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黑暗学徒-第3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其实……我母亲到东大陆来的消息,是假的。是沙耶克为骗我去明苏而故意设下的套。还是毕尔菲特机警,他知到你让侍卫将我关在旅馆里,觉得其中必有内幕,这一调查才知道那些传讯的白精灵都是光明教会的半精灵武士,若不是听他提起,我还一直蒙在鼓里。”也许是想强调自己从未起过背叛的念头,西斯塔尔不大自然地解释。

“原来……这也是个陷阱……我明白了!我就说,白玲怎么会那么神通广大,原来是有光明教会在后面一手策划。他们从我越狱的一那一刻起,就盯上我了。我还怀疑过毕尔菲特,真是……”回想起沙耶克方才所说的话,莫亚这才把他们和白玲联想到一块。

“是这样吗?可是,光明教会为什么……我是说,他们为什么会如此看中你,只不过是一则预言而已,竟然不昔为此滥杀无辜,这与他们的教义颇为不合啊。”西斯塔尔对莫亚分析抱有怀疑,光明教会有必要为了一个暗夜祭司这么劳师动众。这,值得吗?

知道西斯塔尔身为战士,根本就不曾接触到光明教会的核心部分,更不曾接受只在暗夜精灵祭司之间世代相传的秘闻。莫亚破例说起了,一般人不知道的真相。

“西斯塔尔,你有想过吗。这个世界的为什么要有如此之多的信仰?种族之间为什么要分不同的阵营?他们为什么又要彼此对立、仇视?”

“这……我不知道,大概除了神,没有人能回答你的问题。”对于莫亚提出的问题,西斯塔尔无法回答,他从未想过这一类的问题。

“不,这个问题,我知道。”若不是曾在时光彼端窥视过那些已经消失在沼泽中的古代典籍,莫亚也不会知道,自己种族的起源和隐藏在各个神殿里的真实。

四前年前的大黑暗时期,许多典籍都毁灭于长达三百多年的战争之中。

现在的人类哪里知道,他们只是神相互争斗的工具,而他们一直嫉妒的特鲁特人也只不过是稍微高级一点的工具。

五万年前的诸神之战让无数的神族消亡,为了确保种族的生存,生活在星幽界的诸神相互订立契约,不再挑起直接的战斗,而是将战场改在地上界。

诸神在在万物生灵中挑选自己喜欢的种族作为眷族,通过地上界种族之间的相互对立、争斗来达到打压自己对立神的目的。

特鲁特人应此而生,作为创世父神最后创造的物种,人类拥有聪慧的头脑和会创造的灵巧双手,虽却没有其他物种的长寿,但他们的繁殖力也让人类逐渐超越了部分种族,成为占据地上界的大族。

利用分身神临的方式,部分神族在地上界选择合适的人类生育下半神的后代。这些子嗣就是特鲁特人最初的始祖,他们按照诸神的意愿,领导着各自的族民撕杀、战斗,以满足上界诸神对血腥的疯狂需求。

后来,一部分特鲁特人不满做神的奴隶,他们发组织的创造了一个强大的魔法帝国与神族对抗。

感觉到部分强大的子嗣不受控制,诸神立刻施展降下了愤怒的天罚,冥狱之中也增加了更多无法转世的冤灵。

向神族的对抗失败后,残存下来的特鲁特人只有再次臣服于诸神。之后,大黑暗战爆发了,受魔神沙西利的教唆,月神、夜神、兽神都联合一气,向光明神族发起自诸神之战以来最惨烈的一次战斗。

持续了三百年的征战对所有物种都是一个毁灭性的灾难,巨人和妖兽成为大黑暗战中最先灭亡的物种。紧跟其后的,还有十多个种族,就连地上最强的龙族也差点步上毁灭的后尘。

特鲁特人,这个曾经的统治阶层也遭受到了致命的打击。

战争结束后,魔族被赶到外海,其余的黑暗一族都被驱逐到荒凉的东大陆——贺因维加。

人类乘各大族群都在修养生息的机会占据了大量的土地,把仅存不多的特鲁特人赶下统治者的宝座。

“至于光明教会为什么针对我,这也是有原因的。蒂丽安是生命和太阳的女神,同月神加西亚与夜神哈斯是对立之神,无论是属性、阵营还是权能都完全相反。他们之间的争斗自然也就无可避免。相互猎杀对方的神使和高阶祭祀就是双方神职者的首要任务。月神与夜神是双生神,如果出现了集二者权能于一身的大祭司,这无疑对已经丧失了一件神器的光明教会是个巨大的威胁。”

