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黑暗学徒-第2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盗贼很奇怪,为何白精灵出现在黑森林里?他们从不踏足远亲——暗夜精灵的领地,而这座无边的古老森林正是暗夜精灵最大的巢穴所在。

若不是那光辉的容姿叫人不容质疑,埃德蒙实在无法不怀疑地将这名全身都散发着冷漠疏离的孤傲男性精灵于与杀戮残酷著称的暗夜精灵联系在一起。

至于流浪者佣兵团,他们早已认出这名脸色冷俊的男精灵就是曾经在地底力战巫师佩迪内的圣骑士。不是谣传他曾在白蔷薇守城吗,怎么这会儿又跑到黑森林里来了;虽说只有一半白精灵的血统;但白精灵与暗夜精灵一向都是死敌;他就不怕被发现吗?

“我有事要问他们,如果你不稍微收敛一下自己,再继续为了一些无聊小事起争执,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没有完成任务将有怎样的惩罚!!”低声训斥完同伴,个子矮小的另一人起身,将罩在宽大袖子里的双手合拢于胸前的同时微弓上身,做了一个最基本的法师礼——只有奥术与神术者的使用者才会用这种方式用于相互致敬,也是无论是正邪双方的法师在见面时都必须具备的基本礼仪。

吃了一惊的埃鲁森和兰托娅立刻慌张地回礼,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精灵会与人类同行,尤其是那名一脸怒气的精灵,看样子就知道他绝对非易与之辈,竟以意志力咽下满腔怒火而不反驳,这项事实更让诸人震惊。

“早安,萨拉的神眷者和库卡斯的信仰者,在这片迷人的森林相遇可真是一件幸运的事,如果没什么紧急的事的话何不坐下畅饮一杯黑森林著名的美酒。”

待拉下宽大的斗篷,众人才发现敢叱骂那傲慢半精灵圣骑士的竟然是之前已然见过两次面的特级逃犯——莫亚·法西。

与圣骑士相反颜色的灰斗篷下,是一件看似厚重实则轻盈的柔软长袍,不知由何种布料织就的漆黑袍子上隐约可见繁琐复杂的暗红色符文。除了领口、袖口处刺绣着象征奥术与神术的精致桂树叶与铃兰纹外,在左胸的部位上还有一朵雪白玫瑰纹章。全然盛开的妖艳花蕊仿佛吐着沉醉迷人的芬芳,昭示着神秘的同时也暗藏诡异,让人不得不提高的防备。白玫瑰下方佩有一枚银色的冒险者徽章,腰间除去一个不大的黑色布袋外还有一把精巧的匕首。

虽然不至于说丑,但莫亚原本秀气的面庞与光芒四射的西斯塔尔坐在一块可就显得逊色许多,不过她身上若有似无的神秘气质也让人们无法忽视她的存在。

被逃犯的言行给弄得糊涂了,看大家的目光都望着自己,埃鲁森细想之后只得同意,毕竟她有礼貌的邀请让人无法拒绝,而且对他们还有救命之恩。

“请问,你们这是……”指着满十数个可口的餐点,埃鲁森只好先从食物上入手。

“这个?早餐啊,现在太阳才刚刚升起来,我们两个都还没吃早餐呢,见森林里空气清新便坐下来休息一下。原本我们有要事在身的,正打算离开的时候你们就来了。”女逃犯面色和悦地解释道:“作为早餐和救命之恩的报酬,你们可以告诉我梅里城是不是有军队驻扎,啊!相信你们也知道,一个月前发生的那场战斗吧。”

“这……”见对方开口问的是有关战争,埃鲁森明显一滞,他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太清楚。

一个月,从白蔷薇逃回的犯人带回了暗夜精灵已经侵占了东大陆最大监狱的消息,附近三个国家的反应都截然不同。

疆土面积最大的明苏忙于内乱,王权之争使他们无暇顾及。

海森是临海小国,没有足够的军队抵抗,只能象征性地封闭了通往北方的通路。

奥尼特罗与明苏向来不和,正在集结军队打算乘明苏内乱之际入侵,加上它不直接与黑森林接壤,沙漠地区也比明苏和海森少,虽对暗夜精灵发动战争十分关注,但也没有做出任何的的表示。

在战争结束一个月之后,梅里才解开对外的封锁,几个闷了多日的小贵族们才又能到外面继续他们不知轻重的冒险。

刚好,投宿的农夫家里有个生病的女儿,需要一种生长在黑森林里的雷鸟心脏做的药才能康复,早想一探传说中神秘危险的黑森林的自由流浪者佣兵团便自告奋勇地前往了。

“原来是这样……”

