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黑暗学徒-第2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他们一个在树上,一个在树下。

短暂的眼神交会,让两个精灵都呆滞了,不知是不是禁忌碰撞出的火花,让分属不同阵营的他们在没有杀意的几次追逐交手后很快坠入爱河。

短短的三个月,哈桑德拉与伊莉斯相携游遍了整个南大陆的中部地区,可当伊莉斯提出要爱人与她一同找个僻静的地方生活时,分歧产生了。

身为一族之长的哈桑德拉断无可能为了一时的爱恋而抛弃他现在的地位,在要求伊莉斯同自己返回夜之都无果后,哈桑德拉便毫不犹豫的踏上了返回东大陆的旅途。

知道哈桑德拉已是育有三子的一族之长,而他也表示不愿意放弃自己现在的地位,伊莉斯伤心绝望地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就连自己最要好的姐妹瑟琳娜,也没有说出她所生的那个漂亮男孩父亲的真正身份。

在迷雾森林众多的年轻精灵中,就数西斯塔尔与瑟琳娜的儿子亚恩最为要好,对于这位知己好友,西斯塔尔连母亲不许自己对任何人说的秘密都告诉了他。

“你提到的这位最要好的朋友是不是背叛了你?”对于西斯塔尔曾说过他和自己有着相同的际遇,一听他这么着重的介绍名为亚恩的朋友,莫亚心里也有了谱。

“除了我母亲,与我们一般大的精灵公主米里亚就是波里维亚最美丽的女性精灵,所有的男精灵都希望得到她的垂青,其中也包括了亚恩。”

“但是那个精灵公主却喜欢上了你?”典型的三角关系,莫亚如此做出了猜测。然后朋友为了爱情而背叛了友情,将好友的秘密身世告诉了族人,西斯塔尔就被驱赶出了迷雾森林,白精灵向来不接纳混血儿。

“事情和你所想的有点不同……”从莫亚的眼神和表情里,西斯塔尔也猜出了她的想法;“是我母亲告的秘。”

“诶?”这下事情可超出了莫亚的预测,她怎么也没想到那个告密的人竟是西斯塔尔的母亲;“她……为什么要那样做?”

“哼……可能是因为身体里一半的暗夜血统作祟吧,我从小就对争斗和鲜血有着莫名的渴望,总是在友谊比赛中伤害到森林里的其他精灵,为此我还曾经被精灵王惩罚去洗刷精灵神殿……但这仍无法阻止我越来越奇怪的行为。我的母亲与波里维亚精灵王伊默有很深的血缘关系,为了保持血统,精灵决定让他的女儿在成年之后嫁给我。这原本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但当精灵王在一年一度的森林日上宣布后,母亲发了疯似的反对……我至今还记得她当时的表情……是那样的陌生和……疯狂……”断断续续的言语让西斯塔尔仿佛又回到了少年时期,冷漠的脸上出现了连兄长要杀他时都不曾有的痛苦。

“在精灵王的一再追问下,母亲说出了我的身世,当着所有精灵族人的面……所有波里维亚的精灵都愤怒了。伊默王说服了所有要将我杀死的族人,决定以放逐作为惩罚,就这样,我被放逐了,永远的……从那个美丽的……总是开满小白花的美丽仙境里给永远的驱逐。在离开的路上,我一直无法想明白,究竟为什么,母亲要这样做?在我心里,她一直是个温和的女性,只不过……有点冷淡。但是,厄运之神依旧没有放过我,当我在森林的边缘看到亚恩时,原本以为朋友要送我最后一程,毕竟无论血统如何我们都曾是最好的朋友,可当我高兴的扑上前去,准备告诉他我有多高兴,可以在即将被迫离开自己家乡时看到好友的激动心情时,他却举起了我亲手为他做的白橡木弓,那穿刺在四肢上的利箭犹如直接射在我的胸口……你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吗?浑身冰冷……他这是把原本已经被母亲伤得鲜血淋漓的心脏伤口又狠狠地撕开!!”

