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黑暗学徒-第1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与光明神殿神光让人感到舒心的奇迹魔法不同,“黑暗气息”这种环境魔法只接受带有黑暗力量的事物,任何不符合条件的生物进入其中都会被诅咒而亡。

象征纷乱、愤怒、憎恨、破坏的黑暗主神·夜影之神哈斯的雕像在昏暗的光线里变得格外模糊,就像他不可预测的神喻一般——神秘而诡异。

深渊祭司长萨尔托独自凝视着高耸在神殿中央的塑像,黑色的祭袍让他几乎与弥漫着黑色迷雾融为一体。

“祭长。”

听到莫亚的呼唤,沉浸在自我思考中的萨尔托睁开双眼,从黑色祭坛走下,在依稀可辩的微弱光线里,他的容貌相比一个月前的初次见面已经有少许衰老。

表面上面不做声,但莫亚心里却十分震惊。

精灵,是创世父神自龙与巨人之后创造的第三个生命,几乎不朽的他们最少也有七百至一千的寿命。从六十岁成年到死亡,精灵都会一直保持着年轻的容貌与精力充沛的躯体,一但出现衰老现象,那就代表该精灵的生命之火即将熄灭。

萨尔托是第一家族郎克的贵族,亦是所以祭司中、长老中最年长者,他曾亲眼见证了暗夜精灵由辉煌到衰败的千年历史。如今,苍老爬上了他英俊的脸庞,这位暗夜精灵族最年长的智者也将迎来死亡。

“你已经发现了吧,我时间不多了……拼着一身千年修为,最多也还能再多活三、五年。对于一个两千七百五十岁的精灵来说,已算是尽头。但对于一个入主神殿六百年的深渊祭司而言却是刚刚开始。”

轻轻抚模着墙壁上精美的浮雕;祭长的思绪有那么一瞬回到了千年之前。雄伟的暗月要塞汉密托亚与夜之都菲尔奈特如同表里,在那个辉煌的年代,暗夜精灵族降伏了狂暴的兽人,驱走了盘踞在幽暗地域的原住民妖魔,甚至与深渊魔域里的魔龙族成为战争同盟。

那时的暗夜精灵是何等的风光,刚刚踏足东大陆的人类怎敢踏入夜之森林半步,就连自傲的白精灵也承认暗夜精灵王国的存在。可自从与特鲁特人分裂后,逐渐失去神眷一族的暗夜精灵也再难获主神的恩宠,慢慢退居地下、被兽人、亡灵、人类侵入领地,暗夜精灵的“黑暗游荡者”的威名早已荡然无存。

看着亲族同胞沉浸在血腥的权位争斗中,深渊祭长不禁兴叹,他要何时才能暗夜一族重见往日的辉煌?重建昔日强盛的王国?

莫亚·法西,这个纯血统直系的特鲁特人的出现,让已经开始衰老朕兆的萨尔托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身为神眷一族,特鲁特人可以随意选择二十三位主神之一作为自己信奉的神祗。但数千年的混血早已冲淡了他们传自远古神灵的血统,在特鲁特人几乎灭绝的如今,作为两位同属黑暗一族月神与夜神父母所孕育的后代,直系纯血统所拥有的神恩远超常人,这威力萨尔托已经在刚结束的战斗中得到证实,也更加明确了他在祭司仪式上萌生的想法。

“我希望你不要参与家族之间的权位争斗,这不但危险也对你加入暗夜精灵族的本来意愿毫无利益可言。”

祭长的话顿时把莫亚惊出一身冷汗,莫非他已发现自己的不良动机?

“我听说了你的遭遇,虽然可怜也可叹,却不可取。复仇本身就是一把双刃剑,在战胜仇人的同时亦在毁灭仇恨者本身。我对你有非常高的期待,不希望你为了完成复仇而毁了自己,况且以你目前的能力要想复仇也之能称为不自量力,是吧?否则也不会蜷缩地底,等待已经前往地面世界的西斯塔尔带着身份暴露的消息返回。”

浑身冰凉,心思完全被看似和蔼的祭司完全猜透,莫亚突觉夜影神殿可能就是她的埋葬之所。

正是明知自己的仇人有着怎样的势力,莫亚才选上潜伏在战神神殿做眼线的西斯塔尔。一旦他有任何举措,来自仇敌的阻力绝对会让他身份暴露,到时势必会引发整个暗夜精灵族与人类的对峙。到那时,身为祭司的她绝对有理由发动对仇人的格杀,得罪了整个夜之都,任凭是什么家族或势力都无法抵御素以暗杀著称的暗夜精灵。