莫亚听完埃鲁森的讲述,才知道为什么大长老和祭长一点也不担心人类国家联合军队反扑,原来附近的几个国家都有心无力,就算他们想夺回白蔷薇,但对于暗夜精灵由来已久的畏惧还是会让他们停留在静观其变的位置上,等发现暗夜精灵真正的意图,只怕为时已晚。

“不知道,圣骑士阁下与……”埃鲁森有些尴尬地看着莫亚,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她,即不能提及囚犯的身份,也不好直呼其姓名。

“就直接叫我莫亚好了,我和西斯塔尔是同族。白蔷薇一战后,大部分的囚犯都跑了,自从知道了我的可怜身世后,高洁的圣骑士大人决定亲自护送我到明苏,在那里的消罪堂恢复我的名誉。”原本是不打算透露自己身份的,但念及他们已经知道自己的逃犯身份,莫亚心念一转就想到了一个绝佳的掩饰方法。

“那莫亚女士的意思是,你是被诬陷的?”埃鲁森很快就明白莫亚话中之意,他本就奇怪一名圣骑士为何会同一名囚犯走在一块,但经过这一解释他才稍微解除了心底的疑惑。

“对,鉴于种种原因,我就不透露其中的缘由了。唔……看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走了,日后有缘的话再见。”莫亚慷慨地把一满席丰盛的早餐留给了饥饿的冒险者们,至自始至终都一言不发的圣骑士冷哼着瞪了一眼盗贼后追上同伴的脚步,不一会就消失在昏暗的树丛深处。

基于圣骑士本身对于邪恶的厌恶,诸位佣兵也没有对他讨厌盗贼的行为有任何怀疑,就连一直保持着警惕心的埃鲁森都未注意到埃德蒙异常苍白的面孔和上面惊恐的表情,所有人都在食用那些精致可爱的小点心,丝毫未注意到盗贼跌坐在地,全身早被汗水湿透。

'你不用在意,他不会对你怎么样,我们还有十分重要的事要办,这小子没空和你计较。不过……只要你敢透露一点关于我们的事情,那么你应该知道,一个黑暗祭司有无数种叫人痛不欲生的方法。如果你安静的地保守秘密的话,我就不会启动已经放置在你身上的毒咒,基于我曾发下不再杀害盗贼的誓言,你可以带着这几个笨蛋离开。夜之都的暗夜精灵最近都有点兴奋,继续在呆在这里的话,我可不保证会有什么意外发生,要命的就马上离开。'

轻轻的低语尚在耳旁回荡,埃德蒙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可颤抖的身体却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

就在看到那朵妖艳的夺命玫瑰时,身为梅里盗贼年轻一代中身手和经验最好的埃德蒙立时就明白了对方的真正身份。

“你怎么了?”回想起埃德蒙在看到莫亚·法西胸前白玫瑰纹章的表情,埃鲁森感到不对劲,这其中有什么古怪?他记得以前也曾看到过这个标记,数月前在森林酒吧里也有一个全身黑斗篷的男人。

“暗……暗夜玫瑰……”微弱的呻吟自埃及埃德蒙干涩的喉咙里费力地吐出,矮人拉尔夫和半兽人帕安手里的食物立即滚落在地。

“喂,你们两个不吃也别浪费啊!”心痛那美味的小点心脏沾染了泥土,兰托娅不悦的地瞪着三个浪费食物的帕安,却发现他却发现帕安浑身僵硬,一双浑浊的眼睛死死的地盯着埃德蒙,而拉尔夫同样也好不到哪去,像得了某种奇怪的病,身体不由自主的地抖个不停。

一下子没了抢夺食物的对手,埋头大吃的苏伊和迪雷达瓦抬起头,发现大家的表情各不相同。埃鲁森的凝重、兰托娅的疑惑、埃德蒙的畏惧、帕安的震惊、迪瓦的恐慌,只有他和迪雷尚不知发生何事,询问也没有得到答复,倒是引得矮人拉尔夫惊慌失策的地喊叫。

“胡说,你是胡说的吧?要真的是暗夜玫瑰,我们哪里还可能活着?!”拉尔夫尖锐的地嘶喊,他惊恐的目光四下搜寻着周围,仿佛在他眼里,四周的树林都隐藏着敌人。

“不会错,那纹章的确是暗夜玫瑰。别的地方我不敢保证,但在这黑森林里,谁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冒充这个名号……”颤抖的双手拉开上衣,埃德蒙不出所料的地在他心脏的部位上找到了毒咒的刻印——双头蛇,语言之咒,无论以任何方式泄露出施法者想要保密的讯息,都会被此蛇噬心而死。

