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黑暗学徒-第2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金色的治疗之光中,娜塔丽的伤口停止流血,并缓缓地开始愈合。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虚弱的黑龙不相信敌人做出的举动。

“我想知道……我想知道这座神殿的过去。”

“……那是……非常遥远的年代发生的事了……”失血过多,让原本就虚弱黑龙双眼再次迷离,眼前这名黑发的女祭司与当年的西西亚是多么的相似,连眼中无法动摇坚定的信念都如出一辙。

卷八 游历 第十八章 西西亚的诅咒(中)

“知道四前年前的大黑暗战争吗?”

“知道,只要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况且我还是学习黑暗魔法出身的黑暗祭司。”对于黑龙的提问,莫亚不由气结,也正是因为这场战争,使得身为黑暗后裔的她从小倍受敌视。

“四千年前的大黑暗战争,是安尼西亚历史上最残酷的战争。大部分龙族都疫于此役,与龙族同属一个位阶的巨人也因此战而灭绝。战争爆发发生的时候,我还是条刚龙蛋里孵出没多久的幼龙,持续三百年的战结束后,除了魔族被驱除外海,大部分黑暗一族都被迫迁徙到荒芜的东大陆。作为所有龙族中唯一追随黑暗主神的黑龙族,我们自然也跟着迁徙到这块大陆上。”接受治疗以后,黑龙才有力气继续它与莫亚的对话。

'经历过四千年前的大黑暗战争……原来已经是条老龙,怪不得这么轻易地就被打败了。估计很久也没有进食,虚弱加上年迈……我说西斯塔尔怎么那么容易就伤到它呢。'听到黑龙自己报出年龄,莫亚心里的疑惑这才有了解释。

现今的从龙和亚龙,都只不过是古龙的后裔,对于人类而言,真正的“古龙”只属于传说中的角色,只存在于游吟诗人的故事中。只有在西摩内海的龙岛,还生活着一定数量的古龙。至于地上界,只有极少数的地方还有它们的巢穴,东大陆的大沼泽,就是其中之一。

从黑龙笨拙的行动以及薄弱的防御,莫亚猜测这头名叫娜塔丽的黑龙一定很久没有吃过食物,它太虚弱了,以至于两个回合就摆给了巨人崔亚那。

“为什么你不去狩猎呢?”龙族的领域非常广泛,附近的黑森林和梅里都在一条龙正常的狩猎范围之内,为什么它要放弃进食而死守在这个没有生机的沼泽里。

“是诅咒……西西亚的诅咒啊……”

“又是这个名字……‘他’到底是谁?”

“我猜你一定是刚加入暗夜精灵族吧,凡是年长的暗夜祭司和神官都知道关于诅咒神殿的事。”

“不错,我加入暗夜精还不到一年。”黑龙对于暗夜精灵竟如此了解,这个得不让莫亚起疑,她深信诅咒神殿一定和暗夜精灵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

“就算你是刚加入夜影神殿的祭司,但至少也该知道那瑟斯这个人物吧。”

“那瑟斯!他不是千年前的月与夜主神的最高祭司吗?难道他和那个叫西西亚的有什么关联?”听到熟悉的名字,莫亚更加感到奇怪了,诅咒神殿出现的时间不过数百年,可那瑟斯却是千年前就已经死了的人物,这二者之间到底有什么关联。

“西西亚,是特鲁特一族最美丽的女人,也是月神的大祭司,与倍受黑暗神主眷顾的最高祭司那瑟斯是情侣。他们的结合缔造了暗夜精灵王国最辉煌的岁月,暗夜精灵族在他们的引导下统治了地面世界长大两千五百年。”瞟了一眼已经恢复正常的受难指环,黑龙爆出另一个内幕;“也是……受难指环的上一任主人。”

“难怪,祭长说曾在千年前见过受难指环,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既然如此,持有神器的那瑟斯为何还会死于妖魔族的攻击?”那些在地穴里发现的宝藏都是当年那瑟斯所埋的随身物品,这说明他最最终还是没有回到夜之都,可洞穴里并没有他的尸骨啊,难道是在别的地方?

“嘿嘿……年轻的特鲁特祭司,看来你还什么都不知道啊。这个受难的指环虽是代表了夜影神的无上眷顾,但也代表了毁灭与死亡。你难道忘记了黑暗主神各自所司权能吗?死神是死亡、魔神是邪恶、兽神是残暴、暗月是诅咒、而夜影是混乱。繁华和强盛并不是夜影之神的最爱,献给哈斯的唯有混乱,只有混乱才能博取他的宠爱与眷顾,就像暗月女神偏爱谎言与恶毒一样。至于,你为什么能获得这间神器,你难道没有想过吗?”

