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黑暗学徒-第4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上至贵族珍宝,下至平民凡物,这些机灵的盗贼总能想方设法的在委托人规定的期限内找到。是以,在盗贼界,他们是公认的好手、专家。而蚊子的总部,就坐落在迪乌区南边的一幢摇摇欲坠的矮楼里,周围林立的楼房把它给挡住了,若不是诚心找上门的委托人,普通人是绝不会知道到在一大片住宅区竟然会有一个全城最好的盗贼老巢。

今天一大早,天还没亮,大街上没有一个人影。负责放风的小盗贼拉齐双手环胸、泪眼婆娑的站在矮楼的阴影里。

负责望风是每个新进盗贼的基本功课,在同为今年新入伙的新贼,拉齐因为年龄最小围绕怯懦,常常被同伴使唤,尤其在在初春的寒冷早上,像望风这类苦差事就成了他每天的例行公事。

“啊~~~”打了个哈欠,拉齐不停地搓着双手,试图驱赶满身的寒意。

突然,不远处的街角出现了几个模糊的黑影。他们迅速地接近,目标就是位于街道最里面的矮楼。

是敌人吗?

不敢妄自下定论,拉齐敲响了身旁的一根薄铁制的排水管道,轻微的震动声竟然惊动了已经来到矮楼前的那群黑衣服人。

“小鬼,带路。我要找你们首领。”生硬的明苏语,说明来者是外国人。

感觉到对方传出的寒冰气息,拉齐畏惧的点点头。他退开矮楼老旧的木门,布满灰尘的大厅空无一人,在拉齐的带领下,黑衣人悄无声息的走上二楼。

盗贼首领早已在此等候,拉齐的敲打水管的声音就是提醒楼里的同伴,有人来了。

“蚊子盗贼团吗?”

为首的黑衣人冷漠的开口,似乎不愿多说话。

“对,我们就是蚊子。请问您,有什么事?”

“听说‘蚊子’是整个帝都最好的盗贼团,特意想来委托一件事。”

是客人啊……

老盗贼奥撒感到虚惊一场,每个月都有不少来闹场的家伙,幸好他们不是。仅从这些人身上散发出的气息来看,他们绝非普通人,不是敌人最好。

“尊敬的客人,只要是在我们盗贼团可以做到的范围内,而且您又能开出适当的价钱,那么您绝对不会失望的。”

黑衣人首领掏出两张带有魔法影象的信笺,抛给奥撒。

白玲·道南·齐维格

阿郎佐·埃宁维亚·西尔斯

猛地抬头,奥撒紧紧地盯住新来的顾客。

“客人,您给出的两个的姓氏,究竟是想要我们做什么?偷窃他们所有的家当?还是针对某一件宝物?”

“我家主人想要知道,他们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你们只要调查出来即可。”

“这可有些棘手啊……他们一位是南大陆著名的女公爵,一位是……帝国的将军,客人的要求更适合去情报巷,那里或许会有答案。”老盗贼圆滑地推脱着,他才不想接这种生意,表面看是很简单,但一定暗藏着凶险。

开玩笑,一个是将军,娶了神圣帝国的公主做老婆。一个是女公爵,极少数的十二阶大法师,我只有一个脑袋,这两个哪一个都不能得罪啊。

拿出一个沉甸甸的袋子往奥撒面前一丢,黑衣人首领非常自信,这活贪财的匪徒绝对会接下这门生意的。

“哇~~~”拉齐捡起地上的口袋,打开一看,里面全是上好的黄钻,每一个最少也值一万金币,粗略一数,这里至少也有二十颗黄钻,就是按最低的等价来换算,也有二十万金币。

“头儿,是黄钻,有好多喔……”

“拿来我看!!”

奥撒一把抢过拉齐手里的袋子,亲自鉴定后,确认这些黄钻的确都是真货。

“您……真的只是想打探消息?”

肯付这么一笔大价钱,为的只是打探一些消息。这也太离谱了吧?

“不错,我家主人非常想知道,这两位真正的秘密和他们最宝贝的东西是什么。如果你能在完成任务的话,这笔钱就归你们了。但要记住,是真正的秘密。如果是为了应付而故意告诉我们假消息的话……那你们这个盗贼团所有成员和亲友、家属都得做死的觉悟。”

“嘿……你想威胁我吗?‘蚊子’虽说只是个小小的盗贼团,但四十年来,有多少人威胁过我们,却仍无法把我们完全铲除,相反,对于威胁我们的客人,蚊子是一概不接生意的。”对于黑衣人的威胁,老盗贼丝毫也没放在眼里,虽然他挺在意这些人的来历。但,他坚信自己的团队可以应付任何来自私人的报复,只要不和国家作对,在这帝都之内,还有什么人能真的让整个盗贼团完全消失?