看着那张激动愤恨的面孔,莫亚突然觉得自己看到了镜中的自己。原来她在大声喊着要复仇,要给予那些曾背叛自己的人更为猛烈的报复时就是这样的表情,这样的扭曲、这样的痛苦。

“我想你是知道的……被自己认为最好朋友的背叛的滋味……”

看着已经躺在地上不能动弹的西斯塔尔,亚恩残忍地说出了他一直隐瞒在心底的事实;“我从来就没有把你当作朋友,而是一个竞争对手。现在我赢了,或许伊默精灵王以及其他的精灵会认为你已经离开了,但我想确定的是,你在未来都无法超越我,即使在外面的世界里也永远别想超越我。”

当冰冷的精灵利刃刺进西斯塔尔的心口后,他被一脚踹下数十卡林(米)高的林奇瀑布时,众叛亲离的现实彻底击跨了西斯塔尔的心理防线,毫无反抗地跌入穿越过迷雾森林的萨里逊河中。

要不是被在森林附近歇脚的旅行商人班度救起,或许会真的如亚恩所想的那样就此死去。

从西斯塔尔身上唯一值钱的秘银坠子的刻章上,班度知道自己所救的是一个混血精灵。和排斥混血的白精灵不同,暗夜精灵一向都很喜欢这些混血的后代,他们比普通的精灵更强壮、聪明,即兼具了白精灵对于魔力的精确掌握,也具备了暗夜精灵对于近身攻击的优势。如果把这个负伤年轻的混血精灵送回他另一半亲人的所在地,那么一向都和暗夜精灵秘密交易的黑暗商人又将获得一笔可观的额外收入。

在高烧昏迷中,西斯塔尔被商人班度带上了开往东大陆的航班,整个航行中他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偶尔醒来也期盼所发生的一切都是虚幻的噩梦。可当他来到雄伟的夜之都见到那位母亲从不愿提起的父亲后,西斯塔尔是真的绝望了,他开始憎恨自己所有曾经信任过的事物。

在长老主持下,西斯塔尔宣誓背弃他曾无比坚定的信仰,投入到黑暗之神冷酷而血腥的怀抱。ūmdtxt。còm

夜影神接纳了这名尚未成年的混血精灵成为自己的新子民,公平地赐予了他作为一名暗夜精灵应有的刻印。

“此后近六年的时间,武斗塔里永无止境的残酷训练就是我生活的全部。后来,大长老发现我异于普通混血儿的外表后就决定把我送到光明神殿去做卧底眼线,之后的十九年都是在南大陆度过,除了偶尔回夜之都汇报所收集到的情报外,我几乎很少再踏上东大陆……”

“再怎么说也是光明神殿,他们就会这么轻易的接纳一位来历不明的半精灵?”

“这个问题我八个月前不是已经回答过了吗?战神奥菲里克是少数同时具有多重属性的神祗,与守序混乱的夜神哈斯同属一个阵营,因此没有信仰上的冲突。加上现任的大司教本身也是个暗夜半精灵,他对于混血儿的我总是特别照顾,要不然就算我有实力也无法爬到今天圣骑士的地位。”

“那……你就名目张胆的告诉战神殿你混血的身份了?这样的话就算他们肯接纳你也不会真心相待的,排外是每一个种族都会有的心结,特别是人类,他们从不接受自己以外的物种!!”由于人类的排外,深受其害的莫亚可是深痛恶绝。

“可以说,战神殿绝对是个例外吧。那里有很多神殿武士和信徒都是混血儿出身,半兽人、龙人、半精灵……因为这样,我混血儿的身份也是那么突出。”

由于近几年北方联盟一直与相连的西大陆在边境上偶有战事。因此,当明苏出现内乱的时候,新上任的法铪就派西斯塔尔前往东大陆贺因维加,务必要弄清楚明苏附近其他几国是否有发兵的意图。

光明圣教领袖担心的是,正不断扩充军备的东大陆要是万一和北大陆冰晶联手了,那西大陆绝对是腹背受敌。

在海森的威尔逊港口接到来自圣都的信件后,西斯塔尔临时改变计划前往北方的白蔷薇,受毕尔菲特的委托前去追捕躲入地下洞穴的莫亚。

“这就是事情的经过?你没有想过重返波里维亚报复那个欺骗在先背叛在后的亚恩?那至少也得找你母亲问清楚,为什么要公布你的身世,你可是她的亲生子,她为什么要这样做?总得有了理由吧?”对于西斯塔尔一直没有报复,莫亚非常不解,他既然有这么好的条件,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没有再回去。

“所以我才说羡慕你啊……很少有人能像你这样,把自己的想法付之行动,将所有的一切都用在复仇上,虽然任性却也是义无返顾。”虽然憎恨,但西斯塔尔却没有向亚恩复仇,他知道仅凭自己目前的身份要想对抗迷雾森林还不够资格。作为西大陆白精灵最大的聚居地,波里维亚的居民总数可是在夜之都之上,而且一旦他卧底的身份暴露,就会被大长老丢弃。仇恨的怒火一直在他心底里痛苦的压抑着,让原本就不多话的西斯塔尔变得更加沉默,直到昨天晚上,窥视了莫亚内心记忆的他仿佛又回到了二十多年前的那个夜晚。