黑龙的话犹如一道惊雷,重重地劈在莫亚心头。从进入夜之都起,所有的事都似乎太顺利了,这她也有所察觉,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那不堪回首的往事和复仇之心竟然是让她获得主神眷宠的原因。原来夜神哈斯知道,她的出现必定会搅乱地上界所有的规律,打破暗夜精灵墨守成规的教条,原来神早已预见即将会发生的事,所以才赐予了黑暗神族中最强大的神器,这一切,都只是为了因起地上界的“混乱”。

难怪在夜神之殿赐予受难指环时会有那么一番话,无法亲自搅乱世间就由亲自指定的使者代劳。我说呢,怎么轻易就赐予一个深渊祭司如此重要的权能。

“月与夜最高祭司的死……还有暗夜精灵国的分裂真正的原因就这样吗?”

“也不全是,虽然那瑟斯与暗夜精灵族安于繁荣招致主神的背弃,但频繁使用受难指环却是他死亡的真正原因。受难指环是神器,只有神能使用的器物。即使是神的后裔,随意使用也会造成无法愈合的后果——反噬。以吸取生命力为根基,就算是献上其他的生命作为代替,但使用神器的后果却是直接反射在使用者的肉体上。为了扩大领土,频繁的战争和光明教派的抗争,让那瑟斯过早的挥霍完他神眷一族的漫长寿命,加上失去了主神的眷顾,这位最高祭司不仅是肉体连灵魂都被反噬完全吞噬,除了他的名字和那些辉煌的功绩,什么都没有留下。这个,也会是你将来即将要面对未来。”

“你说什么,我也会!!”听黑龙这一描述,莫亚惊惧地瞪着左手已经完全恢复原样的受难指环。

这件神器最终会要了她的命?

“不错,每一任受难指环的持有者的最终下场都一样,你也不会例外。如果血统够纯,加上使用得当的话,像那瑟斯那样活上千年,也是没问题的。不过,这还得看你的表现了,如果你无法满足夜影神对于混乱的渴望,那么,你很快就会从这世上消失,再也没有丝毫痕迹。这也是使用神器的代价,这在你选择成为一名黑暗祭司时就应该有觉悟的。”

觉悟……是的,我已经有觉悟了。早在进入格里格监狱的那一刻起,就觉悟了。无论要花什么代价,我都要复仇。

至于混乱……只要把目前已经够乱的地上界搅乱就行吧,夜神哈斯,您的期翼我会为你达成的,破坏远比创造简单得多,相对的,只要您能将复仇的甜蜜果实作为小小的赏赐就行。

卷八 游历 第十九章 西西亚的诅咒(下)

不对啊,照黑龙所说,西西亚是暗月神殿的大祭司,作为暗月女神的神使,又是暗夜精灵国的缔造者,应该有无比崇高的地位才对。可莫亚在夜之都没有发现任何与“西西亚”有关的文书。而且,黑龙娜塔丽称暗夜精灵为“背叛者”,这其中是否有被历史遗忘的记忆?还是被暗夜精灵刻意掩盖的内幕?还有,作为仅次于那瑟斯的大祭司,她又为什么要离开夜之都和暗月神殿?

对于莫亚诸多疑惑,黑龙开始畅言不讳的谈起那些没有被记载的过往。

“给你一个忠告,永远都不要相信暗夜精灵,他们是夜影神最忠实的信徒,也是最卑鄙种族。就算你是他们的战争祭司,一旦失去利用的价值,就会被毫不留情的抛弃。你祖先那瑟斯与西西亚就是最的榜样。”

“你还没有告诉我,她究竟为什么要与暗夜精灵族分裂?她不是暗月女神的大祭司吗?为何要重建一座神殿?千年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至使称霸东大陆的暗夜精灵王国瓦解,“西西亚的诅咒”又是什么?”

“西西亚……”

即使已经过了千年,可每次自黑暗的沉睡中醒来,看到残败的神殿遗址,那发生在遥远年代的往事就会再次浮现眼前。只要一闭上眼,娜塔丽就觉得自己仿佛又看到了翡翠谷青山绿草的仙境景色,以及那屹立在平原上的雄伟神殿,还有那位睿智美丽的女祭司。

当暗夜精灵征服了东大陆的所有土地后,他们开始安于享乐,没有继续将战争传播到其他大陆上,而是沉醉于完善已经足够富裕的王国。

夜神哈斯愤怒了!!

