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黑暗学徒-第2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索郎夫,不如去问问看,或许这位祭司大人有生意要和你谈呢。”一向与索郎夫不和的瓦德索斯以看好戏的姿态看着商业联盟会长,现在城主已经发表意见,看来这回索郎夫要倒霉了,暗夜精灵的脾性一向古怪刁钻,要和他们做生意,可是要做好随时准备付出生命的心理准备。

可恶……我手头上根本没有这么多资金,如果和其他几个人借的话他们根本不会帮忙,城主也不可能拿出太多。索郎威在众人各怀鬼胎的目送下急急返回,他只能祈祷这位祭司能网开一面,原谅自己手头没有足够的现金。

“如何?你们的答案?”

沙哑的嗓音考验着商业连盟会长不怎么强壮的心脏,他只得小心翼翼的说出了自己在来时路上反复练习的话。

“这个……尊敬的暗夜精灵,我们实在是无法在短时间里筹集到这么多现金,您看……能不能缓上一两天。您所带来的这器物实在是太贵重了,我们一时无法找到买家,这资金嘛……咳……这个……”

“无妨,我就把它们暂时寄放在你这里,不是最近要举行一个什么拍卖会吗,你可以到那时再把钱给我。而且,我还有很多用不上的东西,也想在你们这里处理掉。”

“诶?”精灵的一番话让索郎夫微微一呆,但他随即又摆出一副职业笑容;“那如何联系您呢?”

“我会派专人来领取的,他叫法兰·安德鲁斯,是个专门和黑暗精灵做生意的黑暗商人,这几天就会到梅里来,至于细节上的事你们到时再商议吧。我离开夜之都已经太久了,必须得回去了。”

暗夜精灵站起身,像个幽灵一样飘出商业联盟。

索郎夫看着十二名从阴影里走出的剽悍骑士护卫着黑暗祭司出了城门后,他这才大大的松了口气,现在只有等那位黑暗商人来了,才知道这暗夜精灵究竟有什么打算。

卷八 游历 第七章 通商(二)

日光平原,明苏帝国了花费百年时间开垦的土地,因为过于接近黑森林,虽无兽人掠夺农民栽种的粮食,但却有来自黑森林的怪物袭击过往的商队以及干农活的农民,只要临近黄昏基本上就已经没人会继续逗留在荒野上。

十三名暗夜精灵在无人的大道上极速奔行着,少数已经开始外出活动的怪物们都远远地避开他们,不过那些鬼鬼祟祟跟在后面的人类可就免不了要被袭击,怪物的嗅觉十分灵敏,可以分辨出暗夜精灵与人类的气味。

“大祭司,要不要把后面那几个人类处理掉。”自以为聪明的跟踪者哪里知道,他们还没有出城就已经被发现了,深渊骑士们需要的只是一则命令而已。

“哼……多半是梅里城内的那几个工会派来监视的,不用理睬他们,等进了森林自然会有巡逻大队来处理,你们只要回去告诉毕尔菲特事情已经办妥就行,我现在暂时还不能离开梅里,还有一些小工会和地下势力需要处理,越早打通梅里的大门,暗夜精灵也可以越早进驻。”

“那……另外的那一支呢?”护卫队长阿文担心的是那名骑马的人类男子,他虽与其他几路监视的人马一同从城门离开,但却朝着西方去了,估计是去明苏帝国去报信的。他不相信狡猾无信的人类会轻易相信大祭司布置好的计谋。

“不用担心,西斯塔尔已经缀上了,那倒霉的家伙绝对无法到达目的地。”只是一个信使,断无可能从西斯塔尔手下逃生,莫亚自然也不用担心他究竟要去哪里。

“哇啊!是暗夜精灵的巡逻大队!快跑啊!!”

惊惧的呼喊声开始在森林的边缘回响,摆脱了怪物的追踪者初入黑森林,就遇到了在巡逻的暗夜精灵地面防卫队,后果可想而知。

“不过……要和人类通商的话,就必须表现出一些诚意……嗯……这几个笨蛋还不可以杀了。”眼见追踪者死伤了好几个,莫亚想了想,觉得还是不必赶尽杀绝的好。

“住手!”