只要我一声令下,你们几个都无法走出这座盗贼窝,想威胁我奥撒……嘿……

显然,盗贼首领并没有将这几名黑衣人放在眼里,在他们进入之前,他的手下就已经阴藏在这幢矮楼的各个角落里,加上秘密布置的机关,只有真正有本事的人才能活着从这个看似不起眼的盗贼巢穴里走出去。

“是吗。你还真自信啊,盗贼首领。”

黑衣人首领也感觉出奥撒透露出的杀意,他不慌不忙地拉下风帽,满头的银发和俊美的容貌让老盗贼当场张大了嘴。

“看来,你对我族的‘不死不休’追踪暗杀,也不放在眼里呢。”

被对方所显露出来的身份吓了一跳,那些躲在隐蔽处已经准备攻击的盗贼都不敢发动袭击,虽然在数量上占有优势;但实力上的差距却相距甚远。

“暗夜……精灵……”奥撒艰难的吐出这个响誉黑暗的名词,在黑道上混的,哪个不知道暗夜精灵的大名,如果遇上一个暗夜精灵,那就意味着,你已经有一半身体踏进棺材里。在东大陆,除了光明教会和神殿,至尽还有没哪个私人团体敢招惹这些生活在黑暗中的恐怖杀手。

“最后再问一次,这笔交易你们是接,还是不接?”非常满意自己想要的效果,男精灵指了指还在奥撒手中那装有黄钻的口袋。

“嘿……愿意……我们当然愿意。请问这期限是多少?还有……如何告知已经完成任务?”老盗贼立刻堆起满脸的笑容,和方才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

“期限,不短。我家主人给你们一年的时间,如果完成了,就到梅里来。只要拿着你手里的信笺去剑武公会,自然会有人接待。”拉下风帽,暗夜精灵在即将离开的时候又给奥撒一记重击;“对了,我家主人还说了,要是你敢背叛自己的主顾,那么……你可就要尝尝‘锥心蚀骨’的滋味了,听说这个黑暗魔法被誉为仅次于亡灵魔法‘魂体分离’的残酷法术,不想活活被折磨至死的话,就不要对外人透露半点关于此事的内幕。”

“该死……我最讨厌这种委托人了”瞪着那几名离开的暗夜精灵,奥撒将手里的两张信笺摔到地上。

“呵……是暗夜精灵啊……连他们都看上你们的本事了,看来我选择你们也是真确的……”

一阵阴森的笑声突然在奥撒身边响起,把一群盗贼又吓了一跳。

“谁?是谁?!”

奥撒神经质地拔出随身匕首,四周空无一人,但那笑声却一直在屋子里环绕,久久不散。

“我?我只是另一个和你们做一笔生意的委托人而已。”

一个同样身着黑袍的神秘人从角落的阴影中现身,和暗夜精灵不同,他带给盗贼的不止是恐惧,还有一种来自灵魂的绝望。

在宽大袍子下的,是一具没有任何肌肉的骷髅骨架,奥撒面色一白,不由呻吟出声。

亡灵法师!!!!

自己今天是倒了什么霉,居然被东大陆上公认最难缠的两大势力同时找上了。

“不知道,您找上我们是想做什么交易?”

“其实我这个委托,要比那些暗夜精灵的简单得多。”亡灵法师从怀中拿出一副十分古老的地图,上面绘制了一座可以用简陋来称呼的建筑。

“我要寻找这座隐藏在山林里的小神殿,你们如果能寻找到它,并且将藏最里面那间殿堂里的一个黑木匣子带回来的话,我愿意出比暗夜精灵给你们更高的价钱。”

老盗贼确实有点心动,暗夜精灵给出的价格已经是他们四十年来所接生意最大的一宗,可现在这名亡灵法师却声称,可以付比暗夜精灵还要多的酬劳,他怎能无动于衷。

“时间呢,您总不能要求我们在就几天内完成这个任务吧。”仔细想了想,奥撒只有选择答应。如果他拒绝的话,这位亡灵法师肯定会做出比暗夜精灵刚才所说的“不死不休”更具威胁性的行为。

“不用急,我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可如果在这段时间内无法完成的话……”亡灵法师阴森而尖锐的恐怖笑声在他离开之后,还回荡在盗贼的巢穴里。

