解释了多利德的疑惑,眼看就要成功了,却被强行给破坏了,他非常气愤。

“死灵之王……的确,能做到这一步的,也只有君王,可它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怎么知道?!”极度郁闷的撒玛又再试了两次,均是以失败告终。

幽暗的冥狱中,再没有任何回应,他发出的召唤像是石沉大海,没有一点音讯。

卷十 死亡的阴影 第二章 罗·兰(二)

拉齐努力蹲下身,仍无法阻止自己的身体被一步一步拉向冥狱大门。

所幸的是,那些骷髅和僵尸似乎很畏惧他手上的黑色骷髅不敢接近。在被拖进冥狱大门前,都不曾受到亡灵的攻击。

漆黑的冥狱通道里挤满了各种各样的亡灵,这些受限制的高阶亡灵都想冲破结界。它们不愿接受死亡之领的控制,只能跑到另外一个出口来碰碰运气。

可惜的是,即便是有强行脱逃出来的,也会化为一道火焰,燃烧得一干二净,再无半点存留。光明女神的生命结界对亡灵是最大的威胁,它会给予任何试图穿越结界的高阶亡灵的灵魂给予致命的的一击,这威力足以融化任何试图自冥狱逃脱的亡灵。

位阶越高,限制力也就越强。这也是低阶亡灵可以随意进出冥狱之门的缘故,结界只是为了防止具有自我思想的高阶亡灵逃脱而已。

“救命啊……我还不想死……”小盗贼悔不当初。

他为什么要打开那个木匣呢?如果听了巴尔的告戒,也就不会走到如今这一步了。

可惜,死亡沙海的无人区里没有任何生命,即便是衷心的忏悔也无济于事。冥狱和大地之钥的相互吸引力把拉齐一点一点地拖入漆黑的通道里。

“咳……”

冥狱充满死气的环境让拉齐感到无法呼吸,他的脸很快就涨成了紫红色,在忍受了漫长而痛苦的一段缺氧之后,小盗贼终于因为自己的贪心窒息而死。

看到拉齐软到在地的身体,一头位置比较靠近的鬼龙刚想吞下还在他手上的大地之钥,一道从后发出强劲的风压将它劈倒在地。

众亡灵让出一条道,就见赤红的梦魔不断地在原地踏着它坚硬如铁的四蹄,而它背上的黑铠骑士手持散发着浑浊死气的黑色长剑,幽蓝冥火形成的披风不停地燃烧着。一股无形的压力向四周扩散,让亡灵们都默默地自动退开。

没有说话,也没任何行动。黑骑士只是静静地坐在梦魔背上,但再没有一个亡灵敢上前去抢夺大地之钥。

黑骑士离开梦魔,步行至小盗贼的尸体旁,从他左手上取下黑色的头骨。

看着敞开的冥狱大门,黑骑士没有丝毫的犹豫和畏惧,独自走向冥狱大门。就在跨结界的瞬间,它的身体燃起了异常绚丽的白色火焰。

也有几个高阶亡灵跟在黑骑士的身后,试图跨越结界。但灿烂的生命之火却腐蚀融化了它们畏光的躯体,在几近哀嚎的嘶吼声中,这几名亡灵的身体一点一点的熔化。最后,只剩下漆黑的骨架。

而黑骑士,它身上的火焰更为耀眼。强忍着足以在瞬间就毁灭一个普通亡灵的生命之火,虽然每一移动一步都极为艰难,但它仍一步一步的朝着北方移动。

一同冒死闯出的亡灵早在身后化为一堆碎骨,黑骑士仍凭着自己执着的信念坚定的前进着。

*************************

冥狱之门的开启,不仅沙漠附近的国家感觉到了,就连远在南大陆的光明教会也同时感应到了。

“陛下!俄索普斯神殿的紧急魔法传讯,大地之钥已经被盗!!”枢机执事官克罗风风火火地冲进法皇的寝室内,却发现已经有人比他还早。

“尤安,你怎么……”

