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黑暗学徒-第1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让他们试试也好。”祭长没有异议。

“就这么办吧。”大长老也同意。

决定进攻白蔷薇的提议完全通过,之后就是战略的部署。

斯克托尔返回海岸,召集寒冰部落一路推进,两天之后就能到达白蔷薇镇。

由九大家族组成的地面作战部队由元老院带领,一天后起程前往白蔷薇。

地下部队则由三位深渊祭司和莫亚共同统领,在疏通因暗月之塔上升而堵塞的洞穴后立即动身,务必要先侵入监狱,从内部控制白蔷薇。

三支部队两天之后在白蔷薇回合,总共十七万暗夜精灵发起了千年来最大也是数量最多的一次战斗。

卷七 白蔷薇战役 第九章 战前

临战之前,夜影神殿。

乘祭长与三位深渊祭司在指挥留守夜之都的奴隶清理被堵塞的地下洞穴通道的空闲,莫亚来到神殿看望已经被她丢在这里已有八天的炎魔卡塞雷斯。

“哟,主神威压的滋味如何?”

炎魔石像依旧保持着莫亚离开的模样翻倒在地,经过这些天的惩罚,它变得老实多了。

'不太好,你能不能把我弄出去?'

“可以,不过你得先回答我一些问题。”

'……你说吧,只要能把我从这地方弄走,我会把我知道的都会告诉你。'

“力之本源是什么?”

'力之本源是世间一切力量的法则,是创造世界的原始之力,从中诞生了诸神与世上一切万物。你也可以这样认为,世界上所有的万物都具有力之本源。'

“你的意思是,就连已经公认没有魔力的地精和矮人也有力之本源?”

'不错。'

“那为何地精和矮人不会使用魔法?”

'力之本源并非人人都能运用,许多部族都已经丧失了使用的方法,像龙族和魔族以及精灵族就属于天生拥有力之本源的生物,之不过在力量上有所差别而已。至于人类嘛,神职者如神官、祭司行使的‘神力’即是属于力之本源。法师虽然没有得到神赐之‘力’,但通过自身的努力还是可以突破界限,发现自身潜在的力之本源,也使用原本只有神职者才可以使用的法术和魔力,只不过这次数和威力也就相对减少了。'

这一说法可是彻底的颠覆了莫亚学习魔法时被接收的理论知识。在历史和教科书中,主攻击魔法的法师一向都比主辅助魔法的牧师更强大,为什么炎魔会说牧师比法师强大?

'那是因为能发挥出牧师真正力量的特鲁特一族已濒临灭绝的缘故。你之所已会被赐予神器,完全是因为你身体里纯直系的特鲁特血统。得知‘力之本源’真相后,人类就决心毁灭远比他们强大的神眷一族,这样才能达到统治地上界的目的,而他们也的确做到了。虽然偶有像你一样漏网的纯血统,但那又能怎么样,没有集体的力量你永远也不可能战胜人类,说到团队合作他们在所有的生物中算得上是佼佼者,仅次于古龙与魔族。'

“唔……照你的说法,那法师与牧师是源出同宗?既然如此,那代表魔法的魔力之神有何存在的意义?我身上的‘禁法封’又如何解开?”

'魔力之身维那,其实并非真神,而是神子。他是太阳女神蒂丽安与第一代人类男性所生育的子嗣,你们特鲁特人就属于此类物种——神之后裔。凭借着自身领悟了力之本源而上生至天上界,脱离了他原本的半神(神子阶段)状态,成为新的次神(次级神族)。他是人类的神,没有靠自身的觉悟力之本源的人类通过维那可以感觉力之源的存在,近而成为一名法师。至于你所说的禁法封则是来源自神。'炎魔为莫亚详细的讲述了发生在遥远蛮荒时代的故事。

'那是诸神还与人类与万物一同生活在地面上的年代,一部分靠自己领悟而获得力之本源的人类法师向神发起了挑战,虽然最终落败,被投入冥狱受极火之刑。从此,为了避免再有反叛者出现,神就给当时的神祭传下警示与禁锢之法,任何有叛神、亵渎行为的法师都将被禁去魔力——斩除他所拥有的力之本源,成为一个完全不会再具有魔法的人。'

原来如此……这也很好的解释了莫亚心中多年来的困惑,不过第一个问题解决了,第二个问题又马上跳出来。按说她已经被施了禁法咒,为什么在成为祭司前仍能继续使用一些简单的魔法呢?

