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黑暗学徒-第3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齐亚思·巴斯蒂尔每次现身,必定都会扶持起一位了不起的君主。也正是根据这个惯例,毕尔菲特才敢大胆的推测。

“那他有没有什么要求?”回过神来的雷斯也赶忙发问,听说这个神秘人物都会给他所选择的明日帝王开出一些极为困难的条件,若是无法达到,他将再次消失在历史之中。

“对,他给我一个考验:三年之内,不借助外界力量保全整个梅里城,让它顶住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建造成为一座由我统治的城市。”闭上眼睛,莫亚享受的美酒的醇香,一个大胆的计划已经在她的脑海里生成。

“疯狂……”雷斯头一反应就是不可能。

至于毕尔菲特,他皱紧了眉头,仔细想了想才开口;“你刚说的是齐亚思的原话吗?”

“是的,一字不漏。”看着弟弟明亮的眼睛,莫亚就知道,他一定发现了;“你看出来了?”

“是难了些,但也并非不能完成。”点点头,毕尔菲特表示自己发现了隐藏在这段话里的秘密。

“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哑谜,我怎么一个字也听不懂?”老城主发现养子和他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的谈话充满了玄机。

“其实所谓的考验并不难,关键是要看如何完成。”毕尔菲特给养父解释;“他给莫亚三年的时间,对吧?这就是一个比较宽裕的条件。他让莫亚在这段时间内发展梅里城。”

“我还是不太明白……”雷斯连忙摇头,他没有听懂毕尔菲特的解释。

“还是让我来说吧。”知道毕尔菲特的描述没有让老城主明白,莫亚亲自为他解释;“齐亚思的条件有四个;第一是三年的时间,第二是必须不借助外力,第三是保全整个城市,第四是成为它的统治者。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他们都非常苛刻,但是,仔细想想,你们就会发现其中的奥妙了。”

“奥妙?我可没看出来。”雷斯前后想了一遍,还是没有发现什么古怪的地方。

“我明白了!”西斯塔尔一拍手,也发现了齐亚思隐藏的话里玄机;“他只是说莫亚不得借助外力来守城,可是却没有说不许其他人帮助莫亚。”

“对,这就是一个最大的破绽。”莫亚点头,西斯塔尔这块木头终于开窍了;“在‘自愿’的前提下,我可以招揽大量的外援,比如暗夜精灵、黑龙娜塔丽、菲力国王,他们都属于‘外力’的范畴。此外还有许多民间势力,他们都是不容小窥的力量。”

但西斯塔尔最担心的还是光明教会;“那……光明教会怎么办?你刚才说的那些势力的确是可以暂时抑制明苏帝国的攻击,光明教会还有神圣帝国可不是如此简单就能应付过去。你杀了沙耶克大祭祀,又曾试图杀死王储莱恩,已经给了他们发兵的足够理由。”

“关于这个,我已经有对策了。为了防止再次出现像两千年前的西露利斯会战那种大陆之间的战斗,神圣帝国和光明教会于2046年发起了‘爱沙尼和平条约’,规定任何国家、教会种族不得以个人或者集体的名义发动大陆战。这当然,也包括光明教会和神圣帝国,而唯一能让他们发动战争的理由就是我——加鲁秘典中记载的黑暗之子。以宗教的名义,就能发动明苏或是其他国家对梅里宣战。可是,一旦我离开梅里,他们也就丧失了战斗的原因,不是吗?”

“你是想……离开?离开梅里?”听了莫亚的解释,三人都大吃一惊。

在现在这种状况下离开,又让谁来主持大局呢?没有战争祭司坐镇的梅里,大长老安斯特绝对会将他的势力延伸到地表。

“这就要靠你们啦,我现在的实力并能不算做是真正的强者。要想在今后变幻莫测局势里生存,要对抗光明教会和神圣帝国以及其他的国家,必须要增加自己的实力。所以呢,到深渊魔域修行是必须的。乘着明苏帝国内乱,我们得把握这个难得的时机,在他们完全从皇室争斗中缓过来之前,争取更多的势力站到我们这一边。”

所谓的“势力”有明的,也有暗的。其他国家的贵族、商贾、公会,这些不同的势力只要在梅里拥有产业,他们就不会坐视明苏吞并梅里。而且莫亚还要把梅里改为一座开放城市,无论什么人都欢迎。特别是那些隐藏在黑暗中的地下势力,他们在其他国家都有分支,只要能拉拢这些势力,想要保全梅里不受侵占也就绝非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毕尔菲特沉默片刻,随即提出他的疑问;“可是大长老也一定会在你离开的期间安插一些他的心腹到梅里,你也知道我这个长老只不过是个挂名,没有任何实权。一旦失去‘大祭司’这个靠山,根本无法调动暗夜精灵。”

