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黑暗学徒-第3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危言耸听,格里格隶属明苏,信仰光明女神蒂丽安的帝国监狱怎么可能会有如此残忍的对待犯人,分明是你编造和虚构的谎言,为了博取大家的同情心。”斯卡尔不愿相信莫亚所说,他下意识的辩解。

如果……如果这个女人说的是事实,那么……父亲……不,他绝不会是那种人的。

“不信?那你可以去问问古利德,身为国家元老,他一定知道关于格里格监狱的内幕,前朝的卡特亲王篡位失败后就被关进监狱,他是我的老邻居,足足折腾了十年才含恨而死,这位宫廷术士长曾先后三次去探望他,我可是清清楚楚的记得。对吧,古利德。”知道自己的话必定会遭到质疑,莫亚将矛头转向古利德。

“这是真的吗?古利德长老,请告诉我,那个女人她在说谎,这些都是她捏造的谎言?”

古利德在众人询问的目光中低下头,他没有回答斯卡尔的提问,这无疑是已经默认莫亚所说的一切。

“肉体的摧残是暂时的,心灵的折磨才最让人无法接受。我在牢房的墙壁上刻满了‘为什么?’为什么我会遭受到这种非人的待遇?没有人能给我答案。空空的牢房里,除了我的愤怒和不甘的嘶吼,就只有那些阴魂不散的怨灵。在进入监狱之前,我从未杀害过一个人类,我唯一期盼的,就是能平安的、自由的度过我漫长的一生。我从不想夺取权利,从不想做拥荣华富贵,更不想双手染满人类的鲜血,可命运却没有给我选择的余地。我也曾祈求光明女神能让我摆脱无尽的苦难,祈求那些黑心的昔日好友能幡然悔悟,可回应我的,只有黑暗之神让我复仇的呼唤。随着时间一年一年的过去,我内心的希望和良知也一点一点的死去。在绝望中,我以自己的灵魂起誓,一定要让那些背叛和陷害我的人都尝到和我一样的痛苦,我要让他们失去一切,让他们无法再感受到人世间的美好和快乐,要让他们悔恨自己当初所犯下的罪行。但即使这样,我仍然无法得到宽慰,那些已经在背叛中死去的感情、那些无法消抹去的记忆都无时不刻的折磨着我的精神。王子殿下,这就是我的申诉,迟了三十年的申诉。你们人类指责我堕落、邪恶。那么,请问在我遭受冤狱的时候,你们这些正义之士在哪?光明之神的救赎和宽恕在哪?为什么恶人没有受到惩罚,反而享尽荣华、坐拥名利?众生平等……我自有记忆起就恨这个名词。光明教义第二条:‘众生平等’。多可笑啊,为什么世界上要有富人和穷人?为怎么要有强者和弱者?为什么要分光明与黑暗?光明圣教第一条规;‘不可随意杀害无辜、善良纯洁无害的生命。’多讽刺啊……而你们,自认为公正一方的诸位光明教徒,你们根本不知道自己所追捕的究竟是怎样一个犯人,根本不知道我究竟忍受了多少痛苦才成功越狱,又有什么权利来评判我是否有罪?!”

轻蔑地看着面色惨白的莱恩王子,莫亚没有停止她的抱怨;“至于你,兰迪骑士。骑士本身就是个贵族阶级,一个没有经历过人性考验的人,没有资格来教训我。西斯塔尔……如果是在一年前,不、在两天以前,我是绝不会原谅他的。这家伙知道了我最不愿提及的悲痛往事之后,又背叛了我的信任。要在以前,我一定把他列为下一个复仇的对象。可现在,我原谅他了。虽然他背弃了自己的誓言,是我自己愿意相信他,是我自己犯下的错误,我不怪他。西斯塔尔虽然有和我差不多的际遇,但毕竟是有白精灵的血统,选择光明阵营,总比沉沦黑暗要好得多,他还有你这样为他担心的朋友,真是让人羡慕啊……”暗月女神的警告已经没有必要了,西斯塔尔已经做出他的选择,他还是无法抛弃他的母亲,还有那座仙境一样的迷雾森林。这小子,心里始终都记挂着吧。希望有朝一日,能再回去……我可就不一样了,安尼西亚,没有我的容身之所,唯一能做的……只有向前,无论在命运之路上的是更多的磨难还是死亡,我都只有走下去。已经……没有回头的路了。

“西斯塔尔和你不同,魔女。你们的本质原本就不同,他当然不会选择和你一样的道路!!”一个威严的声音打断了莫亚的思绪。一名满脸正气的老者在数十名光明教神官的簇拥下到来。

