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黑暗学徒-第3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莎拉……这……不大好吧。”

“我不管,反正这里不是明苏,杀一个平民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指着气定神闲的莫亚,莎拉任性的要求同伴。

“算了吧,莎拉。最多我让她给你赔个礼,杀人帝国严禁的法律……而且这里这么多人……”顾及到还有众多人看着,贵族青年亚鲁不得不小声的劝告。

“那好,我要她手上的那个手环!还有抽二十鞭作为藐视贵族的惩罚。”

“嘿……”盗匪们以看好戏的姿态注视这荒唐的一幕,打从莫亚进入树林,他们就已经认出她的身份。

一年前的特级通缉犯,现今的暗夜大祭司。在卢索,很少有游走在黑暗之中的罪犯不认识这位传奇人物的。

眼下,一个明苏贵族对她叫嚣,这岂不是自找死路?

“你想要这东西,可以。”举起左手,让莎拉看个仔细,五个骷髅头都发出了阴森嘶哑地低吟,仿佛鬼魂在哭嚎的怪声让所有人都感到后背直发冷。

“那你的命来换吧。”

“你胡说什么?”莎拉强自镇定,她看清那是五枚相互连接的戒指后更加想要了,虽然模样怪了点,可一想到回到帝都以后可以好好地炫耀一番,她就克服了对它的恐惧。

“那好,你过来,要是你能把它从我手上取下来,我就送给你。”

听黑袍女人这么一说,莎拉欣然走上前,刚要碰触那散发着冰冷气息的戒指,就被一支有力的手臂给拉走。

“你干什么?!”

不悦地甩开红铠骑士的手,莎拉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阻止自己去取那枚戒指。

“不要去碰那邪恶之物,它会要了你的命,女士。”一名身着白衣的神官站起身;“只要你碰了那东西,你的生命力立刻就会被吸取的一干二尽。”

“你们……骗我的吧……”嘴上是这么说,可莎拉还是害怕了,神官是不会骗人的。她回头看向那女人,没想到她却点点头。

“我说过,要用你的命来换的,是你不信啊。”不再理会那个白痴女人,莫亚从容的起身面向那发言的神官;“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埃鲁森。既然你在的话,那么另外几个人是否也都来了?兰托亚、苏伊、还有莱恩王子殿下?”

掀去遮住面容的头罩,果然是应该已经回到南大陆的自由佣兵团的诸位。

“好久不见了,莫亚·法西·特鲁特大祭司阁下,或者说我们应该称你为伊芙·米里亚公主。”莱恩的一句话让莫亚脸上的的假笑立刻僵住。

“要你上当还真不容易,多亏了西斯塔尔帮忙。否则,就我们这点人马是不可能深入梅里城和夜之都,更不要说擒拿下拥有两件神器的战争祭司。”莱恩的话陆续摧毁了莫亚的自信;“为了等你来到,我们可是在这里等了足足一个月呢。”

不会的,西斯塔尔……他才是叛徒……这怎么可能……

“你以为血之盟约真的无法解除吗?沙耶克大祭司都已经告诉我们了,只要有‘女神的慈爱’,再以施展光明系高等法术‘救赎’就可以将西斯塔尔体内的血盟完全根除。”

这不可能……西斯塔尔……脑海中回闪出临行前他犹豫而闪躲的眼神。

“不!!!!”

连你……连你也要背叛我吗?

“就是现在!!”埃鲁森发出命令,上百名龙骑兵同时抛出手中的长枪,它们精确的在地上钉出一个三角型法阵,将欲发动魔法的莫亚牢牢困在结界内。

“禁魔法阵……”

不好!!

已经积聚的魔力立刻被吸收一空,莫亚颓然坐倒,她浑身乏力,看到女祭司兰托娅手中药水瓶,她泛出一个苦笑。

月光草……想的还真周到啊……连这东西也准备了……

商人、匪徒、贵族和古利德被这突然的变故惊呆了。

“请大家不要慌,这是光明教会追缉的一个逃犯,都休息去吧。”

在龙骑兵的安抚下,众人都回到自己原本的休息处,可他们都瞪大了眼睛,看这些龙骑兵究竟要怎样处理那个黑袍女人。

谁也没有发现,一个匪徒悄悄地放走了他肩膀上的黑鹰。

卷九 反叛 第二章 申诉

“古利德长老,你怎么会在这里?”