在西斯塔尔看来,莫亚既没有一个特别出重的外表,有没有雄厚的背景,就连唯一可以自傲的魔力也因为禁法封的缘故使她变成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凡人,可就是这样一个在人们眼中的普通人却拥有着超越常人的坚定信念。

在足以折磨得人发疯的监狱里活了下来,在地道里用计谋三次躲过了他的袭击,从妖魔横行的深渊魔域里带着战争祭司的荣耀回来,为了救没有血亲的弟弟不惜发下毒誓,为了获胜宁愿牺牲生命力,为了报复那些背弃自己的昔日朋友放弃了所有……这一切的一切都让西斯塔尔感到钦佩和疑惑。无关性别、无关种族,仅是那种绝不放弃的信念就让他好生羡慕,如果能在当年能狠下心来反击试图杀死自己的亚恩,自己或许会有完全不一样的命运,无论是死亡也好、被追杀也好,或许就不会现在一样充满遗憾,为当年的懦弱而悔恨无数个夜晚。

“故事说完了,你究竟是有什么打算?”这是莫亚一直听西斯塔尔罗嗦到现在的目的,她还是搞不明白,这家伙平时惜字如金的,怎么今天这么多废话,如果他还是想打的话她奉陪到底。

“你知道吗,在离开夜之都之前,大长老秘密的找我谈话,他要我暗中监视你。和祭长不同,大长老安斯特是个极负野心的家伙,原本他以为自己会继萨尔托祭长成为夜之都新的掌权者,但你的迅速崛起却让他有了危机感。他担心,一旦祭长去世会把暗夜精灵的大权交付于你,所以要我秘密观察你的一举一动,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要立刻向他报告,而且要我在适当的时候下杀手,务必要在完成任务回夜之都前把你除去,至少不能让祭长认为是我下的手,要做得像是为报仇而不幸死在仇人的反扑下。”

西斯塔尔的话无疑是一记惊雷,重重地打在莫亚的胸口上。虽然知道暗夜精灵并不信任自己,但莫亚没有想到一向表示支持她的大长老平和的外表下竟暗藏杀心。

卷八 游历 第十章 部署(上)

“大长老真这么告诉你,他难道不知道我们是血盟吗?”听了西斯塔尔的话,莫亚首先想到的就是关于她与西斯塔尔的血盟关系,大长老如果知道了他们有这层关系还会安排西斯塔尔作为监视者?

“他的确不知。当初回到夜之都的时候我谁也没说,包括我的父亲哈桑德拉。我不确定是否会有人接受你的身份,夜之都已经千年没有特鲁特人进入,而且……我向父亲和大长老汇报的时候都说我们有过语言之誓,我帮你复仇,作为交换你要成为我族的牧师。”对于自己所隐瞒的事,西斯塔尔并不以为意,在他看来这很正常。以自我为中心的暗夜精灵行事都首先考虑自己的利益,当时他与莫亚的盟友关系非常薄弱,自然会隐瞒血盟一事。

“疯狂!!愚蠢!!难道你不知道血盟的意义吗?无论哪一方死亡,都会给予另一方重创和死亡,因为性命相连才称做血的盟约。你竟然隐瞒了,要是我不小心被哪个笨蛋给杀了,你不也完蛋吗?”听西斯塔尔这么一说,莫亚的火气也上来了,自己虽然算计他却却没有过伤害他的想法,虽然当时是迫于无奈而立下誓约,可她没想到这小子却没有把她的性命放在心上。

“当时没想那么多,我只是担心说出去了会被其他家族成员或者敌对家族把你当做用于对付我和家族的一个新的利器。说实在的,当时我对你并不是很放心,虽然血盟可以把我们的性命联系在一起,但我也听说并不是每个血盟死亡后,另一个誓约者一定也会死亡……你也知道,暗夜精灵都是自私的种族,优先考虑自己是很正常的,你不也为了自己而利用我吗?现在算我们扯平好了。”

“别说了……现在再说这些也没用……我得好好想想,对付大长老的计策。那老东西竟然把主意打到我身上来了,再怎么说我好歹也是战争祭祀吧,他竟然无视全族的利益想要把我除掉……这老不死的……”挥手制止西斯塔尔继续说让她心烦的事,莫亚现在要考虑的是如何应对大长老暗藏的阴谋;“照这么看,那泄露我计划的也是他了?”