三十年来一直被压制在格里格监狱,并非是她没有努力逃脱,而是仇敌一直利用自身的势力施加各种压力,要她永无出头之日。如不是乘法皇去世的机会,大概只有在他们死亡之后才能逃出监狱,可到了那时,复仇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利用暗夜精灵去完成自己目前无法达成的复仇,这个念头在西斯塔尔提出交易之时便在莫亚脑海里成形。这是个危险的赌注,如果被发现的话,恐怕连思想比普通暗夜精灵都来得单纯的西斯塔尔也不会放过她。

暗夜精灵因为独特的外表一直无法在地表安身,他们好战血腥的行径也不为人类世界所接受。这么一个难得的眼线如果是因为故意而暴露的话,就算已经升为祭司,大概也不会逃脱元老院和的制裁。

“你打算把我交给元老院吗?”

莫亚镇静的反问,屏退其他三位祭司单独与自己会面,祭长萨尔托绝对有另外的打算,只是不知他究竟会要挟自己去做什么。

“虽然暗夜精灵狡猾、好斗、冷酷、残忍,但却从不会违背自己的诺言。对于亲友随时都会成为敌人的暗夜精灵来说,血盟才是他们唯一可以信赖的伙伴。而你,正在破坏西斯塔尔对于你的信赖。他是暗夜精灵与白精灵的混血,差不多快成年才回到故乡居住,现在又常年呆在光明阵营里,思想自然受到了白精灵与人类的影响,如果换做其他的暗夜精灵,你认为自己还能进行得如此顺利么?嘿……暗夜精灵最崇拜黑暗的月与夜之神,专司破坏、谎言、战争、诡计。这样一个追求力量和权位的自私种族,你以为会真如你所愿的帮助你复仇?太天真了,小姑娘。不过,如果你执意要复仇的话,我倒是可以介绍一条捷径给你,就要看你到底敢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和命运做一次赌注了。”老祭司郑重的说出了他的目的;“唯有成为战争祭司,暗夜精灵族才会真正的正视你。”

战争祭司,这个名词莫亚绝不陌生。对于任何个操法者来说,战争祭司都是一个绝对无法忽视的存在。

战争祭司有别一般祭司,因为直接行使主神的赐予的神力,亦是唯一可与“神之地上代言人”的最高祭司并列的职位。竞选者不但要具备良好的身体素质、优秀的战斗技巧,还有要高于常人的神恩,这样才有被选中的可能。

虽然法师可以使用武器作战,但即使一个十六阶的魔导师,在近战上也绝对无法战胜纯攻击型的战士,但战争祭司就不一样了。

和法师不同,牧师的法术来源于自身信仰的神祗,盔甲的厚度几乎不影响施展神术和失败率,但以辅助为主的牧师即使能使用武器作战,他也不过算做是“进攻型术士”而已。战争祭司在战斗方面完全弥补了操法者在近战上的弱点,既可以身披重甲、手持塔盾、使用武器主动进攻又可施展强大破坏力的魔法或是神术,又没有奥术烦琐的限制。正是如此,战争祭司一直是所有神殿最富有传奇的职位。

沉寂充斥着整座夜影神殿,莫亚与萨尔托相互凝视,都想从对方眼中看出彼此真正的意愿。

“你为何要帮我?”

“因为你有这种潜质,错过了就不知道下一位有能力当上战争祭司的特鲁特人是在百年或是千年之后才出现。我希望在我死以前,能看到暗夜精灵族恢复往日的辉煌,在这个前提下,我会帮你完成复仇。只不过,我得提醒你,战争祭司的试炼非常难,首先你得去战士武斗塔学习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战士,之后以祭司之名加入魔法学院学习魔法,最后再传送至深渊魔域做最后的修炼。迁至东大陆四千年,有超过百名的深渊祭司以及无数的神官和牧师都倒在了兼通奥术、神术操法者的道路上,如果你真有成为战争祭司的意愿,那将会是一个非常严酷的考验,你最好考虑清楚。”

面对足以左右自己命运的重要抉择,莫亚陷入了久久的沉思。萨尔托已经保证,就算她放弃战争祭司的试炼,他也不会向元老院告密,她依然可以是风光无限的深渊祭司。

三天后,当莫亚再次出现在夜影神殿时,已经等待她三天的深渊祭长开启了位于神殿角落里尘封多年的传送魔道具。

“祝你好运。”