一名负责看守莫亚的龙骑兵看到呆立原地老法师立刻走上前去,脱去头盔的他有一张极为年轻的的脸,褐发蓝眼,最多不超过二十岁。可他身上的银铠和徽章已标明,他的一名皇家骑士。

“斯卡尔男爵……”

“父亲呢,听说我父亲与您一同到梅里去镇压暗夜精灵,您怎么一个人,而且还同教会通缉的邪恶份子在一块?”

“我……这是……”古利德还不知道如何开口,红铠骑士就走过来,他仔细地盯看着老法师看了一会;“身上没有邪恶气息,怎么会同那种危险份子混在一起?”

不远处的莱恩王子也发现古利德是于莫亚一道来的,他立刻给红铠骑士下了命令;“兰迪斯,把那个人带过来,我要问话。”

坐在临时用木箱搭建的座椅上,年轻骑士为莱恩解释了古利德的身份;“长老,容我向您介绍。这位,是神圣帝国的王储,莱恩殿下。”

“王子殿下……”古利德连忙站起施礼,莱恩示意他不用拘束,随意就好。

“莱恩,这位,是明苏的宫廷术士长老,古利德。长老,那几位分别是埃鲁森、兰托娅、苏伊,他们都是王子殿下的朋友。”

经过一番短暂的寒暄,双方算是认识了。

“你好,古利德法师,很高兴能见到你。但我有个问题不得不问,希望你能如实的回答我。”莱恩严肃的看着古利德,示意他不用站着说话;“你和暗夜精灵的大祭司连夜赶往明苏,意欲何为?”

“这个……”吃了败仗,让古利德难以启齿。

“古利德法师,请务必回答这个问题。”

眼看古利德一脸犹豫,被称为斯卡尔男爵的年轻骑士赶紧劝说;“长老,莫非你和这女人有什么瓜葛不成?那可不行啊,那个圣骑士西斯塔尔就是因为……”

“咳……斯卡尔,不要说题外话。”埃鲁森连忙阻止斯卡尔的话,同时还紧张地看了看变得异常安静的莫亚,她坐在法阵中央,不言不语,只是冷然的看着地面。

“啊,抱歉。我们是受法皇陛下委托,前来捉拿暗夜精灵的战争祭司,如果你和她有所牵连的话……”斯卡尔已经表明这其中的厉害,一旦和黑暗一族有来往,将会被光明教会贴上危险份子的标签。

“不,我只是……”古利德再三犹豫,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把军队战败的消息告诉毫不相干的人,而且……斯卡尔还是西尔斯的儿子,能告诉他,因为你父亲的缘故,我们三百多法师团才被囚禁。

“古利德长老?”看出他非常犹豫,正在做艰难的抉择,斯卡尔非常担心,要是古利德真与那个女人有来往的话……莱恩可是不会放过他的。

“死要面子,你就直接告诉他们好了,说我要带着你赶路,是要去和高加皇帝要赎金的。古利德。不然的话,这些人又要给我多加一个诱拐法师的罪名了。”莫亚的声音不大,可仍让空地上还没有睡的人都听见了。

“赎金?什么赎金?”莱恩和埃鲁森对视一眼,由埃理森发问。

“当然是三百法师团的赎金,要是我没有回梅里的话,那些可怜的家伙可都要倒霉了。先是被指挥官抛弃,再来又要被宣誓效忠的皇帝遗弃。可怜呐,古利德,你再也见不到你可爱的部下了。”从愤怒中清醒过来,莫亚理智的想了想。

先不论西斯塔尔是否背叛她,就目前的局势来看她也未必全输。禁魔法阵虽然暂时无法使用魔力,但“受难指环”却还可以启动。只不过……使用过后必须有半天的时间,体力、魔力都处于底线状态,完全无法抵御来自外界的攻击,在这个阶段内,她没有任何防御能力。失去原有的力量,她不认为自己可以在卢索大荒原上安全的度过一天。

正是有了这个考虑,才没有立刻发动“受难指环”“禁魔法阵”到不是问题,真正麻烦的是月光草。没想到这位神圣帝国的王子竟然把光明教会的镇教之宝都带来了。

月光草,是只生长在圣都爱沙尼大圣堂的一种特殊植物,吸收了来自太阳女神光芒,将这种植物碾碎,再加上祝福过的圣水,可以暂时封闭住黑暗一族的行动力,有类似迷药的作用。

“听说斯卡尔的父亲阿郎佐将军是与你一道去梅里的,怎么不见他和军队?”莱恩对古利德和莫亚同路而行一直抱有怀疑。

“我们……战败了……西尔斯将军先行撤退,去向……不知。”