看到莫亚与十二名深渊骑士又折返回来,巡逻大队立刻停止手上的攻击。

“大祭司。”

在暗夜精灵的躬身行礼中,莫亚走到还残活的几名人类面前,他们已经完全丧失了行动力,即使还有几个可以活动,也都被吓得不能动弹了。

“回去告诉你们主子,我可是诚心与他们做交易,看在人类与我族多年不和,这次就原谅你们的冒失,回去吧,下次我可就不会这么轻易地饶恕冒犯我的人类。”

得到大赦,几名追踪者连滚带爬地跑出森林,看着他们渐远的身形,阿文颇为不解。大祭司为何要放过这些人类,暗夜精灵从不让人类活着离开黑森林。
本书由电www子itmoo书com网提供下载
“我知道,任何进入黑森林的人类都要处死,这是千年不变的规矩,但大长老已经下了命令,不可再随意杀死人类。我们目前要以通商的幌子接近人类,在他们的城市里开设商铺,建造属于我们自己的行会,等人类不再排斥暗夜精灵、等我们能像白精灵一样融入到他们的社会的时候……暗夜精灵族重建王国的使命也就达成了一半了。”给贴身护卫解释的同时,也给那些恭敬站在一旁的巡逻大队下命令;“听清楚了吗?以后不许再随意屠杀人类,至少光明正大是不行的,没有生命威胁都没有必要对这些愚蠢的人类下重手,随便打发出去就行了。”

给自己施加了一个隐身魔法,莫亚乘着开始昏暗的夜色返回。

回到城里,找了个阴暗的角落脱去黑色祭袍,莫亚立刻由神秘的黑暗祭司变成了一个秀气的精灵少女。

畅通无阻地走进城主的府邸,莫亚一进门就看到西斯塔尔坐在大厅的长椅上,很明显是在等她。

“你有事?”

直接递给莫亚一份密封的信件,西斯塔尔用他一贯冷漠的表情叙述;“这是从那个信使身上发现的,我觉得有必要给你过目。”

这小子怎么转性了?

接过信封,红色的封蜡印有一只咬着宝剑的雄狮。

“这是……不会错……这个家徽……我记得,怎么可能忘记……齐维格的家徽……罗特莱恩的特有标记”莫亚几乎是颤抖地打开了险些被她撕碎的信件。

亲爱的西尔斯,最近的梅里很不稳定,据说曾有高阶暗夜精灵在黑森林附近出没,我曾打算到黑森林去探察,不过在巴图的劝说下最终还是放弃了,毕竟暗夜精灵不是我一个人就能对付的,他们群体活动的习性实在是难以应付,因此我今天决定前往伊法特,你在帝都准备好迎接我吧。此外,还要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我没有找到那个女人,梅里的情报没有关于他的任何消息,大概是随那些犯人一起逃走了吧,一切等我到帝都再商量吧,到时巴图亚和拉特也会到那里会汇合的。

————齐维格

“白玲……”没想到,你居然就在离我如此近的地方!!

虽然打算要狠狠地报复那几个背信弃义的家伙,但现在却发现自己日思夜想的仇人近在眼前,莫亚无论如何都无法冷静。

转过身,拉开大门,但西斯塔尔却用更敏捷的速度挡在了她面前。

“你要去哪?”

“这还用问吗,我要找那个该死的女人。”

“不行。”

“你说什么!!不要阻拦我,西斯塔尔?!”

“今天无论如何你都别想离开。”

看着依旧是一脸冷漠的西斯塔尔,莫亚张开自身的所有魔力;“让开,否则别怪我出手。”

“做得到的话,你尽管试试看。”举起莫亚所赠的巨人之盾,西斯塔尔右手握紧了暗刃匕首。

“滚开!!”意念一动,十多个小火球从不同的方向砸向西斯塔尔,乘他举盾抵挡的机会,莫亚立刻奔向已经半开的大门。

可她的手刚摸上门把手,突感腰间一痛。回头一看,却见西斯塔尔身上华丽的长袍被火焰灼烧出几个大洞,巨人之盾丢在不远处的地上,而他右手紧握的匕首却插在了自己的后腰。

“你……”

“我说过,你今天无论如何都别想离开。”

“可恶,你这个虚伪的家伙……竟然坏我好事……你……西斯塔尔……我……绝不会……让你得逞……我……”忍受着寒冰刺骨的匕首刺在身体里的强烈不适,莫亚拉开大门,但匕首上涂的毒药却麻痹了她的身体。全身逐渐失去知觉,摔到在地上,莫亚伸出双手想爬起来,但无力的双手却什么也抓不住,这感觉一如当年被陷害般无力。