“就算是大长老,也不敢违抗祭长。我已经打算立刻返回夜之都,向长老说明情况。听说最近暗月神殿的传送阵有修复的可能,实在不行的话,那就只有潜伏到奥尼特罗,他们是东大陆上少数几个信仰暗月女神的国度,应该有可以传送祭司去深渊魔域修行的神殿吧。”

毕尔菲特与雷斯对视,知道这是唯一可行的办法。

“好吧,无论情况如何,你让阿文给我捎个口信。”

“他啊,我不打算带走的。”听毕尔菲特这么一说,莫亚立刻想起自己先前的打算:“对了,他去哪了,我进城来这么长时间还没看到侍卫队,他们平时跟得很紧的,今天怎么一个人也没看到。”

“他们啊,听说你被光明教会抓住后就骑着石化兽去营救了。不过,我来的时候看到他们回城了,现在应该在客厅里吧,他们可是随时都形影不离的跟着你呢。”

“回来了,正好。”莫亚拉开书房大门,果然看到侍卫长阿文和其余十一名深渊骑士静立在走廊上。

“你们几个,进来。”

轻轻地招招手,阿文同其余几名近身骑士走进书房,看到坐在椅子上的西斯塔尔,他们的目光都那么一瞬间的收缩,大概是知道自己的实力与西斯塔尔的差距,搭在弯刀上的手又缩了回来。

“大祭司,看到您安然无恙,我们都非常欣慰。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我们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十二名精灵骑士同时行礼,由于放跑了西斯塔尔,有违莫亚的交付,他们都感到丢了面子。这个混血精灵总是比他们更容易得到大祭司的信任,在违抗了大祭司的命令后又厚颜无耻的回来,阿文和其他几名深渊骑士对西斯塔尔的不满自然又增加了。

平民在暗夜精灵族没有地位,而奴隶比平民更低下。好不容易依靠着大祭司混到今天的平民地位,即使是心狠手辣的暗夜精灵也是知道感恩的。

如果让他们摆脱奴隶,又赐予祭司侍卫身份的大祭司遭遇到不测,他们将再度打回原形。暗夜精灵贵族从不用奴隶做自己的骑士,对贵族而言,奴隶只不过是权利争斗的炮灰。

“我很好,看到你们如此忠诚,我非常的高兴。因此,我打算解散侍卫团,另给你们安排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见这群她从奴隶中一手提拔的侍卫如此担心自己的安危,莫亚真的非常高兴,决定把组建杀手公会的事交付给阿文他们去做。

奴隶和平民不得贵族重视,向来比较看好能给予他们平等对待的大祭司。利用这个机会,莫亚打算发展自己的势力。

既然安斯特最终会为了自己的地位将我除去,那还不如先下手为强。尽量拉拢这些奴隶和平民,他们在夜之都的人口可是占了60%,要是编制到梅里的人员都能起用平民和奴隶的话,又有毕尔菲特和神殿的势力坐镇,大长老就是见针插缝地安排他的人到地表来,也无法动摇我对梅里的控制权。

我要慢慢地、一点一点的蚕食元老院和九大家族的势力,等我从深渊魔域回来之后,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铲除以安斯特为首的元老院势力,只要元老院一垮台,剩下的九大家族可就好对付多了。

不过,侍卫团的诸位可没有理解莫亚的意思,他们脸色大变,全都跪倒在地。

“大祭司,您要舍弃我们吗?是不是元老院要您用贵族士兵把我们都替换了?!”

“大祭司,我们知道,没有按照您的交代看守住叛徒西斯塔尔,可是,请看在这一年来大家都誓死追随您的份上,不要把我们撤下!!”

被贵族和神殿抛弃的私兵,是没有任何地位可言。一旦重新被打回奴隶的身份,他们就会被分派到敢死营,充当每次征战的前锋、炮灰还有活祭品。

“我没有说要用贵族士兵来替换你们啊?怎么会有这种愚蠢的想法?”发现自己的好意被误解了,莫亚不觉好笑。

“可是……您刚才不是说……”侍卫长阿文在同伴的鼓励下提出疑问。

“我刚才是说要解散侍卫团,那是因为我即将进入深渊魔域修行,这需要很长的时间,说不定是一年,两年,或者更久。与其让你们闲着,倒不去组建杀手公会,我可不想让大长老和贵族把这他们的势力延伸到地表上来。我是信任你们,才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你们去办,怎么可能会用那些傲慢过头的贵族士兵来顶替我最忠实部下呢?”