“怎么可能,你们应该今早才到梅里,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输了?”一直在此埋伏的莱恩昨天还看见明苏的军队经过,说什么也不肯相信,三万军队竟攻不下一座没有军队驻守的城市。

“那是因为……暗夜祭司带着一头黑龙增援,我方的魔法防御失败后……西尔斯将军……和下令撤退了。”

“你干嘛要为那个懦夫掩饰?临阵脱逃这项罪名他已经逃不掉了,整个梅里城的居民都看见了。迟早还是会传到高加耳朵里去的。”

“胡说!!”斯卡尔愤怒地站起身,看着身陷牢笼却仍言辞锋利的暗夜女祭司;“我父亲是名骑士,是个了不起的男人,不许你这么侮辱他。”

“哦~~~阿郎佐是你父亲。真没想到,那小子也会有如此正派的儿子。”再次把年轻骑士仔细打量一番,莫亚平静的开口;“那好,了不起的阿郎佐的儿子,请你告诉我这个邪恶的黑暗祭司,骑士是什么?身为骑士该遵守什么?骑士的六种美德又是什么?”

为了脱身,莫亚突然想到一计——扰乱对方的阵脚。

既然自命为正义之士,对于一个黑暗祭司不会有怜悯,但对于一个有着可怜身世的女性,这些白痴脑子里多少还是会有些仁慈吧。

要让他们知道,所谓的“逃犯”只不过,是一则经营了三十年的谎言。看看所谓慈爱女神的追随者是否具备真正的仁慈。

“骑士,是正义。他摧毁一切邪恶。”

“骑士,是力量。他战胜一切困难。”

“骑士,是勇气。他迎接一切挑战。”

“骑士,是仁慈。他守护一切善良。”

“骑士,是怜悯。他宽恕一切悔悟。”

“骑士,是谦卑。绝不欺负弱小。”

“骑士,是公正。绝不违背真理。”

“骑士,是忠诚。绝不背叛自己的信仰。”

“骑士,是牺牲。为了维护和平而奉献生命。”

龙骑兵们一个个挺起胸膛,高声宣读着他们坚定的信仰。

“说的不错,这就是骑士的条约,每个骑士在就职时必须以生命宣告的誓言。但……年轻人,我不得不告诉你,你那位了不起的父亲是个不配冠有骑士之名的男人。”对于龙骑士们激荡人心的誓言,莫亚十分不以为然。这世界上有多少人打着骑士的名号做恶,要是每个人都会遵守自己所发的誓言,那还要誓言之神做什么?

“你!”

红铠骑士拦住了愤怒的斯卡尔,摇摇头,示意他坐下;“别冲动,她是故意激怒你。要是闯进阵去,不就正好中她的奸计。”

“兰迪,我……我只是……只是……”了解到自己的冲动可能会把那好不同意用禁魔法术囚禁的暗夜祭司放跑,斯卡尔拼命想冷静,可那些话语让他无法控制自己。

“你要冷静,不要那她的狡辩放在心上。”安抚了激动的斯卡尔,红铠骑士转过身,脱下盔甲的他也有一张年轻的面孔。若说西斯塔尔像月亮清冷安静,那么这男子就像太阳一样耀眼热情。他脸上洋溢的自信和在优裕环境里培养的尊贵,就像太阳光一样,深深地刺痛了莫亚的双眼。

“斯卡尔,你就听她把话说完。光明女神的教义难道你忘记了吗?对于任何囚犯的大恶者,也要给予他们申述的机会,无论,他们犯下何种的罪行。”莱恩也出言安慰。

斯卡尔的祖母是神圣帝国的公主,他们是表兄弟。也正因为这个因素,斯卡尔才被父亲送到艾苦培训。

“申述……王子殿下,你既然要我申述,那么,就请你,和在场的诸位,告诉我,我究竟犯了何罪?越狱的逃犯?该杀的黑暗一族?万恶的暗夜祭司?”