他的子民居然像光明神族那些眷族一样安于和平,这是身为混乱之神绝不能容忍的。

首先受到惩罚的就是位于权利顶端的最高祭司那瑟斯。神光从神殿消失后,他再也无法行使被赐予的神力,受难指环也被收回。失去了主神的眷顾,那瑟斯已经被神器掏空的身体立刻衰老了。

在夜神的驱策下,他的另一个崇拜者——妖魔一族开始粉末登场,这些只有兽形的黑暗一族因为智商低下而倍受主神的冷落。

可如今,哈斯承诺,只要打败暗夜精灵,它们就能取代其位置,成为夜神新的眷族。

为了争夺神的恩泽,两个黑暗种族而展开了连续十数年的征战。

最后一战,那瑟斯带领暗夜精灵深入深渊魔域的边缘地带,去攻击已经开始有败象的妖魔一族,但此时的他已经失去大部分神力,频繁使用神器的反噬又让他异常衰弱。

经历了艰苦的抗争后,暗夜精灵最终还输掉了这场战争。溃败的暗夜精灵将濒临死亡的最高祭司抛在黑暗的深渊魔域作为引诱妖魔一族的诱饵,好不容易逃回幽暗地域的那瑟斯,却因虚弱死在一个小山洞里,至死也没能见到他心爱的妻子,以及年幼的孩子。

由于最高祭司已死,必须选出新的继任者,不愿再被特鲁特人控制神殿,暗夜精灵拒绝由那瑟斯与西西亚的子嗣作为继承者的要求。因为最高祭司的争夺,特鲁特人与暗夜精灵族原本就存在的分歧也就变得更加严重,而西西亚在得知了暗夜精灵将丈夫抛弃在深渊魔域的真相后愤而出走,率领着大部分特鲁特人离开夜之都,在东面的翡翠谷建立了一座新的神殿——“诅咒之殿”。

由于西西亚仍是暗月女神最眷宠的祭司,她的离开使得暗夜精灵同时失去了月于夜两位主神的恩泽。精灵国内部开始有前所未有的纷乱,九大家族为了争夺权利而相互杀伐,许多平民与奴隶不满九大家族的统治,纷纷独立脱离。曾经辉煌一时的暗夜精灵国由此而崩裂,加上亡灵族与兽人的南下,迫使暗夜精灵重新退回幽暗地域。

听了黑龙的解释,莫亚更加疑惑了;“既然是这样,那这翡翠山谷又为何变成现在的模样?”

“翡翠谷,就像人们赋予它的名字一样,是个美丽的地方,曾是是卢索地区唯一的明珠。但是那场战争却毁了它……”

英雄历史2235年,也就是那瑟斯死后的第一百年,这时的暗夜精灵国已经分裂,原本受暗夜精灵的许多国家都早已独立,其中有以由南大陆移民建立的的明苏帝国最为强大。

有神圣帝国撑腰,明苏不满足于疆土面积已经是全大陆第一的地位,把征战的手伸向了独立的翡翠谷。由于水草丰盛,山谷内栖息着大量的亚龙及龙兽,为了获得更多的龙骑士和龙魔使,明苏帝国与光明圣教联合发动动了一场针对邪恶势力的战争,这也是为了消灭安尼西亚最大亦是最后一个特鲁特人聚居地。

虽然是天身的法师,但特鲁特人却并不是战士的好料。神圣骑士团与光明牧师的加入,使得原本数量就处于劣势的特鲁特人很快就出现了败迹。

光明圣教为了一次歼灭所有的黑暗一族,发动了禁咒“审判之光”。这种以光明神力量发出的魔法对于常人没有什么大的伤害,但对于黑暗一族而言却是致命的。身为大祭司,西西亚为了救残存的族人,在只有传送咒将他们转移后自己也启动了暗系禁咒“灭世之炎”,两个禁咒相互碰撞所带来的破坏力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象。

美丽的翡翠谷在禁咒的威力下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死湖,也就是现在的大沼泽。

由于也借助了神器的力量,原本就已经心虑焦瘁的西西亚感到自己命不久已,她把所有的生命都转化为对人类以及暗夜精灵的愤怒,再次强行启动了暗月神赐予的神器——“诅咒的权柄”。

“神器!西西亚也拥有神器?!”听到这儿,莫亚不由大惊。

“有什么好奇怪的,作为神最宠爱的眷族自然会得到神的恩泽,赐予神器不正是代表受到神的眷顾吗?你作为祭司竟不知道这一点?”娜塔丽颇疑惑的看着一脸惊讶的暗夜祭司,这个年轻特鲁特人身上有太多的秘密和疑惑也是它急于想知道的。如此纯血统的存在,本身就是个奇迹。

“不……我只是奇怪,西西亚既然有神器那为何还会败给人类?”