听莫亚这么一说,侍卫们惊惧的脸色这才有所好转;“是的,大祭司,请安心交付给我们吧,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嗯……城主,公会的地址已经定下来了吗?”因为雷斯是毕尔菲特的养父,莫亚不好直呼其名,一直都以他的职位来称呼。

“在城南,芳丹街19号。是原来的刺客工会,因为生意不好,最近有搬迁的想法。我决定把他们的地址转给即将建立的暗夜精灵杀手工会。”翻了翻记录,雷斯立刻查找到暗夜精灵的公会新址。

“暗夜杀手公会……多难听。不如改名叫暗夜游荡者,暗夜精灵的别称,这比较文雅。”西斯塔尔的发言再度引来莫亚的白眼。

“又不是佣兵,取名字还要选文雅的。直接叫游荡者也不好,要隐蔽点,就取名叫剑武者好了。最初的印象很重要,这个名字不错。阿文,记住了吗,待会儿去把原来的那个刺客的招牌给给换个新的。”莫亚的话音才落,急于表现的侍卫立刻像发现猎物的的狼群一样,迅速立刻离开。

“你真是越来越阴险了,对暗夜精灵也敢满脸笑容的说谎。”看着那些离去的侍卫脸上藏不住的喜悦,西斯塔尔连连摇头。一心想往上爬,一心想摆脱卑贱的身份,这就是生活在社会最地层奴隶的悲哀。却不知道,自己只是一颗随时可以丢弃的旗子。

“西斯塔尔,黑暗之物最是自私,我还没有大度到任何人都信任的地步。在这种环境下,肯能让他们去组建杀手公会已经是我最大的极限了。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像毕尔菲特和你一样,赢得我的信任。”紧跟在侍卫之后,莫亚也打算去城里看看,究竟梅里有多少新进势力。

莫亚的一句话,轻轻松松地就堵住了西斯塔尔原本已经打算开始的第二波发言。

雷斯看着尾随莫亚离开的西斯塔尔连连摇头;“明知她的话不能信,还不是听得飘飘然。”

“就是啊……”毕尔菲特也同意养父的话;“名知故犯,他自己不也是笨蛋一个。”

“看样子,你不必再担心,西斯塔尔会背叛了。”

“是啊……我不会再担心了。他已经作出选择,所以莫亚今天的心情特别好啊。”

“有吗?我怎么没发现。”

“从他们吵架的内容就可以发现啊,莫亚已经非常容忍西斯塔尔的尖锐,要往常呐……非吵个胜负才肯罢休的。”

“是这样啊……”

“还有啊,我告诉你……”

已经走出城主府邸的莫亚突然打了个冷颤。

一定又是毕尔菲特这小子,每次只要他说我的坏话,我都会打冷颤的。

抬头看了看天色,刚好是中午,还有非常充裕的时间。

“好,就先从城西开始好了。这里的商人最多,看看最近几天都来了哪些大商队。”心情愉快的莫亚迈着轻快的步子朝城西走去,身后跟着的是依然是一脸冷漠、行影不离的西斯塔尔。

卷九 反叛 第八章 亡灵的骚动

刚在街上转了一圈,就听到参与守城的精灵大队吹响了鸣笛——用地蜥的尾骨做的讯笛,是暗夜精灵专门用来示警的工具。

“发生什么事了?”

听到城楼上传出一长一短的尖锐笛声,靠近城墙的居民都从家中探出头,昨天明苏军队的攻击还记忆犹新,他们可不想再被袭击一次。

“怎么回事?”莫亚连忙跑上城门,却没有发现任何敌人,只是看到几支商队慌慌张张地朝梅里奔来。

“大祭司,我们发现北方有几支商人摸样的队伍,他们的队伍过于凌乱,行迹十分可疑,所以就吹了警示笛。”精灵大队长把自己看到的情况做了简单的汇报。

“啧……太远了。西斯塔尔,能看清那些商人的情况吗?”因为自己的势力远不如精灵锐利,莫亚努力想知道商队的消息,只得向西斯塔尔询问。

“确实,有好几支商队。他们有佣兵保护,不过,看样子却什么狼狈,似乎正被什么追赶着。”

“这就奇怪了,娜塔丽并没有出城啊,会是什么东西让商队如此畏惧?兽人?不,不会的。它们不可能毫无声息的通过白蔷薇,现在是冬季,想翻越白石山脉更不可能。还是说……”正寻思着,那些商人已经冲到城下,士兵见苗头不对,早把大门关上了。

“开门!快开门啊!!”

