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黑暗学徒-第3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神之间,是每个神殿与神沟通交流的神圣之所,也是唯一可以存放神器的地方。夜影神殿的神坛也是神之间的所在,由于已经被神遗弃,原本的神之间就改建为祈祷用的神坛,祭长现在正加紧把它复元。

待黑暗之气淡去后,莫亚也看到了整个房间的全貌,不足二十卡林(米)的石室里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多具尸体。

靠近大门的那几具尸体应该属于光明教会,这点从他们尚未完全腐烂的躯体和服饰上就可以看出,不过也有两具没有腐烂的尸体,他们引起了莫亚的注意。

在教会人员中央,有名身着金丝织绣的黄金长袍、头顶黄金高冠的,年纪约四十来岁,皮肤白皙外貌清俊,不亲眼看到,绝难相信这样一个中年人就是历史上著名的二十一世法皇菲德。他至少有一百五十岁了,大概是受女神的眷顾吧,仍保持着年轻时的模样。

至于另一具倒在神像下身着黑袍尸体,就应该是千年之前的月神大祭司——西西亚。

“莫亚,快过来!!”

西斯塔尔的目光定定的注视着教会人员的死尸,他从其中法皇的尸体上感觉到十分强的光明系力量。

菲得二十一世右手中指上一枚毫不起眼戒指就是这强盛生命力的来源,正是这股力量确保了他的尸体没有腐烂,依旧保持着千年前死亡时的模样。

“难以置信……竟然是它?”听到西斯塔尔的呼唤,正在四下打量房间的莫亚走到法皇的尸体前,立刻就认出了这枚戒指的来历;“女神的慈爱……没想到失踪多年的光明神器,竟然是在这里,怪不得教会一直不提它的下落,原来……是遗落在翡翠谷。”

“你该不会是想……把它拿走吧?”见莫亚取出了随身携带的匕首,西斯塔尔马上就知道她想做什么。

“那是自然,这么好东西放着不用,你白痴啊?况且‘慈爱’是件任何种族都可以使用的神器,用来抵挡光明系的攻击是最合适不过的。”但莫亚的如意算盘这回是落空了,匕首刚一碰到法皇的尸体就被弹开。

“该死……这东西竟然拒绝我接触!!”从地上爬起,莫亚看着浑身散发着柔和光芒的法皇死尸,无法相信“女神的慈爱”竟然会拒绝她,只要还是有生命之物,都可以使用这件器物,为什么会拒绝呢?没理由啊?

“我想,可能是那玩意在作怪……”指了指莫亚手上的受难指环。它的五个骷髅表情发生了严重的扭曲,像是在极力抗拒某种事物,由于有一半白精灵的血统,西斯塔尔对于这件既恶心又恐怖的神器完全没有好感。

“啧……我忘了,黑暗系与光明系之间的相互排斥。受难指环无法接受储有者佩带光明神器,如果是中立神或许……就不会产生有排斥现象了。”懊恼地把匕首收起,莫亚为错失一件神器而惋惜。她转身来到西西亚的尸体旁。

这位千年前的女祭司仍保持着她绝美的容貌,恬静得像是睡着了一般。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看着躺倒在地的西西亚,莫亚感觉自己的内心忽然生出了一种无法言喻的奇异感受。

好象……在很久之前曾见过。

不是朋友,不是旧交,那种贯穿在脑海深处的思念,仿佛……遇到了分离多年的亲人。

“西西亚……”

着魔似地伸出手,轻抚摸着西西亚柔顺的黑色长发,以及那仍保有弹性的光洁皮肤。

这触感……不会错……她的确曾有记忆。

虽然非常模糊,但脑海中的确有过类似的记忆。但莫亚确信自己从未见过她,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莫名的产生了一种亲切感。

就在莫亚为自己奇怪的想法而惊异的时候,女祭司额头上紫色的水晶头饰突然发出刺眼的光芒,隐约可见水晶石里张开一只黑色瞳孔。

'艾拉拉……'

似真如幻的特鲁特语回荡着莫亚脑海中,她只觉一道刺眼的白光在眼前一晃,双眼立刻漆黑一片。

“西斯……”

还在研究那枚“慈爱”戒指的西斯塔尔听到莫亚的惊呼,他猛然回头,只莫亚面色痛苦地摔倒在地。

“莫亚?”