'那是因为你身上的并非真正的‘禁魔’,它叫‘禁法’是吧,是人类依照神术‘禁魔’所创,无法限制一些低级的法术。说了这么多,你怎么还不把我带出这个神殿?该不会是反悔了吧?这样好了,我告诉你增加战力的方法,这样你在对兽人的战斗里也可以更容易的获得胜利,如何?'发现莫亚一个劲的询问,却不把他转移出去,实在忍受不了威压酷刑的炎魔只好提出一个交换的手段,希望借此离开神殿。

“说说看,如果你的提议有价值我立刻将比移出神殿。”为防止炎魔外出后又反叛,莫亚还是决定先看看他所说的增加战力是怎么回事。

'还记得那些石化兽么?'

“嗯……他们不是已经被施以控魔法术,准备制成神淀守护兽吗,你这时候提它们……莫非是想把这些石化兽用于作战?这太好笑了,如果可以我早做了,还用等你说,你以为我不清楚它们所拥有的战斗力吗。可这些畜生实在是可恶,几次驯化都不成功,只好任由祭长把它们都制成守护兽了。”

'哼。那是你们不知道方法而已。石化兽的群体攻击力也很强,在进精灵部队正式与兽人交锋前把它们当作前锋,会收到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你与其它们成为头脑简单的守护兽,不如带到战场上,才更能真正发挥发挥魔兽伊基的战斗力,至于方法嘛……等你把我从这弄出去再告诉你。'打定主意,对方一定会被自己的提议所吸引,炎魔再不透露任何讯息。

“好吧。”

招来几名尚在神殿的神官与牧师,合力将体形庞大的炎魔移出神殿。

'你这小鬼倒蛮守信用的……好吧,看在你承诺帮我恢复血肉之躯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好了。伊基和暗夜精灵一样,是种极端崇拜强者与黑暗主神的魔兽,只要你以黑暗祭祀的身份击败他们的头领、能使它屈服,你也就能取代原先的头领成为指挥官。还有,你身上有那玩意儿吧……女妖之嚎。斯芬斯尔有给你吧,那谗嘴的蛛怪为了抓吉弗鸟而特地制造

的道具。可发出类似女妖的嚎叫声,不但能震慑吉弗鸟,对于所有的蛛怪都有简单的操纵效果,驱使蛛怪作为地面先锋、把伊基当作空中部队的做法绝对可以给头脑简单的兽人造成一定心理上的打击,到时再让暗夜精灵发动的总攻,不但可以减少你们的伤亡,也能大大的增加本就对暗夜精灵畏惧的兽人恐慌,一心希望获得胜利果实的不也就如愿以偿了吗?'

听了卡塞雷斯的话,莫亚越想越觉得这办法可行,她找到祭长,对他说明新的作战策略。

“既然你有这样的提议,那我就再派一个任务给你。”听了莫亚的建议,萨尔托没有反对;“据我布置在地表的眼线回报,明苏帝国因争夺皇权而顾不上边疆小镇的安危,我们可以先同白蔷薇的主事者订立一份协议,让他们把城镇的归属权重新回转我们暗夜精灵族,反正也是那些无耻的人类乘我暗夜精灵国解散时占有的,如果我们现在要回来他们也不敢怎么样,除非人类已经做好与夜之都开战的准备。如果不这样做,即使打败兽人,人类将军队开赴白蔷薇阵,我们岂不是会有很多麻烦。”

“是,我这就去准备。”得到祭长的允许,莫亚又返回神殿,让同为魔兽的魔龙作为翻译后,伊基的首领同意与黑暗祭司决战,来确定六千多石化兽的最终命运。

卷七 白蔷薇战役 第十章 奇袭(上)

“老大,我害怕……要是万一被石化了……”

望着对面振翅欲飞的白色大鸟,路奇颇为害怕的对站在它头顶的莫亚解释自己很胆怯,不敢主动出击。

“给我上,无论你如何害怕都得给我进攻。不然,我就像炎魔一样把你丢在神殿里,里面的滋味你也尝试过,不想在里面呆个八、九天的话最好马上行动!”看到白色伊基已等得不耐烦地拍打翅膀,莫亚狠狠地威胁路奇。

“我不要进去!!”

一回想起那时的感觉,路奇立刻闭上眼,摆出冲锋的姿势向前冲去。

“嘎嘎!”

伊基怪笑着拍打翅膀升上天空,它轻蔑地看着撞到自己刚才所在石柱的魔龙,嘲笑它的愚蠢和笨拙。

“把眼睛睁开,你这笨蛋!!”用手里的法杖敲打路奇坚固的大脑袋,莫亚指着已经飞到半空的白色石化兽低喝;“看准目标再行动,快,用尾巴抽它!”