莫亚曾怀疑暗夜精灵族中有人泄露了自己的身份,要不白玲怎么会那么快就知道她躲在夜之都,连回到地面上来的时间都掌握得刚好,并且在短时间内就制定了引自己上钩的阴谋毒计。

“应该不是大长老,再怎么说,你现在还对他有用。他给我的任务期限是在你完成了联系其他散落的暗夜精灵后再动手。若说安斯特和祭长唯一相同的目的就是壮大暗夜精灵族,你这个大祭司现在还不可以死,所以那个泄秘的人绝不会是他。”可以的话,西斯塔尔希望莫亚暂时放弃报仇的念头,她要是再这样冲动的话下次一定会中她仇家的圈套,那几个都是有非常强硬背景的人类,要想对付他们就以目前莫亚的状况来看,还是有十分的难度,要是没有周密的计划,只怕仇没报成就反被暗算了。

“所以我才烦啊,敌人全躲在暗处,我们的目标太明显了。必须想个隐瞒身份的办法,而且那个告密的人也得马上找出来,无论对我还是暗夜精灵,他都是一个必须除去的障碍。”

“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暂时没有。”不知身份告密者的存在,无论用什么样身份都会很快被识破;“现在唯一的办法就只有等,我们把告密者的事回传给祭长,由他出面处理。而且这城主府也不能再待了,圣骑士居住在这里并不什么秘密的事,说不定你的真实身份也被我那几个仇人知道,这还会连累雷斯和朱利安他们,我不想毕尔菲特的家人再有任何闪失。”

还在思考应该着马上离开城主府,练武室大紧闭的门突然开启。吃了一惊的莫亚连忙回头,却发现在大门口站着的,除了城主雷斯之外还有自己的几个护卫以及夜之都的几名长老和神官,而最前方的除了深渊祭司索恩之外还有应该在夜之都的弟弟毕尔菲特。

“大祭司,关于告秘者的事你不用再烦恼,我们已经把他抓出来了。”挥挥手,护卫长阿文立刻走到莫亚跟前,把捧在手里的木匣子打开,里面赫然盛着一个暗夜精灵的头颅,从他恐怖而扭曲的表情上不难猜出,临死前受了怎样的折磨。

“多郎!!”西斯塔尔惊呼一声,他接过阿文手中的匣子,仔细端详,确认这的确是他的弟弟,路德维西家的第六子。

“我好像在哪见过……啊!他不是你弟弟吗?”莫亚也对这名死去的暗夜精灵有点印象,在夜之都时曾见过的。

“我族在地表都布有许多眼线,大祭司身份消息外泄的事发生后,祭长非常震怒,精灵巡逻大队发现刚好这小子独自一人流连在森林边缘,行迹十分可疑。刑求之下他终于招认自己是把消息告诉梅蒂·纳卡林——八个月前在权位战争中失败而逃走的那个女沼泽骑士。”索恩的解释让莫亚和西斯塔尔都放下了心中一块大石,只要把告密者除去,这隐藏身份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关于西斯塔尔的身份……告密者有没有透露给那个叛逃的梅蒂?还有,他究竟泄露了些什么机密?”莫亚急需知道,西斯塔尔圣骑士的身份是否已经暴露,如果已经被仇家们知道了,那将意味着数天前自己亲手所布的局将毁于一旦,那几个来自南大陆的贵族的都有各自的身份地位,尤其是那位傻傻的皇子,要是他们的记忆因为这个消息的败露而恢复的话……后果将会很严重。不但以经济融入人类社会的计划会失败,说不定还会引起战争,别的国家或许不值一提,但神圣帝国……绝不好惹,要是真的开战了,暗夜精灵将会损失惨重,到时不仅大长老饶不了她,就连祭长也不会放过她。

莫亚至今还未回报关于那几个南大陆贵族的事,她决定这事一会得和西斯塔尔商量一下,免得他一时嘴快给说出去,就连雷斯以及朱利安都有要提醒。

“幸好不是很多,祭长用心灵探察看了他的记忆,除了大祭司的身份外其他都没有泄露。”毕尔菲特走上前,他此次上到地面上,已经得到了祭长的许可,以一名常期和暗夜精灵打交道的黑暗商人的身份。