黑暗降临,莫亚昏迷在大门口不远的地方,她的手已经深深插进松软的泥土里,当西斯塔尔把它们拔出来时,却发现因为莫亚自己太用力手指都渗出了鲜血。

“抱歉,为了你好,我这也是迫不得已……”抱起她因麻痹而有些僵硬的躯体,西斯塔尔仍可从莫亚昏迷前残留的思绪里感觉出她滔天的怒意。

卷八 游历 第八章 阴谋

听到火球魔法落地的爆炸声,雷斯连忙从书房里出来,他看到自己刚翻修完的大厅上又多了几个深浅不一的大坑,精灵骑士西斯塔尔手中抱着似乎昏迷的莫亚正一步一步走上楼梯。

“她怎么了?还有刚才的声响……”

“没事,她只是太累了而已。”似乎不愿透露到底发何事,西斯塔尔把莫亚带回雷斯为她准备的房间里,当着城主的面关上的房门也堵住了雷斯没来得及开口说出的疑问。

把随身携带的治疗药品敷在原本就不深的伤口上,西斯塔尔拉过一张木椅在床边坐下,试想自己该如何对应明日醒来莫亚。

虽然事先已经看过信的内容,但西斯塔尔没有预料到莫亚竟会如此的冲动,而她在愤怒之中也没有发现其中微小的破绽以及背后所包含的阴谋。

精灵族的天生魔力让西斯塔尔感应到,从床上传出极为强烈的情感波动,这还是他第一次清楚的感觉到来自莫亚内心的真实情感。下意识的,他靠了过去,拿出临行前大长老所赠的特殊魔道具,可借由情感探测记忆和内心的魔晶石。

紫色的水晶放在莫亚额间,一股股愤怒和不甘从她的身体传达给了精石另一端的西斯塔尔。

深呼一口气,西斯塔尔以他平日很少用到的魔力侵入莫亚的内心精神世界,因为昏迷以及愤怒,莫亚的精神几乎没有什么防备,他很顺利的就潜伏进她从不与人分享的内心深处。

由最初,那战火中的记忆开始,西斯塔尔一一的窥视着原本被小心翼翼防护的所有痛苦的记忆。

在战火中与多尔的相遇,被收养之后两个人开始四处游走。那些年的生活过得十分贫瘠,为了防止被发现身份在每个地方的停留都不会超过三年,不过这种简单而艰苦的生活就莫亚而言却充满了快乐。

养父去世后,为了躲避到处搜捕特鲁特人的各国军队与各种势力而进入魔法学院,通过最初的见习考核后,结识了几个来自不同大陆的新朋友。

白玲、巴图亚、拉特、维克以及半途加入的威利,莫亚从未想过她的学徒生活会是如此的惊险刺激。

海盗的藏宝巢穴、地精恶心的洞穴、古老的废弃离殿、神秘的丛林……那些在相互帮助下度过的冒险岁月让原本不信任任何人的莫亚撤去了她的防备,但随即而来的一切将原本平静的幻像给完全打破。

可以燃烧一切的嫉妒之火把莫亚推进了无限的深渊中,早已策划好的陷阱让她在失去一个真正朋友的同时,也由前景无限的魔法师变为了一个阶下囚。

暗无天日的格里格,葬送了多少鲜活的生命,那些冤屈的灵魂得不到救赎,仍徘徊在监狱的阴暗处。被送进地下监狱后,莫亚的性格发生了完全的转变。每一次从死亡的深渊里爬出,她的性格就多一份扭曲,也多一份对背叛者的仇恨。

逃脱计划的实施成功,是三十年来唯一值得庆幸的喜事,之后的地底逃亡,与暗夜精灵的结盟都充满了难以言喻的幸运。

精灵族内部的争斗、试炼时所暗藏的危险、众族长的怀疑、大长老与祭长看似信任却不知真正目的游历之说都在折磨着莫亚充满了矛盾的内心,她心中只有对仇人日趋增加的强烈复仇愿望,再无多余的精力去思考这些原本就需要时间去考虑的事。

眼看其中一个背叛者就在眼前,莫亚内心无限的遗憾以及不甘都传达给了窥视她内心的西斯塔尔。

从纷乱的记忆中退出来,已快天明。

看着逐渐发亮的天空,西斯塔尔关上了莫亚的房门,他知道,等她醒了第一个找的就是自己,在那之前,他必须好好的想想,关于她、自身以及暗夜精灵,有些事是要好好考虑考虑了。

从昏迷中苏醒,莫亚只觉得自己全身酸痛,她摇摇头努力回想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那印有白玲家徽的信笺迅速出现在尚有些迷糊的头脑中。

西斯塔尔!!