为了限制鸟类的飞行能力,莫亚特地把决斗的地点选在神殿右侧方,这里地势低矮、不宜飞行,伊基的高速飞行受到限制,无法发挥应有的正常水平,只需抬起尾巴,路奇就能抽打到它。

“嗖!嗖!”

连接几次的猛击,都被身手敏捷的石化兽躲过,莫亚为了防御它发射出的石化射线一刻不停的使用发射法术,根本无暇以攻击法术反击。

争斗就这样僵持了好一阵子。最后,莫亚为了早点结束战斗操纵着路奇又发起一次猛撞,只不过这次,她的目标不是击中伊基,而是借在和伊基接近的瞬间跳到它的背上。

“就是现在!!”当伊基从空中俯冲而下,莫亚为路奇加持了一个“反射之镜”法术,乘着它躲避被反射回来的石化光线的刹那,路奇按照莫亚的指示又发起冲一次冲锋,在伊基只注意魔龙的时候跃到它的背上。

“烈焰皮肤”覆盖了莫亚的全身,这种防御法术所带来的温度让伊基不停在空中上下翻腾、不停旋转,可就是甩不掉已经用“粘黏术”牢固黏在他背上的莫亚。

“投降!我投降!你赢了!!”洁白的羽毛在火焰炽烤下大量的脱落,伊基首领发出尖锐的鸣叫,也不管对方能不能听懂它的话。要不是有炎魔提醒,这头前首领早变成秃毛鸡了。

“很好……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不知道在路上还会有什么耽搁,我们出发!!”打败了前首领,莫亚迅速得到了其他伊基的认同,她让自己的九百名私兵骑上石化兽开始返还地面。

一路上,女妖之嚎的确如卡特雷斯所言,果真召集了大量的剑蛛,不过伊基却因为不擅长在在低矮狭窄的地底洞穴里飞行,大大的降低了前进的速度,来到地面的黑森林就用去大半天的时间,离总攻的时间只有已经不到一天了。

**************************

“让我们进去,有非常重要的事要禀报城主!!”

听到城堡外有吵闹声,刚回到城堡里的梅里城城主雷斯不得不询问一旁待命的侍从唤来。

“发生什么事了?”

“那个……是有几个佣兵新手想要见您,他们已经在这吵了一天了。”

“怎么,连这些刚出道的年轻人也想去百蔷薇助战吗?那可不行!虽然勇气可嘉,但我不能让他们把性命丢在那里。”老城主知道白蔷薇已经无往,他今天已经在全城通告,兽人即将南下的消息。商人富贾大多都已经逃出去,就连一些平民也开始收拾家当,准备往别的城镇躲避随时可能到来的兽人大军。

“让我们进去!!”

自由流浪者佣兵小队被守卫城堡的卫兵拦在大门之外,他们迫切的想与城主会面,好告知暗夜精灵可能要返回地面的消息。

由于白蔷薇被围城的消息一直被封闭着,除了商盟和少数人知道外,梅里的居民几乎不知道这事。而雷斯城主宣布消息时,几个来自异乡的外地人又都在城外,错过了得知兽人即将南下的事实,他们至今还不知道梅里城即将要遭遇的大难。

“快回去,这不是你们能来的地方!”卫队长里奥恼怒的看着门外的佣兵,知道他们要说的是关于那个被少城主放走的通缉犯,要是城主知道了他也难逃罪责。

“我们一定要见到城主,有非常重要的事要禀报,麻烦你通报一声。”

“回去!城主已经休息了,有事明天再说。”一边敷衍着,里奥一边唤来自己的心腹;“待会找人跟着,打听他们在哪落脚,随便找个罪名要么把他们关起来,要么就赶出城去,你自己思量着办。”

正要心腹退下,里奥却看见城主披上一件外袍就出来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

“大人,几个小佣兵,不值得您出来的。”

“我是问他们在吵闹什么!”发现卫队长神色有些紧张,深知他脾性的雷斯知道他一定有事隐瞒自己,不由加重了讯问的语气。

“城主!我们有事要告诉您!!”

