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黑暗学徒-第3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和现在一样,人类占据着大部分的陆地。东大陆的沙漠化越来越严重。西大陆还是商人的天堂,南大陆依旧受神圣帝国和光明圣教的统治,而北大陆……开荒者和佣兵把它变成了第二个贺因维加。可无论这个世界如何变化,都没有我们特鲁特人的容身之所……”

“如果真有很差的话,你的脸上怎么会有那么多留恋?”显然莫亚十分迫切想回到自己的时代,她的想法已经明显的显示在脸上。

“是啊……虽然有很多痛苦的回忆,但也是很多无法忘记的美好事物,让我无法完全对它失望。”叹了口气,看着缓缓升上天空的紫月,莫亚无限感慨;“一次次地遭到背叛,却也一次次得到帮助。人类啊,怎么会有如此截然不同的类别。”

“看来,你一定有非常苦难过去历……年轻人,如果无法返回自己的时代,你;会遗憾吧?”身为同族,西西亚对于特鲁特人的特质自然了解。

神绝对不会原谅违背自己意愿的种族,对于遗传了了这一疯狂因子的神眷一族而言,如果遭到背叛,复仇就是唯一的选择。

“反正你还没找到回去的方法,不如把你的经历告诉我,或许我可以解除你的疑惑。”从莫亚黯然的表情,西西亚就知道,这个来自未来的年轻的族人,一定有一段非常痛苦的过去。

注视着那与自己一样深黑色的眼眸,莫亚没有说话。

无论她再怎么对西西亚抱有好感,但内心深处的

那些惨痛过往是她最不愿提及的,即便她有可能是自己的直系亲属。

沉默在房间里蔓延着,直到月亮完全升上天空,月神祭司仍保持着一脸温和的笑容,等待莫亚讲述她的经历。

无法拒绝那张带笑的面容,莫亚第一次主动对人提起了自己的身世。

“我,是个孤儿。不知道父母的谁,也不知道这世上还有没有其他的亲人。被养父亲收养之前的记忆一片空白,我的脑海里只有鲜血和火焰,因为每次回想都很痛苦,渐渐的;我也不再去追寻那些过往的记忆。虽然四处流浪、风餐露宿,但与养父一起生活的那些日子却是快乐。”稍微顿了顿,莫亚脸上的平和被之后的记忆给撕破了,虽然她不想失态,但一想到自己的遭遇,无论如何也无法平静。

“后来,被几个最要好的朋友的陷害,我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在监狱里关了三十年,而他们之所以要这样做,却只因为因为我的血统。而最可悲的是,这些一直被我当诚心对待的人,却至始至终都没有把我当做朋友。甚至在入狱的最初几年,我还心存幻想,希望他们终有一日会悔悟,会把我放出来,会像我忏悔……我,是不是个白痴,都已经到了这地步,竟然还会抱有如此荒唐的想法?”

将自己的人生都坦白的告诉了西西亚,这位女祭司在听完了莫亚的故事后,作出了非常苛刻却也是正确的评价;“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些痛苦遭遇吗?那是因为你不够坚强、不够独立、不够理智。”西西亚一针见血的指出了莫亚的缺点所在;“你已经习惯依赖,习惯了身边有人陪伴,习惯相信你所信任的人。”

张口欲言,却发现自己无法说出一个字。

莫亚哑然靠着墙壁。

仔细一想,对啊。西西亚说的的确很对。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她才怨恨啊。怨恨懦弱的自己,怨恨胆怯的自己,怨恨不肯正视现实的自己。

“作为特鲁特人,你拥有最接近神的血统、比任何种族都更容易得到神的眷顾、比精灵更长远的寿命、比人类更聪明的智慧。然而,你却没有好好的运用自己与生俱来的天赋,却妄想与狡猾的人类做朋友,过平淡的生活,这就是你最大的失败之处。知道‘神之后裔’所代表的意义吗?那即是说,你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与平凡无缘!!”

“难道追求平凡的生活也有错?”听了西西亚的分析,莫亚疑惑了。

难道自己追求平凡的生活也有错吗?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愿望而已?她不愿指挥千军万马驰骋战场,也不愿位居高座、整日算计他人。她求的,只是有一间可以遮风挡雨的房子,和亲人一起平安的度过完自己的人生。

“……你没有错。只是,你的命运,不允许你有这样安逸的生活,你一出生就注定……你绝不可能会有这样的生活。”

看着西西亚严肃的表情,莫亚迷惘了;“这……就是身为特鲁特人的悲哀吗?神眷一族……注定了自己的命运不受掌握吗,我们……注定只是神操纵在手中搅乱世界的棋子吗?”