“都有!!”红铠骑士碧蓝的双眼射出浓浓的厌恶;“首先,你是黑暗一族,一个越狱的逃犯,还妄图谋杀我国王储。陛下已经下令,要把你带会帝国审问,事实确凿后再处刑。”

“兰迪,你还是让她把话说完……”

“王子殿下,你千万不要被她迷惑,西斯塔尔一定也是被她迷惑了,所以才……”

“西斯塔尔……你们……认识?”听到熟悉的名字,莫亚抬头正式眼前的骑士,从他身上感觉到很明显的怨恨和愤怒。

“他是我最尊敬的导师和同僚。光明教会悉心培养多年,已经内定为下一届法皇的候选人,却被你破坏……”

“兰迪!!”埃鲁森的低斥,让龙骑兵首领不甘地闭上嘴,他愤恨地坐回自己的座位,可那蓝色的眼睛却死死地盯着莫亚。

“请接着说吧,我们都等着听你的申述呢。”莱恩用眼神警告兰迪,不许他再做过激的发言。

哼……还真以为自己是大圣堂的执事、听取犯人忏悔的牧师啊。

嘴角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莫亚以轻蔑的表情看着一群光明教徒;“你确定?这可是一桩和教会和明粟帝国有关的丑闻,牵扯到多个家族的威望和不少贵族的名誉,其中,也包括了那少年的父亲——阿郎佐。”

“不要紧,你说吧。”莱恩首肯,他认为暗夜祭司不过是想编造一些谎言。

传讯魔法已经发出,只要到天明,沙耶克大祭司和神官就会赶到,到那时,这名暗夜祭司就会被处以天火之刑。在她死之前,听听她的申述,也算是对黑暗一族最大的怜悯。

“我的故事,要从三十年前说起。”

和莱恩王子一样,莫亚也在做着自己的打算。

等天一亮,等月光草的力量比较薄弱的时候,她就要发动“受难指环”,虽然不会把这些光明教徒全杀死,但至少也要让那些商人把她极具悲剧性的故事告诉更多人。要让更多的人知道,她之所以会成为一个黑暗祭司完全是人为的,而制造这一切的,全是因为人类的嫉妒和背叛。

以下是广告时间。

《黑骑士》…………傀儡人偶

《天仙逸史》…………栖梧居士

《星空倒影》…………弦歌雅意

《东方血修》——梦阳

《都市寻情记》驿路桃花

《圣师》…………再起

《格林勒伦大史记》…………胡水

《追风》…………草户

卷九 反叛 第三章 誓言

“三十年前,我还是珂布托学院的一名见习生,刚刚获得‘学徒’的称号。我有三个最要好的朋友,白玲、拉特、巴图亚。身为黑暗一族,又是个特鲁特人,在学院里没有人愿意我交往,但他们却不顾他人的反对执意和我做朋友,这让我非常感到。在我心里,这三个朋友比世界上任何财宝都珍贵,无论是谁想要伤害他们,都必须得踩过我的尸体。对我来说,他们是无价之宝,是我生命的全部。怎么,很奇怪吗,黑暗一族也会有感情?他们也懂得什么叫爱?光明教徒啊,这世界上每一个生物都有感情,无论他是哪个阵营?信仰什么神祗?像亡灵、兽人、魔族,还有暗夜精灵,这些你们认为邪恶的种族也一样,有思维的他们也有感情,只不过,是价值观不同罢了。”看到光明教徒们不赞同的表情,莫亚知道他们无法理解自己所要表达的涵义。

“他们只不个上怜悯你而已,一个黑暗一族,除了黑暗世界,根本就没有你们的容身之所。”

“是吗……这就是你的观点?慈爱、仁义的女神的追随者就是这样散播光明教义的?兰迪骑士?你的骑士守则去哪了,作为人类所标榜的一视平等,又去哪了?”

“兰迪……”兰托娅握住骑士因愤怒而紧握的双手;“让她说完吧。”

“呵……不错,你得让我说完呐,不然,这就不叫做申述了。”

在千年的敌视和光明教义的腐蚀下,这些人类哪里还记得,在大蛮荒时期,他们和其他物种共同生活的事。哪里还知道,一直被他们追捕的特鲁特人就是他们的先祖,也是他们曾经的主人。现在生存的这些人类其起源,只不过是最弱小的、最无能的特鲁特人所遗留的后代,一个被当作奴隶的阶层而已。

“嗯……跑题了,还是继续说我的故事。我和白玲、巴图亚、拉特四人常常外出冒险,就像王子殿下和你的几位朋友。洞窟、遗迹、离宫……相携相助,无论有什么困难,都一起度过。啊……三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一眨就过去了。我以全校第一名的身份通过了‘学徒’考试,获得留校深造的资格,在这人生最喜悦的时刻,我要与我最好的朋友分享我的快乐。但是……”莫亚的脸色阴沉下来;“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我最信赖、最要好的姐妹白玲、我一直当弟弟一样照顾拉特、还有我最欣赏的竞争对手巴图亚,他们一同联手攻击我,要致我我于死地。而威利……一个不起眼的盗贼,一个我从没有放在心上的普通朋友,一个偶然认识却说要和我做朋友的笨蛋,却为了保护一个没有把他当做朋友的白痴……死了,被我最好的朋友杀死了,像捏死一只蚂蚁那样,轻易地就杀死了。没有身世、默默无名的盗贼牺牲生命保护我,而我最重视的、真心相待的、那我曾发生要以生命去保护的朋友却将我推下地狱的深渊!!”