“沙耶克大祭祀!你怎么……”莱恩起身,他没有料到大祭祀这么快就从附近的城镇赶过来了,天……还没有亮呢。

“为了处死这名万恶的魔女,我马不停蹄的从弗曼城赶过来的。”仔细打量静坐在禁魔法阵中央的黑袍女子,比起记忆中那个青涩少女明显成熟了不少,那双曾经明亮皎洁的眼眸现在一片幽暗,看不出她的想法。那张充满了愤怒表情的脸庞也变得宁静无波,看不出任何思绪。

当大祭祀的目光落在莫亚胸前紫色的水晶项链上,他祥和的表情也开始变得严肃;“月神的首饰……果然和秘典上所记载的一样,你,真的得到了这件神器。”

“好久不见,沙耶克神官,不,应该称你为大祭祀了。”莫亚脸上的惊异一闪而过,快得让人无法察觉。

“你们……认识?”莱恩王子这下更惊奇了,大祭司已经三十年未踏出大圣堂一步,他怎么会和暗夜祭司认识?

“对啊,三十年前,他是我的主审法官之一,不过,大神官拒绝聆听我的申述,在宣判完以后就直接让人把我送进了格里格监狱。啊~~~我想起来了,我有一个同学,瓦德索斯,他是你的侄子,对吧?我说呢,怎么那么容易的就判行,连申诉的机会都不给,就直接关进监狱里了,原来,还有这层关系啊。真是可惜,你那个侄子跑得快,我在梅里差一点就抓到他了。”

“还是担心你自己吧,我今天是专程来执行法皇陛下亲自交付的天火之刑,务必要把你连同那罪恶的黑暗神器一同埋葬!”大手一挥,数十名神官按照法阵对应的方位站到各自的位置上,他们手中各捧一枚神圣之令,神情肃穆,就等沙耶克大祭祀下令。

莫亚脸色一边,暗自握紧了手中的受难指环。

等不到……天亮了吗?

只差一点,只要再等一会,月光草的效率就会失去作用。到那时,受难指环就可以发动了。难道我真的要命丧于此吗……

“西斯塔尔,把女神的慈爱放到法阵中央,那样,天火之刑就可以启动了。”

西斯塔尔……

看着那熟悉的身影从光明教徒中走出,莫亚强忍下心中的愤怒,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悲伤。

果然……他果然背弃了我的信任……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吗?”手持女神的慈爱,西斯塔尔蹲下身,紫色的眼瞳在夜晚变成了暗夜精灵特有的赤红。

“记得……你小子把我追得无处藏身……你这是要提醒我,终归还是被你抓住了吧。我记得你发誓要杀了我的……”好快,时间过得好快……那已经是一年前的事了。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十分危险,莫亚已经做好了玉石俱焚的打算。

“我的誓言,依然不变。”握住莫亚因吹了一夜冷风而冰冷的双手,西斯塔尔轻声诉说。

“你说什么……”抬起头,莫亚疑惑地看着西斯

塔尔,不明白他究竟想说什么?

“以伟大的黑夜之神哈斯的名义,我,西斯塔

尔·卡莱·贝辛姆克·阿尔·路得维西以生命起誓,与莫亚·法西·特鲁特立下永不背叛的血之盟约。”

高举手中“女神的慈爱”,在白色的光芒中,西斯塔尔那一头如阳光般耀眼的金色长发逐渐变成雪白的银丝。

“不!西斯塔尔,你不可以……”沙耶克大祭祀惊恐地大喊;“你怎么能……你已经内定为下届的法皇候选人,你怎么能为了这个女人,这个该死的黑暗一族抛弃你唾手可得的光明前程?”

“抱歉,沙耶克大祭祀……这是我的选择,对于你们的期望,我只能说抱歉。我无法丢下她……或许从见面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光芒中,西斯塔尔非常平静的回答。

卷九 反叛 第四章 真实

“女神的慈爱”和普通的神器不同,它不具备攻击力,也没有防御结界,但它无可比拟的治愈效果却是所有神器中最显著的。无论是外伤还是中毒,都可轻易的化解。

这枚“奇迹”之戒的外观,非常不起眼,没有任何修饰,即使是戴在一个乞丐手上,也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但就是这样一枚普通又不起眼的戒指却是光明教的镇教之宝,也是法皇加冕时必备和身份的象征。

“拦住他!!”