急忙奔至过去,可无论他如何呼唤,那双黑色的眼眸却始终紧闭着。

“喂!死女人,说话啊,你到底怎么了?!”焦急地摇晃着怀中毫无知觉的躯体,但回应的,只有石室的一遍又一遍回声。

卷八 游历 第二十二章——时间的缝隙

大沼泽里有一头黑龙!!

这个消息迅速地在梅里的街头巷尾传递开来,那些侥幸逃生的冒险者们绘声绘色地描述了黑龙的可怕。

龙的狩猎范围非常广泛,位于沼泽附近的梅里城绝对会被划入它的狩猎地,许多胆小的商人甚至开始收拾家当出逃。

至于城内的暗夜精灵,已从先一步回来的护卫队那里得知了莫亚与黑龙发生激战,深渊祭司索恩不得不暂时返回夜之都,向大长老和祭长汇报此事。

现在的梅里城乱成一片,大部分外来的冒险者与佣兵都躲进了附近的小村庄,这些比较隐蔽的村子要卢索地区最大的城市被袭击的机率要低得多。

***************************

“这就是你的第二步计划吗?四处散播谣言,鼓吹那些知道传说的人进入沼泽地,把沉睡在里面的黑龙惊醒……”

瓦德索斯看着站在阳台上的身影,他在学徒时代就很害怕这个女人。美丽的面孔之下包含着的,是一颗无比恶毒的心。就连相处了数年的好姐妹都会出卖的人,还有什么做不出来。他不能再继续参与白玲的计划了,必须在莫亚没有发现他曾经陷害过她之前停止与白玲的合作,否则……

察觉到瓦德索斯的怯弱,白玲冷冷的笑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瓦德索斯,告诉你一个很少有人知道的秘密吧。”

“什么……秘密?”看着白玲带有恶意的笑容,瓦德索斯突然有种预感,她现在要说的,绝不是件好事。

“特鲁特人天生就有遗传自神族祖先的疯狂,尤其是黑暗系。他们可以对自己喜欢的人掏心挖肺,但对敌人以及背叛者无法宽恕。除非你死,否则她是不会放过任何参与陷害她的仇人。所以,最好打消那可笑的念头,这已经是我第二次警告你了,老同学。如果你胆敢有任何轻举妄动的话,就别怪我不念同学之谊下狠手。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对于不合作的朋友会给予什么样的惩罚。就算格里格监狱已经被暗夜精灵占领了,安尼西要还有很多监狱可以去的,亲爱的老友,你想和你的家人一起去体验监狱的生活吗?”

瓦德索斯的表情猛然一变色,这正是他最害怕的地方。莫亚就是个最佳的例子,为了自己和家人,既然已经趟进这浑水里,就再也没有后悔之路,如今也只好硬着头皮撑下去。

白玲满意的转过身,瓦德索斯不是笨蛋,他知道自己的处境,已经没有后退的路可以走。

看着楼下大街上,人人都在议论黑龙从苏醒的事,想到即将可能实现的事,她的内心就有说不出的愉悦。

愚蠢的人类,黑龙是无法离开神殿的。只要宣布是暗夜精灵的新任祭司激怒了黑龙,到时这城内的贵族,还有那些奸商可就不会给暗夜精灵好脸色。只要破坏了暗夜好不容易有了起色的计划……莫亚,你很快就会成为替罪羊,血腥的暗夜精灵是不会轻易饶恕你的。

很快……很块,这座城市就会成为齐维格家族的新领地。等赶走那些讨厌的暗夜精灵,西尔斯就会发动兵变,只要他做了明苏的新皇,这块富庶的商业之地就会成为我的属地。

莫亚,我还得感谢你。如果没有你鼓惑暗夜精灵重返地面,明苏的那个傀儡皇帝又怎么会把兵权轻易地交到西尔斯手上。到时,我将再次借助你的力量,让齐维格家族重复往日辉煌。

如此幻想着,白玲露出得意的的微笑,可偏偏身后的瓦德索斯不知进退,又一次打断了她的自我陶醉;“你就这么确定,莫亚会死在黑龙的手里?我记得魔法分会长芬格威曾说过,她手上佩带的古怪戒指是件神器,很厉害的,那头黑龙不一定能打败她啊!”

