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黑暗学徒-第1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炎魔,为了生存,它必须夺取眼前之人的身体,本体已开始沉死,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去等待同族的救赎。

莫亚,为了生存,她必须摆脱炎魔的灵魂侵袭,否则她不是被挤出自己的身体,就是最终被同化,直至完全消失。

双方都尽一切力量相互推挤着彼此,两个灵魂都为了生存而苦苦挣扎。

这种意识上和魔力上的对抗自然对周围的环境有所影响,当然也引起鹫狮的注意,他们急忙丢下魔力防御已经被破坏得差不多快的魔龙,直扑森林里唯一的空地。

'快出去,等伊基回来了我们两个都得死!!'

'机会只有一次,我已经没有等待下一个人的时间,等我夺取了你的身体,要收拾它们还不是易如反掌。'

'我身上有禁法咒,你的高阶魔法根本无法使出,用武力解决?这样的赢弱的法师身体绝对不是当战士了料,你即使抢去了也没有,倒不如和我签下契约,凭借灵魂洛印,等我完成了战争祭司的高等试炼后,说不定就可以帮你恢复因已经完全石化而僵死的身体。'

'哈……小鬼,你这些话去别人或许会有用,黑暗生物的共通性——绝不信任和多疑,别忘了我们现在灵魂相通,你一切思想我的可以清楚的读到……等事成之后就把我碎尸万段,这正是你真实的回答。'

'……'被读出心思的莫亚哑口无言,她不知道该如何对付一个可以知道自己内心又已经侵入身体半数的灵魂体。

'那些人类所制造的禁止法咒施展的禁锢对我根本就没用,你连“力之本源”都不了解也想参加战争祭司的试炼,真是有够愚蠢!!'边用言语打击莫亚的信心,炎魔边加紧侵入的步伐。它的话果然对莫亚产生了不小的冲击,稍微一松懈又被失去了近三份之一的身体控制权。

眼看大群鹫狮从树林中鱼贯而出,莫亚不由绝望的咒骂,身体的控制权几乎已经落在炎魔手里,石化兽伊基也赶回来了,无论哪一边她都不是对手,这次是真的完蛋了……

“嘿……你们这些笨蛋!”

一直躲在树林里的黑妖精扎克运用它并不强的魔法张起一张树藤大网,暂时缓住了伊基的进攻。

“主人,快逃啊!!”

和黑妖精同样胆小的路奇也在次时冲了过来,用利爪和尾巴抽打撕扯着困在网中的石化兽,为了救莫亚,它已经顾不上自己的安危,一心想的只有把老大从危险中解救出来。

“崩败、溃散、死亡、幻灭。无尽的苦难、无尽的地狱,以我深渊之主的名义降下愤怒的灾焰……”

炎魔借着刚得到的身体控制权对伊基施展了首轮攻击,才刚完成它的第一个法术,就开始咏唱第二个魔法。

“火的妖精、风的精灵,以卡塞雷斯之名,履行大地的契约吧!!”

正为了逃脱熊熊大火的鹫狮还没有从上一波攻击中挣脱出来,第二波的魔法袭击已经降临。

赤红的天空裂开一条缝,落下数十颗燃烧着的陨石,带着尖厉的呼啸直扑石化兽群。除了一部分伊基被缠住无法动弹之外,有大部分是因为茂密的森林挡住了它们的视线,也降低了飞行速度,为集中力量而聚集的群体攻击战术反而加剧了死神的脚步。

路奇被也笼罩在火焰之中无法脱身,而控制了莫亚身体的炎魔操纵着陨石落下,打算一次就灭掉这群害它被困此地多年的石化兽。

莫亚,你这个懦弱的白痴,竟然要胆小的路奇和势利的黑妖精救你,面对恐惧和死亡,这么轻易地就放弃了,还发誓要报仇,就这种心态能成功吗?

焦急、后悔、愤怒、不甘和仇恨等数种情感猛然爆发,已经掌握了身体控制权的炎魔大吃一惊,都已经到了这份上了,这小鬼还不死心、还想反抗吗?而且那涌现的强烈情感也让它无所适从,对于一个以争斗和杀戮的魔兽来说,人类复杂的情感是它们绝所不能理解的。

往日的种种回忆一一闪现。

几个好友的背叛,至使她落入监狱,在绝望和苦难中度过了三十年的黑暗的牢狱生活……

毕尔菲特;名义上的弟弟,并没有在一起生活太久;但为了能救她,却不牺冒着生命危险顶替外出时意外病死的前典狱长,为此还自毁他原本最重视的英俊外貌……

小盗贼路奇,只不过是偶尔好心出手救下的小男孩,未料心存报恩的他不记恨一次又一次把他当诱敌的诱饵,在生死紧要关头却没有逃跑反而冒死回来相救……

黑妖精扎克,无论它是报着怎样的心态来救自己的,光是这势利的矮子会亲自参与到危险之中,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不!