交谈声,停止了。

议论声,也停止。

商人、匪徒、龙骑兵、莱恩、埃鲁森、兰托娅、苏伊、斯卡尔、兰迪。

所有在树林里的人,都停止了一切活动。

四周变得安静下来,连呼吸声都清晰可闻。

“抱着已经断气的盗贼威利,我痛心疾首。那些我最珍视的朋友却告诉我,他们……从未把我当做朋友,之所以接近我,为的,只是要博取我的信任而以。他们恐惧、害怕、嫉妒,担心我会抢去原本属于他们的地位、继承权、身份、财富,还有名誉。所以,他们动手了,在我取得更大成就之前。威利,他的死只不过是增加了他们诬陷的罪名,这样一份真挚的、为保护朋友而牺牲的情感在恶意的扭曲下,变质了。至于你的父亲,年轻人,他虽然和我只是普通同学的关系,但在我的生命中也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他带来了一大队骑士,和另外一个让人恶心的家伙一起,指控我杀人、抢夺……反正能用上的罪行,都用上了。光明教没有死刑,除了罪大恶极的邪恶之徒,对于普通的犯人,通常都是无期徒刑。直到大法官宣布我将在格里格监狱终身监禁,我都不相信,已经发生的事实。”将头转向那几名匪徒,莫亚询问;“你们之中,有谁进过格里格监狱?”

相互看了一眼,最终有三个人举起手。

“帮个忙吧,如果由我来说的话,这些人肯定不会相信,麻烦告诉来自圣都的骑士、神官和王子殿下,死囚之城格里格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很可怕。那个监狱……白天热得能让人蜕下一层皮,晚上的冷风可以把未成年的小孩活活冻死。蛛怪、地虫这些地下生物总是从与幽暗地域相连的洞穴跑到牢房里,很多犯人都是在睡梦中被吃掉的,你无时不刻都得提防随时可能出现的怪物。”第一个匪徒闭上眼,那恐怖的记忆仍留在他的脑海中再也无法消抹。

“的确,那里的狱卒比怪物还可怕。每个新进犯人都要受到他们的酷刑拷打。鞭刑、火刑、刀刑,随选其一。”第二个匪徒脱去上衣,背上密密麻麻的鞭痕印证了他的话。

“就连同室的狱友,也得小心提防。为了夺取少得可怜的口粮,已经走投无路的犯人会杀害同伴来延缓自己的生命。那些冤死的鬼魂滞留在监狱里,夜夜哭嚎、日日哀鸣,会让人的精神崩溃。在监狱的那些日子我总是在想,或许哪一天,我也会像他们一样,死在这个黑暗的监狱里……”第三个匪徒捂住耳朵,即使已经离开监狱一年,那些亡灵的呻吟至尽仍在他耳畔回响。

“这些,都无法形容格里格的严残的环境。我很荣幸的受到狱卒热情的招待,把这三种刑法都试了一遍。”卷起手袖,莫亚向众人展示她双臂上一道道黑色的疤痕,像蠕虫一样密布、交错,在纤细惨白的双手上尤为醒目;“我那三个朋友真是不错,连进了监狱都这么关照我。监狱里暗无天日,每个人都替我选了一种刑法,每个月都提醒我,不要把他们忘了。”

“太残忍了……”不忍看那可怕的痕迹,兰托娅将头转开。

“残忍……不,这是时间。监狱里的日子太黑暗了,我无法记忆,只好用每月一次的行刑期来计算。鞭刑在背上,火刑在脚底,没法让你们看了。不过,我倒是很乐意为你们形容一下,鞭刑你们已经看过了,那就说说火刑好了。这个刑法比另外两个文明多了,将犯人的脚按在数百枚烧红的针板上,伤口不会流血,也不会感染,比刀刑和鞭刑的死亡率低很多,不过……要上让狱卒折磨上一天,仍是铁打的双脚也别再想走路了。我很幸运,这双脚没有废掉,只是不能长时间行走而已。”

“危言耸听,格里格隶属明苏,信仰光明女神蒂丽安的帝国监狱怎么可能会有如此残忍的对待犯人,分明是你编造和虚构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8 3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