“不!你要正视自己的命运。为什么?这个问题,不应该由我来回答,你应该自己去寻找答案。既然无法避免,为何不去面对?勇敢的挑战命运给予自己的困难,这样的人生才活得精彩。一辈子平淡的生活、毫无波澜起伏的生命有什么值得骄傲的。你难道希望自己在临终之时才发现,原来自己就这样混混沌沌的过完一生,没有在历史上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你愿意就这样度过自己漫长的人生吗?”

我不愿意。

虽然没有开口,但莫亚脸上的表情已经代替她回答了。

是的,没有人愿意像一潭死水一样走完生命旅程。过去,我逃避太久了,也该是正视自己的时候了。

西西亚的一席话,把莫亚彻底敲醒了。就算已经从监狱出来,暂时摆脱了厄运女神的关照,但在她的内心还依旧保留着从前的懦弱想法。不可否认,在报仇之后,她会脱离目前的一切身份,找个安静的地方度过自己的余生。

但就像西西亚所说,只要她还活着,就无法摆脱自己已经注定好的命运。既然如此,唯一的办法;就只有把命运牢牢的掌握在自己手中。

“很好,你已经领悟了。看来我没有白开导你啊。”看到自信重新回复到莫亚的眼中,西西亚严肃的表情终于恢复为温柔的微笑。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们并不认识,只不过是同族而已,连我的来历你都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对我这样好?”虽然只是言语上的规劝开导,但让一个人找到自己正确生存的意义,远比送出价值连城的财宝更有意义。

西西亚没有回答,只是用她温柔的眼眸看着莫亚。

************************

随西西亚进入神殿下层大厅,当莫亚推开最里边的一扇大门后,不禁为置满整个厅堂的书籍而惊讶,她还从未看过如此之多的书籍同时集中在一处,就是深渊魔域里的藏书馆的典藏也不及这里丰富。

“哇啊……这、这些全都是神殿收集的典籍吗?”

“时间的裂缝也不知道怎么时候才能再次开启,或许是一天,或许是一个月,也不知道具体的时限。听你说后世很多典籍都毁于战火和宗教之间的纷争,乘这个难得机会好好饱览一下失传的知识,才不枉这次穿越时光的难得机遇。”

“谢谢你。”莫亚发自内心的感谢这位亲切的女性长者,虽然外表很年轻,但她知道,西西亚已经活了很长的时间。

女祭司没有回答;仍旧用她温柔的目光注视的莫亚。

就这样,为了等待时光缝隙的再次开启;莫亚安心的待在神殿的大图书馆里,开始学习和记忆那些已经失传了法术典籍,作为不需要吃饭和要睡觉的灵魂体,她贪婪地吸收着在所有用得上的知识。

时光不停的流逝,转眼一晃,莫亚就在图书馆里待了整整一个月。直到大地发出了惊天动地地颤抖,她才从知识的海洋中清醒过来。

离开大图书馆,奔上走廊,莫亚看到如同世界末日的景象;原本美丽的草原变成一片血红的战场;黑色的巨龙在天空中怒吼着,炽热的火焰灼烧着地面上的人类骑兵。无数的尸体像小山一样堆积在大地上,残存的神殿牧师们边战边退与光明骑士在做着最后的拼搏。

这就历史上的翡翠谷之战吗?

起想在未来所见的场景,莫亚立刻直奔神之间,终于赶在大门完全关闭前进入到石室。

“西西亚!!”

看到浑身是血的西西亚倚靠在神像下,莫亚连忙奔上前去;想扶持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体;但无法碰触任何活物的双手却一次次穿过了女祭司的身躯。

“你是谁?”二十一世法皇菲德惊讶地看着那闯入神之间的少女,看她的样子应该是个灵魂体,可据他探测到的灵波,对方身上也有神器的波动。但对方没用理会自己,而是径直冲到月神祭司的跟前;拼命的想扶起已经快死亡的月神祭司西西亚。

“加鲁,你骑着飞马去通知留在外围的明苏帝国军,要他们多加派一些人手,这个怪异的少女虽然是灵魂体,但身上却有强大的神器灵动,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把我们的圣龙骑士团调走,要是被大范围的魔法波及到,可就是没有必要的损失了。”