我不愿意就此放弃!!

我还没有复仇!!

还没有让那些可恨的家伙们尝到相同的痛苦,怎么就可以放弃!!

我还不想死!!

还有许多……许多的心愿……没有实现……

'把我的身体还给我!!'

交织着复杂的情感,莫亚反扑,誓要夺回自己的身体。

'绝不让你得逞……'

炎魔惊觉自己正在逐渐丧失对新躯体的主控权,他不甘的怒吼、挣扎,但这次他的精神攻击无法洞穿莫亚强烈的感情护壁,再度被压回了冰冷的石像之内。

“以加西亚之名,赐予你安宁。”左手张开月神特殊的安宁法咒,强制性逼迫炎魔暂时停止了试图的反抗的魔力,而后咬破右手中指,在炎魔的石像上画下与魔宠签定契约的咒文,随着十二芒星快速渗透消失在石像表面,炎魔愤怒的咆哮也没了声响。

“……以莫亚·法西·特路特·路德维西之名……背弃……的灵魂,赐予你新的身躯……”

断断续续背完炼制魔像时必须的咒文,莫亚从怀里掏出最后一个魔力球丢在地上。

“碰!”

清脆的破碎声之后,女妖在烟雾后显露出带有惊讶的面孔。

“哟,小鬼,不错嘛,竟然把炎魔炼成魔像了。看你的样子,虽然是有些坎坷,但总算是把这麻烦的家伙搞定了。恭喜你,通过这次试炼。照约定所说的,就开启时空回廊吧。”

斯芬斯尔全身发出一道耀眼的光芒,同时以莫亚为中心的森林也笼罩在一片白芒之中。

连同火海中的伊基、路奇以及和跑向莫亚的扎克,全都消失在这神秘的白芒内,大范围的时空回廊已经把他们传送出深渊魔域。

“竟然把十九位长老之一的炎魔的卡塞雷斯都炼成魔像,这小鬼真的只是一名深渊祭司吗……”

目送消失的传送时空回廊,女妖自语。

卷七 白蔷薇战役 第一章 回归(上)

英雄历3235年赤月23日

自暗月之塔升上地面已经八个月,九大家族的私下相互较量又之两个家族永远成为历史,新进加入的两个家族都磨拳檫掌,为的就是能利用“权位”之争提升自己的地位。

今天,排名最后的四个家族私下协议,务必要把已经升至第三的路德维西家族覆灭。他们家族最近刚得到的祭司突然失踪,如果不是刚增加了实力,只怕早成为又一个“权位”之争下的牺牲品了。

原本按暗淡的夜之塔突然爆发出耀眼的红色光芒,迫使已经进入备战状态的各族都停下进攻的脚步,在元老院的强制启动下,召开了只有九大家族族长才能参与的紧急会议。

“大长老,您召见我们究竟是……”第一家族族长塞班还未说完自己的疑惑,大长老就阻止他的发言,并命令士兵将八个月前才新加上的第五张深渊祭司的座椅撤下。

看到这一情景,路德维西族长哈桑德拉心里猛地一紧,放在座椅扶手上的双手也因太用力而发出微微的白色高温,在昏暗的议政厅中犹为明显。注意到这一情况后,其余的八大家族都心照不宣的扬起笑容——路德维西家完了,这是他们内心一致的想法,但未料大长老却让士兵把座椅摆放到大厅中央,那儿曾是已经空缺了八百年之久的最高席位。

“今天召集诸位族长只有一件事。”大长老以兴奋的表情,为九位族长解释;“我接到深渊祭长的通知,莫亚·法西·特鲁特·路德维西刚通过试炼,成为我族目前唯一的战争祭司!!”

**************************

“等等……白玲、拉特、巴隆安,你们走得太快了,等等我……你们要去哪?”黑暗中,看到几个熟悉的身影越过自己,一直在黑暗中奔走的莫亚欣喜的走上前。

“原本一直都是你走在前面的,现在该换换位置了。”转过身,一脸狰狞表情的白玲眼睛里透露着疯狂;“莫亚,你已经被施展了永久性“禁法封”咒法,一辈子都不可能在超越我了……”

“对啊,她已经废人一个。”同样面容扭曲的拉特拉住身边的巴隆安大笑;“是吧,巴隆安,进了格里格监狱就已经算做是死人了吧。”

“就算她命大不死,我也会让她一辈子都生活在黑暗之中!”