“……瓦德索斯,神器是非常危险的,它虽然代表深受主神的眷宠,但也会带来嫉妒和死亡。而且……使用神器必须得付出生命力作为交换,她使用的次数越多,寿命也就越短。再说,莫亚也不是笨蛋,在杀死我们所有人之前,她是绝对不会死的。况且我的第二个计划是比第一个计划完美的双重计谋,就算她过了黑龙这一关,暗夜精灵与明苏想结盟的愿望也会彻底落空。”

没有了明苏的支持,暗夜精灵将受到附近几个国家的夹击,就算他们战力卓越,但迫于人类数量优势的压力,最终还是会回到地底的。

等到了那个时候……祭祀的失败就意味着失去神的恩泽,莫亚你即使有明逃回来,也再无重新回到地面上,夜之都将是你生命的终点。不能亲手处死你,可真是遗憾呐……

“暗夜精灵要与明苏结盟?你怎么知道的?” 瓦德索斯大吃一惊,他怎么没有看出来。

“那是你笨,这么简单的道理都看不出来。暗夜精灵与梅里通商,完全是为了拉拢明苏做后盾,只要与东大陆上版图面积最大的明苏帝国成为盟友,其他国家若要对付暗夜精灵至少也会有所顾及。这样一来,他们就有足够的时间把梅里发展成为自己在地面上的第一个基地。”仅凭一些蛛丝马迹和叛徒提供的信息,白玲就把暗夜精灵的计划推算出来了。

“暗夜精灵原本的打算是有很大成功的可能,但是,只要莫亚进入诅咒神殿,他们至今所在一切都会烟飞灰灭。”这个计策,白玲可是想了很久才想出来的,无论莫亚是死是活都逃不了她的算计;“千年之前的翡翠谷一役,光明教会折损了史上最著名的菲德二十一世法皇以及大量的教会精锐,教廷从此将暗月教派定为邪教。无论在哪个座大陆,两个教派之间仍是时常发生争斗。莫亚要是打破了神殿的诅咒,她就会遭到光明教会的通缉,你想想看,安尼西亚究竟有多少国家信仰光明教呢?如此一来,她不就成了四大陆的公敌,加上原本的囚犯身份,除了梅里和夜之都,她在这个世界的任何角落都是寸步难行。何况,我已经通知西尔斯,要他率领大军赶到梅里,没有意外的话,最近两天就会到达。迫于压力,暗夜精灵最终还是得退回地下,那些嗜血凶残的精灵是绝不会轻易饶恕她的。一个失去地位和神宠的祭司,要除她,轻尔易举。如何,瓦德索斯?我可是花费了很大气力才想出这个计谋的。三十年前我能让她下狱,三十年后我一样能让她永无翻身之日。”

看着白玲在阳光下狰狞的表情,瓦德索斯不得问出他一直压抑在内心的疑问。

“你……到底和莫亚·法西有什么深仇大恨?非常这样把她往死里整?”

“哼……她欠我的可多了。”

不但夺走了父亲、家族的继承权,还有德菲克……

***************************

“西斯塔尔?”

光芒散去,莫亚不顾疼痛睁开双眼,却发现神之间里只有她一个人,不只光明教会人员的尸体不翼而飞,就连那倒在神像下的女祭司的遗体也不见踪影,还有西斯塔尔。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唯一不变的只有这间石制的秘室。

奇怪,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他们全都不见了?

就在没有头绪的当口,石门开了,随着新鲜空气进来的,还有冰冷的质问。

“这里是神圣的房间,谁准许你进来的?!”

一名美丽如夜的女子走进石室,浑身散发出高贵而优雅的气息,那容貌,不正是已经死去千年的月神大祭司么?

“西西亚?!”

莫亚震惊地呼出来者之名,她无法相信一个已经死去的人又复活了。

西西亚身上没有丝毫亡灵的气息,是活人,活着的生命!这项认知让她呆立当场。

“你是谁?我记得诅咒神殿里没有你这一号人物。”女祭司警觉地举起了手中的法杖,一道惊雷带着电光直扑还在发呆的莫亚。

“庇护!!”

慌乱之中,莫亚连忙运用起基本的防护法术。

“神术!!你是哪个神殿的牧师,竟敢到我的神殿来捣乱?”见对方使出了牧师特有的庇护法术,女祭司诧异地停止攻击。

“我?我是夜影神殿的新任战争祭司。”

“胡说!!暗夜精灵不可能在么快就重新获得夜神的眷宠,你要不老实说的话,可别怪我不客气了。”西西亚再次高举手中权杖,一道紫色的雷光猛然劈下。

没有漫长的施法准备,高阶法术“雷电怒涛”就这么轻易地释放出来。

十阶法术!!