眼看着西斯塔尔把莫亚身上的月光草的毒素解除,现在又要折断那些排列出禁魔法阵的长枪,沙耶克连忙疾呼,让龙骑兵阻止他破坏禁魔法阵。

西斯塔尔拔出长剑,剑身所附带的魔法无视前来阻拦的龙骑兵,将密集的长枪大片大片地扫平。

随着法阵的不断被破坏,沙耶克的担心终于成为事实。

看着暗夜女祭司一脸得意地站起身,沙耶克十分后悔。他应该在第一时间处死这名特鲁特女人,让她没有时间狡辩,西斯塔尔也一定就是被这种花言巧语给迷惑、堕落了。

“黑夜之王、混乱之主,撒下鼓惑的种子,生发恐惧的幼苗。黯淡、枯竭、衰败、困苦,诅咒的圆环。扩散吧,黑暗的领域!!”

一把扯下胸前佩带的紫色水晶,以化为权柄的神杖在空气中划了一个圆,莫亚一出手就用上了她最强的领域神术。

“黑暗的领域”可以施法者为中心点,向外扩散黑暗之气。强烈的腐蚀之气包含着多种黑暗诅咒,是极为厉害的一种领域法术,但狭小的范围是它最大的缺点,一但逃脱这个领域,法术的效应也就不复存在。不过,对于光明系而言,由高阶祭司所施展的黑暗领域远比普通牧师所施展出的威力要大得多。即便是光明大祭祀,在没有圣器的帮忙下,也不可能驱散由黑暗神器辅助下增强了数倍的黑暗领域。

黑色的气息从代表诅咒女神加西亚的圆形符文中扩散,很快就弥漫了整个禁魔法阵。

赤炎龙惊惧的直立起身体,不断地想逃离黑雾的范围,龙骑兵的安抚对于他们的坐骑完全不起作用。

在神官的指挥下,光明牧师开始咏唱赞美光明女神的赞歌,狭窄的林间空地上,光与暗的力量相互对峙着、挤压着。

“西斯塔尔,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在阵外,兰迪试图说服西斯塔尔,他不愿看到教导自己的剑术导师沉沦黑暗,更不愿放弃作为救助朋友的最后一丝希望。

“晚了。”一头金发完全变为银色的西斯塔尔冷静的看着他曾经的同僚;“在我母亲决心抛弃我的时候,在我朋友挥剑相向的时候,在你们欺骗、误导我的时候,就已经注定,我会走上这一条路。”

“不对!!”

沙耶克全身笼罩着一团圣光中,试图接近横剑守护在莫亚身前的西斯塔尔。

“我一直都没有告诉你……那个女人,那个暗夜大祭司,早在她出生前,光明教廷就一直在找她。传承千年的加鲁秘典明确的记载着;千年前,伟大的菲德二十一世法皇陛下亲征翡翠谷,随行的加鲁大神官目睹了菲德陛下与暗月大祭司战斗。在最后时刻,一名年轻的黑发女子闯入神殿,她虽是精神体,却佩带有著名的黑暗神器‘受难的指环’,翡翠谷的诅咒很可能就是此人与暗月祭司西西亚共同引发。加鲁曾留有一幅该女子的画像存世,上面所画之人正是你要保护的暗夜大祭司!”

“什么……那个逃跑的神官就是加鲁秘典的预言人?”莫亚回想起,在时光的彼端,在回到过去的时候,的确是有这么回事。

法皇菲德让一个年轻的神官先行离开,去通知外部增派援手,莫非……就是他幸存下来,写下了传说中的“加鲁秘典”,作为光明教会中,与“黑暗预言”同为最神秘的典籍,只有法皇和长老级别的大祭祀才有资格翻阅的预言之书,竟然就是我一切苦难的原凶?!

可是……可是……

莫亚着实想不通,她明明是两天前才回到过去的,怎么千年之前就可能流传下关于她造访的记录?还是说……她本身,就是扭曲了时光的存在体,所以灵魂才能安然的穿越时空又返回?

这也说不通啊……我为什么会在这个时代?为什么,我的父母要让我一个人待在没有亲人的世界?