“让他们进来。”

已是秋末,室外的气温开始降下,雷斯打算在大堂里招呼这几个年轻人。

“说吧,你们有怎么要紧事。”让仆役给自己倒了一杯热热的科科茶,尚无睡意的老城打算听听佣兵所谓的“重要事”究竟是什么。

“城主,事情是这样的……今天卫兵在森林酒吧里抓走了一个通缉犯,之后又不知什么原因把她给放了,我们觉得奇怪就偷偷地跟踪了那个通缉犯,没想到她却与躲藏在矮人之丘树林的暗夜精灵有密切的联系,不过由于我们听不大懂暗夜精灵的语言,只知道北方、地面还有祭司等几个名词。”埃鲁森代表众人发言,他的话立即引起了雷斯的重视。

“你是说暗夜精灵……里奥,这到底是怎么会事?”

“大人啊,您别信这几个小毛头的话,他们是在欺骗您。那个女逃犯怎么可能和暗夜精灵有关系,我们今天傍晚抓她时根本就没有反抗她……”一时情急下,发现说漏了嘴,里奥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可他的大嗓门已经让屋子里所有的人都听到了他的发言。

“里奥!!”

看到城主严厉的表情,卫队长只好把下午的事全招了。

“不关我的事啊,是朱利安少爷要把她放走的,说是让那个囚犯去察探街头谣传的暗夜精灵袭击盗匪团是否真有此事……啊,朱利安少爷!”看到不知何时站在楼道口脸色阴沉的少城主,里奥不敢再出声,朱利安那要吃人的目光吓得冷汗之流。

“你给我下来,朱利安!把事情的前因后果给我好好的解释解释。”

“……”

朱利安沉默的坐在大堂的长椅上,一句话也不说。没办法,雷斯只好把气出在倒霉的卫队长身上。

“你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冤枉啊,城主。是、是朱利安少爷,他要小的放掉那个女囚犯的。”

“女囚犯……”雷斯听到好几次提起这词,起初他也没在意,但听里奥这么一说他心中也隐约有了底;“是那个莫亚·法西么?”

“对,就是她。”

“胡闹!!”经里奥的确认,老城主雷霆大怒,他转向一言不发的孙儿;“你怎么能如此,你明明知道……她要是有个万一,你怎么向你父亲交代?”

“死了才好!像这种破坏别人家庭的女人……为了她,父亲抛妻弃子、甚至自毁容貌,二十年如一日的蜷缩在那个荒凉的沙漠监狱里,如今又遇上兽人围城、凶多吉少,我怎么能任她大摇大摆的离开!哼,就算她头脑再在厉害,遇上暗夜精灵也必死无疑,我这也是为母亲出一口气,她……”朱利安被祖父一骂,也大声反驳。他心中燃烧着无法熄灭的怒火。因为这个女人,母亲抑郁成疾、祖父操劳过度、自己从小就没有享受过父爱……都是因为她……

“城主,不好了,您快来看哪。好多……有好多的蜘蛛!!”

雷斯张口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从门外冲进来的卫兵给吓了一跳。

“蜘蛛?”

当雷斯赶到西城墙上,看到的就是大量的蜘蛛排列着整齐的队伍前进,仿佛像一支将要开赴战场的部队。

也随着一同赶来的自由流浪者佣兵小队也很是吃惊,尤其是迪雷达瓦,猎人出生的他还从未见过种类不同的蛛怪可以混合在一起。

“剑蛛、巨毒蜘蛛、食腐蜘怪、洞穴蛛……太多了,究竟是什么原因会让它们聚集在一起。”

“嘎呀………嘎啊……”

一阵刺耳的尖啸声在空中响起,不断有蛛怪应这十分类似女人尖叫的响声从森林、地穴、土丘下冒出,加入到蛛怪大军里。

“看!那是什么!!”一个守卫先看到天空中的一个鸟群,在飞过梅里上方时,依稀可以看鸟群身上有许多模糊的影子,而最前方白色大鸟身上有个手持号角的黑影,那尖锐而凄厉的怪声就是从号角里发出。

“城主……”

“不妙啊……那个方向是……白蔷薇。”

卷七 白蔷薇战役 第十一章 奇袭(中)

白蔷薇,白石之城。建筑在吉尔库特山脉尾部军事要塞格里格的扩建城镇。

城市的北、西、东三面皆为浩瀚无际的克里恩大沙海,因吉尔库特山壁过于高耸陡峭,加之山中生活着大量的飞龙,人类乃至大部分部族都无法翻越。因而,据守在新月峡谷尽头的白蔷薇就是沙漠通往南方富庶平原地带和人类国家的唯一途径。

作为对抗兽人的一座重要军事要塞,格里格拥有十分完备的防御军事,无论是城市的选址、修建无一不是按照最严格的标准操办。

如今,用残破已经不足已形容这座历史悠久的小镇。连续六个月的围城,已经让它满目创痍。

抛石机、弩箭、长矛和魔法在白英石的墙壁上密密麻麻的排列出惨烈的痕迹,昭示着它曾经历了怎样严酷的战斗。

***************************

英雄历3235年赤月30日

清晨,两个打着哈欠的士兵换下了夜班的同伴。

“穆恩,你说那些兽人今天会进攻吗?”