“不!!!!”

被回忆所困,莫亚猛然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已然回到六个月前离开的地方——夜影神殿。

“你终于醒了。”

祭长萨尔托从阴影中现身,六个月不见,他又苍老了不少,那双虽已有些许浑浊的眼瞳依然如初次见面,充满了睿智与力量。

不用多说,莫亚也知道,她已经离开可怕的深渊魔域,回到暗夜精灵族的夜之都,这里虽不是什么好地方,但凭借着深渊祭司的身份,至少她是安全的。而且说到祭司……想起自己的试炼,她连忙从冰冷的地上爬起,这才看到除了路奇、扎克倒在一旁外,不远出还有炎魔黑红色的巨大石像,以及数千只横七竖八躺了一地的石化兽伊基,把原本空旷的大殿一下子变得拥挤起来。

若不是看到眼睛还“骨碌骨碌”的转动,莫亚差点就以为他们都已经死了。

明白莫亚此刻的心思,萨尔托出声解释了她的疑惑;“夜影之殿乃黑暗主神·夜神哈斯的殿堂,出身黑暗一族的生物除了神职者,谁有权利站立在神的领域内?”

这就是神的威压么……

看到不可一世的炎魔石像翻倒在地,莫亚也稍微明白了,在神的领域里,神是独尊的,自然也不会允许在他面前有任何不卑微的存在。

“没想到你不但完成了试炼,还带回了如此丰盛的战利品,的确没有辜负我的期望。”萨尔托指着高高的祭坛;“上去吧,看看主神会对你降下何重神喻。”

带着兴奋和畏惧,莫亚战战兢兢地走上只有高阶祭司才能接近的神之祭坛,那里是祭司聆听主神神喻的神圣只所。

在祭长低吟的祈祷声中,曾赐予了深渊祭司荣誉的黑暗主神雕塑微微颤动起来,在隆隆声中喷涌出黑色的雾气将莫亚紧紧包裹住。

'你想得到什么,我的子民?'

浑浊、模糊却有带着不可抗拒的声音在莫亚脑海里直接回响,心灵上的直接交流像一把巨锤不断敲打着她相对主神而言无比脆弱的心灵。

'变强,我要变得比任何人都强,然后复仇。伟大的神祗,能恳请您解开加诸在您仆役身上的可恶枷锁吗?'

'吾在诸神之战后就与群神立下契约,永不再介入地上界一切事物,自然也不可能去改变已成事实的历史。不过……作为我的代理者,我将赐予你行使之力。'

再度领略了一番与获得深渊祭祀时所必须经历的痛楚,满头大汗的莫亚脚步蹒跚地走下祭坛,她这才发现另外三名深渊祭司不知在何时进入神殿,他们将双手交叠在胸前,微弓上身,向她施以神职者对上位者特有的礼仪。

“喔……这是……太令我惊讶了……”萨尔托激动地走上来,痴痴的盯着莫亚在主神灵识降临时获赐的物件。

看到大祭不大对劲的目光,莫亚下意识的抬起手,看着和主神对话后,手上突兀出现的这件器物。

五个缩小的头颅被黑色的锁链串联在一起,分别套在左手的五个指头上,如同五个相连却又彼此独立的戒指,最让惊奇的是,这五个各自不同脑袋不但栩栩如生,就连它们的表情都不时地变换着,仿佛像活着一样,仔细一听,似乎还能听到痛苦的呻吟声,光是看着它就有种恐惧的感觉。

萨尔托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真的……真的是那件器物么。这个年轻的特鲁特后裔真的就如此受到主神的眷顾,连那件传说中的兵器也赐予给她?

“这是什么?!”看着祭长欣喜若狂的面空,莫亚不禁好奇,这有如钉死在手指间的怪东西真有那么好吗?为何萨尔托一向平和的脸上也有难掩的羡慕和她再也熟悉不过的嫉妒表情。

“……是神器,黑暗主神能赐予凡人的神器中攻击力最强的一件兵器——受难的指环!!”