经过莫亚的解释,西斯塔尔这才明白,光明教会为何要如此处心积虑的除去莫亚。

死对头的神使已经出现,而己方的神使却尚无踪影,这对光明教会来说并不是一个好兆头,那代表着黑暗力量的再次崛起。

看着梅里城的轮廓渐渐清晰起来,一直担心会有追兵的莫亚这才放下心来。

不到危急时刻,她都不想动用到受难指环的力量。谁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每使用一次,就会大量的缩短寿命,她就是有千年的寿命也不够用的。

真不知道第一次使用时耗费了多少寿命,看那禁咒的威力,绝非一两年那么简单。所以当务之急,还是等先升战力,禁法封已经解除,她可以学习高段魔法来代替神器。

若是人类的话,受时间和自身资质的限制,大部分人都无法突破十阶,但作为一个天赋魔法的特鲁特人,她现在就已经达到九阶法师的境界。在千年前的诅咒神殿所记忆的魔法还存储在脑海里,必须得找个安全的地方潜心研究。

看来,是有必要再去一次暗月之塔,去看看那里的传送法阵修复没有。

深渊魔域是最理想的场所,那里没有讨厌的光明教会,也没有会随时在背后捅刀子的暗夜精灵,更没有能分化精神的仇敌,最适合修行。

从思考中回过神来,就见西斯塔尔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莫亚知道他是担心圣骑士身份暴露后,大长老的处罚。

“别担心,大长老不会处罚你。你现在已经背离光明阵营,哈斯一定非常高兴,他最喜欢光明女神创造的精灵投靠黑暗。等手头的事忙完,我们这就返回夜之都,赶在大长老降罪前进入夜影神殿,完成正式的转换仪式。只要得到夜神的认同,大长老也无可计可施。更何况,你带回了光明神器也是大功一件,只要祭长高兴,包管安斯特那老狐狸不敢对你下手。只不过……你偷偷把‘慈爱’带出诅咒神殿也不告诉我,你心里该不会真的起过投靠光明教会的念头吧?既然如此,那有为何在最后关头放弃了?”

被莫亚这一问,西斯塔尔沉默了许久才回答;“毕尔菲特收到一封奇怪的信,上面说你被光明教会围困在靠近明苏边境的一个树林里。我是乘他调集你的祭司卫队前去救援时逃跑出来的,阿文他们大概是走错方向了,至于沙耶克,我是在树林外遇到他的。至于我为什么会改变主意,还是听了你长篇大论的牢骚才决定的。回想了自己从出生到现在的种种,我还是觉得你说的有道理,与其挂着虚伪的面具乔装一个善良的光明教徒,还不如遵从自己的内心自由自的生活来得痛快。”

“自由是可以剥夺的,西斯塔尔。唯有力量,才是真实的。一旦有了强大的力量,金钱、权利、地位、声望就都有了。这是我经历过一切苦难之后,所领悟到的。来帮我吧,你不是想要能在暗夜精灵立足的地位吗,只要助我爬上力量的顶端,你所想要的权利和声望也就唾手可得了。那些失去的,和不曾得到的,也都会有的。”伸出手,莫亚重新给予承诺,如果有了西斯塔尔的诚心相助、一个不会背弃的战友,她才能更顺利的追求自己想要的事物。

“好啊,这可是你说的。我就看看你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吧。”回握住那双瘦弱而纤细的手掌,西斯塔尔感觉到莫亚真正的信任,和第一次誓约时的牵强不同,这次,她是真心的信任自己。

*************************

回到梅里,正要准备去向毕尔菲特报个平安,就在城门口被朱利安拦住了。

“你有客人,为了避开其他长老的眼线,父亲将他们安排在祖父那儿。”

“客人?”

会是谁呢,在目前这种紧张的时候,会有什么人要来找我,而且还是不能让暗夜精灵知道。

带着疑惑,莫亚与西斯塔尔来到城主府邸。

“修斯?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我是要你找的人呢?”

坐在大厅上的客人赫然是血色佣兵的团长,看到他,莫亚大感意外。

这小子才走几天呢,难道说真像传闻那样,卢索地区有大量的特鲁特人隐居?