大圣堂生命大祭祀尤安带来了更为不幸的消息;“刚收到从东大陆传回讯消,冥狱之门被重新开启了。”刚上任一年的法皇伊缇尔神色不宁地看着窗外,虽然晴天万里,但他的心头却是乌云密布。

“冥狱之门开了?这下糟了,死亡之领的那些亡灵法师和巫妖一定会乘机召唤出高阶亡灵。陛下,我们必须要投入到备战状态,死亡之领一定会重新纠集的亡灵大军进攻北大陆。四十年前的那一战,您该不会陌生吧,光明教会死了多少精英,连前来相助的龙族都……”

“不要说了,我心里有数。”法皇制止枢机执事官继续发表他的见解;“以我的名义,召集所有圣堂骑士、大祭祀和圣堂执事,除了通知费席亚国王之外,还要以清除死亡阴影的名义,派出使节前往各国,尽量的吸取军力,好应对即将来袭的亡灵大军。”

“那……关于那个暗夜精灵女祭司和叛变的圣骑士一事……您究竟要如何处理呢?”负责掌管大圣堂的尤安开口询问,关于对这两位的最终裁决。

“前圣骑士西斯塔尔投靠黑暗,革除他的一切职务和名誉,划入一级通缉犯之列,赏金三十万。暗夜精灵大祭司莫亚,引诱光明圣骑士堕落,罪大恶极,在特级逃犯之上在加一级通缉令,赏金五十万。无论死活,务必要夺会‘女神的慈爱’。”

*************************

安达内斯,意为“危险之道”。

这条位由沙漠十四个大小不依的绿洲连接的沙漠走廊,是商人、佣兵、逃犯往来东、北两大陆的唯一途径。

佣兵和猎人占据了这些与危险并存的绿洲的绝大部分,自从亡灵的数量不断增加后,兽人就迁徙到更为僻远的北方去了。

没有贪婪的兽人,安达内斯走廊的商人也多了起来。为了躲避高额的关税,许多商人更愿意冒危险走这条沙漠之道。

特别是白蔷薇被暗夜精灵控制以后,亡灵都很少在新月峡谷附近一带出没。从白蔷薇至第三个绿洲沙斯托尔都还算安全,只是第五、第七两个绿洲比较凶险,因为比较靠近无人区,亡灵常袭击这两个绿洲。

是以,佣兵和猎人公会都在这两个绿洲建有公会,尤其是第七绿洲芬格,超高的死亡率让一般的佣兵都忘而却步。

二十五年前,一名光明教会的神官自愿放弃到优裕的帝都任职,跑到穷山恶水的芬格绿洲,帮助当地人驱病疗伤,深受商人和佣兵和拓荒者的拥戴。

人们为他搭建了一座小教堂,这二十五年来,又陆续有一些牧师自愿加入,芬格绿洲也逐渐发展为安达达斯走廊上最大的驿站。

英雄历3236年暗月15日

一支由士兵和骑士乔装的队伍偷偷溜出了明苏帝都的西城门,马不停蹄的赶往梅里。

这支队伍不像一般的商旅选择由海森的拜伦港,而去取道白蔷薇进入沙漠,走安达内斯走廊。

楼德王子萨伊·昆丁·休伊尔,楼德国王的唯一继承人。十年前,明苏老皇帝在位的时持强凌弱,以武力要挟附近的国家派出各自的王子做为人质前往明苏,以达到暗中控制临近国家的目的。

不想老皇帝死后,他的几个儿子不争气,一场内战打了三年都没结束。西尔斯将军梅里一战失败后,回到自己的属地,纠集了一大批拥护者,率军杀到帝都安杰里特,皇帝高加仓皇逃命,最后是躲到岳父阿卡斯特公爵的属地才保住了性命。

而凭借着妻子是神圣帝国的公主,本身就具有皇室贵族血统的西尔斯自然也赢得了一部分贵族的支持。

高加性格懦弱,若不是阿卡斯特公爵为他打点一切,只怕还坐不上皇帝的宝座。三年内,弄得民怨四起。西尔斯的叛变得到帝都平民和贵族的支持,顺理成章的接管了帝都以东的大片领地。