离开柔软舒适的大床,莫亚在城堡里四处寻找,却不见西斯塔尔的踪迹,连一向都在城堡里的城主雷斯也不知去向。

仆役们纷纷推说不清楚,这让莫亚已经濒临爆发的怒火更为高涨。

“你给我站住!朱利安!!”

发现不远处一个正在闪躲的人影,莫亚立刻从对方的背影看出他的身份。

“你、你找我有……有什么事……”脸色不大自然的朱利安闪闪躲躲地回避着莫亚质疑的目光。

“西斯塔尔在哪?雷斯呢?你的祖父,我在府里转了一圈都没有看就见他们两个,上哪去了?”

“我……我不知道啊……”

“你最好老实的告诉我,否则……”

“别用那玩意碰我!!我说!我都告诉你!!”眼见莫亚伸出那佩有古怪指环的左手,朱利安立即把自己所知道的全吐露出来。

“祖父一早就出去了,说是接待一位重要的客人。至于那个西斯塔尔……他在花园后面的练武房,他从今天早上就一直待在那里。”

我,已经昏迷一天了?

看看天色已是傍晚,莫亚很清楚现在再去找白玲于事无补,她说不定已经在前往明苏帝都的路上,而且信使被杀的事她也一定知道了。

法师一般都会给自己的仆役身上施展追踪魔法,为的就是以防万一,有的仆役还会携带可以传送影像的魔道具,可以让法师清楚的知道,究竟是什么人杀了他的仆人,估计西斯塔尔的暗夜精灵装扮已经被发现了。

顺着庭院一直往里走,莫亚终于在爬满了绿色植物的围墙下找到了朱利安所说的练武房。

这是一间单独的建筑,大多数贵族都喜欢在自家的城堡里修葺这样的单间,以供他们做简单的防身训练和娱乐之用,不过像雷斯家这样修在如此隐蔽地方的倒是第一次看到。

“碰!!”

猛然推开木质大门,只见西斯塔尔靠墙而立,已脱去平日的华丽装束,身上仅着简单的便服。

“看来,你已经作好准备了,西斯塔尔。”解开魔法伪装,莫亚还复她的原本面目,身后的木门也自动关上;“你今天最好给我一个能原谅你的理由。”

点有蜡烛的练武房里,两张彼此都熟悉的面孔在飘移的烛火下显得阴沉不定。

“我看了。”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西斯塔尔的回答让莫亚很是不解,这并不是她想要的答案。

“你的记忆,就在昨天夜里,在你昏迷以后,我全看了。”亮出那颗大长老给的魔晶石,西斯塔尔的话让已经愤怒到极点的莫亚气得浑身颤抖。

“你说什么……你竟然敢偷窥我的记忆……你竟然敢……绝对不会饶恕你!!”一直都打算深埋心底的记忆被彻底窥视了,莫亚无法控制她勃发的怒意,那可是连毕尔菲特都未曾告知的隐秘。无法说出口,被陷害的理由竟是因为她没防备,让几个自己原本鄙视的贵族陷害,那些原本曾是她视为朋友的卑鄙小人。

“你没有发现吗?”拿着那封他带回的信件,西斯塔尔冷静的面对莫亚;“这是一个阴谋,一个针对你的阴谋。”

“你……说什么?阴谋?”

西斯塔尔的话让莫亚原本打算攻击的左手放了下来,用怀疑的眼光审视着他,猜测这是不是为了转移自己注意力的谎言,反正他早就对自己不满了,现在又没有大长老和祭长制衡,也许是延续在夜之都的报复吧。

“不信的话,你自己看好了。”知道莫亚绝不会轻易相信,西斯塔尔把信丢在地上。

将信将疑地捡起那封曾让她失控的信函,莫亚又仔细地看了看,终于在第三遍时她看出了一些掩饰得极好的破绽。

竟然能在第一时间知道有高阶暗夜精灵在黑森林出现,这可是只有梅里城内几个工会内部高层主管才知道的消息。白玲作为一个外来者既然马上就知道了,那即是说她和其中某一个工会有着十分密切的来往,这更深一层意思也代表她知道自己就在梅里城。

白蔷薇战役之前,莫亚曾到过梅里,由于没有任何掩饰,立刻就被自由流浪者佣兵团给认了出来。在被朱利安释放后,她在梅里出现的消息白玲一定知道了,而且同暗夜精灵的关系虽不一定为世人所知,但所有人一定都认定自己是躲在夜之都,白玲自然也想到她会借用暗夜精灵的力量来复仇。

所以,此次以战争祭司的身份出现在梅里,白玲就以信件为诱饵,目的是引她现身,说不定其他几个人都已经到梅里了,就等她自己上钩。

那西斯塔尔阻止自己的原因……

“我知道你一定会去找那几个仇人报仇,但这样也恰恰中了他们的奸计,那个叫白玲的女人就等你自投罗网,试问你有多少胜算,在愤怒之下,你连我的伏击都无法躲开,又如何对付早已等待的敌人?就算你持有神器,可那又怎样。启动神器需要漫长的时间,在那之前,你已经断气了,兽人王不就是个最好的例子吗?”