曾见过暗夜祭司与牧师合力施展过这记法术的威力,虽然无法与群体的力量相比,但用来对付一个人的话,已经足够了。在神之间这样狭窄的地方如果使用有长时间持续效果的范围性法术,那伤害将会加倍,先不说对方否是梦境或幻影,单以自己目前的状态,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抵挡住西西亚的魔法攻击。

巨人之盾还在西斯塔尔手上,没有防护器具,连魔力也未完全恢复,如果“庇护”抵挡不住对方的魔法攻击的话……这连莫亚都不敢想象,她唯一指望就是在生死时刻,受难指环会为了保护持有者而自行启动。

“轰!!”

雷击无视“庇护”结界,直接击穿了以莫亚的防御障壁防御。没有预料到这个结果,她本能的举起最后的保命符——受难指环,在生命受到威胁时,只有这东西能救她一命。

伴随着每次活性化都会出现的凄厉呼嚎,五颗骷髅头实体具化后将持戒者团团护住,所有的雷电都被它们阻挡在一卡林(米)之外的区域。

瞪着那突然出现,将闯入者包围的五个巨大头颅,西西亚再一次惊讶了;“受难指环……你到底是什么人?”

“不是已经说了嘛,我是暗夜的新任大祭司。也是继那瑟斯之后,夜之都的第一位大祭司。”

“……你跟我来。”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紧张戒备的莫亚,西西亚转身离开神之间。

好险……

解除受难的防备状态,莫亚这才松了口气。既然已经亮出身份,看在战争祭司的面上,西西亚应该不会再有杀掉自己的念头。

将整个神之间都环视一圈,确定西斯塔尔不在这里,莫亚只好跟上西西亚离去的脚步。

目前,也只有走一步是一步了。

放置有晕黄蜡烛的神殿里尚有许多神职人员,他们都额首向西西亚请安,却没一人发现紧跟着大祭司从神之间出来的陌生人。

看不到我吗?

在几名牧师身旁挥挥,他们都视若无睹。往来的神职者甚至穿越莫亚的身体。

直到进入西西亚自己的房间,经过一路上的试验,莫亚才确定,她的身体虽然可以在地面上行走,也能果然拿起蜡烛和书本,但却无法触摸任何活的生物。

是灵魂体,脱离在肉体,以思想和意念存在的特殊精神体。

发现自己是以灵魂体的方式存在,莫亚开始有些惊慌,这不仅因为她第一次遇到这种状况,更重要的是。和肉体一样,灵魂也会死。

就算肉体没有受到丝毫的伤害,但灵魂却消亡的话,那么她的肉体也就成了一个活着的肉块,不再具有任何生存的意义。

自己是灵魂,而应该死亡了的西西亚却是真实的拥有生命,这唯一的解释只有一个,她并不在属于自己的时空。

时光的缝隙!!操法者是这么称呼的。

在世界各地都存在着不同的空间裂缝,通过这些在时间上隧道,能以精神的方式穿越时空回到过去的。若是想回到原来的时代,必须找到存在于空间里的时空裂缝,否则灵魂将永远遗留在过去。

自古以来,就有不少的法师利用时间的扭曲所产生的缝隙穿越时空。不过,这是非常危险的旅行,精神在穿梭时光时,很有可能会迷失在浩瀚的时光海中。这些进入时光缝隙的法师旅行者,他们的灵魂再也无法回到自己的躯壳中,永远在虚无中沉浮,直到精神毁灭。

出于某种偶然,借由时光缝隙来到了千年之前的诅咒神殿,而若不是西西亚本身持有“诅咒的权柄”,神器之间会相互吸引,相信她也不会发现我的存在。

“欢迎来到诅咒神殿,自时光彼端的客人。”

回到自己的房间,西西亚往躺椅上一靠,笑容满面的看着身后四处张望的莫亚说道。

“原来,您已经知道了。”没想到西西亚这么快就猜出自己并非这个时代的人,莫亚有点惊讶。

“那是自然!‘受难指环’需要千年之隔才会赐与地上界。那瑟斯去世也不过五十年的时间,夜神绝不可能这么快就选出了新的人选。”西西亚脸上有了然的微笑;“你叫什么名字?”

“莫亚·法西·特鲁特。”

“是吗,法西……很少见的姓氏呢……”阳光自头顶的窗口进入,让整个房间都笼罩在晕黄的光芒中。

沐浴在夕阳下的西西亚是那样的的“柔弱”,这个词用在诅咒女神的祭司身上或许不大合适,但她绝美的脸庞上隐含了太多的思念和哀愁,让人不自觉地就产生了怜惜的心态。

“看你的样子是并非自愿进入时光海,可以说说,为什么会来到我的神殿吗?”