就这样,明苏被三族势力瓜分瓦解,虽然西尔斯占据了最多的土地,但邻国奥尼特罗乘乱不断进攻边疆省郡也着实让他头疼。

就和莫亚所预料的一样,腹背受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无法找梅里的麻烦。

乘着明苏的内乱,各国人马都纷纷出逃。楼得王子着手下化装为商人,总算是混出城来。只要能安全的穿越安达内斯走廊,和冰盖的浮冰区,就能返回阔别十年之久的故国。

出了白蔷薇,急驰了大半天,终于达到第五绿洲第阿斯。

因为地点比较靠近亡灵常出没的无人区,第阿斯绿洲和芬格不同,它没有人居住,商人们也从不在此过夜。亡灵在夜晚会由地下钻出,袭击过往的商人,因而,商队都尽量在白天通过这片区域,宁愿在第四绿洲多休息一个晚上,也绝不赶夜,路以免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走在队伍最前面的士兵首先发现,距离绿洲的不远的地方,有不明物体。经核实之后,这名士兵确认,那是一个人!

“王子殿下,前面的沙地上躺着一个人,不知是死是活。我们是不是要派遣一支小队前去探察?”王子的侍从长沃森建议。

“不好!”骑士长克拉里立刻否决了沃森的提议;“如果是亡灵伪装的怎么办?我们没有光明牧师,无法对付亡灵始终欠缺经验。现在马上就要天黑了,不如绕过第阿斯,直接前往第七绿洲吧。”

“克拉里,僵尸和骷髅智力低下,不可能以装死的伎俩来诱骗人类。如果那不是一个遭受亡灵袭击的死人,就是碰上沙暴的上伤者,你想见死不救吗?骑士先生?”作为虔诚的光明教徒,沃森非常反感克拉里以的冷血行为。

“你就这么认定,那不是亡灵?”

“当然。普通的亡灵绝不可能在如此炎热的太阳下暴晒一天,他们的躯体会像黄油一样融化掉。如果,是传说中具有高智商的高阶亡灵或者是死亡之领的巫妖,你认为它有必要使这种手段吗?”

“好啦,别争了,我们派人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王子对于两个手下相互争吵已经习以为常,他们不和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了。若那个人真的还活着,就这样任由让他们争吵下去,那活人也会变死人了。

“殿下,还活着!”

派出去的士兵策马奔至那被黄沙掩埋了大半身体的黑衣人身旁,仔细观察之后,终于确认,这人还活着。

“走吧,我们过去看看。”

卷十 死亡的阴影 第三章 罗·兰(三)

“天啊,她伤得很重……”随行的治疗师林娜轻轻将匍匐在沙地上的人翻过身来,竟是个非常年轻的少女,身上裹着一件宽大而厚重的黑色斗篷,风帽下的脸满是血污,整个人自腰部以下都已埋进沙里。

看样子,应该是遇上沙漠风暴,就不知她是独自外出还有与亲友失散。

“快,把她扶到绿洲去,我需要清水为她清洗伤口。”林娜赶忙让士兵帮忙把少女抬到绿洲的清泉边。

“慈爱的女神,请治疗这人身上所有病痛吧。”诚心的祈祷后,林娜的双手蒙上一层乳白色光晕。

“治愈之手”是治疗师的拿手技能,对伤病有极好的功效。

可没想到少女眉头一皱,发出一声低吟。

“怎么回事?”

萨伊王子惊异地发现,少女身下的沙地流出了黑色的鲜血;“林娜,你不是在给她治疗吗,怎么还会流血?”