“教廷以为,三百年前,在冰晶大陆上发现的那个名叫‘兰’的女孩就是秘典中所记载的黑暗祭司。但分析的结果表明,她身上没有任何魔力,也不具备特鲁特人的血统。虽然也是黑发黑眼,有着与画像相同的容貌,但她并不是我们要找的人。直到三十年前,我侄子私下求我,说要处决一个黑暗一族,见到莫亚之后,我才确认,他就是那个预言中拥有神器,会将这世界沉浸在战争中的混乱制造者。”

“好一个标榜慈爱的教会,就凭一个子虚乌有的预言,你们就强行将我关进那个吃人的监狱,剥夺了我三十年的自由,毁了我的一生。原本我以为,光明教会并不知道白玲他们的的恶行,原来你们一直都知道,不但没有解除对我的诬陷,还推波助澜地增加我的刑罚,这比不知情况更为可恶!!”听完沙耶克的讲述,莫亚终于明白,一个杀死盗贼的普通犯人,为什么被关押在专门收留重犯的格里格监狱。为什么教廷没有理会毕尔菲特,他的多次上诉如石沉大海般渺无音讯。

原来,这都是光明教会在幕后操操纵一切。

这下终于明白了……

心中多年的疑惑解开了,莫亚狠狠地瞪着沙耶克,已经举起的左手在看到被黑暗领域所散发的邪气所惊吓的商人后又放下了。

不行。

如果使用受难的指环,那么这里无疑将成为一个受诅咒的战场,没有任何法力保护自己的商人也将无一幸免。那我说了一整晚的申述不就白费了?他们可是宣扬光明教坑害我的有力证据,不能让他们就这么死了。

压下心里升腾的怒火,莫亚开始念召唤魔宠的咒语。

魔龙路奇应莫亚的召唤出现在,指着直通森林外的小路,莫亚指示那些被吓傻的商人赶快逃命。

“你们逃命去吧,这些光明教徒心狠手辣绝不在黑暗祭司之下,乘我拖延住他们,你们赶快逃回梅里。至少自翎为正义之师的光明教徒他不会对一个由人类统治的城市发动攻击,这违反了他们自己颁布的爱沙尼和平条约。”莫亚会这样做,还有两个理由。重要是想分散沙耶克和龙骑兵的注意力,先不管如果他们回去后是否会搬来救兵,仅是让这些商人知道了教廷的最高机密,他们洗脑的命运就已经被注定了。说不准,连性命都可能不保。

“别想心存侥幸,你们该不会认为听了光明教的最高机密后,还有命活着离开?”

商人的目光在莫亚和光明教会之间来回打量着。

暗夜祭司有意的催促,也让一些沉不住气的神官对龙骑兵乱发命令;“快!抓住那些商人,别让他们跑了!!”

沙耶克来不及阻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商人都惊慌失措的跑出小树林。

而莫亚则让魔龙挡在林间小路上,试图接近的龙骑兵都无法通过它严密的把守。在树林里,龙骑兵的机动力无法体现出来。更何况,黑暗领域已经将道路覆盖住,赤炎龙说什么也不愿意接近那些飘移的黑雾。

知道上了对方的当,沙耶克要杀莫亚的决心更胜以往。他唯有继续诱说,希望西斯塔尔回心转意。

“放弃吧,西斯塔尔。你们不可能从这么多的龙骑兵手中保护那个女人。把‘慈爱’给我,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强忍着黑暗领域带来的不适,沙耶克小心奕奕的接近。

“沙耶克大祭祀,我已经决定了,你不用再劝我。”

看穿沙耶克的想法,西斯塔尔叹了口气,将女神的慈爱戴入左手,;“如果你当初不以计谋骗我,我也不会这么快就作出决定。就如同莫亚所说的那样,你们太看中预言,也正因为这样步步紧逼,才促使我们两个都投向黑暗……”

事已至此,见已经没有回转的余地,沙耶克脸色一变;“你当真要放弃这最后的机会,要知道,换了别人,可就不会给你机会了。把慈爱给我……”

“没有机会的是你!!”

猛地,一直躲在后方恢复体力和元气的莫亚突然发难。

三道黑色的残影一闪,就只见沙耶克胸腹处分别中了三支漆黑的长箭。

瞪着自己身上突然多出的三支箭矢,沙耶克再看向不远处那手持折叠弓的暗夜女祭司,喉间一阵滚动,终于没能说出他的遗言,一头栽倒在地,乌黑的毒血将他洁白的祭祀长袍染成乌紫色。

“赎罪吧,为我,以及那些被冤死的无辜少女。我诅咒……你的灵魂将坠入幽暗的冥狱,直到那些怨恨的亡灵愿意原谅你位为止,沙耶克。”

无数黑色的亡灵从地下涌出,他们拖着沙耶克已经死亡的躯体沉入地下,被如此恶毒的诅咒之后,这个人的灵魂将很难再回到轮回中,他将永远待在可怕的冥狱之中,受尽折磨。

“大祭祀!!”躲在后方的莱恩王子一见大祭祀被冤魂拉入地底,立刻想是前解救,但被身旁的埃鲁森死死拽住。

“王子殿下,不行!大祭祀全身都是具剧毒,而且受了恶毒的诅咒,碰不得呀。”