“暗夜玫瑰?是了,那个叫莫亚的女人长袍上的确是一朵盛开的白蔷薇,这有什么不对吗。”因为恰好站着适当的位置,兰托娅也看到了,可她的话只更加让三名生活在卢索的当地人更加沮丧。

“我们快离开吧,也许还有活命的机会……”拉尔夫的话提醒了因恐惧而头脑空白的埃德蒙,他从地上一跃而起,只来得及告诉埃鲁森有极大的危险便开始逃命,因为森林里的野兽发出了悲鸣,表示有危险接近。不明所以的自由流浪者佣兵团的诸位只好跟在领路盗贼后面,一切的迷团只有等离开黑森林后才有答案。

卷八 游历 第三章 奇怪的二人(二)

“我们就这样走了,那雷鸟的心脏怎么办?那个小女孩可还等着它救命呐?”兰托娅的话让几个刚从黑森林里逃出的同伴停下脚步。

“你疯了?暗夜精灵最近开始向地面扩张,这黑森林本就是他们的地盘,随时都有可能遇上巡逻的精灵大队,现在好不容易出来了,我是不会再进去的。”从怀里掏出一袋荷露西银币(明苏帝国货币)扔在地上,盗贼头也不回地跑了。

“帕安,你老实说,是不是和刚才那个人有关,那个莫亚·法西?!”埃鲁森也不笨,他略微观察和推敲就知道三名当地人的失常必定和那个女逃犯有关。

半兽人显得极为不安,他不住地环视四周,就是不肯说其中的缘由。

“拉尔夫?”

既然帕安不肯说,那就只能指望矮人告知了。

矮人叹了口气,回望身后不远处,那阳光普照下仍阴森的黑森林;“这里不适合谈论这个话题,我们回去吧。”

“那好。兰托娅,雷鸟的心脏我们可以过几天再来,目前最重要还是先查清楚莫亚·法西的真实身份。”稍微安慰了担心小女孩病情的兰托娅,埃鲁森带领着队友们又回到了梅里城,森林酒吧的调酒师应该会知道点内幕吧。

“咦,你们这次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正午,刚吃了午饭的尼克意外的发现几个小贵族又回来了,这可很少见呢。因为缺乏冒险方面的常识,他们常在外面折腾十天半月才回来。

不过,佣兵团的诸位只是礼貌上地点了点头,就径自找了张靠墙的桌子坐下。

“说吧,拉尔夫,把你知道的全都告诉我们。”

“……”矮人只是沉默地盯着自己的红色大胡子一言不发。

“拉尔夫!!”

“不是我不愿意说,而是这些跟你们毫无关系。如果还想在卢索一带活动,你们最好不要再探听关于那个人的事。”

“这是什么意思,说清楚!!”埃鲁森有些不悦,即使他是众人中脾气最好的一个,仍免不了带有一些贵族的骄纵之气,听到矮人言语有明显对他们贵族身份的抵制,一向都做和事佬的他再也忍不住了。

“哟,别激动啊。如果他不愿意告诉你,可以问我啊?塔比斯愿意为您效劳,尊敬的先生。只要您愿意付出一点点咨询费,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答案。”邻桌一个打扮得很像商贾的胖男人听到了埃鲁森与拉尔夫的争执,以他体形绝不可能拥有的速度溜到埃鲁森面前。

“好吧,说说你的价钱。”

看拉尔夫仍一脸坚决的表情,埃鲁森只得另辟蹊径。

“呵呵……塔比斯的收费可是很合理的。普通的闲言诽语,十个荷露斯。卢索地区秘闻和各类狩猎地,一百个荷露斯。王孙贵族和商人法师的辛秘,十个克诺尔。绝对机密,一百个克诺尔。您想知道关于哪方面的?”

“卢索的秘闻。”把原本准备给盗贼的一百荷露斯银币取出一半递给情报商人;“我想知道暗夜玫瑰究竟是什么?”

“喔……这个啊……”塔比斯的招牌笑容被这句话给足足僵硬了一小会儿才恢复,他颇为紧张地看看四周,确认安全后才凑到埃鲁森耳旁小声地说;“冒昧地问一句,诸位和他们是否有过节或者摩擦什么的?”