“是。”法皇身后一名祭司模样年轻男子领命而去,在两名光明骑士的掩护下,这名祭司骑着白色的飞马离开了神殿,天空中的黑龙为了对付地面上的骑士团,根本无法顾及这名离开的教会人员。

“你怎么样了,西西亚?还好吧?”看到已经深入胸口的利刃,莫亚就知道,这名美丽与智慧共存的女祭司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她的生命正随着鲜血一同流逝。

莫名的,心里有一种悲伤弥漫开来,那丧失重要事物的悲痛让她流出了泪水;“不!不要死,我不要你死……”

“时间……到了呢……我没想到……我们的再次相见,竟然是在这样的情景下。”吃力地抬起头,西西亚以慈爱的目光看着一脸哀伤的莫亚;“不必伤心,也不必难过。这一切都是注定会发生的,也是无法扭转的历史,请你……按照自己的选择,毫无悔恨的度过自己的人生吧。”

“你在说什么?不赶紧止血的话会死的!!”伸出手,莫亚想止住不断流血的伤口,可她透明的双手却无法制止鲜血流淌西西亚的身体。

“你……和他长的真像……看来当初的决定是对的呢……愿月神赐福给你。”西西亚高举染满自己鲜血的法杖;咏唱起了低沉的咒文。

在咒语声中;莫亚惊觉自己身上涌现出了一股奇异的力量,额头也在发烫,那以魔法刻印禁法封的地方开始产生刺骨的疼痛。

“西西亚……好痛……你究竟要干什么?”

在疼痛不断扩大的同时,莫亚发现自己原本就是半透明的身体开始变得完全透明,一道来自现世的白光拉扯着她的灵魂。

时间到了!!

这句话猛地闪现在莫亚脑中,她奋力地伸出手想抓住那个在血泊中微笑的身影。无奈,身后时间缝隙的彼端,西斯塔尔嘶声力竭的呼喊正一点一点地把她的灵魂往回拉。

“再见了,艾拉拉……愿你的生命不再遗憾……”

映入眼帘的最后景象,是祭司手中迸发的白色闪光,在刺痛双眼的光芒中莫亚不由自主的抬手,想要遮挡那过于耀眼的亮光。

“莫亚!!”

双手被猛地握住,莫亚感觉到身体被人紧紧地抱住。试着睁开酸痛的眼睛,却发现那抱住自己的正是西斯塔尔。

“你……”

“还好吧,有没有伤到哪儿?”一贯冷漠的英俊面庞上尽是关心,莫亚吃力地站起身,看着满地的尸体和残破的石室,她终于确定,自己已经从时间缝隙回到正确的时间轨道上。

“很痛吗?”

“什么?”

“你的伤口啊。”

“你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你流泪了……”

卷八 游历 第二十四章 月神的首饰

“我很好……只是……有些感伤。”

躺在地上的西西亚,依旧保持着她离开时的姿势,莫亚无法抑制自己的悲伤。

“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一回头就看见你倒在地上,把我吓了好大一跳,还以为你……”看着依旧泪流不止的莫亚,西斯塔尔顿时变得手足无措,他可从没有想这个女人也会像普通人一样流泪。

印象中,她一直是坚强的、暴躁的、狡诈的。

“我昏迷了多久?”擦去脸上的泪水,莫亚想到时间的差异。她在千年前可是呆了一个月;不知道西斯塔尔这边究竟过了多久?

“差不多有半天的时间吧,我们还是赶快离开。这间石室已经没有足够的空气,你不想憋死的话,最好马上找到诅咒的权柄,这种地方我一刻也呆不下去了。”

“如果我说,我刚回到了一千年前,你信吗?”被时光海的光芒刺痛的双眼,让莫亚仍有些眩晕,她扶着西斯塔尔站直身体,语气是一贯的轻松。

“啊?你该不会是刚才把脑子给摔坏了吧。”先前的担心全被近乎荒唐的词语给一扫而空,正准备和她顶上两句,西斯塔尔却发现莫亚的额头上金色的禁法封已经消失无踪。

“喂,你的那个禁法咒不见了!!”