“齐亚思村长,她来了。你们可以亲自确认一下。”

修斯大声的向楼上喊了一声,立刻有一名穿着斗篷的人从客房中走出。在二楼的走廊上,以带有审视的目光打量着站着大厅中央的莫亚。

“他是谁?”

莫亚看着修斯,但他只是耸耸肩;“你为什么不自己问问?”

这名神秘的客人走下楼梯,在距离莫亚十步之遥的地方停下,依稀可辩出是一名中年男子。只是往客厅这么一站,一股凝重的气息便由然而起。

感觉到这男子所带来的紧张气氛,西斯塔尔将手放在佩剑上,紧盯着对方。只要他有任何危险的举动,手中的利刃就会在他发动攻击之前先取其性命。

莫亚也开始默念起攻击咒语,只要对方显露出任何敌意,她的复数魔法攻击随时都可以杀到。

但出人意料的是,这名男子并没有如莫亚与西斯塔尔想象的那样发动袭击。他脱下宽大的风帽,黑色的头发立刻表明了他的身份——黑暗一族,只有黑暗神的子民才有黑色的头发。

“你好,月与夜神的大祭司。齐亚思代表整个波波尔村的村民,向你致意。”

纯正的特鲁特语,再次说明了这自称为波波尔村村长的男人出身,他,竟也一个黑暗系的特鲁特人。

卷九 反叛 第六章 神子

“齐亚思!!!!”

不只莫亚和西斯塔尔,就连跟在他们身后的述利安都惊呼出声。

齐亚思·巴斯蒂尔,这是何等响亮的一个名字。

和古代的七英雄不同,与高高在上的法皇与各神殿司教不同,齐亚思本身所代表的智慧远远超越了他的身份,也是唯一一位能周旋在人类上层社会中的特鲁特特人。

他的每次出现,都预示着世界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他的每一次现身,都会塑造出一位不朽的君主。人们将他与王权紧紧的联系在一起,那些梦想成为国王的人都把齐亚思称为“帝王之星”。

这样一位大人物,为什么会出现在梅里?

而且,看的他的架势颇有专程造访的意思在里面。

“齐亚思先生,您到这儿里究竟是……”莫亚无法猜测出对方的来意。

还有波波尔村,那是什么地方?

而且……这位“齐亚思”是不是她所想的、所认为的那个齐亚思?

如果是的话,他到这儿到底又有何用意?

“命运之轮开始转动了。”

齐亚思的又走近几步,他目不转睛地注视在莫亚,许久,才吐出这样一句话。

“命运?”

“不错,特鲁特人停止了千年的命运,还有这世界的最终命运都再度开始运转。一如黑暗圣典上记载的那样,双黑的神子将引导黑暗之民发起新一轮的战争。”

“黑暗圣典……”这莫亚知道,传说中记载了所有黑暗典籍和咒语的黑暗秘宝,它就藏在深渊魔域的罗芬里克的大图书馆里,是只有战争祭祀才能开启的法典。

但,这和齐亚思的到来又有什么关系?

莫非……他所说的神子是指……我?!

“相信光明教廷也有类似的记载。上次大黑暗战之完结之时,诸神约定,在最后的时刻来临之前,他们绝不会再次参与到地上界的战争和历史之中。”

的确,在夜神哈斯赐予受难指环的时候,她从神那里得到的信息的确如此。

可这“最后的时刻”又是指什么呢?

连神也要忌讳?到底是什么?世界末日?

越想越混乱,莫亚只好开口询问齐亚思,既然是他起的头,那么,他至少是知道些什么内幕的吧。普通人绝不可能知道“黑暗圣典”的存在,那可是战争祭司息息相关,既然可以说出“黑暗圣典”,那至少不会是一个普通的特鲁特人。

不过,齐亚思明显让莫亚失望了。他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最后时刻”所代表的意义。

“不清楚,没人知道最后时刻意味着什么,从特路特人存在的那一天起,这个神圣的禁忌之名就一直是我族的最高机密,除了历任的最大祭司之外,没有人知道。我只不过是名长老,没有资格探询神的训教。”

最高祭司……那瑟斯不仅是暗夜精灵的最高祭司,他也是特鲁特人的祭司。可惜他还没来得及与妻子见上最后一面就被受难指环的反噬之力给吞噬了,那些只有最高祭司知道的秘密,自然也就消失在幽暗的地下洞穴里。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特鲁特人真正的灾难降临了。