“我不知道,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状况……”年轻的治疗师长期服务于皇室,几乎没有和外界有过多的接触,如果是一位光明牧师在场的话,就知道该怎么办了。显然年轻而缺乏经验的治疗师误会了,她认为这或许是中了某种毒药的缘故;“可能是中毒了,有些毒药对于治疗魔法是有抗性的。强行医治的话,反而会让她的身体衰竭。如果能坚持到芬格绿洲的话,或许生命祭祀可以让她恢复正常。”

“不行啊,你也看到了,这姑娘血流不止,可能挨不到芬格绿洲就会丧命的。”沃森很担心,少女目前的体质非常虚弱,也许会死在半道上。

“那就把她丢在这儿吧,反正也活不了,带着她也是拖累。”侍卫长克拉里说出自己的看法,立刻遭到了所有人的目光指责。

“你怎么能这样做,克拉里。她还活着!!”

“是快要死了吧。”

“停——你们不要再吵了!!”嘈杂的环境并不适合为病人治疗,林娜提出让她和伤者单独相处的要求;“王子殿下,我要为她清洗伤口,还是请你们回避一下。”

“好吧,我们到一旁休息,她就交各给你照护了。”萨伊王子率先离开,他的两名属下自然也不好再继续逗留。

“好了,碍事的人走了,我也得继续工作了。”卷起宽大的袖子,林娜用随身携带的干净手帕沾了清水,轻轻地拭擦着少女的面部。

擦去血污后,林娜这才发现,这是一张清秀且带有少许的稚气的面孔,顶多也就是十五、六岁的年纪。

这样年轻的女孩为什么会独自一个人倒在沙漠里呢?

带着疑惑,林娜褪下少女的风帽,看到那一头柔软的乌黑短发后,她立刻意识到,这名昏迷不醒的年轻女子是个黑暗一族。

这就难怪了……就算是在黑暗一族聚集的东大陆,他们仍是不受欢迎的族群。

带着怜悯的心态,林娜解开了少女黑色斗篷的铜扣,想看看她身上的伤势,却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

“啊——!!”

刚出口的失声尖叫,被一只冰冷的手给捂住。不知课时清醒的黑发少女一手捉住林娜的肩膀,一手捂住她的嘴,不让她发出呼救。

“嘘……别出声,他正在休息,可你若是把他吵醒了,不只是你,连同你的同伴也会一块送命的,明白吗?”少女黑色晶亮的眼瞳定定地注视着林娜,轻声地警告。

林娜惊恐地点点头,表示她明白。可她的双眼却无法从少女的斗篷内移开。

金色的,像太阳碎片一样灿烂的金色长发,苍白的皮肤,俊秀的五官。无论从那个方面看,都像一个精灵,可若如此美丽的人只有一个头颅的话,那种惊世之美也变得可怕起来。虽然双眼紧闭,但这具像颗肉瘤一样紧紧黏在少女胸前黑色盔甲上的人头却有微弱的呼吸,就像是睡着了一般。

“你听明白我的意思了吗?”黑发少女不放心,又问了一遍;“我可以放开你,但如果你尖叫,那我即便是有心救你,也无能为力。”

见林娜再度点头,少女这才松开她的手,轻巧地将铜扣重新扣紧。

“不要试图给我施加光明法术,要是激怒了拉法,他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你们。想活命的话,最好不要把你看到的告诉其他人。虽然不想连累无辜的人,但我现在非常的虚弱,无法独自行动。如果你能把我送到北大陆,我可以保证绝不伤害你们,而且……”突然,少女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罗兰,你在和谁说话?”斗篷内传出一个冰冷的嗓音。

“没……是我自言自语。”

“胡说,我明明闻到人的气味,你还想骗我!!”