费了很的的定力,萨尔托才制止了心中强烈的贪欲,他知道自己绝不可能获得主神如此的神恩,即使打倒莫亚,把神器抢到手也无法行使它的威力,深渊祭长已是他所能获得的最高地位,若想使用神器必须得到主神的应允,否则不但无法使用,甚至还会招至反噬。

“你说什么?这是神器!!!!”

莫亚震惊的瞪着自己的左手。

这丑陋、甚至是恶心的玩意是神器?!

“唉……”

叹了口气,萨尔托为莫亚不识货而感到惋惜,如此出名的神器竟然不知道,真不知她怎么学习黑暗魔法的。气归气,但还是为刚成为神器主人的莫亚讲解这件神器的功用和来历。

“受难的指环是由五个微缩头状物组成的神器,每个头颅不但拥有各自的思想、能说话,还可以同时吟唱五个咒语,这是因为指环内封印着五个强大的太古亡灵;光明神族—多米艾、暗黑神族—梅达瓦丽、巨人族—崔亚那、不死族—特莱、魔族—穆莱西尔,他们都是被夜神哈斯打败后封印。这件武器不但可施展多达五种的魔法攻击、防御、辅助,还有附带有魔法防御结界,所有高级以下的精神、物理、魔法攻击皆可无效化。黑暗主神·哈斯引以为傲的三大魔道具之一,用天然魔力水晶、魔法秘银、暗黑魔金和死灵王的肉体骷髅浓缩制造而成,里面灌注了大量的黑暗魔力,被誉为黑暗一族神器中的神器。”

卷七 白蔷薇战役 第二章 回归(下)

“虽说是神器,但你也别高兴得太早。”萨尔拖一盆冷水立刻浇灭了莫亚的兴奋,她正为此事而高兴,听祭长这么一说便赶紧询问原由。

“所有的神器都有一个特性——神恩。神恩越强,才越能发挥它原本的力量。毕竟,你不是神,只能说,你发挥出了这件神器百份之几,或千份之几的力量。而且,如果不是神的真正授权者,非但无法使用神器,甚至还可能会产生反噬作用。不过也有例外的,比如大地女神的神器‘丰收’,这件空间神器不会伤害到使用者本身。还有,就是光明女神的神器‘慈爱’,虽非像你手上的受难的指环一样属于顶级神器,但它却是一件任何生物都可以使用的神器,也是唯一没有使用种族限制的一件神器,即使是黑暗一族,也能使用它,不过,前提是你必须以善良的信念来启动,方可使用它的力量来施展救治魔法,就算是个毫无魔力的普通人也能使用这件神器。”

“也就是说……越高级的神器限制也月多?”

“嗯,虽不是绝对,但也不差多。”

凝视着手上不停变换着痛苦表情的神器,莫亚开始猜测,按照萨尔拖所说,属于顶级神器的受难指环,它的使用限制又是什么呢?

“根据史书记载,受难的指环一共出现过八次,每次的持有者都是特鲁特后裔,而且时间的间隔均在千年以上。因此我判断,它的使用限制应该是血统和时间——最纯正的黑暗后裔和每千年一次的遴选。此外战争祭司、鲜血、争斗都是必须的要求吧。”

听了萨尔拖的分析,莫亚也觉得很有道理,她恰恰就符合以上的条件。血统、时间和战争祭司的身份都有了,司愤怒战争、仇恨和杀戮的夜影之神之所以会选中她,是不是因为她心中燃烧的复仇之火?又或者是那急切想要报复的杀戮之心?还是那足以填满深渊魔域的愤怒?以及为了帮暗夜精灵复国而即将挑起的战争?

那些隐身于历史背后、神话之中的诸神真的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吗?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祭长的话打断了莫亚的感慨,她一整神色,再度恢复自信。仰望着高耸在神殿中无语俯视四周的神像;“召开一次会议,我想,有必要把暗夜精灵族千不变的规则好好改一改。”

***************************

“砰!!”

召集全体暗夜精灵集合的烟火在夜之都上空燃烧,耀眼的强光立即把城内十九万居民集合到神殿前的中央广场上,这个巨大的石板庭院以前就是专门用于集结军队的,曾容纳过超过三十万的军队同时集合,因而把目前所有的暗夜精灵都集中在广场上还绰绰有余的。

命神殿守护兽在神殿前方清理出一片空地,调动所有家族的牧师和神官把被黑暗主神威压制服的石化兽搬移出神殿,同时为了防止它们反抗统统都施以黑暗枷锁困制住,魔龙路奇和黑妖精扎克则跟随在莫亚身后,一同站立在神殿的石阶上。

“老大,好多人耶……”

“主人,扎克想……”