商人拼命地敲打城门,在他们身后一大群行动并不算迟缓的骷髅追赶而至。

不族族?

按说不死族是不会轻易接近大城市,它们的活动也只是限于人烟稀少的荒野,这样一反常态必定是受到亡灵法师的驱使。

果然,骷髅之中躲藏着一名全身都包裹在黑斗篷里的巫师。

“罗兰阁下!?”

看到立在城墙上的莫亚,巫师发出了尖锐的嘶鸣。

不,不可能……那位大人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男巫帕格赶忙给骷髅下达了停止前进的命令,再三地打量正冷冷地注视自己黑袍少女。

不会错的,那张脸,莫非是因为冥狱大开的缘故……

“你是那一殿的巫师,敢来侵犯我的属城?”改用亡灵族的语言,莫亚打算先给对方一个下马威。就凭他一个巫师,绝不会对梅里照成破坏性的打击,只要让城内的法师公会用光明魔法去对付就好。她现在所担心的,是北方的死亡之领会发起又一轮新的战争。

“罗兰阁下,我是死亡殿巫王多隆座下的帕格,不知道您在这里,莫非是奉了君主的命令……”

“多事!!快滚!!”猛然发现对方的有礼的回答并非是出自对自己恭敬,莫亚以不悦的表情驱赶城外的亡灵法师。

“是……”虽然疑虑重重,但考虑到对方的特殊身份,帕格只得领着他没有思想的仆人迅速撤离。

“我怎么从为听说你认识亡灵法师?”看到骷髅大军果然遵照莫亚的指示移动,西斯塔尔很好奇,这个可是从未听她提起过。

“不认识。”

“那他怎么会对你如此言听计从?”

“他认识的,应该是那叫‘罗兰’的家伙。罗兰……罗兰……这名字好耳熟。似乎在哪听过,糟糕……不记得了。”努力在记忆中搜寻,却一无所获,莫亚不得不放弃。

“这个叫罗兰的,必定是死亡之领十分重要的角色,否则这个巫师也不会如此恭敬。但当今六位亡魂大法师之中并没有这一号人物啊。倒是一年前在地底洞穴里碰到的那个老头,他在亡魂大法师榜上还捞了个末席。究竟他们是怎么穿越白蔷薇来到日光平原,死亡之领才是它们的领土,是什么令这些亡灵如此活跃?”

这事还是得问那些商人,他们或许知道些内幕。

“开门,让他们进来。”命令守卫把大门打开,莫亚走向那些刚从死亡边缘捡回一条命的商人。

“有谁能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

一个年纪较大的老者站出来,讲述了他们的经历。

由于北大陆和东大陆仅隔着一道狭窄的斯塔德那海峡,来自北大陆的寒冷北风把这个海湾冰冻后,人可以通过常年不化的冰盖往来两个大陆。

可是占据了东大陆北方的死亡之领是生者的禁地,除了不要命的逃犯和商人,从没有人敢从这块土地上经过。

走私商人为了躲避海关的检查,只得雇佣大量佣兵冒险一试,平日都很少会遇上不死族的,这次却碰上了一个操纵着大群骷髅的亡灵巫师。

看来,这海上通道已经完全被海森国霸占,他们大幅提高船费和关税,才让这些吝啬的商人挺而走险。如果能开发研制一种巨大的飞空道具,那么梅里与北大陆的直接通商不就又得到了一把保护伞了,北方联盟最近一直在扩充军备,可以考虑大量的输出秘银和魔金,如果能和他们搭上,光明教会也会有所顾及的。

西北大陆边界上的战争打了二十年,他们现在最怕的,不就是北方联盟又增加盟友吗。这说不定是个好机会,待会去和雷斯商量一下,看看是否能把目前的小型载人飞空艇改建为大行的运输庭。

“大祭司,索恩祭司回来了。他正在找您呢。”一名暗夜精灵凑在莫亚耳边,告诉她深渊祭司已经从夜之都回来了。

索恩,他回来了?