在萨尔托的目送下,莫亚走进与异界连接的传送阵。带着想要变强的念头,她踏上了未知而危险的试炼之旅。

卷六 试炼 第一章 隐秘

英雄历3235年紫月5日

傍晚,绵绵的细雨为干燥炎热的白蔷薇镇凭添了几许凉意,但对于身处自己官邸里的典狱长来说,下雨并不能驱除他心里的焦急。

自从三个月前发生了大越狱后,毕尔菲特就患上了严重的焦虑症,他不但增加了狱卒每巡逻的次数,也禁止了延续数百年的监狱竞技场。

看着红木办公桌上厚厚的囚犯资料,典狱长再一次诅咒那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前大神官马尔菲。若不是他,号称永不陷落的前军事要塞格里格也不会逃跑那么多的犯人,而且失去了防御结界“天境之光”的庇护,与东方克里恩大沙海接壤的白蔷薇就极容易受到兽人的攻击。

连续运转七百年,由三十名高阶祭祀司共同铺置的“天境之光”已经远远超越了自身所能承载的负荷,当莫亚解除它的运转机制后就完全崩坏,这也是毕而菲特所焦虑的问题所在。

兽人国诺丁,向来以其数十万全民皆兵的强大兵力纵横于卢索荒原南部地区,明苏、海森、奥尼特罗三个东南部的国家就成了它的主要袭击对象。

老皇帝于半年前去世,国内政权交替,又刚大婚的新皇根本无暇顾及边界上的监狱暴乱。一但兽人的大举进攻,凭镇上七万人的守卫部队绝对无法抵御。

以往有防御结界在,无法突破的兽人只能进行一些不痛不痒的骚扰式袭击,可如果他们发现“天境之光”已经毁坏,那么后果则不堪想象——距白蔷薇镇四百里卡(公里)就是著名的商业重地梅里,如果兽人突破了白蔷薇这道防线,六十万人居住的梅里城绝对会是下一个被攻击的目标。

而且缺口一但被打开,以明苏帝国现在薄弱的军事体制绝对无法在短时间内回防,这将会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与伤亡,到那时他毕尔菲特可就是千古罪人了。

“大人。”

书记官劳德推开书房大门,脸色略微有些慌乱的走进来。

“怎么,派去帝都的信使有回应了?”这是毕尔菲特目前最关心的事。

“不,恰恰相反。是您派、不应该说是请求的那个人回来了……黄金蔷薇圣骑士阁下在一楼大厅等您。”

“是吗,这太好了!!”没有注意到手下脸上古怪的表情,毕尔菲特欣喜地冲出书房,这是他三个月来听到的最好的消息。

既然前去追捕的圣骑士已经返回,那就代表莫亚·法西已经被捉回来了。

在轻薄精致的链甲外罩上一件骑士专用的紫色长袍,容光焕发的圣骑士成为所有官员女眷们为之兴奋的讨论主题,仿若出自艺术大师的绝伦雕塑静立在布置得非常雅致的大厅上。只不过,刚到大厅的毕尔菲特没有闲暇去欣赏这种静态的风景,黄金蔷薇独自一个人回来,说明他没有抓到莫亚。

“阁下,请问那个逃犯……”

张开因为讨厌四周女人注视的目光而闭上的双眼,西斯塔尔以优雅姿态伸出左手;“典狱长,可否向你借一样东西?”

“什么?”毕尔菲特机械性的反问,他绝对没有想到战力强横的圣骑士非但没有带回自己委托他追捕的逃犯,现在还向他索要物品。

“莫亚·法西的犯罪资料和所有档案。”

这下,典狱长可就更纳闷了。他实在不明白西斯塔尔为何要一个囚犯的资料,莫非是打算……

“阁下,这并不是个好主意。即使是有您的帮忙,专管案件重审的大法官们也绝对不会同意,在他们看来莫亚·法西这个魔女已经是列为绝对不许入世的危险之徒。”

“把一个无辜的少女囚禁在充满死囚的监狱,就是你们司法所谓的公理和正义?!”