“诶?”起初以为自己听错了,但看到西斯塔尔认真的眼神,莫亚连忙往额头一摸。果然,往日那凹凸不平的痕迹完全消失了。

'再见了,艾拉拉……愿你的生命不再有遗憾……'

石室中仿佛仍回响着西西亚平和而温柔的声音,从不轻易流泪的莫亚感觉到自己的眼眶又湿润了。

西西亚……在生命终结的最后关头竟然解开了我的封印。

“解开了,是西西亚。她帮我解开的……”

短暂的一个月的相处,不曾悉心照料、不曾嘘寒问暖,有的只是近乎严厉的开导,一再的指正心灵的脆弱。在大敌当前的状态下、在即将离开的时候,这最后的礼物,竟是她不曾开口却是内心最迫切的需要。

'艾拉拉……'这个似曾相似的名字究竟代表着什么意义?一切的一切都指向连养父都不知道的身世。时隔多年,莫亚再度兴起了寻找自己真正来历的念头。

“喂,女人,你今天真的很不对劲喔。”

发现莫亚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对于他的嘲讽一点反应都没有,西斯塔尔十分奇怪。

“莫非真是摔傻了?是不是……这里出了问题?”指了指脑袋,西斯塔尔怀疑的问。

“臭小子,竟敢这样和大祭司说话!!”悲伤的心境一下子给破坏掉,莫亚又好气,有好笑,这小子还真是会找时间说冷笑话。

“哼……别人当你是大祭司,别以为我也会这么想。在我眼里,你依然是那个在矮人地穴里被我追得四处逃窜的女逃犯。”

“喂!”

“怎么,不服气?想打架啊?”退后两步,拉开彼此的距离。西斯塔尔知道,这是莫亚所能忍受的极限,她最恨提及监狱的往事,平常这个时候她一定会扑上来的。
本书由电www子itmoo书com网提供下载
但叫西斯塔尔没有预料到的是,莫亚非但没有出手,却是露出了一个真诚的笑容。

“是啊,现在也只有你还会有这种想法,连毕尔菲特对我的态度都变了,但你……还是那样。还是最初相见时的傲慢的小鬼。”回想一年来的种种,莫亚感触颇多。

这一年来,有太多……太多的改变。

“小鬼……你,是指我吗?”西斯塔尔不敢相信,莫亚竟然会用对他使用这个形容词。

“对啊,就是小鬼。当初被你冷酷的外表给欺骗了,相处以后才发现,你只有外表成熟了,内心却还是当初离开迷雾森林的那个男孩。你的冷漠只不是用来保护自己的一种手段,不是吗?”

“我看今天的这一架是免不了了。”怒极反笑,西斯塔尔一脚把周围光明教人员的尸体踹开,摆好进攻的姿势。

“是哦,不许别人提你的过往,却一再的挖别人的疮疤。这种行为不就是小孩的任性吗?”摆摆手,丝毫也不在意西斯塔尔可能会因为这句话而发动攻击,莫亚蹲下身体,抚摸西西亚的遗体。

“西西亚……无论我们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你始终给我混沌的人生点亮了一盏明灯,无论将来还有怎样的磨难等着我,遵照着自己决定的道路勇敢走下去。我,绝不会遗憾!”

再一次,西西亚额头上紫色的水晶头饰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愿月神眷佑你,我的继任者……'

在既熟悉又陌生的嗓音吟唱下,水晶头饰变化为一颗圆形的晶石。紫光流溢,照得人睁不开眼睛,几乎与墙壁融于一体的月神雕像也发出类似共鸣的回声。

'西西亚亲自选定的继承者,从现在起,你将成为我新的地上代言人。'和夜影神殿的那次神临不同,加西亚并没有现身,而是直接通过水晶石与莫亚沟通。

'记住,永远不要向光明妥协,也不能背弃神给予的职责,否则,那瑟斯就是你的榜样。哈斯对于不听训诫的子孙可不像我一样宽容。'

“暗月女神……与天地同辉的加西亚,祭司的职责究竟是什么?”及时反应过来的,莫亚立刻示意西斯塔尔曲膝下跪。在神面前,任何生物都必须是谦卑的,只有神的祭司才有资格站着说话。

'绝不背叛主神的阵营,绝不违背主神的命令,唯有按照哈斯的意愿行事,你才能洗去那瑟斯所犯下的罪行,夜影的眷顾才会长远庇护,保证你有足够的力量完成自己的心愿。'察觉到的西斯塔尔的不纯血统,神临的加西亚在离去之前给了他一个忠告;'哈斯虽然接纳了你,但介于光明与黑暗分隔线并不能讨我兄长的欢心,年轻的精灵,你必须要选择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否则……神的恩泽并不是永恒的,他既然能赐予你黑暗一族的身份,自然也会剥夺你目前所拥有的地位。'