看样子,一定又是大长老在背后说了什么,祭长要把我召回夜之都,否则索恩不会一回城就指明要见我。

“事情可能有变,我可能要回夜之都一趟,你留在梅里帮助毕尔菲特,那捕捉亚龙的事就要麻烦你了。”快步返回暗夜精灵总部,莫亚交代西斯塔尔任务;“我可能会直接去深渊魔域,这段时间……就拜托你了。”

西斯塔尔点头,他知道,莫亚是信任他,才会放心他留下。

但见到索恩之后,他带来的命令让莫亚和西斯塔尔都大出意外。

“白蔷薇遭到亡灵的袭击?”

“是的,所以祭长才紧急传唤您回去。还有,西斯塔尔也要一道回去。”

“让西斯塔尔回去,是大长老的命令吗?”

“不,这是祭长的命令。说是有重要事项交代,其余的祭长没有透露。”

莫亚只来得及匆匆交代了毕尔几句,就同西斯塔尔道返回夜之都,白蔷薇遭袭,那黑森林也绝不会幸免,高耸的白石山脉可以阻挡兽人,却无法阻挡不死生物。

要是让死亡之领入侵黑森林,不用通过白蔷薇和新月峡谷,亡灵大军就能长驱直入的进犯日光平,梅里就危险了。这座城池并没有具备抵御不死族侵袭的光明神殿,死亡之领要真的来犯,那必定是一场恶战。

卷九 反叛 第九章 嘱托(上)

夜之都——菲尔奈特

暗夜精灵最大亦是最豪华的地下王城。

阔别半年回到城里,莫亚仍为它的雄伟和瑰丽所着迷。

和半年前相比,广场上多了很多地底生物,尤其是以吝啬著称的地底矮人。

看来,和梅里的通商也影响到岩城,他们派遣了大量的矮人商贩到夜之都。

莫亚正在考虑是否要把梅里的扩建修建工程交给他们,这些矮人建筑大师完全是钱鬼转世,怎么都不会放过可以勒索的机会,要和他们做交易,保证会被狠狠敲上一笔。虽然山地矮人的建筑技巧一点也不亚于他们的远亲,但这些倔强的矮子是决计不会帮助暗夜精灵的。

伤脑筋啊……

“大祭司……”沿途的平民和奴隶看到莫亚之后都曲身行礼,她黑色的头发在夜之都十分显目,决计不会认错。而精灵们如此礼遇一半是处于尊敬一半则是处于礼节。

凡是居下位者必须对居上位保持敬意,这不仅是暗夜精灵的传统也是所有种族的传统。

非常意外的,议政厅只有神殿人员在场,元老院和诸位族长均不在列。

唯一的女性深渊祭司雅兰思轻俯在沉浸在冥想中的祭长耳边轻声说道;“祭长,大祭司回来了。”

祭长萨尔托这才睁开双眼;“让她进来。”

“祭长如此紧急召见,是否因为亡灵一事?”看到祭长的面色大不如以前,莫亚深知他这是因为力量枯竭,身体急速衰老的缘故。

“你都知道了……”

“是,半日前,一名自称帕格的巫妖率领着大群骷髅从梅里经过,难道白蔷薇已然陷落?”

“亡灵最近非常活跃,听说,是因为死亡之领的巫妖王撒玛尔最近夺到了一件光明圣器。要知道,大沙海克里恩可是地上界唯一与冥狱相连的地方,那是真正的死亡之所,一切有生命之物都屏弃的世界。如今在地面上徘徊的亡灵都不足为惧,可要是撒玛多把利用光明圣器打开连接冥狱的缺口,那么受难的可不只是人类,连我族都会受到牵连。”说到这,祭长顿了顿,目光转向莫亚身后的西斯塔尔;“听说,你今早杀了光明教会对圣堂执事?”

“是,他试图以天火之刑,将我连同受难指环以及诅咒权柄一同毁灭掉。多亏了西斯塔尔赶到,及时制止了他们,我这才得以将沙耶克大祭祀击毙。”莫亚深知祭长的脾性,他不会轻易放过任何危害族群者,连忙帮西斯塔尔掩饰。

“你不用帮他说话,这小子是什么来历,做过些什么事,我可全都一清二楚。算他机敏,及时悔悟,不然……暗杀堂的追杀令就会加上他的名字。”

不赶看向祭长散发着冰冷视线的双眼,西斯塔尔唯有低下头,把他的目光投射在光滑的地面上。

“祭长,他这次带回了光明神器‘慈爱’,可否能将功赎罪?而且,西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8 38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