沉默片刻,毕尔菲特遣退所有仆役和士兵,他带着西斯塔尔来到自己的书房,从最角落的书架上抽出了四本厚厚的案卷摆放在桌上。

“这些就是您要的档案。”

翻开案卷,上面记载了无数的案例,从偷盗抢劫到教唆杀人,由轻至重,洋洋洒洒的记载整整三个宗卷。剩下的一卷则是记录在监狱服刑期间的种种恶行;教唆、下毒、暗杀、偷袭……仅是延续的刑求时间就足已让拥有三至五百寿命的半精灵老死监狱。

有这样的档案,就算是长寿的特鲁特人也会承受不住,难怪她要越狱,换做是自己就是拼死也会逃狱。不动声色的审视着莫亚的档案,西斯塔尔心里也赞同她的做法,终身囚禁,这是怎样一个残酷的刑法,远比死刑更能折磨一个人的意志和灵魂。

乘着西斯塔尔阅读案卷的期间,毕尔菲特也仔细的观察着这位行迹怪异的圣骑士,猜测他为何要看一个犯人的案卷。但看到他胸甲上一个独特的纹章后,典狱长露出了惊异的表情。

“那些记录来自不同的地域、国家和大陆,想要捏造出一份如此辉煌的犯罪业绩,没有大法官们的支持,也是无法完成的。你要求翻案重审只是徒劳无功的行为。”

眼看西斯塔尔要把案卷带走,一直在思考的毕尔菲特突然出声,这一席话让西斯塔尔已经握在门把上的手又缩了回来,微微惊讶的看着坐在椅子上的毕尔菲特,他第一次见识到这位担任了数十年格里格最高长官的典狱长的智慧。

仅是从一些细小的地方就知道自己的目的,看来他被莫亚称为“老狐狸”一点也不为过,能被那个狡猾的女人如此称赞的确是有过人之处。而且……

“这背后所代表的意义不用我说,您也该明白吧,有这样势力的仇人环视在外还不如躲在格里格,这样还能多活几年……”

看着典狱长脸上明显的痛惋之色,西斯塔尔猛然意识到,这名须发都已花白的老人竟然在袒护莫亚,从他的语气里不难发现这一点。仔细回想,当初他的确是只要自己活捉莫亚,并说明要毫发无伤的带回来,如果仅是要捉拿逃犯的话,是没有如此必要的。想来是怕她越狱后不自量力的去复仇,为保她性命才要将之捉回监狱。

“为什么,你要袒护一个终身监禁的死囚,甚至为救她不惜欺骗教会骑士,难道你不清楚这种行径一但被发现,不但你的职务不保,就连全族都可能会因次而受到连累,这样做值得吗,又是什么趋势你去对自己做完全没有利益的的事,典狱长??”

“我的名字是毕尔菲特,你可以称我为毕尔菲特·克罗杰·法西。我的家族就只剩我和另外一个亲族,您完全不必要担心我的处境,倒是您现在将要做的事才是会危及到您自己的身份和地位。”

卷六 试炼 第二章 兽人来袭

法西?与莫亚同姓!!

“那你与莫亚的关系是……”

“姐弟。”

毕尔菲特的回答叫西斯塔尔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他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惊讶;“不可能!你们怎么可能是姐弟?!不但身形外貌大不相同,就连血统都不属同族,怎么可能会是姐弟弟……”

“她是由我父亲抚养长大的义女,虽然没有直接的血缘联系,但仍可算做是亲戚。这世间离奇的事多着呢,比如您,身为一个暗月精灵却成为侍奉光明神殿的圣骑士,这不就是最好例子吗?”

握住腰间的魔法剑,西斯塔尔开始不动声色的算计他最佳的攻击位置和方式。虽然不知道对方是如何自晓自己真正的身份,但既然已经被发现了,那他只好杀了毕尔菲特。

除了族人,任何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人都得死,这是元老院的命令,就算毕尔菲特是真的是莫亚的亲戚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发现西斯塔尔动了杀机,毕尔菲特一点也不为自己的命运担心,他知道该怎样化解眼前的危机;“别紧张,我并没有与你为敌的意思。只不过……想确认莫亚的安全而已。我的本意是要莫亚在监狱里多等几年,只要等几个仇人一死,身为拥有足够寿命挥霍的特鲁特人绝对等到可以名正言顺的离开格里格监狱的时刻。只要没人抵制,像她这种漏洞百出的宗卷是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翻案重审,恢复自由只是迟早的事,根本没有必要大动干戈策划这起越狱。”虽然不知道西斯塔尔与莫亚究竟是什么关系,但毕尔菲特知道两人肯定有过什么协议。一向自私的莫亚绝对不会花费心思为敌人制作一件精品盔甲,链甲上不起眼的制作者图章暴露了它的出处,正是由这件盔甲毕尔菲特才知道莫亚不但躲过了圣骑士的追捕,还化敌为友让他成为自己强而有力的帮手。

“而且,你如果杀了我,莫亚反而失去了一个最有力的证人,为她平反怎么也得需要我这位典狱长的证词,要是因此而错失良机,她绝对也会迁怒于你。到时后你们的协议可就……我不知道你们究竟做过怎样的约定,但就我对她的了本书由电www子itmoo书com网提供下载解,这女人绝对是个自私的家伙,如果因为你的因素而坏了她的好事……这后果不用我说你也该明白吧?”