“这个嘛……我也不太清楚。我和同伴在一个古老的遗迹寻找宝物,不料在触摸一具尸体时,感到眼前白光一闪,之后就在这里了。”半真半假的说出自己的遭遇,莫亚并不想让对方知晓,诅咒神殿后来的命运,那对她并无好处。

西西亚经过思考,还是对这个来历不明的同胞张开了欢迎的臂膀;“不如就我这里呆上一段时间好了,或许不用太久,你就能找到返回的道路。”

额首还礼,莫亚以祭司之间特有的礼节接受了对方的好意。

卷八 游历 第二十三章 斩断的枷锁

“你的精神上有个奇怪的枷锁呢?”西西亚指莫亚额头的方位,那里的魔力特别强,直追佩带有受难指环的左手。

即便是没有实体的灵魂,但西西亚任感觉到了;直接针对精神的封印。

“是禁法封印,它扼止了我施展法术的能力,无法施出高阶法术。幸好对神术无碍,不然……我们现在就不可能相见了。”耸耸肩,莫亚尽量以诙谐的口吻叙述着自己深痛恶绝的禁法封印。

同族之间特有的温情,让莫亚紧张情绪缓和下来。

根据千年之后的遗迹,就看出诅咒神殿一定是座宏伟的殿堂,而那被名为东方明珠的翡翠谷,也一定是个不亚于黄金树林的仙境。

但当莫亚真正见识到翡翠和诅咒神殿的全貌时,她仍是为它们的美丽所深深震撼。

从西西亚房间的落地窗向外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雄伟的巨石广场。

用黄色的卡玛石,以圆型铺设方式围绕着神殿向外伸展,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黄色圆锥广场。每卡玛石被称为“魔法黄晶”,它具有吸收魔法的功能,是用来防御魔法攻击的绝佳防御石材。像这样每块石料的长度都在二十卡林(米)以上的黄晶更是极为珍贵,黑市上可以买到上万金币,虽不如月荧石和黑曜石金贵,但用如此巨大的卡玛石建造的广场,它的价值只能用无价来形容。

雄伟与精致并存的诅咒神殿,即便是身处其中,仍能感受到它的雄壮。

由于附近都是一望无际的平原,独自矗立在翡翠谷里的黑色神殿从外观上看,自然会让人产生比原有的高度高出许多错觉。

黄昏下,这座宏伟神殿也仿佛镀上一层金光,减轻了它黑色建筑材质给予人阴沉的感觉。

即使是深紫色的月荧石,也可以在神殿外围的墙壁上,找到那无处不在、象征法之力的十二芒星以及代表月神的铃兰纹,这种精美的弗里克曼雕刻风格,只有位于地下岩城的矮人大师才可以将它们塑造得如此完美和谐。

看来,黑暗系的特鲁特人不仅与暗夜精灵有密切的关系,就连地穴矮人也很有交情,那些贪婪的灰矮人很少来到地面,如此繁杂的工程,不止只是金钱就能让地穴矮人冒着与地面矮人交战危险就能完成的。

除此之外,莫亚还注意到,在广场的正中央有一口白英石的泉眼。按理来说,黑暗系的神殿不像光明教会的神殿,喜欢在神殿里设置专供人饮水的水池。而且这眼泉水的位置也很怪,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把水池设立在皇宫之外的地方。

东大陆沙漠化很严重,除了沼泽地以外,整个大陆都很缺水,无法像西、南两大陆那样奢侈的浪费多余的水资源。

不过,看到从天空中落下的飞龙群后,莫亚终于知道为什么设立如此一座泉眼了。

特鲁特人的体质不适合做战士,与暗夜精灵分裂后,负责守卫神殿的职责只有落到牧师身上。乘骑着飞龙在天空上飞翔,低阶牧师一遍一遍地围绕着神殿附近的小山丘巡逻,这水池,就是专门提供飞龙解渴之用。

再远一些,有青脆的山谷,碧绿的草原和茂密的小树林,难以相信这个美丽的山谷竟然会在千年之后变为吞噬一切生命的死湖。

“在你那个时代,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呢。”看着太阳逐渐沉没着地平线的彼端,西西亚以带有好奇口吻的问题再度开口。

“和现在一样,人类占据着大部分的陆地。东大陆的沙漠化越来越严重。西大陆还是商人的天堂,南大陆依旧受神圣帝国和光明圣教的统治,而北大陆……开荒者和佣兵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2 2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