“不清楚,这还得看天境之光的运行情况。这个防御结界太古老了,时好时坏,你最好祈祷它今天能正才运转,否则的话……后果不刚我说你也清楚。”老兵对刚成为他搭档的年轻男孩解释,;“反正兽人的进攻也是根据界结的运转来决定是否进攻。”上一个搭档在上次兽人袭击中阵亡,这个叫肖的年轻人正是顶替他的位置成为一名新的哨兵,为了保卫家园,就连这样农民出身的小孩子都上前线了,帝国的那些高官和将军们都在干什么,为什么还不派遣军队支援,照这样下去,不出一月,白蔷薇必被兽人攻破。梅里、莱恩、夏尔玛、多梅斯特等边疆城镇都会陆续陷落,到那时,死的可就不只十万居民,这片东大陆的粮食高产地是整个大陆密集的人口聚集密度最大一个区域之一,真的兽人南下,那会造成怎样的灾难,穆恩不敢想象,他只能祈祷,明苏的军队早日来到。

“毕尔菲特,还是没任何关于军队支援的消息吗?”靠在精美的落地窗前,西斯塔尔凝视着徐徐升起的太阳。他原本是在六个月前就该要返回南大陆的,为了替莫亚取回在格里格监狱的档案才遇上兽人袭击,这一留就没有再能离开。

幸好白蔷薇有通往梅里的秘密通道,围城一月后,梅里派出了大量的佣兵,这才缓解了被困月余的白蔷薇。粮食、武器、城防装备都源源不绝的运输而至,就连居住在附近一些农民和冒险者都自愿的参与到保卫白蔷薇的战斗里。

“没有任何消息……有传言现明苏帝国皇帝并非正统继承人,他篡夺了原本是兄长、即第一王子威伦的王位。现在国内分别拥护两位继承人的党派、军阀与贵族正闹得厉害,自然没空管我们边疆小城的安危。”

“唉……”暗夜精灵的内部斗争何尝不是如此,已经有许多的家族和生命葬送在名位“权位”的战争中。西斯塔尔无奈的冷笑,因为有一半白精灵的学统,他在受力量、杀戮吸引的同时也厌恶无意义的流血和战争。

突然,地面开始剧烈地晃动起来。城市中央高耸的方尖塔颤动着,塔顶象征着结界运转的白光缓缓地熄灭——防御界结又一次失灵了。

毕尔菲特焦急地走进方尖塔,十多名身着各色长袍的法师神色委靡的在魔力控制室里围成一个圈,他们连续多日维持界结的运转,已经用尽了全身所有的魔力。

“不行了,我们支持不住了……这界结已经……”剩下的话,法师们都因魔力透支而无法清楚的讲出,但毕尔菲特已经明白他们的意思,他转身离开。

“卫兵!传令!全城备战!!”

紧急的备战钟声响彻白蔷薇,在所有人都开始进入战前准备时,在城外扎营的棕色的兽人也开始行动起来。

“陛下,敌人的防御界结又失灵了。”透过魔力水晶一直在观察白蔷薇的诺丁兽人大祭祀纳梵向伟大的兽人王克鲁玛报告;“该是吹响进攻号角的时候了。”

克鲁玛从王座上站起,它举起挂在腰间的红色长角,深吸一口气运足兽人那么一丁点魔力,使劲的灌注在它所吹出的气息中。

“嘟……嘟……嘟”

悠远的号角在整个兽人大军中回荡,听到这号角的兽人都开始双眼充血。

“噬血狂暴”在兽神器“战角”的扩大下发挥得淋漓尽至,原本就比人类在力量上更占有优势的兽人现在完全屏弃了对死亡的恐惧,迈着破坏一切的步伐冲向千疮百孔的蔷薇城。

“嘿哟……嘿哟……”体形高大的他玛兽推着巨大的撞木在四周兽人士兵的保护下缓缓推近。

“投石车!”已经退守到最后阵线的军团长伊德森指挥着后方的投石车发动先一轮攻击。

巨大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1 2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