听着西斯塔尔的分析,莫亚沉默了。她知道,自己又一次险些丧失了报仇的机会,但是也逃脱了一次仇人所设下的陷阱。

“抱歉,偷窥了你的记忆。但这样也让我发现,我们两个其实都有极为相似的经历。”走到莫亚身前,西斯塔尔脸上第一次出现了了冷漠、假笑之外的表情,那种真切的伤感是她不曾见过的,当初在暗月神殿时的感伤不过是一时的感触,而这次,是真正的情感,那同属于被背叛才会有的悲痛。

“想听我的故事吗,不会很久的,没有你那么多曲折。”把目光投在烛火上,西斯塔尔的思绪一下又回到了他也不曾对任何人讲起的过去。

卷八 游历 第九章 往事

“你去过罗连的奥克兰森林吗?”

以为西斯塔尔会说自己的遭遇,莫亚却听到他提起了一个与自己身世毫无关系的问题

“没有,听说那里很漂亮……每到秋天,树叶变黄的时候,奥克兰就变成一座金色的森林,因此坐落在森林边缘的骑士学院才会命名为黄金树。”轻抚着一直挂在颈间的精美坠饰,眼神迷离的西斯塔尔显然已经完全陷入到自己的回忆里,对于一旁已经有些不耐烦的莫亚视若无睹。

“我的父母,就是在那里相遇的……”

听西斯塔尔提及自己的父母,莫亚突然想起曾听祭长说过他名混血儿。白精灵与暗夜精灵的混血儿极其稀少,通常他们的容貌通常都兼有父母的特质,而像西斯塔尔这样完全偏向白精灵的混血儿被称做“卡达尔”,意为“古老”,也就是返祖。

虽然非常不耐,但莫亚仍继续听西斯塔尔讲述自己的过去,她想知道到底这老是和自己作对的小子要干什么?也想确定他究竟要和她谈什么。

关于罗连,她虽然没有去过,但在书本上也曾多次看到过关于它的介绍。是一个位于南大陆中部的内陆国家,没有特别的出众的矿产,也不是农业生产大国,但它却拥有南大陆上最美丽的森林——奥克兰,以及那闻名遐迩的黄金树骑士学院。

每年秋季,当森林里的吉桑树开始枯萎的时候,金黄色的树叶在阳光的照射下变得格外的耀眼,落在地上的树叶也像铺就了一层金色地毯,这景色被誉为十大美景之一。

虽然人们喜欢在这个季节来到金色森林观赏风景,但热爱自然的精灵来说却并不喜欢金色森林的秋天,对他们而言,树木的枯竭意味着死亡,这个金色的美景象征生命的消逝。

“我的母亲叫伊莉斯,是居住在迷雾森林白精灵国波里维亚的贵族,她就是在秋天的奥克兰里遇到我父亲哈桑德拉。”

身为精灵神殿侍女,白精灵贵族的伊莉斯不仅是波里维亚精灵国最美丽的女性,也是西大陆公认的第一美女。许多国家的王子与贵族都希望能见到这位传说中受精灵女神眷爱的美丽精灵,而常年徘徊在迷雾之森外围边缘,吟游诗人们谱写了无数赞美她美貌的歌曲,就连前神圣帝国皇帝加都都为了他连续二十年没有立后。

在结束了对圣都的礼仪性拜访后,途经罗连的伊莉斯的一时兴起,跑进了这白精灵很少进入的森林中欣赏夕阳。

黄昏的阳光让金色森林变得一片血红,想观察森林不一样景色的伊莉斯和躲避人类追杀的哈桑德拉几乎在同一时间发现了对方。

奉大长老秘令外出的哈桑德拉为了窃取神圣帝国的机密资料而偷入南大陆,为了挽回日趋衰落的家族,刚继承族长一职的年轻族长不得不离开熟悉的家乡来到这遥远异国。

他们一个在树上,一个在树下。

短暂的眼神交会,让两个精灵都呆滞了,不知是不是禁忌碰撞出的火花,让分属不同阵营的他们在没有杀意的几次追逐交手后很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1 2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