“头儿,现在怎么办?”拉齐不安的问首领,他怎么这样衰啊,才加入一个月的时间就遇上这种事,早知道,当初就不做贼了。

“闭嘴!”正愁火没地方发的奥撒一脚把新收的弟子踹开,他还得仔细想想,究竟该如何完成这两件看似简单的危险任务。

想来想去,亡灵法师委托的这件时间比较紧迫,看来还是只有先去找那个不知藏在那个深山里的神殿,至于暗夜精灵的委托只得暂时缓一缓了。

卷九 反叛 第十三章 禁门之钥(上)

“只给出一张古老的地图和一个月的期限,这要我们上哪儿找去?”奥撒着急的看着手上的羊皮地图。虽然清楚的标记出神殿里所有的通道和关卡以及目标所在的藏匿地点,但不知道神殿位于何处,却是最大的难处。

“都出来,你们轮流看看,有谁知道这地方在哪?”老盗贼把地图递给手下,让他们一一仔细观看。

咦~~~

这不就是我们村子后面的那个小神殿吗?一个亡灵法师要找它做什么?藏在里面的那个什么黑木匣子真是什么宝贝吗?

拉齐凑过去,只看了一眼,他就认出,这个地图上绘制的正是自己村子后面的那个神殿。

“头儿,那个……就是……关于……”

“有话就说,我没空跟你罗嗦!!”狠狠地瞪了一眼畏畏缩缩的新弟子,奥撒没精神和他多说废话。

“这个地方……我知道。”

“你说什么~~~~”老盗贼一把揪住小盗贼的衣领;“你知道?”

“对……对啊,就、就在我原先住的村子里。”

“你确定?”

“真的,不骗你。我在那里住了十二年,绝不会认错。”怕首领不相信自己,拉齐直点头。

“这样吧,巴尔、卡布里、施德,你们三个陪小鬼一起去看看。记住,要赶在半个月之内回来,时间不多啊,亡灵法师可不会让我们拖延时间,如果这小鬼说的不对,我们也还有时间去弥补。”见其他的手下无一能认出这座神殿的出处,奥撒也只好试一试。他让自己最得力的三个属下随拉齐同去,看是否真能找到亡灵法师要找的东西。

在经过近六天的长途跋涉后,四个盗贼终于到达了明苏与奥尼特罗的边境之地——普利卡兹。

这是个无特产,人口稀少的小山村,一个连强盗都不愿光顾的贫瘠之地。

当地民风淳朴,居民全是种植农作物的普通农民。

但就是在这样闭塞的地方,盗贼还还真的找到了那座无论在全国地图、正史、野史中都没有记载的古老神殿。

因为是孤苦无依的小孩子,拉齐带着三个外地人进村时并没有遭到过多的盘问。

在神殿附近的小树林里待到天黑之后,四个盗贼这才借着夜色的掩护悄悄朝神殿靠近。

依靠着灵巧的身手躲过巡逻卫兵的巡视,盗贼们翻上屋顶,小心奕奕地匍匐前进了一个时辰,这才到达了地图上标有藏匿木匣的地方。

“就这了。”

对比了手里的地图,年纪最的大,也是最沉稳的巴尔确信前方那个完全由白英石修葺的小石屋就是他们的目标所在。

不过,让他们头痛的是,大门口两名全副武装的神殿侍卫阻挡住去路,而随时巡逻的卫兵更是一大难题。

要神不知道鬼不觉的进入石屋,还真是有点困难,但聪明盗贼早想好了引开守卫的方法。

“施德身手最灵巧,你负责去引开门口的那两个守卫。我们三个就乘机爬到石屋顶上,然后……看,这里有个通风孔,我们就从这里进去。那大门上肯定有咒语,就凭我们四个绝对没法打开。我们几个的身材都属于瘦小型,这个通风孔虽然很窄,但每次只通过一人是绝对没没问题。”

四名盗贼在神殿的屋顶小声的商量好行动计划后,施德轻巧地翻越到地面上,假装出一副探头探脑的样子,马上就引起了那两名神殿侍卫的注意。

“站住!!”