“神器并不是万能的,它们并不属于人类或任何一个种族,只不过是神给予自己的信徒的一项恩泽。况且诅咒的权柄并非是像受难指环那样强力的攻击性神器,它最大的功效就是将持有者的施法效因扩大,以及施展诅咒。”指着神殿遗址,黑龙解释了诅咒神殿所具有的特殊法阵的由来;“相信你也感应到了,这座神殿会让魔法减弱或无效化。这是因为深埋在神殿里的‘诅咒权柄的缘故’。”

“那……西西亚利用神器又做出了怎样的诅咒呢?”暗月女神是诅咒之神,身为她的大祭司,有持有神器,究竟会会做出怎样的诅咒?

“死亡诅咒……当年参与战争的光明圣教法皇、大祭祀、神官和光明骑士团还有明苏帝国的三万精锐全无例外的死在翡翠谷,也就是现在的深水沼泽里。这也包括了发出诅咒的西西亚本人,除了身为守护兽的娜塔丽,没有任何生物在那个诅咒中幸存下来。”
本书由电www子itmoo书com网提供下载
好厉害的诅咒,竟然连光明法皇那样厉害的人物也没能抵挡。不过……“又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有必要做这么绝吗,连一条后路都不留给自己。打不赢,为什么不逃跑呢,保存实力还可以卷土重来啊。”

“嘿嘿……这话从一个特鲁特人嘴里说出来挺好笑的。年轻的祭司,知道吗,神是疯狂的。你们特鲁特人在继承了神的血统时也继承了他们的疯狂。大概是受主神信仰的影响,黑暗系的特鲁特人尤其无法忍受情感和精神上的创伤和背叛,他们会不顾一切的报复,这一点,任何一个特路特人都不会例外。血统越纯,这种疯狂的因子也就越强。况且……西西亚年纪大了,她也像那瑟斯一样。常期的使用神器,已经对她的身体造成了无法磨灭的损害,那个禁咒已经消耗了她最后的生命力。”

“哈哈……我终于知道你那古怪的性格是从何而来了,理智与愤怒共存,难怪会有如此矛盾的性格,原来是来自先祖遗传。”一直扮演聆听角色的西斯塔尔附在莫亚耳旁小声的说倒,总算是找莫亚坚决复仇的根源所在了。他就奇怪,为何一提到复仇方面,莫亚就会丧失理智,原来还有这么一个内情。

“闭嘴!”赏了西斯塔尔一个白眼,莫亚继续追问;“只怕这样一来,明苏和光明圣教都不肯罢休,他们没有去找暗夜精灵的麻烦吗?再怎么说,西西亚毕竟曾是暗夜精灵国的大祭司啊。”

“那是自然,震怒的光明圣教联合其他几个光系列的神殿对月之要塞发动了猛烈的攻击,此战斗后暗月之塔完全沉入地下,精灵国也像西西亚诅咒的那样,失去了暗月女神的眷顾,再也未能重返地面。”

发生在英雄历2435年的“翡翠谷战役”至使光明圣教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在之后与暗夜精灵族的战斗里又损失了不少精锐,元气大伤的光明圣教从此退出卢索地区。失去光明教的支持,明苏修养声息在四百年之后,才占领了卢索南部的日光平原。

翡翠谷一役,繁茂的山谷变成沼泽死水,让信仰月神的邻国奥尼特罗也受到了战争和禁咒的波及,土地荒芜,难以耕种,这也开启了明苏帝国与奥尼特罗王国之间近千年的相互仇视。

讲解完诅咒的由来,黑龙又开出了一个颇具吸引力的条件;“为了能重新获得主神的恩泽,暗夜精灵试图进入神殿遗址,取走象征大祭司权能的‘诅咒的权柄’可惜都无法成功,即使通过了我这一关,他们也无法碰触仍被西西亚诅咒所缠绕的神器。权柄上有诅咒,任何碰触的到的生物皆会被“死亡诅咒”的余威诅咒至死。而不解开神殿的诅咒,我将会受束缚之力一直守护着这座废墟。即便是死去,尸骨也会继续这项被赋予的使命……但我太老了,也太累了。如果你能帮我解开诅咒的话,我就把我所有的财宝作为答谢送给你。只要解开附着在神殿中的诅咒,我就是自由之身,自然也不会阻拦你把‘诅咒权柄’取走。如何,这交易不错吧?”