失去了最高祭司的庇佑,特鲁特人被赶出家园。他们被驱逐、流放、捕捉、杀害。

“按照自古流传的圣典所记,大黑暗之后的第十二个暗月年将开启黑暗之门,双黑神子即将降临。第十三个暗月年命运的齿轮将转动,双黑神子迎接神临。世间所有万物都不可抗拒最后时刻,共同接受最后的裁决。这是第九代最高祭司抄录自圣典的预言,数千年一直由长老共们同保管。”

“你该不会认为那个所谓的神子就是我吧?”莫亚作出了一个大胆的推测,或许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才让已经消失了三百年的齐亚思重新出现。

她总觉得自己身上隐藏了太多的秘密,那丢失的记忆里一定有非常重要的线索。

不料,齐亚思非常严肃的点头;“你的确就是圣典中所记载的神子。起先听到传闻时我还有些怀疑,但看到你身上的两大黑暗神器后,我才确定。你,就是特鲁特人等待了近千年的黑暗神子,那个将重新让我族恢复容光者。”

若是在半天之前,莫亚肯定认为这是绝不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

若是在一年前,莫亚会认为告诉她这些事的人,是疯子。

可自从从光明大祭祀沙耶克那里的知道有关“加鲁预言”和“黑暗秘典”的相关信息后,莫亚不得不相信齐亚思所说的,是事实。

如果真是这样……如果我真是那个什么“黑暗神子”那么一切就都有合理的解释了。

光明教会畏惧可能发生的又一次光暗之战,所以要将这种可能性扼杀在摇篮里。

因为不能直接以女神的名义处死“神子”这才要借人类之手来行事。

哈哈……我命大,活了下来,所以光明教会按耐不住了,他们开始派教内高层秘密处理,没想到却又被西斯塔尔给摆了一道。他们做梦都没想到过,一向最好功名的西斯塔尔会选择临阵倒戈吧……

不错啊……

虽然顶着这个“黑暗神子”的头衔,更加容易成为众矢之的,但这也更容易控制暗夜精灵或者其他的黑暗一族。

毕竟打着“神”的名号行事要方便和容易得多。

而且,有了齐亚思这块金字招牌,相信对于控制梅里、乃至附近的土地都会有势半功倍的效果。

这么一想,莫亚的心情不禁轻松多了;“照这样看……你选择在这种时候出现,是要帮我吗?”

“不。”齐亚思连连摇头。

“不?”莫亚先是一呆,而后又警戒起来;“那你为什么说这么一大堆废话?”他该不会是来警告的吧,毕竟当年是因为暗夜精灵的,特鲁特人才会分裂消散在世界各地。

相对莫亚的疑虑,齐亚思看在眼里,却仍然平静的回答;“我还要考察。如果你没有资质,光有神的眷顾也是没用。神可以轻易的收回赐予你的恩泽,而本身具备才能的人,无论在何种逆境里,都会成功的达到自己的目的。我需要观察,在这前,我以及所有的特鲁特人都不会给予你任何帮助。这是个艰难的考验,通过了,你就会赢得所有族人的帮助,失败了……你也就没有任何作为了,甚至是神也会抛弃你的。”

“考验,什么考验?”

“据我得到的消息,你早上杀了光明教会的大圣堂执事兼长老大祭祀沙耶克,对吧。”

“是。”

“光明教会和神圣帝国绝不会如此轻易的放过你的,还有明苏帝国,他们势必会联手一同围攻梅里城。我给你出的考验就是,在三年之内,不借助外界力量保全整个梅里城,让它顶住来自各方面的压力,成为属于你的一座城市。这样的话,所有特鲁特人都会重新聚集到一块,缔造新的王国。”齐亚思以最古老的特鲁特语言述说了他的要求,整个大厅的人全都不明白他最后的这一段说的是什么,会让莫亚脸色如此难看。

不借助外力就想保全整个城池,简直就是在说梦话,是根本无法完成的任务?

“这所谓的‘外力’,自然也包括暗夜精灵吧?”虽然听出齐亚思的言外之意,莫亚还是决定确认一下。

“的确,这就是我们给予你考验。今后你会面对更多的危险,如果不能保护这座小小的城池,那还谈什么统治暗夜精灵族。你连这点都无法做到的话,还谈什么征服大陆?这也会将放弃隐居生活前来帮助你的族人陷于危险之中。”

“……”莫亚陷入沉默之中,她左思右想,终于还是决定冒险一试。

“好,我答应你。”

卷九 反叛 第七章 剑武者

“你真的决定要这样做?!”