不疑有假的侍卫追着施德离开他们的岗位,巴尔和卡布里立刻带着拉齐以无比迅捷的速度爬上到石屋顶上。他们不动声色,等两名失去施德踪迹的侍卫重新回到自己的岗位之后才开始行动。

小心地把绳子绑在立柱上,由巴尔打头阵、拉齐居中、卡布里殿后,三名盗贼悄无声息的滑进通风孔,至于施德,他饶了一个大圈之后又返回先前潜伏的地方,为三个同伴把风。

首先进入的巴尔刚从通风孔爬出,就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

不大的石屋在墙壁和地面上步了无数的机关和陷阱,有隐蔽的,也有暗藏的。如果一一排除的话非得需要两天以上的时间。

除了机关和陷阱,这里还没不少的魔法阵。

一个接一个,从最简单的昏迷法阵到足已致命火焰法阵,同样,也会化去魔法师大量的时间。

如果从大门进入的话,没有人可以在击倒守卫的短暂时间里接近摆放在最中央的那座石棺。

“怎么停下来了……巴尔?”卡布里在通风孔里小声询问。

“没事,你再等等,我找个落脚点。”

眼看根本没有可以落脚地方,巴尔决定试一试那座石棺。但为了保险起见,他把原本打算用来装木匣的布袋轻轻地仍下。

布袋软软地落在石棺上,没有发出火花也没有发出响声,巴尔再取出随身携带的匕首抛下。

“锵!”

除了金属和石材相碰的清脆声响之外,没有发生任何异常,巴尔这才放心地降落在石棺之上。

“乖乖,我敢打赌,这里面的东西一定非常值钱,否则如此偏远的小神殿怎么会花如此大的精力来防备。”最后一个下来的卡布里看了石屋的布置也很吃惊。

“别发呆了,快来一起把棺盖打开,拿了东西就走,别忘了我们的目的,待得太久小心被发现。”巴尔用脚勾住绳索,以双手去推沉重的棺盖;“快来帮忙,这棺盖好重……”

在三人的努力之下,费了好大的劲才把这石棺盖推开少许。

“恶~~~这是什么味道?”

棺盖打开后,一股浓烈的恶臭味飘逸而出,很快就让整个石屋都充斥着这怪异的味道。

“是尸臭味……拉齐,快,看看里面有没有一个黑木匣子,整上方有一个太阳标记。”巴尔捏住鼻子,让个子最小的拉齐去取石棺里的东西。

“我?”被点到名,拉齐担惊受怕的点起火烛,从缝隙往里看;“妈呀!这是什么?!”

“嘘~~~~别喊!小子,你不要命啦?”赶紧捂住拉齐若祸的嘴,巴尔紧张的注意外面的动静。

还好,门口的侍卫似乎没有发现里面的异常。

“你看到什么?”卡布里从拉齐手里接过火烛,他粗略一看,头皮也是一阵发麻。

石棺里放置着一具已经腐烂的尸体,只有少数的骨架上还附着黑臭的烂肉,自腰部以下齐齐切断。在空置的地方摆放着一个黑色的木匣,借着火光,大致可以看到一个上面有个太阳印记。

“就是它!”卡布里兴奋地伸手进去,把匣子取出来。

“看,无论是形状和纹式都完全符合。”

“好了,把它装起来,我们快出去吧。”巴尔还是走在前面,爬出通风孔后确定四周没有巡逻兵之后,赶紧给下面的两个同伴打了手势。

“早点离开也好,这种地方我可是一刻也待下去。”接过装有木匣的布袋,拉齐将它系在肩上,开始顺着绳子往上爬。

可这才爬到一半,就看到巴尔满脸惊恐的表情,拉齐本能的顺着他的目光往下一看——

“小心!卡布里~~~~”

那原本应在石棺里森森白骨居然爬起身,背对着它的卡布里丝毫没有发现身后的异像。发现两位同伴的神色不对,他一回头,正好碰上张开大嘴次自己袭来的死尸。

“啊~~~~~”

“卡布里!!”

盗贼卡布里被尸体一口咬下脖颈上的一大块肉,整个人摔了出去,掉在地上的火焰法阵之后立刻变成了一个燃烧的火球。

惨叫声响起,惊动了门外的守卫,他们知道有人溜进石屋,留下一个看守,另外一个侍卫赶忙去报信。

“巴尔,被发现了!!”不敢大声说话,施德的声音也无法传达给在石屋顶上的巴尔,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去报信的侍卫引回一队巡逻兵。

“拉齐,快点!它追来了!!”巴尔发现,那会动的尸体在害死了卡布里之后又把目标瞄准了被这可怕一幕吓得无法动弹的拉齐。

“拉齐,快啊,你在磨蹭什么?”