卷八 游历 第二十章 雇佣

看着有大半部分都深埋地下的神殿,莫亚陷入了沉思。

又一件神器,这无疑是一个绝大的诱惑。它那可以放大施展法术威力和范围的特殊能力,正是自己目前所急需的。

而且,也可以尝试着复制出类似“诅咒权柄”魔道具,到时就能让梅里成为一座无须防护魔法的城市,若以暗夜精灵作为城市守卫者,这座城市将成为暗夜精灵的在地面上第二座堡垒。与夜之都、白蔷薇还有正在复建的月之要塞遥相呼应,就算明苏真的发兵也无所畏惧,还可以考虑把这头老龙弄到梅里做为守卫者,再如何年迈,它始终都是一条成龙,梅里的地理位置处于日光平原一带,龙族的龙息喷吐的这列开阔的地面更能发挥出效力。

如果率队来犯的明苏将领不是傻瓜的话,就不会正面与梅里发生冲突。相信处于内乱之中的明苏帝国也不会派遣出太多的军力,乘着这段僵持的时间,还可以尝试把吉尔库特山脉上的飞龙弄来当作骑兽。

等明苏集结了足够的军队与物资之后,第二次试炼也应该完成了。到那时,再多带一些魔兽回来,应该能对付普通的军队了。

还有,可以同明苏的旧敌…………奥尼特罗多接触,让他们尽量在边境上给明苏制造麻烦,等他们处理好内乱与边境上的问题……暗夜精灵应该完成大部分的地面发展,而梅里的扩建工程也该竣工了。等到了那个时候,就是该我去找你们麻烦了。

“要进去吗?”

看到莫亚露出了一惯思考时才有的表情,西斯塔尔就知道她一定会去的。

“要去!这么好的机会绝不容错过。那个诅咒神器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有了它我就又多了一层保命符,如果研究出类似的魔道具用来做防护结界的话,梅里就会成为一座拥有抗魔结界的城市,这样就能将明苏和其他人类国家的威胁降临至最低点。”莫亚不否认自己要进入神殿,经她点头同意,黑龙开启了用巨石封住的神殿大门。

此时,太阳已经升到天空正中,破损的冰面已经开始结冰,一些可以活动的冒险者都已经悄悄地开溜,唯一还留在原地不动的只有血色佣兵团。

“真是些执着的家伙……”知道他们不肯离去的原因,莫亚招招手,示意他们上前;“喂,佣兵,叫你们团长过来!”

“头儿,怎么办?”

血色的佣兵都看着他们的首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那个黑头发的女人好厉害,连黑龙都不是她的对手,现在,她是不是要报复佣兵团先前的挥兵相向?

因为莫亚是是以龙语和黑龙交谈,血色佣兵都没有听懂她们的对话,而帕特并不精通龙语,对于想知道谈话内容的修斯,他只得遗憾的耸耸肩。

“别慌,我过去看看,你们一旦发现不对就马上逃跑。”听到那个外貌于人类无异的黑发女人要团长过过去,修斯阻止了手的骚动,准备去看个究竟;“我不在的时候,全团由帕特暂时指挥。”

“不行啊,团长,我们绝不会丢下你一个人。”誓死,所有佣兵团的成员都要与修斯共生死。

“别傻了,能走一个是一个,如果我有什么意外,还指望你们给我报仇呢。”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团长修斯大步上前,跨越已经足够承载人体重量的寒冰,来到黑色的神殿遗迹。

“修斯,我一个人无法指挥这些流氓,你一定要活着回来啊!!”看着缓步上黑色遗迹的老友,帕特只能把担心压在心里,朝已经远去的背影大吼。

***************

“你们从一进入沼泽就跟着我们,到底有什么意图?”示意西斯塔尔不要出手,莫亚以最标准的人类通用语询问走到跟前的中年人类男子。

“找个机会下手,只要把你们干掉之后,沼泽里埋藏的宝藏就属于我们……。”大着胆子,修斯从刚结冰的沼泽上走上神殿遗迹,待拉近距离后他才发现,这名打败了巨龙的暗夜精灵竟然是名年轻的人类女子。与身旁的戴着面具的男性精灵相比,她没有精灵的尖耳朵和银色头发,唯一与暗夜精灵相像的地方只有苍白的皮肤,而且那容貌竟是与深洛在脑海中的另一个人重叠起来……

可能吗,真的是那个人吗?

“野心倒是不小,但你有信心打败我吗?就是我不插手,我的这同伴也可以轻易的解决你们全团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2 26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