“他们?没、没有。只是听很多人提及,就想问问,你也知道,对于外地人还是多了解一下卢索的一些隐秘比较好,这地方实在不怎么安全。”

“咳……那就好。”听了埃鲁森的解释后,塔比斯才放心的拉了一张椅子坐下;“暗夜玫瑰呢,其实就是指暗夜精灵,只不过我们都称他们为黑精灵,寂静之森就是因为处在暗夜精灵的地域里才改名为黑森林的。因为千年之前的暗夜精灵国的国徽是白玫瑰,故而他们一直延续了把白玫瑰当作纹章的习俗,由于是暗夜精灵特有的标志,故而只在有月光的夜晚才开花的白玫瑰也就冠上了暗夜玫瑰的说法。”

“原来是这样啊……那顺便再问一句,白玫瑰数量的多少又代表了什么?”回想起八个月前的那个神秘男子,胸前就有七朵玫瑰,而今日所见的莫亚·法西却只有一朵玫瑰,而且二者也有含苞与盛开的区分,究竟又代表着什么意思呢?

“哦,您还见过不同的暗夜精灵呢。其实这城市里就有暗夜精灵,只不过很少有人在看见他们之后还能活着离开的。”比了个划脖子的姿势,塔比斯继续讲述他所知道的情报;“暗夜精灵的等级制度十分森严,从纹章的数量和式样上就可以区分出他们的位阶,不知您看过的纹章都有些什么样的?”

“嗯……八个月前曾在这个酒吧里看到过一个有七朵白玫瑰的男人,他应该是个精灵吧?”

“对,暗夜玫瑰的数量代表他们所属的家族。一至九朵就代表属于夜之都的九大家族成员,凡是九大家族以外的都一律用十朵玫瑰表示。而您看到的七朵玫瑰则是第七家族,路德维西,这一族尤以制造金银器具和纺织出名,他们的器物在附近的几个国家都可以买(卖)到很高的价格,是拍卖会上的压轴买卖,也正是因为这样第七家族的暗夜精灵会常到梅里来,人类对于他们的了解要比其他几个家族要多一些。”一边说着,塔比斯一边接下了埃鲁森递过的另五十荷露斯银币。

“奇怪啊,既然数量是代表家族,那么含苞的花蕊与盛开的花蕊又有什么区别呢?”应该是有区别的吧,比如男性或女性,要么就是在族内的地位之类的。那个女逃犯既然说自己与圣骑士同族,那……即是说圣骑士也是个暗夜精灵吗?这怎么可能,光明阵营怎么可能会有暗夜精灵的圣骑士?!

“您见过盛开的暗夜玫瑰?!”塔比斯站起身,他直直地瞪着埃鲁森,脸上尽是不可置信的表情。

“今、今天早上见到一个,在黑森林里。怎么,很奇怪吗?”见情报商人的反应有点奇怪,埃鲁森反问。

“这当然很奇怪,平民和奴隶都是含苞玫瑰纹章,只有族长、祭司一类的高位者才能享有盛开玫瑰纹章的资格!!你们遇到的可是一个高阶暗夜精灵呐,这一类的暗夜精灵至少也有上千名的护卫,你们竟然可以安然的从黑森林里离开,这、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报商人突然想起了什么,他猛地站起身夺门而去,只留下几个一头水雾的佣兵。

“埃鲁森,他这是怎么了?”苏伊不解,为何说得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跑了。

“那个女囚犯……是位处高阶的暗夜精灵……这下事情可麻烦了。她不是还问起过我们关于梅里驻兵的事吗?难道……”埃鲁森也从椅子上站起,他推开酒吧的大门;“快走,我们得告诉城主去,这次绝对是针对梅里的袭击。”

“怎么又是你们几个?去!去!去!城主现在没空见你们,他正和贵宾商谈通商一事呢。”前往求见的埃鲁森等人又被挡在大门口,卫队长里奥听了门卫的禀报,出来一看却发现正是一月前在城堡里吵闹的那个新手佣兵团。

“卫队长,求你!我们有要紧事要禀报城主大人!!”

“都跟你们说了,城主现在正在接见贵宾,没空见你们几个黄毛小子。”

“苏伊,我们冲进去!!”一想到那个女囚犯有可能集结大量的暗夜精灵攻击梅里,自廪有正义感的埃鲁森也就顾不上擅闯城主所在城堡会有何严重后果。

“卫兵,快拦住他们!!”里奥见势头不对,立刻扯开嗓子召唤城堡里的卫兵,只可惜年轻人已经冲进大门,那两个象征性的门卫并不能阻挡他们前进的脚步。

“碰!!”

实木的大门被半兽人和苏伊合力一脚踹开,几个坐在大厅里的人都因这一粗暴的举动而停止了他们的对话。

“你们想干什么?!”