“巴尔……我……我四肢发软,根本动不了……”拉齐死死地盯着就在下方徘徊可怕尸体,那双幽暗的双眼射出的视线让他无法浑身冰冷。

“快上来,不然你就会和卡布里一样,快爬来!”巴尔也发现巡逻兵的来到,时间紧迫容不得拉齐害怕。

“啊~~~~”已经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拉齐突然看到刚杀了卡布里的尸体抓住绳子的另一端,似乎有爬上来的意思。

果然,那怪物拽了拽绳子,发现挺结实的,就顺着攀爬上来。

经过这么一刺激,拉齐开始拼命往上爬,身后死尸越来浓的臭气更是让他发出了“救命”的呼声。

“闪开!!”

一名神官模样的中年男子在几名牧师的簇拥下来到,他迅速的念动咒语,打开了尘封多年的石门。

乘着死尸回头看开启的大门的良机,拉齐终于爬出通风孔,巴尔立刻将绳子抛下,是以神殿人员一开门,看到的就是死尸刚刚落地的景象。

“天啊!塔赫神官,这是什么怪物?!”神殿侍卫从没有见过会动的尸体。

“是巫妖,再去统治大殿,要他们多派些牧师来。还愣着做什么,快去啊!!”被称为塔赫的男神官在大门口张起一个保护结界,士兵则拔出武器,准备随时和里面的怪物拼斗。

以下是广告时间

《仙路风云》

《地主》

《星寰曲》

《江湖之路》

《再活一次》

卷九 反叛 第十四章 禁门之钥(下)

“愚蠢的家伙,就凭你一个小小的大地神官和几个神殿武士也想阻拦我菲尤克?”暗哑的嗓音直接在众人的脑海力量浮现,只有半截身体的尸体发出阴森而恐怖的笑声。

巫妖!!

塔赫神官的脑海里浮现出这么一个词,身为一名驻守神官他知道的并不多,也只是从上一代光明祭祀那里听说,这座神殿是为了镇守北方的冥狱而修建,存放着唯一可以开启冥解大门的“大地之钥”,同时也封禁着一个强大的亡灵大法师。

可没想到的是,这名法师不但没有死,还变成了一个巫妖。

看着失去了一半身体仍可以活动的巫妖,不放心的神官唯有再加上两道防御咒语壮胆。

“无用的抵抗……以你的神恩根本无法抵抗我的精神攻击!!”

自称为菲尤克的巫妖以左手支撑身体,右手的森森白骨在空气中飞快地画出死神摩拉的符文;“我主,至高的死神。挥动您幽冥的长镰,割收愚昧的生灵吧——死之寂静!!”

黑色的雾气自五芒星形召唤法阵中喷射而出,很快就凝聚为一把漆黑的长镰,它旋转着冲出石屋。

大地结界根本无法啊防御没有实质的攻击,黑镰穿越而过,瞬间就抽走了它所经过的一切生命的灵魂。

神官已经启动了一半的防御法阵,也因为他软软倒地的身体而消失。

巫妖狞笑着飘出石屋,他的目光立刻找到了躲在屋顶上的三名盗贼。

“把大地之钥给我。”

不容质疑的命令让三个巴尔、拉齐和施德都打了个冷颤。

一出手就解决了一个神官、六名牧师和十多位神殿武士,巫妖的本领让躲在屋顶上观战的三名盗贼心都凉了半截,他们原本还指望神殿能将这个可怕的怪物除去,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就在他们犹豫是该交出刚倒手的木匣还是逃命的时候,从主殿的方向传来了喧哗声,身穿祭祀长袍的光明祭祀率领着数十名光明牧师赶到,他们高唱光明赞歌,洁白的光芒在普通人看来并不耀眼,但对于巫妖来说却刺痛了他原本就惧光的视感。

“光明祭祀……”巫妖看着分散开来的牧师,知道他们是打算列出一个包围圈,好施展光明系特有光焰之术。

哼……我会是这么愚蠢的人吗,眼睁睁地看着你们完成法阵?

“亡灵,飞舞吧,吸食生者的精血。怨灵,诅咒吧,让生者永无解脱之日。死亡之环,扩散吧,吸收一切的生命!!”巫妖再度画出符文,没有实质的“死亡之环”以他为中心向四周扩展,撞上光明牧师所发出的光明赞歌后引发了一连串的爆炸。

夜空下,光明与死亡的力量相互较量着,神术之间的拼比让空气也似乎黏着起来。

至于无法接近巫妖的神殿武士;他们已经开始在神殿的各个出口搜索另外三名不请自来的客人。

“好厉害……那个怪物居然独自就顶住了那么多牧师的攻击。”躲在屋顶看热闹的拉齐不由出声赞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2 3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