当修斯护送齐亚思离开后,西斯塔尔就迫不及待地说出自己的疑问。

三年,不算长。

但在如今这中环境下,别说三年,就是三个月都极为困难。她究竟在想怎么,竟然会答应这样苛刻的条件,就算为了换取其他特鲁特人的支持,也太冒险了。万一被大长老知道……说不定又会引出什么麻烦。

“三年呐,可不是三个月那么简单。你没有想过,不依靠暗夜精灵的帮助,这座城根本就是个空城,就算你拥有神器也绝不可能坚守三年的时间。”

要不是莫亚翻译出她与齐亚思的对话,西斯塔尔也不知道他们嘀咕了半天,居然是在谈这样荒谬的条件。

“呵……我就知道你会这样想。虽然你的身手在暗夜精灵当中算是数一数二的好手,但,你的大脑似乎没有你的肉体那样发达。”来到雷斯的书房,莫亚心情很好的让仆役给自己倒了一杯葡萄酒,并命人去把毕尔菲特和雷斯请来。

“你是暗示我不够聪明吗?”听出莫亚言语中再明显不过的暗示,西斯塔尔不满的抗议;“会答应这种条件的人才是大脑发育不全。”

“你以为我是什么人,要真是没有利益可赚我会答应吗?”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你一时冲动,又会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我从不后悔自己做的任何决定,无论是在愤怒还是清醒的状态。”

“唉~~~~~”毕尔菲特一脸无奈站在书房外;“你们两个,能有一天不争吵吗?”刚得知道莫亚和西斯塔尔已经回来,他就急急忙忙地赶过来。

原本还有些担心,莫亚昨晚离开时曾让手下的侍卫看紧西斯塔尔,他们之间似乎发生了什么矛盾,不过照现在的情形来看,应该是没事了。

还在楼梯口,就听到他们的争辩。

随后赶到雷斯手里拿着一大堆文件和图纸,对于两个人的相处模式他已经见怪不怪了;“他们说话向来都是这样,你还没习惯吗?依我看,还是谈谈今后城市的发展要紧。”

指着放在长桌上刚收集到的一些资料,老城主目前担心的是梅里的情况;“最近放宽了进城的政策后,城里来了很多身份不明的商人,除了佣兵和冒险者,就连囚犯和不法分子也增加不少。照这样下去,城内的安全很难保证,这会对梅里的商业造成一定的打击。商人们需要一个安全的环境,要是连城里都有大量的不法份子,他们怎么能安心投资?”

莫亚走到地图前仔细观察,刚作成的新地图明确的规划出很多新的区域,主城区比现在扩大了近三倍,但莫亚却仍不满意;“城主,一个城市不可能在保持飞速发展的同时又保持有世外仙境一样纯净的环境,我已经在着手办这件事情,你不用担心。至于这地图嘛……我看还是得重新做。不是不满意城主的手艺,而是我要把梅里发展成为一个巨型都市,目前的规划远远低于我的要求。”

“那……那得花费多少资金啊,依梅里目前的财政收入是无法完成的。”雷斯张大了嘴,他现在的这个规划已经是一座三十万人口的大型都市,就连明苏首都木塔雅也只是五十万人的城市啊。在如此偏僻的荒野里修建一座巨型城市,这……简直就是幻想。

人力、物力还有资金都紧缺不说,就目前的情况,按照他原本的设计扩建也得化上至少七到十年的时间。

莫亚想修建一座比现在更为大型的城市,在得罪明苏帝国的情况下,附近的小国又蠢蠢欲动,他们会让梅里大兴土木的扩建?

“刚才,我接待了一位身份超然的客人。”知道雷斯的担心,莫亚也决定把自己的打算说出来。

“谁?”

“齐亚思·巴斯蒂尔。”

“啪嗒。”雷斯和毕尔菲特手里的图纸都掉在地上。

“就是那个帝王之星?”还是毕尔菲特首先回过神来;“莫非他是来协助你的?”

齐亚思·巴斯蒂尔每次现身,必定都会扶持起一位了不起的君主。也正是根据这个惯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2 26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