城主雷斯惊讶地看着几个手持武器的佣兵闯入自己的居所,并认出了他们就是一个月前曾来过的那几个新手佣兵。

“城主大人,我们这次有非常紧急的事要向您……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埃鲁森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那与城主在谈话的所谓贵宾正是他要来举报的莫亚·法西,她身旁依然坐着那表情冷漠的金发圣骑士。

“啊,我们又见面了,贵族佣兵团的各位。”举起手中精美绝伦的水晶杯,女逃犯向大吃一惊自由流浪者佣兵团致意,脸上坏坏的笑容昭示出她似乎早就预料到佣兵团会来。

“好慢啊,我已经在这里等你们多时了,居然现在才到,我对诸位的评价又下滑了一些呢,不过……只要不影响到我计划,你们就算再笨一点也无所谓啊。是不是,雷斯城主?”

卷八 游历 第四章 奇怪的二人(三)

“要我说,他们都还是孩子,还是……”眼见莫亚放下葡萄酒杯,眼中已无戏谑之色。雷斯城主就知道,那几个新手佣兵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可以的话他希望能给他们一条活路。

“城主大人,对敌人心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这可是我在监狱里领教到的生存法则之一,相信你是知道这个道理的。”莫亚冷漠的表情已经完全抹杀了佣兵团成员继续生存下去的可能。

与自由流浪者在森林里纯属偶遇,当时作为暗夜精灵的西斯塔尔就对人类进入部族的领地非常反感,若不为了散播高阶暗夜精灵在黑森林出现的消息,莫亚也不会阻止西斯塔尔杀了他们。

长老临行前要莫亚驱赶还滞留在森林的人类,暗夜精灵开始大规模的活动,绝不会可能再像以前一样允许人类进入森林,但现在却正是要与人类打好关系的重要阶段,又不能大肆屠杀人类。莫亚唯一的办法只好用大量精灵开始活动的消息来震慑那些喜欢乱跑的冒险者和佣兵。

每一个细节莫亚在与埃鲁森交谈的短暂时间里就已经敲定了,生活在卢索地区的部族与人类畏惧暗夜精灵,即使看出莫亚有意暴露的身份,也绝不会告诉几个来自外地的冒险者,对莫亚有所怀疑的埃鲁森果然去找情报商人询问,这样一来,莫亚借情报商人密集的情报网传播消息的愿望就轻易达到了,既省事,又避免直接与情报商人接触。而莫亚也有足够的时间去说服梅里的现任城主雷斯——也是毕尔菲特的养父,如果想把梅里当作暗夜精灵进驻地表的第一个据点,没有这个老人的支持是不行的,他作为明苏帝国的贵族无论在威望和人脉上都是莫亚打入明苏帝国的一块绝佳跳板。

带着儿子还幸存的消息来到城主官邸,莫亚没有费多大的口舌就让老城主同意了。雷斯是个明理之人,知道就算自己不同意,暗夜精灵也会想办法除去阻挠在他们前面的任何障碍,而且……那个老是捣蛋的孙子身体里流着的是特鲁特人的血液,现在已经有魔法工会的魔法师怀疑他的身份了。明苏是坚决抵制特鲁特的人类国家之一,所有的特鲁特人在发现后都要被烧死,他怎么能在晚年的时候亲眼见到自己的孙子被活活烧死,至少和族人在一起的话,他还可以继续生存下去,暗夜精灵的祭司就是他的姑姑,至少有这层关系的话,即使自己死亡之后,仍然有人可以庇护朱利安。

带着如此心愿,老人同意了莫亚的邀请,成为暗夜精灵进驻地表的第一个结盟者,梅里作为东大陆中西部最大的商贸地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想要以经济的方式打入人类世界,暗夜精灵就必须争取到这块不属于任何国家的自由之城。

同盟达成后,那几个用于散布消息的佣兵自然也就再没有利用价值了,当他们闯入城堡后等待着的是已经准备灭好杀人灭口的莫亚与西斯塔尔。

“城主你、你们……”

轰然关上的大门阻隔了任何人逃生的可能,得到莫亚的额首同意,早憋了一肚子气的西斯塔尔没有使用破坏力强的火焰剑,他抽出了暗夜精灵都配备的暗刃匕首,带有残酷的冷笑第一次出现在毫无表情的脸上,其间所隐含的杀意足以叫人头皮发麻。

“埃鲁森,快来开门,它被魔法锁住了!!”苏伊试图破坏大门,却发现几次撞击它都丝毫不动,显然已经被人施了魔法。

“放弃抵抗吧,那样或许会死得痛快一点。”

“难道你就没有一点怜悯之心吗?帮助暗夜精灵来对付人类,你要毁了全世界吗?难道不知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1 2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