“……我们是和人类待在一块,是一队路过的商队把我从沙地里挖出来的,他们并没有发现我们的身份。若是想顺利的到达北大陆,还是得靠这些商人帮忙才行。为了安全着想,请不要伤害他们,这样会绝对暴露我们行踪的。”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白痴……”说这一句后,斗篷内再没传出声音。

“好了,他又睡着了。记住我说的话,千万不要泄露我们的身份,拉法不喜欢人类,如果他知道你已经知道我们的身份,他绝对会把这里所有的人都杀掉。我这绝不是危言耸听,你最好相信。”少女松了口气,她希望林娜能相信她的话。

“我相信,那……是亡灵吧。听说有不少法堕落的师和骑士为了获得获得更强大的力量与亡灵结盟。我的堂兄……是个堕落的黑骑士,十年前离开了村子。他是被自己的野心给迷惑了,可你……你为什么……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为什么要走上这一条无法回头的道路?”林娜难以置信,眼前这个稚气的少女居然是个堕落骑士。

少女没有说话,只是把她的风帽戴上,遮去那一头惹眼的黑法。

“她醒了?”发现少女已经醒了,萨伊王子又折返回来。

“殿下……”林娜为了保护所有人,不得不隐瞒了她所知道的一切事实;“她很好,虽然有点小伤,却没有生命危险。”

“那就好,沙驼已经休息得差不多,该上路了,否则无法在天黑之前就赶到下一个绿洲。”看天色已经不早了,萨伊想继续赶路,刚转过身,又想起还没问被救少女的身份;“对了,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会独自一人晕倒在沙漠里?”

“罗兰,我的名字是罗兰。有事要到北大陆去,原本是和另一个商队一同前往的,半天前我们遇到了沙暴,和大部队分散了。可以的话,能同你们一起走吗,至少把我带到芬格绿洲。”少女简单的介绍了自己的名字,王子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她的请求。

卷十 死亡的阴影 第四章 罗·兰(四)

“王子殿下,我还是觉得不应该带着个这个来历不明的人上路。”克拉里十分坚持,他总觉得这个怪异的少女在什么地方见过。

“侍卫长,众生平等,你不应该对她有什么异意。这姑娘受了伤,如果把她独自一个人丢在沙漠里,不就等于是害她吗?”萨伊对于侍卫长的反常并没有放在心上,他不认为一个柔弱的少女会有什么危险,现在王子最关心的是能否在天黑之前赶到下一个绿洲,要是碰上亡灵的话,他们队伍里没有光明牧师,很吃亏的。

“罗兰……”

听到林娜怯懦的呼唤声,坐在沙驼上的罗兰睁开双眼。

“那个……你的伤……亡灵不是不能在晒到阳光的吗?”

“你真的担心我吗?”看了眼头上炎炎的烈日,罗兰淡然的笑笑;“这点阳光对我不会有太大的伤害,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最好打消那种可笑的念头。我警告过你,拉法是个残忍的亡灵,他和我不同。我或许还会有怜悯和不忍,但他没有。他是我的主人,我无法违背他的意志,想活命就遵照我说的去做,就算到达芬格绿洲也没有人能救你们。普通的光明牧师是无法对抗拉法的力量,虽然在地上界的力量减退了不少,但就算是大圣堂执事亲临也无济于事。”

“我……”心事被猜对了,林娜无言以对。她的确是想知道,为什么一个亡灵可以在阳光的照射下活动,这有违常识啊。

林娜现在已经确定,罗兰绝非活人。一个深受重伤的人就算身体再如何低温,也不可能像死人一样冰冷。唯一的解释就是,她,是个亡灵。

基于想探听她的身份,才勉强开口,却没想到被对方给识破了,林娜窘迫地低下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那双早已看破自己内心的眼睛。

安达内斯……没想到,我又走上了这条道路……

四周全是清一色的土红色砂岩和黄色沙子,看着与记忆相差无几的环境,罗兰陷入到深深沉思之中。

那时候,也是被商人所救,走的也是同一条道路,完全没有料到,再次来到这条著名的商道,早已人事全非……

“快看,那是什么?”化装成商人的士兵指着远方。

一道巨大的沙漠风暴正席卷着它所过之处的一切事物,无论是岩石还是植物统统都被吸走,那破坏力让所有人的脸色都为之一变。

“不好,我们遇上沙暴了!!”克拉里神色肃穆的下达撤离的命令,可这茫茫沙漠,根本无法躲避肆虐的沙暴。

转眼之间,疯狂的沙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1 2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