“沙耶克大人……”

神官都慌了手脚,黑暗领域的范围因此又扩大了不少。

龙骑兵举足不前,不知道是该继续追踪逃走的商人,还是掉头对付杀死大祭祀的暗夜女祭司。

至于莫亚,她不慌不忙地接过西斯塔尔递出的号角。

女妖之嚎自白蔷薇一战后,就存放在西斯塔尔那里,以防他有不时之需。

这里是位于日光平原的最南方,典型的丘陵地形,生活着大量连食人魔都畏惧的生物。

天空开始发白,而森林的阴影处、岩石下、灌木丛中,都发出了奇怪的“悉悉”声。

“那是什么?”兰托娅感到后背一凉,草丛和树林中不断增加的红色小眼睛让她毛骨悚然。

“是巨蛛怪!!大家靠拢,保护王子殿下!!”临危不乱,兰迪大喝一声,所有的龙骑兵立刻围成一圆,将莱恩王子和他的几个朋友都围在里面,神官和牧师也知趣的退到圈内,在黑暗领域的环境下,他们原本就低得可怜的攻击力已荡然无存。

“王子殿下,真是遗憾啊。我们三次相遇,三次交手,你都是大败而归。虽然很想将你们那不够聪明的头颅当战利品带回去,但你那尊贵的身份只得让我又一次放弃取你性命的念头。今后出门时一定要小心哦,尤其不要单独外出,那样的的话,伟大的神圣国王陛下可是会痛失唯一的继承人。”

在西斯塔尔的扶持下踏上魔龙宽厚背部,莫亚再一次放过莱恩的性命,如果不是先放走了那些商人,她倒很想杀掉这几个屡次差点让她丢掉性命的贵族。担心会因此惹来神圣帝国和光明教会的报复,只好暂时忍一忍,等她足够强大了,她会对曾经伤害过她的人一一报复了。

“走吧,路奇。”

“吼~~~~~~”

留下得意的一声龙吼,魔龙迈开脚步,顺着商人们惊慌地脚步追去,很快就从光明教诸人的视野里消失。

卷九 反叛 第五章 神秘来客

没花多少时间,魔龙就追上慌不择路的商队,吓跑了又一群闻着人味来的食人魔。

莫亚要把这群商队护送回梅里,这一路上,她明显的感觉到四周充满了探视的目光。

看来,昨天晚上的时间没有百百浪费,这群商人回去后一定会大肆宣扬一番。到那时,梅里的居民就更不会反悔了,光明教廷如此狠毒,对于一个与暗夜精灵太过亲密的城市自是不会放过,那些奸商也该好好考虑到底该忠于哪一方。

在东大陆,尤其是在卢索这块地面上,黑暗一族和怪物十分猖獗,光明教会四千年数次北上都未能征服,时务的就该明白,到底和哪一方合作才正确。

“留在光明教会,可以获得远在暗夜精灵族更高的地位,那不正是你最想要的吗?”想起西斯塔尔的翻覆,莫亚再三考虑,终于还是开了口。

“被你看出来了。没错,我是个虚荣的家伙,这我自己也知道。作为家族中的四子,又是个混血,根本就没有地位就言。而白精灵都厌恶暗夜精灵,他们当然不会接纳一个有暗夜精灵血统的混血儿。无论是哪一方,都没有我生存的余地。所以啊,为存活下来,我只有靠自己的不懈的努力,去讨好父亲、大长老还有光明教会的神官和祭祀。好累……真的好累,顶着虚伪的皮相,没有自己的主见和声音,无论我付出再多,他们都不会满足……”太阳逐渐升起来了,西斯塔尔的眼睛在阳光下依然一片赤红,从今往后,他的眼眸再也不会恢复原先的淡紫色。

暗夜精灵,本和白精灵同属一族。

同为生命光明女神蒂丽安所创造。诸神之战后,因追求强大的力量而堕落,改变了信仰之后,被黑夜神重新赋予了外貌。就像黑暗一族拥有黑色的毛发,暗夜精灵独特的银发也成了他们的标志。

红色的眼睛不仅具备夜视的能力,它也象征着血腥和杀戮。

“其实……我母亲到东大陆来的消息,是假的。是沙耶克为骗我去明苏而故意设下的套。还是毕尔菲特机警,他知到你让侍卫将我关在旅馆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8 3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