听毕尔菲特这么一说,西斯塔尔又有些迟疑了。他和莫亚交易的主要条件就是帮她翻案与复仇。如果因为杀了这老头而无法达成的话……仔细思考毕尔菲特的一番话的确挺有道理,但他却又为了必须灭口的原则而大伤脑筋。

见西斯塔尔略微迟疑,毕尔菲特就知道自己的计策成功了一半,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劝阻他不要按照莫亚的授意,以圣骑士的特殊身份要求专管刑法的大法官重审,那样势必会引起仇家的警觉,到时如果让他们联合起来反扑,想要报仇可就更困难了。

白玲·道南·齐维格,南大陆罗特莱恩公国女伯爵,当世六位女性十二阶上位法师之一。

拉特·沃尔森·维德利奇,神圣帝国炎龙公爵独子,与北大陆加尔加公主联姻,权势仅次于神圣皇帝。

巴图亚·洛普·凯威尔,法努艾学院院长,是最有望成为历史上最年轻的魔导师的天才法师。

维克·贝辛塔北大陆最著名的商人,富可敌国,因一直单身的缘故虽已年近五旬仍是少女们心目中的黄金单身汉。

阿郎佐·埃宁维亚·西尔斯,东大陆明苏帝国将军,出生军人世家,三代伯爵封号,数度击退兽人南下进攻,有兽人克星之称。

“以上五人便是莫亚的主要复仇对象,但由于没有权势,又被施加了永久禁法咒(对法师最严厉的惩罚;会封住被施法者大部分的魔力,无法运用超过自身魔力允许的法术)想独自对付他们,几乎是没有胜算的,要想帮她完成复仇或翻案就必须要从长计议。”

拿出已经收集到的情报,乘热打铁的毕尔菲特继续动摇暗夜精灵杀死他的决心。就在他为说服西斯塔尔而费尽口舌之际,白蔷薇镇负责东面巡逻的两名斥候也遭遇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巨变。

*************************

“鲍尔,等巡逻完我们去“渔夫”酒吧喝一杯怎么样?”

刚加入斥候的新兵威莱克尔分到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和老兵一起巡视与兽人国诺丁的边界。

“抱歉,我老婆昨天刚给我生了一对可爱的双胞,我已经答应她从今往后要戒酒,不能和你一块去了。”委婉的拒绝刚加入防卫队新丁的好意,已经当了十多年斥候的老兵若在以前定回欣然前往,但他已经答应妻子要改掉酗酒的毛病。

“你不能去真是太遗憾了,不过先恭喜你做父亲了。”

“嗯,我连名字都已经想好了,就叫罗杰和埃丽娅,希望他们长大后……呃!!”

一只标枪从后贯入鲍尔的背部,沉浸在对未来幸福幻想中的他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就当场丧命,大惊的威莱克尔猛然回头,发现身后原本平坦的沙漠不知从哪儿窜出了无数的兽人。像一片流动着的褐色海洋迅速的奔涌而来,柔软的沙地也在数量众多的兽人奔跑中颤抖,有若地震一样发出隆隆的轰鸣声。

看着后方铺天盖地的兽人,威莱克尔拼命抽打着身下的坐骑,没命的往回逃——从小在白蔷薇镇长大的他还从未见过数量如此之多的兽人。

“敌袭!!敌袭啊!!”

斥候大声的呼唤仍是慢了一步。

兽人巫师们接合抛石机的远程威力,制造出一团燃烧的巨大火球,带着炎热的疾风从斥候头顶呼啸而过,径直向下不远处的白蔷薇镇飞去。

丧失防御结界的白蔷薇镇无法抵御赤红热的火焰所带来的魔法攻击,坚实的城墙在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被打开了一个直径约七卡林(米)的缺口。燃烧的石块与木头碎片还击伤了附近的居民,慌乱的呼喊声在镇上响起,有如战争警报般催促着所有的居民与士兵紧急集结。

身处官邸内的毕尔菲特和西斯塔尔也感应到城墙被毁所引起的震动,惊慌地冲入书房的书记官带来了毕尔菲特最不愿听到的消息——兽人来袭!!

卷六 试炼 第三章 深渊(一)

没有视觉、嗅觉、听觉、触觉,感官在完全黑暗的地方失去原有的功能,时间在这里没有任何的意义,一切都是死寂的虚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1 2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