在莫亚和西斯塔尔的疑惑中,紫水晶的光芒逐渐退散。当莫亚接过落缓缓飘落手中的水晶球,它变换为一串晶莹的水晶项链。

“原来是这样……诅咒的权柄的真正形态竟然就是传说中的月神首饰,没想到它们竟是同一件器物。”轻抚着冰凉的水晶石,莫亚难以置信她竟然如此容易的,就成为暗月女神的新任大祭司。而且,和哈斯不同,加西亚在初次神临就给予了明确的指示,看来她和双生兄弟夜影还是很多不相同的地方,至少,哈斯绝不会发出告戒,这位对于和兽神萨博有着同样暴躁脾气的神灵,对于忤逆自己的子民从不手软。

看来,西斯塔尔是时候在光明与黑暗之中作出选择了。加西亚的警告是个明显讯号,如果再不行动的话,身为血盟的莫亚也会被连累,这种来自主神的惩罚往往都是致命的。

“刚才的神喻,到底是什么意思?”西斯塔尔还不明白暗月女神的告戒,可失去了诅咒支撑的神殿却已经开始摇晃,灰尘和土砾不断落下。

“我们出去再说,诅咒解开后,这座神殿很可能会倒塌!”

顺着来路,莫亚与西斯塔尔一路狂奔,终于在整座神殿完全坍塌前逃了出来。

“年轻人,你已经通过西西亚的考验,成为新的暗月祭司……我的使命也总算完成了……诅咒已经解除,翡翠谷将不再有守卫者,按照约定,带上我送予你们的财物,我会送你们离开这里。”黑龙张开巨大的双翼,邀请莫亚到它的背上。

站在龙背上;身下的诅咒神殿正连同黑色的丘陵不断下沉,这里从此以后将成为一片真正的死湖,连同美丽的女祭司一同埋葬在沼泽的深渊里。

西西亚……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的。那一个月的珍贵时光将会是我永远最珍贵的记忆……

将双手高举、平放额头,莫亚以特鲁特语唱起了用于祭祀亲人的古老歌谣。

从何处来

往何处去

逝去的亡者

星光下

我为你祝福

夜空下

我为你祈祷

愿你的肉体得到永远的安息

愿你的灵魂重回归祖先的怀抱

从何处来

往何处去

愿大地记忆

你生命的灿烂

愿天空记忆

你不变的容颜

愿所有亲人记忆

你永恒的美丽

从何处来

往何处去

昨日

今日

明日

我灵魂、记忆中永远无法磨灭的至爱

卷八 游历 第二十五章 围城

“长老,不好了!!”

在焦急中苦等三天,毕尔菲特再接到一个坏消息。

明苏皇帝高加发兵两万,由西尔斯将军率领,已经开赴梅里。

这次行军的目标非常明确,旨在把暗夜精灵赶出梅里。

“这可不妙啊……”

“的确,对我们非常不利。”

暗夜精灵的四名长老汇集一堂,商量着刚从明苏发传来的急讯。

“我们是不是该在这个消息回报夜之都前想个对策?”华莱斯作为梅里最资深暗夜精灵长老,首先发表了自己的意见;“最好要将白蔷薇的寒冰部落调来,以解目前的燃眉之急。”

“那不行!要是我们调集部族军队,人类就有理由将我们赶出梅里。别忘了,我们现在只是和人类通商,好不容易刚有点起色,要是这个节骨眼上出了差池,那这几个月的努力不都白费了?”另一位长老沃尔并不赞成这个提议。

“梅里如果被明苏的军队占领,那我们这几个月才是白辛苦了。”第三位长老桑特也是主战派。

这样,因为深渊祭司索恩已经返回夜之都,目前还有发言和决定权的,就只剩下新晋长老毕尔菲特。

看到另外几位长老都看着自己,毕尔非特叹了口气;“我虽然不主张在暗夜精灵国尚为完善的情况下与人类开战,但若我们此刻放弃这几个月苦心经营的梅里城,损失绝对无法估量。首先,失去地面基地,你我难免要被大长老和祭长责罚。其次,暗夜精灵已经在梅里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和精力,要是这时候放弃,日后若再想找一座合适的城池就难了。这是我们最好,也是唯一机会,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2 27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