“闭嘴!你们两个笨蛋,从现在起不许说一句话,免得给我丢脸。”

看到萨尔托正在给整个石阶施展区域性的影音扩大术,担心二者会出现不合适的言论,莫亚最后为保险起见,还是给他们施了“禁言”法术。

至于炎魔卡塞雷斯,由于仍有反叛之意,莫亚就将它丢在神殿里,她打算等所有的事都基本完结再去好好收拾这叛逆的魔兽。

“各位,暗夜精灵的所有族人们。今天,我要向你们宣布一件事情。”深渊祭长萨尔托举起手中的权杖,四面八方的暗夜精灵族立即停止他们的议论,专心聆听他即将宣布的重大要事,被急召而来的各位长老和九大族长都静立在距神殿最近的地方。

“我族自与特鲁特人分裂以来,已有千年,复兴我族往日的容光一直是历任祭长和各位长老们心中的愿望。现在,我非常激动的告诉你们一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六个月前,前往深渊魔域进行试炼的深渊祭司莫亚已经安全返回。这次,她不但带回了六千六百九十三只石化兽伊基作为战利品,在先前的神喻中还容获了主神的恩赐,获予了有黑暗系神器之首称号的神器‘受难的指环’,成为八百年来第一位战争祭司!!”

十九万暗夜精灵在短暂的沉默后沸腾了,整个夜之都都为这个消息而欢呼,神的眷顾与恩泽再度回到暗夜精灵族,恢复往昔的辉煌不再是梦想,这怎能不叫他们兴奋和喜悦。

“在这喜庆的时刻,我想宣布一件事。”换下在深渊魔域中因试炼而破损的祭袍,以华丽的礼服代替正在赶制的战争祭司法袍,莫亚接下萨尔托的发言;“权位的争夺一直是暗夜精灵族千年不变的传统,我虽不想过多的干预,但仍不得不以战争祭司的名义宣布,从即日起停止一切内部的权位争斗!”

这席话无疑是给一口深井投下一块巨石,暗夜精灵们纷纷议论,不知道为何要终止他们遁寻多年的规则。

“原因,很简单。因为你们不够团结。想要复国,暗夜精灵还有许多的障碍,首先我们得面对沙漠中的兽人,他们虽然愚蠢但在团结上却远胜暗夜精灵。一致服从上级的命令,这样一支队伍绝不好对付。试想,当你们在前线拼死杀敌的时候,有谁愿意还要分出心思应对不知从何处袭向自己的匕首——一把来自同族的匕首?”看到暗夜精灵全都沉默了,莫亚才继续她蛊惑人心的演说;“血腥和杀戮、野心和权位,虽是献给主神最好的祭品,但他并不希望自己的眷族过于自相残杀而削弱自己的势力,这是任何一位神祗都不愿见到的。看可你们的数量吧,高等生命体要孕育出一个新生命要花费多大的时间和精力?是何等的困难?而毁灭一个家族仅只是一个月、十天甚至是几个时辰就够了。为什么要互相残杀?为什么不把你们手中的利仁对准外族?对准那些迫使你们常年潜伏于地下的宿敌?族人们,高举你们手中的武器吧,如果你们渴望强大、渴望重现暗夜精灵昔日的辉煌,那么团结将是你们唯一的途径!去战斗,去夺取原本属于你们的王国和土地,让丑陋愚蠢的兽人和贪婪的人类再度臣服于我们的脚下!!”

夜之都颤抖了,所有的暗夜精灵都拔出了随身携带的武器,高举着、怒吼着,他们以此回应、宣告自己的答案。

“很有天份呢,她的确不负‘战争祭司’的称号。”悄然靠近深渊祭长,大长老仅以他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赞叹。

“……的确非常好,远远的超出了我的期许……”看着站立在前方接受大批暗夜精灵宣誓跟随的莫亚,老祭长露出了欣慰的微笑,他的愿望在不远的将来一定可以实现。

“不,我用这个就好。”

拒绝了家族士兵递上的华丽斗篷,莫亚仅着一件普通的黑色旅行者斗篷,她骑上路德维西家眷养的地蜥准备向地面出发。

夜之都自暗月之塔上升后就与外界隔绝了八个月,她打算亲自到地面上去查探。

“不多带些护卫吗?”仅十二名刚通过深渊骑士考核的年轻精灵战士一但遇上大规模的敌人是没有胜算的,如何发动神器还是个未知数,就这样冒然去地面,还是太危险了。大长老有些担心。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6 2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