深渊祭司索恩和几位长老则是通商谈判成功后,也要留在地面上打点一切事物,只不过目前还不能留下,他们要返回黑森林等待毕尔菲特的消息。

简单的交代了祭长与大长老传达的一些注意事项后,索恩和几位长老就离开了,他们都是护送毕尔菲特秘密潜入,现在任务达成了自然也要乘着夜晚离开。

还没来的及与家人团聚,毕尔菲特就被莫亚拉到了雷斯的书房,要商议如何应对将来所要面对的困难,大长老的野心让莫亚不得不重新考虑她的未来。

卷八 游历 第十一章 部署(中)

进入书房,毕尔菲特看到已经就座的西斯塔尔,这倒是让他挺奇怪的。这个混血精灵不是一向与莫亚不和吗,怎么才到地面几天关系就有改善了?

“毕尔菲特,我今天得知了一个非常坏的消息。安斯特这老混蛋打算过桥抽扳,他暗中给西斯塔尔下了一道秘令,在把所有分散在外的暗夜精灵联系上以后就把我除去。”

“有这种事?”毕尔菲特脸色微变,大长老一向都是祭长的拥护者,对莫亚也很支持怎么会……

“他想独自垄断暗夜精灵的统治权?”

“不错,暗夜精灵在王国分裂后就再有没有立王,由各族长、元老院、神殿三方共同统治。安斯特现在就是想成为暗夜新王,所以才要把我除去。一个拥有神器的特鲁特祭司的存在,对一个暗夜精灵统治者而言是无法忽视的威胁。但我绝不会坐以待毙。毕尔菲特,得想个办法怎么对付那老家伙,在完成联络任务前必须要把他扳倒才行。”

“我认为目前当务之急的不是对付大长老,而是如何提高你自身的能力。听祭长说,战争祭司目前才只是初级吧,要是再不提升自己的实力,只怕你又会重蹈覆辙,这次要还栽跟头,你的小命可就真玩完了。”

知道毕尔菲特是指自己刚完成学校的毕业测试就被朋友陷害入狱,法师的资格到现在还停留学徒阶段,要小心这次战争祭司也会有同样的下场。虽然对毕尔菲特的警告有点不悦,但莫亚知道自己目前的处境的确不太妙,要是稍有大意,他的话非常有可能成真。

“我知道!我自己的状况我自己清楚。所以才要想办法啊!!”来回的在书房里走动, 莫亚显得非常急噪,这还是她第一次如此难以静下心来思考。白玲的出现太为突兀,让她还没有做准本的精神过于紧绷,连普通的思考都让脑子一片混乱。

“那好,我已经有主意了,只是……必须要你的配合,否则我和西斯塔尔也无法帮你。”

“真的!是什么?你说说看啊。”一听有了对应之策,莫亚非常高兴。毕尔菲特在谋略方面比自己有远见,找他商量的话绝对没错。

“必须的条件就是——你要放弃报仇。”

莫亚的刚展露了一半的笑容立时僵在脸上;“你说什么。我,没有听错吧?”

“你没有听错,我说了,你必须放弃报仇。”

“不可能!!!!”把桌子上所有的东西都扫落在地,莫亚呼吸急促地看着一脸镇静的毕尔菲特,她无法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我知道,我知道你一向反对我复仇,可是……可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你竟然要我放弃报仇。毕尔菲特,你是我弟弟,我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虽然我们并没有血缘关系,但……经过了这些年,我认为我们已经有比普通的家人还要亲的感情。你应该能体会我的心情,同在格里格生活过的你应该知道那是什么样的地方!你怎么、怎么能够要我放弃报仇?”越说越气,莫亚揪住毕尔菲特的领口,却只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坚决,这件事,他是非常认真的。

“够了!!”躲在门外偷听的朱利安再也忍不住了。他猛地拉开门,一把将莫亚推得老远;“你这个女人究竟想要我父亲怎么样?他对你付出的还不够多吗?”

“他为我做的一切我都非常感激,但是朱利安,你无法体会我的感受。格里格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你知道吗?它不仅仅是个监狱。东大陆最大的监狱?安尼西亚最血腥的监狱?这些言词都是苍白的,没有亲身经历过你永远也无法知道在那里的三十年是怎样的折磨。”即使是已经离开格里格,莫亚依旧会为那些过往的日子心寒,那是她一辈子都无法挥去的噩梦;“囚犯的诅咒、冤魂的哀号、狱卒的苦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监狱里没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2 26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